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兴奋剂案到王德显截留奖金,再到孙母曝光孙英杰曾因索要奖金被王德显毒打两小时,孙英杰事件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而其中最让人深思的,那就是中国体育在尚不完备的发展体系下,所产生的一种畸形的师徒关系,孙英杰事件,正是这种畸型师徒关系的恶果。

遥想当年马家军

如果没有当年的“马家军兴衰史”,也许今天的“孙案”很难找到一个对比案例。不过只需要简单对比一下,也许孙英杰与王德显的故事会变得非常简单。中国体坛的畸形师徒关系,几乎是如出一辙的痕迹:为师的手段多是“刻苦勤奋”加上简单粗暴的管理,为徒的多是从农村走出,基本没有接受过文化教育但绝对能吃苦耐劳的贫寒子弟。在没出名的时候,尚能因为共同的奋斗目标而相濡以沫,但在成名之后,面对纷沓而至的荣誉特别是金钱,所有的问题都会暴露。尤其是因为师徒二人(或者一个团队)都缺乏文化素质底蕴,大多的结局都是最后撕破脸皮,以悲壮开局,以辉煌登顶,以丑闻结束……

对比关键词·培养模式

马俊仁当年从东北起家,手握一大把中长跑苗子,并凭借在1993年斯图加特上的一炮走红,打下了“马家军”的名头。而且马俊仁在整支队伍中具有绝对的权威,亦师亦父。而且“马家军模式”绝对是中国体育的一个新现象,即在这个团队中,真正的焦点人物并非创造成绩的运动员,而是“教父”马俊仁,无论是面对领导、媒体还是社会公众,马俊仁都是绝对的“代言人”。

在孙英杰和王德显的“师徒关系”中,孙英杰同样是王德显一手培养的优秀队员,甚至在王德显入主中国田径队中长跑和马拉松教练组后,“王家军”的说法也横空出世。同样孙英杰作为近年来最优秀的中长跑运动员,曝光率却远不如自己的教练王德显。她从训练比赛到生活的一切都被笼罩在教练的控制之下,甚至都是一直吃住在教练家中。

对比关键词·利益纠葛

“马家军”最终分崩离析,主要原因就是马俊仁掌握了这个团队所创造的几乎全部“利益”。据统计,马家军从成立到最后的瓦解,各种比赛奖金奖品、社会奖励以及赞助,包括马俊仁两度卖出“补药配方”,“盈利”超过4000万人民币。不过这些钱绝大部分都被马俊仁所控制,只有一小部分被分发给运动员。最终王军霞、刘冬和张林丽等老队员在屡次要求分钱未果后,集体“兵变”出走,最终导致了“马家军”的覆灭。

同样是中长跑项目,同样是发生在东北地区,甚至主角都是一位并非科班出身的“中学体育教师”与一帮出生贫寒的农家闺女,最终还都归结到“利益纠葛”中,“马家军”和“孙案”是否是两个“同途同归”的故事?

对比关键词·体罚毒打

毒打!体罚!来自父母的控诉!

孙英杰母亲“他毒打我女儿两个多小时,养伤养了一个多月”的爆料,与当年王军霞父亲险些因为马俊仁毒打自己女儿而大动干戈何其相似?在那部著名的《马家军调查》中,作者曾经详细描述了,马俊仁因为“王军霞在领导面前不给自己脸”,就两记大耳光扇得王军霞找不着北。至于平时训练中的动辄打骂更是家常便饭,王军霞回忆在马家的日子时也曾表示,自己很多次忍受不了暴打而逃跑,“他追不上我,所以一打我就跑”,但是“更多的队友在他打时都不敢跑”。

很难想象,孙英杰的母亲会无中生有诬陷王德显,唯一的解释是,“兴奋剂事件”到“闹剧官司”,再到最后难以改变的禁赛结局,反而成了孙家与王德显“撕破脸”的契机,事情已沦落至此,拿回属于自己的最重要,过去该忍受的一切,现在已经没了忍受的必要……

谁在导演悲剧?

同为师徒他们很健康

孙英杰拥有一张淳朴的脸,甚至在这张脸上你无法找到任何与“26岁”这个年龄相关的痕迹,而且这张脸上也找不到太多我们习惯标准中的“女人味”。

但在中国体育的领地里,像孙英杰一样普通得过分的面孔实在太多,没出名之前的王军霞和邢慧娜如此,大多需要付出纯粹的艰辛体力劳动的体育项目,比如田径、体重、柔道等等,我们能见到太多类似的面孔,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原本注定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辈子最大的梦想可能是去一趟诸如铁岭这样的“大”城市。

但当他们有机会走出山沟,成为城里人,甚至可以出国,可以成为明星,他们所愿意付出的,他们所能承受的,绝对超出我们的想象。所以才有当年的马家军弟子被马俊仁一把扯出“严禁穿戴”的胸罩而默不作声,才有孙英杰因为索要一点原本属于自己的奖金给老爹治病而遭到毒打,养好伤后还乖乖地回到跑道上。

也许现在的王军霞———沈阳“健康跑俱乐部”董事长王女士,可以教会孙英杰很多东西:首先你是一个人,然后你才是一名运动员,你应该得到你自己应得的东西,你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不是逆来顺受。你可以愚昧一时,但不能愚昧一世。

几十年来,中国体育在制造荣誉的同时,也在不断制造悲剧。在无数的冠军奖杯背后,在整个社会文化教育体制尚不健全的情况下,牺牲了无数人的青春和尊严。

社会需要进步,需要更健全的制度,惟其如此,悲剧才会最大程度的被避免。

阳光型代表:张挺&田亮

关于张挺和田亮的关系,说像父子,不如说更像是无话不说的朋友。

从当年张挺发现田亮,到两人十几年的亲密合作,张挺曾打趣地

说:“当年连他的头发都是我给他剪,不过的确不太好看”。在田亮成名甚至成为奥运冠军后,两人的关系没有任何改变,张挺刻意回避一切和田亮有关的商业活动,将它们交给田亮的经纪人打

理,他

更多只是

作为一位严格的师傅,提醒田亮别忘记自己的本行是一名跳水运动员。

让田亮最感动的是,张挺曾经说“田亮打算什么时候退役,我就什么时候退役”。这些年来,因为田亮的成绩,张挺也得到了不少“利益”,比如陕西省体育局给师徒二人各分了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以及各种比赛,尤其是奥运会和全运会的奖金。而田亮在被国家队开除时,也曾有传言“因为张挺与周继红的权力斗争,田亮受到牵连”。但这对“好朋友”却从没有任何计较,一如既往地精诚合作。亲情型代表:孙海平&刘翔

刘翔曾有句著名的话:“我有两个老爸”,除了自己的父亲刘学根,另一个就是他口中的“师傅”孙海平。

关于刘翔和孙海平的关系已经毋庸赘言,在刘翔一飞冲天后,孙海平也早成了绝对的新闻人物。而且随着刘翔的身价飚升,加之每每出席活动都绝对要带上“师傅”,有报纸计算过,孙海平最近两年因为刘翔也有数百万“进账”(包括代言某汽车)。而刘翔在谈到这一问题时表示,这一切都是“师傅”应得的,“当年谁也不知道我会成名,但师傅为我默默付出了很多,而且时至今日,很多钱都是我硬塞给他的,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超越了朋友和师徒,而是一种不能分割的亲情。”

虽然成名前后也许有了很多变化,但不变的是,孙海平依然是刘翔的“保姆”,除了训练,刘翔的生活几乎被孙海平完全包办。而在刘翔的父母看来,因为孙海平的存在,他们对刘翔的一切担忧都打消了,父亲刘学根甚至半开玩笑地说:“有时候看着他们师徒的亲热,我这个当老爸的都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