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2009,台海战争 第六部 海峡 第十七章 绝境 作者:gerry522

第六部 海峡

第十七章 绝境

在颠簸的90式装甲救护车上,张婷一脸幸福地靠在林绣春的肩上静静地睡着了,虽然车子高速冲过密布的弹坑时会有剧烈的颠簸,可张婷依然执拗地靠在林绣春的肩膀上,仿佛是害怕下一刻林绣春就会从她的身边消失似的。也难为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了,才大学刚毕业就来到这战场,和所有旧登陆场的战士们一起挨过了最艰苦的一周时间,无论是身心都太疲惫了。不过还好,这辆装甲救护车是改装成手术车的变型车,手术器械和手术台占据了绝大多数空间,除了这两位甜蜜的军医情侣外,座舱内唯一的“外人”是车长,此刻正端坐在枪塔吊篮的坐椅上,露出大半个头警惕地观察着窗外,无暇顾及这享受战地难得的空闲时光的情侣。要不然恐怕腼腆的林绣春还不定有多么红的一张脸呢!

张婷只是静静地靠在自己爱人的肩上,心中充满了幸福,战争的洗礼使她从一个凡事争强的女孩彻底成熟了起来。这几天的和爱人的重聚实在是太短暂了,各自忙碌着抢救伤员,两个人连话都很少能说上几句。可短短数日她看到了多少生离死别,多少年轻的生命就在她身边流逝。那些战士,年轻如斯呀!在此之前她从不知道一条生命竟然是如此得脆弱,甚至连一粒绿豆大小的碎片都可以让他消逝。回想起以前的和平生活,自己过的实在是太不够珍惜了!她很早就知道林绣春在默默地喜欢着她,也许是在身边触手可及的东西就不懂得珍惜吧?自己直到林绣春报名加入了特殊部门,要见不到他了才同意和他交朋友,等到再一次见面就已经是这炮火连天的战场了,想到那些日子里这个一直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的人的关心体贴,其实那才叫真正的幸福呀!面对战场上的生离死别,张婷本能地想要抓住眼前的一刻,体味那以前没有好好体会,在战场上却有可能会随时失去的幸福!

这支仅仅由两辆装甲救护车和四辆军用吉普车组成的小小救护队,除了张婷外还有两名女护士在另一辆装甲救护车上,救护队夹杂在一支给突击机群运送弹药给养的车队中艰难地向东南方行进着,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由于不时接到防空警报,行进道路还会遭到台军远程火炮的骚扰性炮击,车队不时需要进入两侧的山林或者居民区隐蔽,也不能开大灯行驶。台军601空骑旅还派出了不少机降小分队在我军后方进行骚扰,整个车队都处在最高的戒备状态,途中还真遭遇了一次极为短促的轻武器交火,但在装甲救护车和护卫的战士掩护下,车队并没有遭到什么损失。可这样一来,走走停停的行进速度慢得惊人,由于台军的大功率干扰,车队从指挥部获取指令的无线电接收机时断时续,到了后来索性彻底不通了,为了保持车队的隐蔽,车队内部实行了无线电静默,队内的简单通讯由车辆的押车士兵用红外手电进行。他们所接到的最后一道指令是务必于夜里10:30前将押运的弹药送到突击集群,负责后勤车队指挥的一位姓胡的上尉军官焦急万分,看夜色全黑了下来,也顾不得车队里绝大多数车辆只有驾驶员用的简易微光夜视仪,侦查距离过短,立刻就命令车队加速赶往目的地了。

装甲车里手术器械把空间几乎都占了,车队加快了行军速度,道路状况也实在不佳,车体左摇右晃的使林绣春只能半搂着靠在自己怀中的女友,虽然自己仅仅是作为医疗队的队长并不负责车队的指挥,可特种训练出来的本能还是使他带上了全部装备,在出发前还仔细研究了行车路线附近的地图,在车上也不时地看一眼装甲救护车上的北斗定位器确定一下方位,发现此时距离突击集群只有不到十公里了,一直高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注意力也转向了身边的张婷。对于这次加入救护队,林绣春因为是年轻军医还受过战术训练,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最佳人选。对于张婷,无论是林绣春还是野战医院的院长都不同意让一个年轻的女同志去前线冒险。可张婷又拿出了她的倔劲,说什么也要参加,院长拿命令压她也没有让这个姑娘松口,林绣春也看出来张婷是一门心思要跟自己在一起,说心里话自己也不愿意和他分开,医疗队虽然会接近前线一些,但毕竟全都是在我军的后方地带,自己也有信心能保护好她,索性帮她求了情这才使她被批准参加了医疗队。

看着爱人美丽的脸庞虽然因劳累而显得清减了不少,却依然是那么迷人,靠在自己身上甜甜地睡着,林绣春心中却是充满了甜蜜。自己苦苦相恋的爱人如今正靠在自己身边,这是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呀!他多想抚摸抚摸女友乌黑的短发,可多年来一直将张婷当作天人一般看待,这样的举动简直在以前想都不敢想,迟疑了半晌也没有伸出手。想自己为了她考了军校,为了她报名加入了特种部队,为了她差点在行动中死掉,可这有了今天的一幕,林绣春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经过了艰苦的作战训练和残酷战场的洗礼,林绣春虽然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孩时还是那么腼腆,可内心深处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已经从一个只知道学习的年轻学生变成了一名真正的战士,经历了几乎让全队士兵阵亡的残酷战斗,更是他能够用内心的最深处珍惜现在的每一刻时间!因为,那都是无数自己的战友兄弟,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和鲜血为他换来的呀!

想到自己的战友们,林绣春的眼圈再一次红了起来,战车在布满弹坑的道路上猛地一晃,搂着张婷的胳膊抱得更紧了一些。在战场上这么短暂的休息时间实在是太难得了,等一会儿到了地方还不一定有多么忙呢!张婷能多睡一会儿就让她睡吧。

正在思量着,突然90式装甲救护车一个急刹车猛地停了下来,两个人一点防备也没有,林绣春的脑袋猛地撞向了前面的枪塔吊篮,砰地一声闷响,要不是带着头盔恐怕就得当场重伤。幸好林绣春在装甲车上系好了安全带才没有整个人飞出去,可张婷就没这么幸运了,她为了靠得更舒服一些早就解开了安全带,林绣春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虽然手上加了劲也没能抱住她,一下子摔在了地板上。虽然没有受伤,却也摔得不轻,哎哟叫了一声才慢慢爬了起来。一直在枪塔里警戒的车长紧张地低声说道:“林队长,前面的车突然打来信号,周围有敌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刻就让林绣春进入了临战状态,他的头盔式热像仪是专供特种部队的,自然比一支后勤分队里的夜视设备强的多。可出发前让领队的胡上尉发现了这个宝贝,费尽了口舌将它要了去,林绣春原本不愿意,可一来他性情平和,二来自己仅仅是医疗队的领队不直接参加战斗,装备给胡上尉更能发挥它的作用。现在他手上没有了热像仪才感到后悔,骤然间想到了不知是哪部电影里说过的话:“我有三样东西从不借人:女人、武器和汽车。”现在想起来,实在是至理名言呀!

可林绣春现在可没时间后悔,他连忙问车里有微光夜视仪的驾驶员是否发现了情况,可驾驶员也是一脸紧张地摇头,驾驶员用的微光夜视仪有效距离不过一两百米,今天还有雨,确实不大可能发现再远一些的情况。正在这时,车队前方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林绣春心里一沉,知道车队还是没能逃脱被敌人发现的结果,从敌人密集的枪炮声中林绣春听出来敌人至少一个连的兵力还配备有车辆,甚至还有40mm自动榴弹发射器和12.7mm重机枪。这说明不可能是遭遇了小股的敌人机降部队,林绣春又扫了一眼北斗接收器上的坐标,飞快地拿出地图看了一眼判断了一下自己的位置。

“不对呀!这里应该是我军的后方,不大可能出现这么大股的敌人呀!?”林绣春看完地图喃喃地说道。听到他的话,车里的几个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此时枪声又近了一段。装甲车内的无线电在吱吱拉啦地杂音下,领队的胡上尉急促的声音打破了无线电静默:“车队左翼和前方都出现了大量敌人,警卫部队全部下车向前集合,掩护车队冲过去!……动作要快!”

有了胡上尉的呼叫,各车立刻打破静默,押车的战士纷纷从卡车上跳了下来。狭窄的道路上车队开始由一条龙般的长队,转换成两列纵队好尽快突破敌人的封锁线,黑暗中发生了小小的混乱,可还未等车队调整好,队尾又传来了激烈的枪声。耳机里队尾负责断后的一辆“勇士”吉普车长大声呼喊:“队长,我是尾车!后面有敌人!看不清楚有多少人,很多!……”

声音嘎然而止,耳机里只剩下一阵密集的枪声,所有能听到呼叫的人都在心里咯噔一下,“糟糕!被敌人包围了!”

林绣春冷静地在看了看手里的地图,手上没有任何迟疑,一把抢过车长的话筒,大声说道:“胡队长,这里是我军后方,出现这么多敌人肯定是战况出现了重大变化。……听枪声我们后面的敌人只有轻武器,人也不太多,可前面的敌人有重武器,我们大多数车都没有装甲,不大可能冲得过去!……先叫大家不要乱开枪,注意隐蔽我们的实力!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只有这几辆车就更糟糕了!……在车队西侧不远有一个小高地,你们顶住正面的敌人,我带这两辆装甲救护车掩护车队,先向那里撤退!脱离了危险之后再想办法。”

“好!你快带大家转移!”胡上尉稍一迟疑,想想林绣春说得很有道理,下达了命令。

林绣春扭脸看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的张婷,心中暗叹了一下,把车内舱壁上挂着自卫用的一支自动步枪摘了下来硬塞给惊慌失措的张婷,回头对同样有些惊慌的车长和驾驶员说:“我们没有夜视仪,只能冒险了!……等一下,听我的口令,你就打开车大灯,咱们一起开火把敌人压住!掩护后面的运输车冲出去!”

车队前方的枪声更加密集了,可后卫方向的敌人没有发现被一个小山头挡住的车队,以为消灭的“勇士”吉普车是单独行动的联络车辆,似乎敌人又着急赶路,匆匆地穿越了公路继续向西面的台北市方向行进。林绣春带领着的装甲救护车以怠速的速度小声地接近了车队后部,占领了出击位置后马上熄了火,以免被对方听到。整个车队也基本完成了掉头整队的工作,各自报出了呼号和完成准备的口令。林绣春双脚踏在简易手术台的台面上,在车顶的舱门探出大半个身子,仔细听了听敌人那边的动静。除了身后掩护自己的胡上尉那面墙声依然激烈外,自己正面的敌人似乎特别不愿意暴露,正悄悄地行进,他所能听到的发动机声音似乎也没有坦克和装甲车那样大嗓门的装备。

林绣春在无线电话筒上轻轻敲击了三声,发出了出击信号!顿时全队十余辆各式车辆突然一齐打开大灯,驾驶员也将油门轰到最大,发动机发出了巨大的声浪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骇人!仅仅几秒钟后,车队就冲出了隐蔽的山坳,一下子冲到了敌人的面前!在雪亮的光柱下,林绣春和他的战友们这才发现,自己面对着的恐怕是上千名的台军!整个车队行进的道路附近黑压压的全是人头攒动,还有十余辆各色车辆都没有开灯,在台军的人流中蠕动。

无论是敌我双方,在最初的一秒钟中都被惊呆了!敌人没有想到自己身边会突然出现十余辆解放军战车,在明晃晃的灯光下照耀下几乎每个人都看不清楚对手的具体实力,可由于解放军出现得太过突然还没有出现惊慌失措的现象。而我军包括林绣春在内也没有人想到会遇到这么一大队敌人,一时间也有些愣住了!

还是林绣春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在话筒内大喊了一声:“打!”手中的步枪嗒嗒嗒地向呆若木鸡的台军行军队形打出了一个长点射,顿时侧前方两个台军士兵惨叫着倒了下去,其他的台军这才反应过来,老兵们呼啦一下子卧倒了一片,而那些临时被征入伍的预备役士兵则如同炸了营一般狂呼乱喊着想要转身逃跑。

“哒哒哒”所有车辆上的武器都开始疯狂地开起火来,林绣春车上枪塔内的车长也吼叫着开起火来,高射机枪的子弹瞬间就将阻挡他们前进道路上的一个台军士兵打成了两节,鲜血和内脏四处飞散。一辆负责押车的战车上还有一具35mm自动榴弹发射器,一个点射就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辆捍马车击毁,燃烧起来的火焰照亮了一小片战场。如雨的子弹横扫整个台军的行军队形,不少到处乱窜的台军士兵在火光掩映下身形更加明显,不断地被子弹打倒,战场上鬼哭狼嚎般的惨叫不绝于耳。灵机一动的林绣春将话筒接到了车外的扬声器上大声喊到:“台军弟兄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解放军优待俘虏!”

话音一落,搞不清解放军伏击部队实力的台军以为自己掉进了对方的陷阱,顿时更加慌乱起来,不少新兵哭叫着四散奔逃。林绣春趁机在无线电话筒里小声命令部队:“冲出去!向西抢占高地!……重武器先消灭敌人的车辆!”

光顾着射杀象兔子一般逃跑的台军士兵的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迅速转向了那几辆准备逃跑的台军车辆,很快就有好几辆被打中起火。台军车辆周围都是逃散的步兵,很难快速机动,除了几个机灵的司机撞倒了周围的士兵冲出了解放军车队的光柱范围逃脱外,剩下的被一辆辆击毁。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几乎所有的车辆顶部架设的高射机枪都打光了一个弹箱,射手们开始手忙脚乱地换弹药,所有的车辆都开足了马力向西北侧一公里多外的小高地冲去,战车吼叫着冲过刚才台军队形的边缘折向西面的小高地奔去。

见到我军的火力一弱,台军这才反应过来,大小枪支泼水一般打成了一片,刚才被雪亮的车灯耀花了眼的台军士兵们也开始缓过劲儿来瞄着最亮的地方射击,顿时有两辆军车被敌人击中瘫了下来。林绣春看情况不好,马上命令全部熄灯,并且不准开火。战场上又是一片黑暗,只有无数的枪口爆发出的火焰和交织的曳光弹在夜空中不停闪烁飞舞。台军的火力一下子又失去了准头,求生的本能开始向四周一切可疑的火力点开火,恐怕此时台军自己误伤的士兵要远多于被解放军车队杀伤的数量,场面一片混乱。林绣春马上命令将两辆被击毁的车辆里的伤员撤到其他军车上,快速向西突进。

林绣春乘坐的装甲救护车和另一辆同型号的装甲救护车一起负责断后,偶尔向那些拼命开火的台军中间打几个点射,引起更大的混乱。趁此机会,车队大部分车辆都顺利地冲过了敌人的队形向高地方向疾驰。林绣春急忙在无线电里呼叫胡队长他们向这边撤退,可无线电里毫无反应,刚才激战中的押车部队方向似乎枪声也稀疏了不少。正在此时,从刚才胡队长他们激战的方向飞来了三四发照明弹,煞白的镁光将一片混乱的战场照得通亮,刚才还在混乱中自相残杀的台军乱兵也在光亮中发现了周围大多数都是自己人,枪声一下子静了下来。

“不好!”林绣春心中一沉。台军的指挥员还真够冷静,解决了护卫队之后就发现了解放军战斗力不强,应该只是小部队。等接到了侧翼的部队突然遭到战车突袭的报告之后,马上向这边打来了照明弹,对于这支平日里就是守备部队的台军来说夜视仪还是比较奢侈的装备。能让大部分士兵在无法判断形势的混乱夜战中看清目标,比暴露少数未及隐蔽的士兵要合算得多!果然,台军很快就在不停顿的照明弹照耀下,发现了一队正在远去的车队,而且阻击他们的竟然是画着鲜艳红十字的两辆装甲救护车!

足有一个营的台军在刚才的夜袭中部被打乱!现在他们的指挥员突然发现竟然打垮他们是两辆救护车,不禁目瞪口呆!回过神来的台军顿时将火力集中在了这两辆装甲车身上,密集的子弹打得装甲板丁丁当当响成一片,偶尔命中车体的12.7mm重机枪弹更是在主装甲上砸出一个个小坑,发出骇人的声响。林绣春他们只能一面放烟幕,一面快速后撤。可台军如同附骨之蛆,紧紧地贴了上来。

“嗖!”一道明亮的火焰从距离装甲车不到两米的地方划过,在不远处的土地上炸开一团殷红的火焰。靠着不断地短停和高速冲刺,装甲车已经躲过了好几枚火箭弹了,情况变得更加危急。在车顶上探出头射击的车长早已负伤,咬着牙没有下去包扎,坚持用高射机枪压制敌人的火力,眼看着车上的高射机枪弹就只剩下两个弹盒了!林绣春也在后面的顶舱门探出身子杀红了眼,不知道自己打光了几个步枪弹夹,只知道左手的护木已经烫得吓人,短短几分钟的交战过程,这支步枪几乎是以最高射速不停地射击,枪管已经开始发红了。

装甲车吼叫着冲过了一个土坎,一个急转向躲过一长串曳光弹,正在换弹夹的林绣春突然发现自己的右前方有一个面色发白的台军士兵,正哆哆嗦嗦地从一个弹坑中爬起来,手中的T86步枪赫然指向自己!恐怕是一个想要避战的逃兵,被突然从隐蔽处惊了出来,惊恐中要决死一拼了!

“来不及换弹夹了!”林绣春心中一紧,右手迅速地丢开步枪向大腿处摸去,那里还有一支92式手枪。可正在这时,自己身侧和对面台军士兵面前几乎是同时爆出一团火焰,一长串子弹贴着自己的头盔飞了过去,连头盔上罩的伪装布套都被划开了一条小小的裂缝,带出的劲风割得脸上生疼。可他却惊异地发现对面台军士兵的胸前爆开了一点血花,中弹的台军士兵如同慢镜头般地倒了下去,脸上带着不甘和惊愕。林绣春扭头一看,张婷也站在了另一个车顶的舱口,手中的自动步枪依然在咆哮着,秀丽的脸上沾满了硝烟留下的污迹狰狞地扭曲着,美丽的大眼睛在枪口焰的映照下熠熠发光。直到整整一夹子弹全都打在了那个倒霉的台军身上,张婷的枪才停了下来,可她依然下意识地死死扣着扳机,枪机嗒嗒地敲击着没有了子弹的枪膛。可她依旧死死扣动着,嘴大张着仿佛要啊啊地叫喊,可没有一丝声音发出来。

林绣春一把抢过她的步枪,将自己已经打红枪管的步枪从身上摘下来扔进车里,不由分说将还处在神游状态的张婷塞进了装甲车,自己换了弹夹再次向追击的敌人开起火来!可六七辆悍马带着不少徒步步兵,不急不徐地追在自己的后面。

正在焦急中,装甲车后面突然爆发出两条火龙直飞向追击的悍马车队,在车队中间炸出一大团火焰。紧接着,一长串自动榴弹发射器打出的榴弹也在追击的敌人队形中炸开,又是三条火龙飞了过去,这次有一辆悍马没能躲过致命的一击,被当场炸成了一团火球。骤然遭到迎头痛击的台军发现对方反坦克火力不弱,黑夜中不知道虚实,怕再进攻吃亏,交替掩护着退了下去。

林绣春回身一看,自己已经退到了小高地前,先前到达的运输队已经将车辆疏散到高地的反斜面,几个司机冲上后车厢取下运给突击机群的火箭筒跑来助战,恰好解了林绣春的窘境。一看到自己人的身影,林绣春紧绷的神经先松弛了一半。可在一转身发现自己的车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受伤软软地瘫在滚烫的机枪上,鲜血流在枪管上被烤沸冒着泡泡,空气中弥散着刺鼻的血腥味和糊味,让人不住作呕。林绣春拉了他一把才发现他胸口被子弹击中已经牺牲了。简单安置了烈士的遗体,林绣春马上安排现有的几个人再去准备一些反坦克武器最好有地雷,以及为两辆弹药耗尽的装甲救护车找些高射机枪子弹。在草草布置成一条阻击线后,林绣春本来想短暂地补充些弹药和油料后继续撤退,向西方的道路上也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退路被敌人截断了!

从遭遇敌人开始就联系不上指挥部,语音呼叫根本不通,无奈之下他让队里的无线电员用公用频道明码向登陆场指挥部拍发了一份我军后方发现大批敌人的电报,又派出了车队中两辆最轻巧的“勇士”吉普车向两条道路分别向外冲出求援,也希望他们能找一条安全的通路。剩下的车辆就地用车上的物资补给,准备随时再次突围。

呼哧带喘地给自己的装甲车般来了好几箱高射机枪子弹,派出去的两辆车还是一点回音都没有,此时不但西侧,连北侧他们的来路也有了枪声,占在高地上虽然由于小雨的原因看不远,可四周如同一锅旺火下的沸水不停地翻滚着!林绣春的心沉了下去,情况要比他预想地还要严重得多,看来敌人有大规模的行动,而我们几乎事前毫无察觉!自己的车队就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冲进了敌人的腹地,也不知道现在胡队长他们怎么样了!?被那么多敌人包围,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吧!?唉,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狠下心来不同意张婷跟着自己!?现在她也在包围圈里了,真是不应该!

胡思乱想到这里,林绣春突然长大了嘴巴,狠狠捶了自己的脑袋一下。他忙活了半天还没注意到张婷现在是什么情况呢!等他从枪塔上下来,看到蜷缩在座椅上的张婷只是有些失神地望着一个角落,身上没有什么伤才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此时,张婷也注意到了林绣春正在观察她,仿佛一下子从睡梦中被惊醒,一把就把他抱在了怀里,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双手不断地抚摸着林绣春的脸庞和短短的头发茬,又像受惊了一般仔细检查了刚才搬运阵亡的车长时战斗服上沾血的地方,发现林绣春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颤颤地说道,话语也一下子换回了自己最熟悉的苏杭软语:“侬,侬没事吧?!……刚才…….那个人,他,他想打侬!……我不想开枪的!我不想的!……他死了么!?死了么!?”

林绣春只能默默地抱着她,抚摸着自己许久就憧憬着的秀发低声安慰着,半晌张婷才逐渐从恐惧状态中摆脱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直勾勾地盯着林绣春的眼睛,双手握着他的臂膀由于过分用力都让林绣春有些疼痛了:“侬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地度过这场战争!要活着!……答应我!”

“嗯!”林绣春重重地点了点头。

张婷好像完成了一个重大的心愿,整个人似乎都有些瘫软下来,一下子倚靠在林绣春的身上,全然没有往日女强人般的倔强,喃喃地说道,“刚才,刚才,我还以为会失去你呢!……我好害怕!”

林绣春刚要开口,车外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枪炮声,车外警戒的战士大声说道:“林队长!敌人好像要进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