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成都火车站捡了个彝族美女》结局二和王燕照片[转帖]

fhqdfff 收藏 5 1694
导读:《我在成都火车站捡了个彝族美女》结局二和王燕照片[转帖]


我带着俩女的摇摇晃晃地往家走,虽然此时夜以深,但我还是怕给条子盯上进局子喝茶,这点意识还是蛮清醒的。
我跟她们拉开一点点距离,让她们一前一后地跟着。那架势,仿佛我是老板,后面跟俩女保镖。
夜风徐徐府拂过脸庞,有点冷,让我瑟瑟发抖,但可笑的是我身上竟然还在流汗,是冷汗,卡把锁!
稀拉拉的人影远远地散布各处,大多数人都是傻不拉几,没有几个活跃,像木偶在那晃动,就给这夜色更增添一份死气沉沉的气氛。呆立在街头的绿色植物科,在昏暗的路灯下也是傻头傻脑,拖在地上的影子张牙舞爪,像一头头怪兽龇牙咧嘴。
过马路的时候刚好一辆车子经过,有气无力地哼哼着,撑着两只并不亮的眼睛像头笨猪在那蹭,还要给它让路,他妈的格外讨厌,卡巴锁!
好不容易到了楼下,我先等等那两个SB。等她们到我身边来。
我一手一个拥在怀里,双手搭在她们肩上让她们扶我上楼。这会儿是额外服务,不要白不要。
到了门口,我伸了伸懒腰,张开膀子活动一下筋骨。刚被这俩SB这么一搀扶,还有点肌肉酸疼。
捅了半天才把门捅开。
进到屋内,竟然黑灯瞎火,里屋也是。没准王燕这婊子已经睡了,我心想。
“王…王…王燕,开门!”
我在客厅嚷嚷。
没反应。
“王燕!开…开…开门!听…听到没有?”
我大声一点都成喊了。
奶奶的,还是没反应。难道出去了?我马上一惊,打了一个寒战,脑袋唰地清醒很多。
我拧了一下门,门被锁住了。
“喂!你们帮我把客…客厅的灯…灯打开,开关在…在门边上。”
我背对后面俩婊子说道。
她们在那摸索了一会,嘎嘣把灯点亮了。
在外久了眼睛适应了黑暗环境,这会儿灯一开还有点刺眼,卡把锁!
这身后俩SB不知什么原因,一直跟着我到这时都不吭声,可能对我不知深浅,有点怕怕,在那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难不成我把你们给宰了?傻B!我心想,你们那身臭肉才值几个钱?
又要捅门。
门开后打开里屋灯,奶奶的,王燕真的不在,靠!又是去找那个姓李的去了,我的第一反应蹦出来。
简直是无情的讽刺!一股寒意从头顶凉到脚底,一霎那间我被冰冻了。一把刀在慢慢地插进我的心脏,一点一点,就像拯救大兵瑞恩里的那个德国兵干掉美国人一样,随着刀子的深入,我的胸口疼起来,越来越疼。我捂住胸口,用力压住。
那俩女的把外面的们给关上了,我听到砰的关门声,虽然声音不大。
“这是你家吗?”
年长的发话了。
“妈的!废话!不是我家我有钥匙啊?神经病!”
我气冲冲地回他。
“哟呵!帅哥有个性,说话都这么帅!我喜欢!”那年长的喋声喋气地说到。
说着就过来了.,从背后抱住我,用她胸前俩砣软绵绵的东西顶住我的背,双手在你胸前摸来摸去。
“什么你喜欢?我操你妈你都喜欢是不是?”我心想,还不是瞄着我的钱包说着恶心的话。但我此时哪有心情跟她们说话啊!燕子!好你个死燕子!老子本来打算今晚好好气你一顿,没想到丢了夫人又折兵。你他妈的都溜了我还要这俩SB有什么用?我转身一把把那臭娘们推开。
此时的怒火已经窜上头顶,就差头发竖起来。我捂着胸口低着头在屋里跺来跺去,气不打一处出。
“你们回去吧,爷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停下来冲那俩人扔过去一句话。
“哪里不舒服?我帮你按摩按摩撒!”说着她又想动手动脚。
“去去去!爷今晚心情不好,不玩了!”再次把她推开。
年长的火了,马上变脸露出她的本来面目,双目圆睁得像两个小铜铃。“什么什么?你耍人啊!说你帅你就不知道你妈姓什么啦?老娘跟你走了这么远你就一句话给打发掉?你以为咱是省油的灯啊?今晚你做得给钱,不做也得给钱!”臭女人叉起腰来跟我横了,而那年轻的就像哑巴始终立在外屋,双手抱在一起捂在胸前,一副老实巴交的熊样。
“你他妈的想死是不是?”
我大喊一声。
“想死我就成全你!!”
我冲进厨房抓了把菜刀跑出来,眼冒烈火盯着这俩人。
“你他妈的看清楚!这是谁的地盘?这有你说话的份吗?”我恶狠狠地冲她们嚷到,说完还把菜刀扔到她们脚下,乒乓一声,吓得她们直打哆嗦。而那个年轻的在刀落地瞬间吓得尖叫一声。
“有话好说有…有…有话好说!”年长的那个脸色又变了,笑容又堆在脸上,但是此时是皮笑肉不笑,还一边发抖一边哼哼。说完她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我让他们来接我们,我们马上走,马上走!”年长的一边哆嗦着手一边按号码。
我看她们想搬救兵,我倒有点害怕了,谁都知道在她们那道上混的都有人罩着。
“不用打了!”我大喊。
掏出钱包抽出一张100元扔过去。钱在她们眼前的空中打着转儿飞舞,最后飘落在她们脚下不远处。
“拿去打车!自己回去!”
“100块1…1…100块哪里够啊?我们住得很远…很远”
“那你他妈的要还是不要?不要就马上滚。”
我装成过去捡钱。
“好…好…好,我们走,我们走!”
年长的抢先捡到钱,拉起小的那个夺路而逃。哗的一声打开门,飞也似的窜出去,一瞬间就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一脚把门给踢上。
回到内屋,我无力地趴到床上,眼泪夺眶而出。我把床单狠狠地抓在手里。狠不得把它跟王燕一起撕个粉碎。
我想起她的那个镜框。
我从床上纵身爬起,跑到客厅捡起那把菜刀回屋内去找那个东西,我要把它碎尸万断。
我把她的包甩到床上,猛地撕开拉链,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镜框被我抖出来了。
我咬着下唇狠狠地抓起镜框,我感觉镜框里的两个人格外面目狰狞,一对奸夫淫妇!我举起刀……
就在刀要落下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个念头在脑海里闪现,报复!对!就是报复!我要报复她!我得想个招狠狠报复她一下,这会儿砍了镜框她明天看到了肯定头也不回就走掉,不行!
想到这里,我冷静下来。
我在心里默默数了十下,我的怒火也消得差不多了。
刀扔地上,我把王燕的东西尽量按原样装回去,放回原来的墙角,然后回到床上。就在我冥思苦想报复计划的时候,门外传了几声敲门声。砰砰砰!砰砰砰!虽然声音很小,可是在这寂静的夜里听得非常清楚。
完了!那帮人找上门了,怎么办?
他妈的我给了钱啊!我给了钱还来找我算帐?太过份了!
我跟他们拼了!
努不可竭的我又捡起菜刀冲到门前一把打开门。
“你们想干……”我喊到一半,喊不下去了,因为门外站的是……王燕!
我猛地开门、又大喊一声、手里还高举着刀、王燕吓成什么真的很夸张。她跟刚才我扔菜刀那会儿那女的一样竟然也尖叫一声,不同的是她条件反射地用双手抱头,后退好几步,蹲下去了。
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我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落回肚子里。
我放下手里的刀。
“怎么是你?进来吧!”
王燕被我一惊一吓已经神智不清了,还蹲在那里,她的手缓缓放下来了,用一种十分不解的眼光看着我,仿佛在说:“你今天怎么啦!”
我伸手一把把她拉起来拽进屋里,踢上门。
不等王燕回过神来我就狠狠地问:“你去哪里了?说!”
“我…我…,我一直跟着你!”王燕怯生生地说。
“跟着我?”我大吃一惊。
“是的。”她低头慢吞吞招认。
王燕像个合作的犯人在回答我的审问,而我感觉那一刻成了法官。
我把她拉进里屋的床边,把手里的刀放到电脑台上,只顾自己坐上床,王燕站着。我很想知道王燕今晚到底在干什么,都看到些什么,现在在想什么。脑袋里已经没有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强烈的好奇占了上风,什么愤怒、痛苦、全都抛到爪哇国去了。莫名的侥幸在心里浮起来,我庆幸把那两个女人赶走了,庆幸没有把王燕的镜框砍掉,庆幸这会儿把她的包按原样放回去。而此时的王燕站在那里又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犯了错误在等待家长惩罚,而我俨然成了家长角色。想到这里我很想笑。可是一想到一个小时以前赵婧的话,我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愤怒,这两种感情掺在一起,竟然让我无所适从。
我长吸一口气,让烦躁的心情平静,我要先解决潜意识里的那些疑问,下一步才问她跟李乐的事情。我想,如果我跟她来狠的可能两败俱伤,不如和和气气地展开对话。
一阵短暂的沉默我开口了。
“你怎么跟的?”
“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远远地……”
“然后呢?”
“我看你上了的士,我也……”
“跟到哪里?”
“BABYFACE,我看见你进去。”
“然后呢?”
“我跟到门口,在门口看了一下,你在…在老地方,跟一个女的在一起。”
“哪个女的?“
“乐….李乐的老婆。”
就差点把乐哥俩字说出来,我狠狠地想,好!还算你聪明!
“再后来呢?”
“我在外面等你,我没进去,怕…怕被你看见。”
“你真的没进去?”
“嗯,真的没有,没有!”
“站着干嘛?坐吧!”我把她拉过来,她坐下了,还故意跟我拉开一点距离。
“再后来呢?”
“我等了好久,外面有点冷。后来……”
“后来什么?”
“后来我看到你一个人出来,样子…样子很难过。”
“别挤牙膏了,你就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好不好?”
王燕顿了一会,大概在想怎么组织语言吧。
“我看到你出来,沿着河边走,走了好一会儿走到一个地方,买了好多酒。我看到你喝酒…喝酒,喝了好多。后来,后来你把酒都扔了。……再后来我看到你带了两个女人回来。”
“你都看见了!看见了!那我带俩女的进屋那会你到哪里啊?王燕同志!”
“我在…我在…楼下!”
“你呆楼下干什么啊?你干嘛不进屋?干――嘛――不进屋?我差点砍人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在屋里我差点砍人了?”
“我...我不明白!”
“不明白?呵呵!不明白!那你最好不要明白!永远不要明白!”由于一激动,嗓门就提高了。
关于她干什么去了我没兴趣再问。我思量准备进入下一个话题。我用什么方式问呢?从哪里问起?她会怎么回答我?等会儿王燕不说怎么办?如果她说,跟赵婧的是相符的,那我该怎么办?
我把右手胳膊肘架在膝盖上,用手撑起额头,沉思了一段时间。
此时的屋内异常寂静,哪怕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声音。我甚至能听到我那颗烦躁的心在那不安份地鼓噪。窗外偶尔还有汽车经过,亮光会从窗外不怀好意地凑进屋来,在墙上划一道轨迹,再通过墙壁漫不经心地洒到地面。而王燕在那不知所措,仍旧低着头慢慢摆弄她那修长手指,也许她也再想我到底还想问什么呢?也许,她在想我带两个女的来干什么?寻欢作乐?那为什么那两个女的进屋没多久就跑了?我无法猜透她此刻的心理,她低着头我没法看清她的表情。此刻屋内的空气都似乎凝固。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打破这种宁静。
“燕!请你告诉我你跟李乐是怎么回事?”我漫不经心地问道。
王燕震惊了!虽然我语气平静,可是对她来说却像往平静的湖面扔了颗大石头。她一下子抬起头看着我,芳容失色!也许,她最担心的问题被我捅出来了。我看见她的眼神立刻变得慌乱、惊恐、不安。
我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移开。
“你说啊!说话啊!”我望着别处仍旧用一种很平和的语气。
“我…我…我很困,我明天跟你说好吗?”
“明天我要上班,你不是不知道。”我带点嘲笑扔过去一句话。
“我真的很困,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保证把什么都告诉你行不?”她哀求起来。说着又底下了头。接着,我眼睛的余光看见她用手背擦眼睛,过了会,竟然伤心地抽泣起来。
“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吧!你还洗澡呢,我帮你拿衣服。”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起身。
折腾了一晚,我也确实太累了,头好痛。这会儿非要问个水落石出意义并不大了,反正我已经知道答案,只要她说是与不是的问题,明天就明天吧!明天老子什么也不干!就陪你玩一天!
拖着无比沉重的双腿,我进了卫生间。虽然那段路那么短,可我竟然觉得走了好长一段路。
我象傻瓜一样衣服都没脱打开水龙头,一下喷出的凉水把我淋大半个身子湿,顿时直打哆嗦,神智猛地清醒过来。这才记起我没脱衣服,水温也没调。
冲啊冲啊!不知道冲了多久。真希望那个煤气中毒把我干掉一了百了,可是偏偏我倒不了,倒是王燕在外面提醒我不要在里面呆太久。我想,好吧!就冲你这句人话,爷就不死了,爷死了今晚谁陪你睡觉啊?
我一丝不挂地走出卫生间,浑身是水,我真想就这样钻到床上去。我懒到连毛巾都不愿用,自然没有用什么沐浴露之类的玩意。
王燕看到我这样子显然很吃惊,马上用个毛巾被把我包起来,我任由她摆布,站在那里像个僵尸。
最后都不知道怎么上的床。反正连衣服都是她帮我穿的。我发现那会儿她的眼泪没了,看来我放她一马她很满足。可是我想,你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明天,就是明天,我要你给我把什么都交代出来,否则,那就再见吧!我的美人!
喝酒的原因,啤酒的后劲让我一粘上床就不省人事,很快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那一夜,我又梦见王燕跟李乐在西昌寻欢作乐的镜头,又梦见李乐进入王燕的身体。

当我再次醒过来天已大亮。我回头看看王燕,她侧身睡在我身边,背朝我。我想知道现在的时间,就到处找手机。手机就在我枕头边。一看,七点多。
我拨通赵婧的手机。
一阵等待音之后传来赵婧有气无力的声音。
“乐娃子!啥子事?这么早就烦我!”
“婧姐,偶今天不太舒服,帮偶请个假,行不?”
“哪里不舒服撒?你就不能直接打到公司去啊?你婧姐人都快死了!”
“婧姐,现在才七点,打到公司谁接啊?拜托啦!”
“你婧姐问你哪里不舒服你听到没有撒?”
“昨晚喝多了,今天胃疼。”
“唉!可怜的乐娃子!婧姐知道了!要不要紧撒?需要看医生不?”
“不用了,我经常喝多了睡多一天就好了。”
“那好吧!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我帮你去请假,中午婧姐过来看你哈。”
“不用了,多谢婧姐,中午我可能出去一哈。”
“你个死娃子,身体不舒服还到处跑!你从心跟你婧姐过不去!”
“不是滴啦!婧姐,我中午去买点东西撒,日常用品撒。”
“那好吧,你自己看着办。还有啥子事要婧姐办的撒?”
“暂时没有了,想起来再给你电话,谢谢婧姐,来亲一个!”说完在电话里KISS了一声。
王燕被我的电话吵醒,哪句话吵醒她的我无从考证。但是我看见她动了一动,我凑过去看了她一下,见她睁着眼睛,那眼神竟然不是很爽的样子。呵呵!就是要吵醒你!就是要气死你!
打完电话我把王燕的身体翻过来,让她面对我。
她一转过来就把眼睛闭上。
现在是审问时间了,你就打点精神吧,我对自己说。
“王燕!你把眼睛睁开看着我.。”
我侧着身子跟她面对面。
她把眼睛撑开了。不开则已,一开竟然又是湿漉漉的,想必她已经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了。
“起床吧,昨天你答应的事情你还没办。”
她很不情愿的慢慢坐起来,一坐起来就把头压得低低的。由于没有梳头,头发有点凌乱,她也懒得搭理。我突然感觉我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人家跟你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要被你呼来唤去?人家不是你老婆哦!
我把声音压下来,用比较柔和的口吻跟她说:“阿燕,我知道我这样对不起你,可是明白吗?情人眼里容不下半粒沙,我如果不喜欢你我根本不会关心你的事,所以,我希望你把事情说清楚,把你瞒着我的东西讲出来,行不?”
我准备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对付她,说什么今天也要把问题搞定。如果真是赵婧说的那样那今天就跟王燕来个了断,长痛不如短痛,快刀斩乱麻,斩立决!!!此刻的我格外冷酷无情,但是还得讲究一点战略战术,怎么说也要留点后路,毕竟话不能说死,事不能做绝!
“我去帮你买早点好吗?吃了再告诉你,行不?”她又拿出一副哀求的面孔来对付我。
好个你王燕,尽施缓兵之计,果然是个攻于心计的狡猾家伙!那好,不就一顿早餐功夫吗?爷再等,反正我有一天的时间陪你周旋。
“早餐不用你买了,我自己去。”
听我这么一说她就起床了,去了趟卫生间,再回来简单梳理一下,换了身衣服就出去了。而我嘴里说自己搞定,直到她出门还呆在床上。
王燕一走,我就不得不起床了,难不成等会儿让人把早餐给你端过来把你喂饱了你再坐在床上审她呀?
洗脸刷牙基本上是草草了事。
我穿戴整齐,然后再回到床上冥思苦想。
王燕回来了,我当成不知道。直到她进屋告诉我早餐买回来我才应了一声。
其实那种情形下我哪有胃口吃早餐,可是不吃又不近人情,难得人家跑一趟那么辛苦。我的策略是先礼后兵,先软后硬,这样万一在软的阶段就把问题搞解决了也不至于闹得难收场。
所以我装成想也不想就把早餐干掉了。我吃早餐的时候王燕就去屋里收拾床铺。
一点不浪费,强迫自己把全部食物塞进胃里。然后我把客厅门关好,把王燕拉进里屋,把门也关好,让她坐在床上,而我找张椅子坐她对面,现在咱们面对面,我也不说了,你也知道我想干什么,现在是礼仪阶段。
我给自己打气,如果王燕跟赵婧说的基本吻合,就凭她不欺骗我我让她做情人,至于当老婆基本不可能。如果没有赵婧说的那么严重,升级做女朋友,可以考虑做老婆。如果什么也不肯说,那就马上拜拜,给她一笔钱送她走。前面所发生的一切就当一场梦好了。
我就这样看着她等她开口。这会儿看她还有什么借口。
王燕低着头摆弄她的衣扣,良久终于出声了。
她低声缓缓地说:“我跟李乐是西昌认识的。那会儿我在一家KTV酒吧上班,李乐经常去玩,我们就认识了。那时我在KTV里面做DJ服务员,负责看包房的。就是帮客人点歌倒酒,再就是收拾台面,有时还要陪客人喝酒、唱歌、跳舞、玩率子。李乐经常跟一大帮人去那里消费。他很能喝酒,唱歌也很好,再加上,加上他出手大方,所以…所以很多服务员都想跟她接近。李乐长得高大英俊,每次去玩都不叫小姐,也不出去开房,所以,我觉得他这人挺正人君子的。李乐经常去我们那里,所以成了那里的大客户,我们都不敢得罪他,因为,因为得罪客人就会被公司解聘。我们在那是没有工资,全靠客人给小费,酒吧规定客人每次开房小费最少给100,所以…所以我每个月最少都有3000多收入,这在我们家乡来说是不少的了。李乐去过我们那里几次后他就要了我的电话。后来他就经常邀我出去吃饭喝茶什么的。再后来,他带我逛超市,经常给我买这买那。他这人大方,如果送给你的东西你不要他就生气。因为我们不敢得罪客户,所以…所以我不敢不收。李乐除了外表英俊,又是国家干部,所以,他的各方面都是很优秀的,所以.,后来,后来我就喜欢上他了,跟他上了床。”
说道这里她把脸压得更低了,脸蛋红彤彤的。
“阿乐,对不起,我不是什么清白之身,所以…所以每次你跟他老婆卿卿我我,我都敢怒不敢言,尽管我心里非常难过。在西昌,我怀孕过一次,是李乐的,他当时又惊又喜,因为他说他老婆不能怀孕,可是…可是他又让我打掉,说他还没准备好。”
说道这里,她的眼泪掉下来了,可是她并不去擦,而是任由它滚落下来。
“后来李乐消失了,他说他很快就会再回去,可是,我等了他很久很久,他都没回去……再也没回去。”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哇地哭起来,这次她不得不用双手捂住脸,泪水从她指缝里流出,再顺着手臂流进衣袖里。
我拿了一张纸巾给她,她竟然抽泣着说了声谢谢,那一刻,我感觉她的心已经跟我越来越远,而我听着她的自述,我的心如掉进滚烫的油锅里,在那翻腾,在那滋滋滋地冒气泡,我的眼泪也禁不住像开了闸门的水库奔涌而出,感觉天旋地转。
我实在忍不住了,一下子扑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
……
就这样,我哭了很久,后来感觉眼泪哭干了,声音也变了。我没有想到,一个曾经在我心里无比幸福的美丽憧景竟然这么容易灰灰湮灭,没想到我的心灵竟然那么脆弱!那么经不起打击!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我是男人吗?我连女人都不如,我真想一死了之!我他妈的真没用!
一次次恋爱,一次次肝肠寸断!那个总是以为自己聪明无比的我为什么总是受伤?
……
(后来想起来这件事,正是因为我那段精彩“表演”让王燕大失所望,我无比狭小的心胸在她面前曝露无遗,在我放声大哭的时候,王燕反倒慢慢变得平静了。而我失去一次向她表白的绝好机会。如果我那时坚守先前在心里准备好的3个原则,我不哭,在最她伤心的时候安慰她,说什么她也会死心塌地地往我怀里钻。可是,可是我的虚荣心!我的所谓的自尊!我的脆弱!我的不堪一击!让我彻底败下阵来!)
一时半刻我无心再要她说下去,哭完了,只剩下发呆!
王燕刚刚的陈述跟赵婧说的基本吻合,我开始慢慢化解对王燕的痛恨,但我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卡在心中,那就是我和李乐,她到底爱谁多一点?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王燕由掉泪到呜呜地哭、大哭、最后变成抽泣。再后来,房间又回复到无声无息,又回到死一般寂静。我趴在床上哭累了,就睡着了,只是小憩的片刻,王燕呢?我不知道。
手机把我吵醒了,是赵婧。王燕此时不知所踪。
“乐娃子,在啥子地方?”
“家里。”
“乐娃子,你的声音怎么变了撒?感冒了?”
“没有,刚刚…刚刚…..”
“啥子撒?是不是跟那个婊子吵架把嗓子都吵哑了撒?”
我无语。
“你的假我帮你请好了,你安心休息哈!有事给我电话。还有件事,李乐明天去西昌,下午的火车,我明天去送他,到时你过来哈,我有事告诉你。”
“好吧,明天再说。”此时我也有气无力了。
赵婧说完把电话挂了。我开始四处搜索王燕的影子。
客厅不在,洗手间也空着。出去的话肯定会留下字条什么的,我回屋找字条.。
果然,电脑盘有张字条。
阿乐:
有些伤疤永远不要揭,既然揭开了,我们也就缘分已尽。我不想让你以后想起这些事情再后悔、再痛苦。我去车站买票了,买明天的吧。今天你请假了,我陪你一天,我希望在这一天里能够把你给我的爱全部还给你,尽量弥补我对你的伤害。
祝你早日找到你无怨无悔的真爱!

2004年某月某日

是啊?谁能保证我以后不后悔?我自己都保证不了,王燕说得很对。就算我现在再跟她说永不后悔之类的话她能相信吗?我都哭成那个鸟样。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精心在她面前树立的形象在那一刻土崩瓦解,成了一堆瓦砾,一堆残亘断壁。
刚刚睡醒,心脏好不容易失去感觉,这会儿又在滴血了。我又想起大学那个把我一脚踹掉的心爱MM,还有汉中的小M。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注定要受伤N次,注定要被捅N刀,注定要流N升鲜血。那么,罪魁祸首是什么呢?
再次感觉天旋地转。
我无力地爬回床上,此时只有一个心愿,就是,燕子,你快回来吧!
不知过了多久,王燕回来了。
此时的她很平静。
她悄悄来到我身边,轻解纙裳,缓缓隈在我怀里。我们再也没多说一句话,我们疯狂地做爱!我甚至没戴TT,而她在极力配合我的同时,眼泪就像脱缰的野马,在她脸上纵横驰骋。就那样,做了不知多少次,直到我再也动不了,拥着她进入梦乡。那天,我们都忘了吃饭。

当第二个黎明来临的时候,我们又疯狂地做了一次,做完了又紧紧抱在一起。快到中午时分,我默默地帮她收拾行装。
我忘了请假。
出门也忘了带手机。
去火车站的车上,我们一直紧紧相拥,再次哭成泪人,我们互相擦干对方的眼泪,然后让它再次涌出。
我忘了赵婧的昨天在电话讲的事情。可是,我和赵婧、王燕和李乐、竟然在站台不期而遇。是命运的巧合还是人为安排永远不得而知,但是王燕跟李乐竟是同一次车。
王燕这次没有回避李乐,我们在站台久久相拥,一直吻到天昏地暗才将她送上徐徐启动、去西昌的列车。而赵婧与李乐只是在上车那会轻轻吻了一下就挥手告别。
李乐进车厢后再也未露头,而王燕的脸庞一直印在车窗上久久回望,那一刻我看不清她的双眸,因为我该死的眼睛一直模糊着。
列车徐徐驶出站台,而我还感觉王燕似乎还在我身边,挽着我的手在那欢呼跳跃、久久久久。
“乐娃子,还在哭啦!来,婧姐帮你擦擦!”
婧姐的玉手拿着纸巾遮住了我的眼睛,但是就在遮住的那一瞬间,我仍然看见王燕那印在车窗上的脸。
仿佛眼前的婧姐就是王燕,我一把揽她入怀,忍不住再次大哭!
“让他们去吧!让他们投奔自由,我跟李乐已经协商离婚,双方同意了。”
婧姐轻轻拍着我的背,仿佛我是她怀里的婴儿。
的身体失去重量,慢慢飘起来,缓缓上升,车站越来越小,可是王燕那印在车窗上的面孔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