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角斗场



第一课:两美元的刺激
1985年的某一天,下飞机的吴鹰拎着行囊,他刚从北京来到美国新泽西州留学。一个美国女孩迎面而来:“先生,请您看一下这张照片好吗?”那是一张很悲惨的照片,瘦骨嶙峋的非洲儿童,胳膊只有平常人的手指那么细……”先生,请您献一点爱心,救救非洲儿童吧。”吴鹰没有犹豫,他掏出几十美分,投入募捐箱。
他的爱心之手却被挡住了,“对不起,募捐的最少标准是2美元……”吴鹰稍稍犹豫了一下,2美元,占他身上全部财产的1/15呀———他身上只有30美元。就在吴鹰犹豫的一刹那,美国女孩又开了口:“先生,原来你不是日本人啊。”她脸上充满了失望和不屑。
美国女孩的态度深深刺痛了吴鹰,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呆呆地看着她一步步远去,直到她走出很远了,吴鹰才终于醒悟过来,他迅速追上她:“请等等。”女孩明显不耐烦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还要去找其他人募捐呢。”“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中国人!”吴鹰一边回答,一边迅速掏出2美元,扔进募捐箱。“不是只有日本人才会捐献的。”
女孩脸上露出尴尬的微笑:“对不起,我们的负责人事先跟我打过招呼,千万别找中国人募捐,中国人有钱也不愿捐的,这是他的经验……”
听着女孩的解释,吴鹰的心沉了下去,他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这是他在美国遭遇的第一课啊!那一年,吴鹰24岁,他到美国留学,是为了他的专业:计算机开发研究。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美国小女孩给他上了第一课。

第二课:抓住机遇的手
来美国半年后,一则招聘广告吸引了他的目光——一位教授要请一位助教。吴鹰心动了,立即赶往报名处,可那儿已经挤满了人。取得报考资格的学生超过了30个,而名额只有一个,希望渺茫。考试前几天,几位中国留学生使尽浑身解数,打探起主考官的情况来。经过种种努力,他们终于弄清内幕——主持这次考试的教授曾在朝鲜战场上当过中国人的俘虏。中国留学生们这下全死心了,“把时间花在不可能的事情上,再愚蠢不过了。”他们纷纷宣告退出。吴鹰最要好的一位朋友也劝吴鹰:“你算了吧,把精力分出来,多涮几个盘子,好歹能多挣点儿学费。”吴鹰笑了笑,不反驳也不点头,朋友直叹气:“你怎么这么顽固,非得碰壁了才肯回头。”
吴鹰如期参加了考试,终于坐在了教授的面前,他很放得开,完全融入到了助教这个角色中。“OK就是你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教授的一句话惊醒了吴鹰:“我真被录取了?”教授微笑着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录取你吗?”吴鹰诚实地摇了摇头。“其实你在所有的应试者中并不是最好的,但你不像你的那些同胞,他们看起来好像很聪明,其实最愚蠢不过了,你们是为我工作,只要能给我当好助手就行了,还扯上几十年前的事干什么。我很欣赏你的勇气,这就是我录取你的原因。”

第三课:中国人要自强
1986年底,几经努力,吴鹰进了著名的贝尔实验室。在那里,吴鹰无意中赶上了第三课。这一课让他如此刻骨铭心,甚至直接改变了他今后的人生抉择。
工作几个月后,实验室接待了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电讯代表团,吴鹰也参加了接待工作。
一开始的接待工作很顺利。参观结束,双方坐在一起交流起来,气氛非常融洽。这时候,一位中方代表团成员提出了一个很专业的技术问题。接待人员的脸色变了,含糊地应付了几句,有意没有说到点子上。吴鹰有点忍不住了,他不愿让别人糊弄自己的同胞。他清清喉咙,准备开口了。
这时,他的上司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吴,你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可以出去工作了。”
所有的人都很意外,屋内的空气顿时凝固了。吴鹰脸上挂不住了,上司竟然如此不留情面地赶他出去。在通讯领域,贝尔实验室领导着世界潮流,正因为这样,对中国的技术交流和出口受到多方限制。这一点,吴鹰早有所闻,可他万万没料到,自己会这么快亲历这种尴尬,吴鹰又想起了刚到美国时遭遇的那一幕。可这一次,他没有能力对抗自己的上司。在上司彬彬有礼的催促声中,在其他同事的冷漠表情中,在中方代表团成员复杂的目光中,吴鹰无奈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代表团回国了,上司没有对吴鹰作任何解释,他根本没有把吴鹰的感受放在眼里。震撼之余,吴鹰恍然大悟:中国人一定要自强,一定要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领先他人的东西这样,人家才能真正看得起你。于是,1995年UTstarcom公司问世了,同为留学生出生的陆弘亮出任美国UTstarcom总裁兼CEO首席执行官,吴鹰出任UTastarcom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和美国UTastarcom副董事长。UTstarcom将总部设在美国硅谷,但将公司的营运中心放在了中国。
2000年3月3日,UTstarcom被推选为几家上市公司的代表,在纳斯达克交易所5层大楼外的大幅显示屏上,这是首家由海外学子创办的通讯公司亮相纳斯达克。眼瞅着自己公司的股票一路飙升,市值最高达到70亿美元,那一刻,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吴鹰心潮起伏,激动得几乎难以自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