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险的航线完整版第二十一章关注西表岛

 

在东海的那一边,中国军队已经感觉到了日本的异动,东海舰队,南京军区空军,以及总部直属部队都在暗中做准备。

训练难度和强度都在加大,但举行演习的次数逐渐缩减,甚至不举办演习。内部人知道这叫外松内紧,而外人都理解成另外的一种意思。很多国外媒体看到中国军队的演习规模被压缩,演习次数减少后,都说海峡不会有战争,各大著名报社都请来资深政治评论家和军事评论家写文章解释这一现象。

政治评论家的文章写道,大陆和台湾经济依存程度高,打的可能性非常低,打起来双方经济都有很大的损失,只有和平两岸经济才能发展。而日本又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中国进口商品最多的国家是日本,而中国出口产品的主要对象也是日本,两国为经济利益不会轻易闹翻。另外还提到美国,因为美国在中国的投资上千亿,是外资的主要提供者,中国出口产品的六成是在美国销售,所以中国努力减少军事演习,来向贸易伙伴示好,并证明自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军事评论家认为,中国故意温和有两种可能,一是讨好美国和日本,意图是打击台独之前有意麻痹美国日本。二是因为中国目前不具备挑战美国主导地位的能力,真心希望亚洲和平。

这些错误的评论传到日本,被更错误的理解。

 

看着完外国报纸的文章,首相得意的在官邸内的花园里散步,陪他一起散步的只有广田义一个人。

首相问:“他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我不太相信西方媒体,中国是个善于用兵法的国家,几乎每个动作后都有计谋。”

广田义看着花园内的花花草草,说:“示弱无非有三种目的,第一让我们大意,然后打我们一个出其不意,第二种就是真的表示不想发生冲突,示弱无非是想保住和平的局面,有和平的局面,他们继续发展经济积累财富扩充军队,第三种就是故意试探我们敢不敢在尖阁列岛搞出动作来。”

“最近侦察得知,中国军队一切正常,我唯一放心的就是这个,但我们要抓紧试探中国的意图,西南舰队现在也集结完毕,应该开始了。”首相边走边说。

“如果海峡那边先打起来,我们去干涉一下,那时候才能看到中国的底牌,现在一个尖阁列岛是难以摸清楚他们的想法。这个岛,我们今天占,他们有能力明天夺,他们不会太看重这个岛,如果想用,他们早在那里修建起雷达站。” 广田义是介入台海纷争的主要支持者,他自己不是政客,而是技术官僚,看问题比职业政客更透彻,学识也更深厚。不过他毕竟不是军人,没受过正规军事教育,也只是民间的一个军事专家。

“目前实力对比上,我们的优势是越来越少,如果等优势全部丧失,那时候海峡里有事,也没能力去干涉。”

“首相说的很对,目前中国的3代战斗机全部是SU-27,已经超过200架,SU-27是专门设计出来对付F-15的。中国的的3代半战斗机也有100多架,全是SU-30MK,比我们不足80架的F-2战机比起来优势更加明显。FB-7的对舰对地攻击力比F-4EJ更强,我们的战机再不更新,以后发生空战就是一边倒。我们的优势依然是水面舰队,中国的神盾舰只有两艘,我们有六艘,先进的多用途战舰他们只有12艘,我们有15艘。我们还有万吨级的直升机母舰两艘,其他直升机母舰有6艘,他们还没有一艘直升机母舰,潜艇方面他们有12艘先进的进口潜艇,我们有16艘,但他们对技术掌握的很快,每年都有几艘新潜艇服役,水下的优势是我们马上失去。” 广田义从来不在会议上公开的指明日本的弱点,这些话他只对首相一个人说。

首相站在那不动,仰望着天空,广田义把该说的全说完,剩下的决策,那要首相来做,现在的局势已经越来越不利,中国的常规军事力量发展的比核力量发展一点都不慢。

甚至对日本无须动用核威慑就能通过消灭日的                              军力来迫使日本妥协。

如果真的因为台海和尖阁列岛发生冲突,也是中国歼灭日本军的好时机,如果能在冲突中给自卫队‘解除武装’,那是多好的一次机会。

而美国的军火商巴不得日本海空军和中国军队拼的一干二净,这样他们又有大生意做。只要军火商的工厂开工,就能为美国解决几十万人的就业问题,白宫那能不高兴?不过军火商也希望美军和中国军队碰一下,那样国内的生意也更好做。

可日本人不这么想,他们错误的认为冲突中是消耗中国海空军的最佳手段,如果台海有战事,日军和台军一起消耗中国军队的实力那就更好,可台海现在的和平局面让日本难以在这里插手,只好选择另外的一个方向与中国军队交锋。

现在到底赌不赌?33艘军舰和72架战斗机全放在西表岛,相当于筹码被放在赌桌上,现在只等开局,不赌是不行,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把军队一直放在那不动,那自卫队会看不起首相,认为首相是胆小鬼,如果把军队调回来,那后果更是灾难性的,所以现在已经不能回头。

首相问广田义:“今天是周日,我不是让你昨天就请华显和林盛过来,为什么现在他们还没到?”

“林盛说他很忙,一口就回绝了,华显他说有空就过来,他说您请他吃饭他就来,另外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广田义说到这里不敢说。

“他还说了什么,你如实说。”首相想知道华显说什么。

广田义拿出手帕擦擦汗,说:“他说日本人全是小气鬼,请人来从不请吃饭,最多喝一杯水,他没兴趣,而且他还说,小气的人请客,有可能是鸿门宴。” 广田义又补充到:“这家伙说话太不礼貌,拿着日本政府给的一百万美圆,还整天说日本小气。”

首相的脸变的更加像死人脸,他阴冷的笑了一下,“我们连两个在我们地盘上的中国人都摆布不了,还能对付中国军队?你和他说我对他的话了吗?”

广田义点点头,“我告诉他们,在您没出任首相的时候,都听说过他们俩,还经常看他们发到网上的时事评论文章,并且很早就想请他们俩做顾问。他们俩说,感谢在异国他乡有个人欣赏他们,不过他们有说了一句古语,他们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没什么难理解,他们意思是我们两个民族,想法不一样,也合不来。”首相继续散步,问:“他们还说什么?”

广田义接着说:“华显说,只有目前台湾发生战事,才对日本有利,那时候出兵或许能捞点什么,如果单独占领钓鱼岛,无非是延伸了日本的对空预警能力,方便监视中国的战机活动,为了对空预警能力去占领一个岛,并发生一场战争很不值得,他还说日本最需要的就是把90年前造的军舰全炼钢,好好造几艘新舰自保,不要拿着一些废铜烂铁去钓鱼岛,免的自取其辱。”

“他们说话一向刻薄,难道日本早期建造的军舰一点用都没有?”首相说完,不再问其他问题,他要考虑去尖阁列岛‘赌博’的事情。

 

翡翠居是东京另一家中餐饭店,名气不是很响,规模不大,客人也不多,是华显和林盛经常光顾的一个饭店,里边可以吃到正宗的鲁菜和川菜,而且这里的酒也不是很贵。

两人周五就约好,今天要到这里好好谈谈,前几天在上下班的路上,他们之间已经聊了很多。

他们坐在雅间内,一边喝酒一边聊。

两名日本间谍也装成客人,坐在饭店的大厅内,随便点几个菜,假装是来这吃饭的,其实目的是想看看这两个和什么人见面。但两名间谍有点失望,除了服务生以外,没其他人进入雅间,一起吃饭的只有他们俩人。

 

这些间谍因为华显和林盛的行踪不固定,也没提前装好窃听器,通常是间谍在另一个酒店的雅间装好一次性窃听器(不自动充电的无源式窃听器,靠自带电池工作),而华显和林盛去另外一家酒店,等几天以后这两人再去这个装了窃听器的饭店内,一次性窃听器内的电池也用完了,也失效了。

如果装有源式的窃听器(装在用电设备内,靠用电设备上的电源为窃听器充电,可以长时间使用),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为了窃听器充电方便,只能把窃听器装在有电线的地方,比如墙上的开关内。

每装一个这样的窃听器,还要派人以吃饭为掩护进入饭店的雅间,然后迅速把墙上的电灯开关打开,装好之后在把电灯开关再装好,这样效率很低。开始使用后需要监听的人如果不来,那窃听到的全都是其他人说的话,窃听器就成了摆设。

以前华显和林盛住在情报局安排的别墅内,窃听到的有价值的内容也很少,所以后来他们放弃以窃听为主,改成以跟踪监视为主,至于他们说什么也不重要,只要他们没泄露日本的情报就行。况且华显和林盛在私下说话的时候都说很难懂的家乡方言,窃听下来之后,一时根本翻译不出来。

他们俩办公用的电脑上已经装了监视程序,可以监视他们的邮件内容和聊天内容,而送给他们家里的电脑也是日本政府送给他们的,里边有监视程序。他们唯一对外联系的工具就是笔记本电脑和卫星电话。

卫星电话和笔记本电脑是华显和林盛在美国买的,卫星电话基本不打电话,只用来上网,窃听器装上去也没什么用,而他们的笔记本电脑里硬盘空间基本都满了,无法装监视程序,所以这里是一个漏洞,上次与雷雨田联系,就是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发邮件。

在间谍看来,他们是与外界隔绝的,除了雅茹之外,华显和林盛认识的人和周围的人都是情报部门的人,所以他们现在对这两人比较‘放心’,逐渐放松窃听,而且主要把人手腾出来调查那个叫雅茹的女职员。

 

在雅间内,林盛拿着一瓶人头马,没往酒杯里倒,直接往嘴里倒,喝了一大口酒,他笑呵呵的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你太过分,怎么能和来路不明的女的在一起,她还是个小孩,你连小孩也不放过,太没人性了,你是不是个她哪个了?”

华显绷着脸,但也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你还说我,你比我好到那里去,家里放着俩,还去外边和其他女的在一起吃饭,你居心不良。你身体还不错,三个你都顾的过来,我都要佩服你。”

“你好色,还说我,我就是弄来十个女的又能怎么样,我可什么都没做,我是清白的。你是熬不住吧?这也很正常,你都这把年纪,即使出点格也算不了什么。” 林盛高兴的喝着酒,继续拿华显开涮。

“我来不是和你说这些的,目前日本已经在西表岛布置了不少飞机和军舰,眼看着钓鱼岛就要落在鬼子手里,你我必须做点什么,等中日开战的时候我们什么也干不成,也走不成。回国后国内的人都说我们是汉奸,安全机关也会盯着我们,如果留在日本,那更不安全,两国开战之后我们会成为极端分子的袭击目标。现在是该为自己打算一下的时候。” 华显心情很不好,说完就继续喝酒。

两人已经都喝完一瓶子洋酒,稍微有点醉,可桌子底下有人咳嗽一声,顿时把华显和林盛从酒醉中吓醒,两人迅速摸口袋的里的枪。

就听桌子下的人用很重的绥州口音说:“摸什么枪,是我。”

他们俩一听,就知道这是雷雨田在说话,林盛问:“雨田你在桌子下?我以为你回国了呢?”

雨田说:“外边有盯梢的,而且有可能这房间装了窃听器,你们俩尽量用地方口音说话,这样安全。我还没回国,不过马上要走,我有新的计划。”

华显很激动的问:“什么计划?”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鬼子要在钓鱼岛下手,还在西表岛屯兵,我们干坐在这里能阻止日本的侵略?我要做点事情出来,绝对不能让鬼子得逞,他们要在钓鱼岛修起雷达站,解放军不管做什么,都是在鬼子的监视下。现在他们就要登陆钓鱼岛,我们现在无所作为就是叛国,所以我要和日本人真刀真枪的过过招儿。” 雨田一边说一边从桌子底下钻出来,他穿着一身服务生的工作服,这下华显和林盛知道他怎么混进饭店的,可就不知道他怎么猜到他们俩回来这里,可能是以前老来这家酒店的这个雅间。

其实是雨田在暗中多次观察过他们,知道他们只要来这个酒店就来这个雅间。雨田今天让曹秉跟踪华显和林盛,曹秉用手机短信告诉雨田他们俩正往这个饭店走,雨田提前赶到这里,拿钱打点了饭店的老板,弄了套服务生的衣服,趁人不注意溜进雅间,藏在桌下,以这样隐秘的方式与他们见面。

林盛问:“你打算这么干?用不用我们帮你?”

“你们才杀过几个人,就会玩个左轮枪,去英雄救美还行,打鬼子你们俩白给。”雨田说这话,是暗中观察他们俩发现的,他们在东京两次开枪,都是为了女的,打的都是地痞流氓。

华显和林盛听雨田这么一说,脸有点红,林盛问:“那需要我们做什么”

“我要回国做准备,你们不要给日本人干。”雨田说完又回到桌子底下,说:“你们赶快吃完饭马上走,你们走了间谍也跟你们走,我好从这里离开。

两人只好叫服务生来,付了钱匆忙离开这里。

 

两个在客厅吃饭的间谍看华显和林盛付钱离开,他们也马上离开,继续尾随跟踪。

等雅间内已经无人,雷雨田迅速从桌下钻出来,拿起桌子上的空盘子,就出了雅间,假装是收拾桌子的服务生。他走进后边的洗碗间,把盘子放下之后,一边向饭店后门走一边把服务生的衣服脱下来,卷起来拿在手里,快步从饭店后门离开这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