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骑着车,行流在城市街道中,残缺的月亮挂在天的那一方,若有似无,路边的街灯在视野里窜流,喜欢这跌宕的感觉。

记得小时侯,我就喜欢这样的时候,仰望着天空,数着天上的繁星,一颗二颗……那时,似乎很幼稚,就想知道天上到底有多少颗星星,总是数着数着,就放弃了,因为眼睛花了,数不清楚了。却总是不甘心,直到我真正懂事了才知道,原来天空中的繁星是无法用我们的肉眼去数清楚的,因为它是个未知数。

有些事一直想去改变,却不能。
有些事一直想要忘记,却也不能。
虽然终究会隐去,却一直在脑海中徘徊着。
就像夕阳终究会被黑夜代替,却余留着它的味道。

那天,清晨,公园里依稀有几个人,比起盛夏,显得格外的清净。可能是因为已经进入了冬天,害怕这样寒冷。算起来,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过这了,坐在秋千上,慢慢地摇荡着,抬头望着天空,云在慢慢的移动,阳光在散开的云层中渐渐呈出,发出微微的金色的光。这样的清晨,这样的空气,清,新。

“叔叔,要不要吃糖?”小女孩手里拎着一个很小袋子,仰头望着我。
“叔叔不吃糖,怕长蛀牙,留着自己吃吧。”我蹲下身,摸着她的头。
“叔叔,你是怕长蛀牙?妈妈说小孩子不能经常吃糖,会长蛀牙,可是你是大人啊
。”她从袋子里拿出一颗糖塞到我手里---大白兔奶糖,小时候经常吃,只是现在换了一种包装纸,淡淡的甜,淡淡的奶腥,就像婴儿时的味道,依然记得。

路边的公交站点时不时会有车辆停停走走,乘客们上上下下,面色不同。因为夜,因为昏暗的灯光,路旁的人看起来有些诡异,每个人都藏着不同的心事,喜,或是悲。

突然觉得终点离我越来越远……
就像人生,漫长,漫长……

回到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不能睡着。
过去,这个时候,我肯定是泡在论坛上,或是游戏中。
现在,打开电脑却不知道自己想做些什么。
隐隐约约能听到音乐的声音,好象特别的伤感,她还在上网。
我知道她又在哭,却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她,害怕眼泪。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到底是谁的错?爱情只需两个人,如果有了第三个人,便成了游戏,游戏总会有结束的时候,谁赢谁输又如何?

几年前,当我还喜欢颠簸流离的时候,就习惯了用沉默代替伤痛。那时,喜欢疯狂的在纸上写着哭和笑两个字。笑代表幸福,快乐。哭是因为伤心,难过。最后,发现哭和笑两个字是如其的相似。

笑着哭,哭着笑,谁会离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