一个也不许死!(强烈推荐!!!) 热泪长流...

一个也不许死!(强烈推荐!!!) 热泪长流... 

 1944年7月,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收复了滇西的大片土地,开始著名的松山大反攻。日军困兽犹斗,凭借居高临下的地势,坚固的明岗暗堡,发誓拼个鱼死网破。十多天过去,双方杀得天昏地暗,只见一队队的伤员抬下来,又见一支支的部队拉上去,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  

    7月27日清晨,坚守待命的116师36团2营1连接到紧急命令,要求这个连尽快抓紧时间吃饭,饭后急速赴火线,投入到与敌人最后的生死决战,随着命令送过来,还有一批慰劳食品,猪肉、粉条、蘑菇、竹笋、高梁面……这个连队是随大部队从东北一路后撒,一直退到大西南的,官兵清一色都是东北人,这些具有东北风味的食品,无疑让人一下子想起万里之外的家乡,勾起了士兵们浓浓的思乡情。  

     这下炊事班可忙开了,当第一甑高梁窝窝头刚刚出笼,一个小个子兵冒着被蒸气烫伤的危险,抢先抓起一个窝窝头,放在鼻尖闻个不停,深情地吮吸来自黑土地的气息……突然,“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迎面甩开。打得小个子兵摔倒在地,窝窝头却仍稳稳地护在胸前,完好无损。这重重的一记耳光,只有连长才打得这么脆,这么狠,这么无情!顿时,一大群围大甑子边上的士兵都不敢动了。目光中三分畏惧,七分愤怒。  

     连长姓刘,嘴巴特别大,一顿能吃一只烧鸡,十几个馒头,弟兄们都叫他刘大嘴。眼看刘大嘴还想动手,伙夫头老崔赶紧站出来说:“连长,他还是个孩子……”这个小个子兵是部队从东北退时收留的,当时他还是个满脸稚气的学生,饿得奄奄一息,是老崔救活了他。  

    刘大嘴还是狠狠地踢了小个子兵一脚,鹰一样的眼神咄咄逼人。骂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他妈的,还有没有王法?”一个大个子兵忍无可忍,挺身而出,像是挑衅。又抓起了一个窝窝头:“弟兄们,马上就要送命了,还怕个球!这生死决战,肯定有去无回,死定了!好几年没闻到高梁面的香味了,先吃饱再说,死了也不能当个饿死鬼!”这大个子兵说的在理,士兵们一听,纷纷动手,争抢窝窝头。  

     “放回去!”刘大嘴一声怒吼,拔出了手枪。众人吓得连连后退。却见他朝天放了一枪。大喝一声:“全体集合!”  

     集合完毕,大伙儿都为小个子兵捏了一把汗,明摆着,刘大嘴要处置他。不料刘大嘴没有动手,却出人意料地说:“弟兄们,我想问问,你们谁想死?”下面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大伙儿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连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人回答,刘大嘴只好自说:“我知道,你们谁都不想死!老子也不想死!我老刘家,一家十几口人,全让小日本给杀了,就剩下老子一个,老子要是死了,我老刘家就断子绝孙子了!”  

     临战之前怎么说这些话?这不是动摇军心吗?大伙儿正摸不着头脑,却又见刘大嘴掏出了一张预先开好的菜单,大嘴一张,扯亮嗓门,朗朗地念了起来。菜单上除了高梁面窝窝头外,全是地地道道的东北菜:凉拌拉皮,蘑菇炒肉,小葱拌豆腐,猪肉炖粉条,京酱肉丝……士兵们并不饿,但仍一个个竖直耳朵,听得口水直流,念完之后,刘大嘴把老崔叫了上来,将菜单交给他,郑重其事地叮嘱道:“拿出手艺,照单全做。少一样,老子要你的脑袋!”  

      老崔领命而去,刘大嘴扫了一眼黑压压的人头,狡黠地一笑。声如洪钟地说:“弟兄们,你们都给我记着,一个都不许死,个个都要活着回来,回来喝庆功酒。醉他妈妈个蛋!现在,点名!”  

     点完名,刘大嘴高举着花色册,脸上露出了悲壮的神色,一字一顿地说:“除了炊事班,全连141名弟兄,都给老子听清楚——你们家里有老爹老娘,老婆,孩子,他们都眼巴巴盼着你们,谁要死了,就是不孝之子、乌龟王八蛋!老子就是跑到阎王殿也要把你们狗日的抓回来!”  

     接着,刘大嘴大手一挥,嘴巴里蹦出两个字:“出发!"  

      连队一走,炊事班立刻忙开了,老崔拿出最精湛的手艺,照单做菜,没过多久,一顿丰盛的美餐做好了。他们一个个望眼欲穿,等啊等,从中午等到傍晚,前线终于传来捷报:松山全线攻克,消灭了全部日军。老崔激动地大喊一声:“还等什么?走啊!”说完,带领伙夫们挑着饭菜,送信前线。  

    夕阳下的松山,弥漫在浓浓的硝烟之中,血流成河,尸堆成山,惨不忍睹……炊事班一行人挑的挑,抬的抬,一路高喊着弟兄们的名字,转过好几个山头,也没碰到一个弟兄。  

    突然,一个伙夫失声惊叫:“老崔,快来看,弟兄们都在这里哪!”老崔急忙走过去,脚步一颤,身子像掉到冰窟里一样发抖,泪水簌簌地流了下来:只见弟兄们东倒西歪,横一条竖一条,一个个血肉模糊。和弟兄们躺在一起的,是成倍的日军死尸,僵死的脸上还凝固着恐惧的表情,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儿经历了地场残酷的肉搏战。再仔细一数,全连141名官兵全部牺牲……  

    炊事班的一个个哭成了泪人。老崔一抹泪水,叫道:“不能让弟兄们当饿死鬼,就是喂,也得喂饱了送弟兄们上路!”说着他带头扶起一个士兵,擦干净嘴边的血迹,小心翼翼,一勺勺地往嘴里喂食物。炊事班的那些兵,全照着老崔的样子,扶起一个个牺牲的士兵,一边往嘴里喂送食物,一边高声报出菜名。硝烟之中,带着哭腔的嗓门瑟瑟颤抖,此起彼伏,唱响了一道道菜名:“凉拌拉皮,蘑菇炒肉,小葱拌豆腐,猪肉炖粉条,京酱肉丝……”  

     那些炊事兵们抹着泪水,看着眼前一幕幕感天动地的悲壮场景:那个小个子兵,嘴巴紧紧咬住一个鬼子的腮帮。炊事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的嘴掰开。大个子兵被一刀砍断了脖子,尸首分家,脑袋滚到一旁,双眼仍怒目圆睁。更惨的是刘大嘴,他被一枚手榴弹炸得血肉模糊,连嘴巴都找不到……  

    老崔捶打着地,声泪俱下:“连长啊,你狗日的说话,不算数!你说一个都不许死,少一个,你怎么自己先跑到阎王殿去了?”  

    这一顿富有东北口味的美餐,除了喂给弟兄们之外,其余的全部泼洒在阵地上。
 
     第二天下葬的时候,141名官兵面朝北方。人人手里都紧紧地握着一个高梁窝窝头,握得铁紧铁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