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舞》作者:翱翔于九天地龙 (更新中。。。)

双龙舞  正文
第一章

西元1910年8月5日,宋帝国马尼拉海军基地。

‘报告。’

‘进来。’

‘报告长官,帝国海军军官学院1910界毕业生刘天云前来报道,请指示。’

‘稍息上尉。很高兴你来我的舰上,听说你在海军学院的成绩非常好,是吗。’

‘是的长官。’

‘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上尉。’

‘当然可以,长官。’

‘很好上尉。你能说说以帝国海军现在的实力,怎样才能打败不列颠海军。’

‘对不起长官,我不认为以帝国海军现在的实力能打败不列颠海军。最多只能影响不列颠对我国发起攻击时他们的攻击路线。’

‘恩,不错。勤务兵。’

‘有长官。’

‘带刘天云上尉去参谋人员宿舍。’

‘是长官。上尉,请跟我来。’

在勤务兵的带领下,我出了基地司令部大楼,来到旁边的一栋白色建筑内。上到二楼,沿着一条长长的走道走了十几米,便被带到了一扇写有参谋人员宿舍的门前。

‘就这了上尉,祝你今后工作愉快。’

‘谢谢。’

待勤务兵走下了楼梯,我便深吸了一口气,敲了几下门。

‘谁呀,等等,马上就来。’屋里很快便传出了声音。

门开了,一个有些胖胖的青年出现在门口。看见我,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

‘你好,我是新来的海军上尉刘天云上尉,很高兴见到你。’说完便向他伸出了右手。

他疑惑了一下后,马上握住我的手说道‘你好,欢迎来到参谋人员宿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新,海军中尉。也很高兴见到你。’

这时,又一个声音从屋里传来‘张胖子,还不把人领进来,你打算让人家在门外站多久。’

‘对不起,我这人一向就这样,请别介意。进来吧。’

进屋之后发现,屋里还有两人。一个高高瘦瘦戴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青年正瞪着眼睛看着张新。另一个瘦瘦弱弱的青年正在仔细的打量我。

‘你们好,我叫刘天云,是新来的舰参谋。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你好,我叫王猛。’那个戴眼镜的青年说道‘指教不敢当,大家互相学习吧。’

另一个青年正想开口,张新却枪先说道‘很奇怪是吧,这么一个斯斯文文的人,却有王猛这么个名字。我告诉你吧,王猛这家伙的父亲以前是个陆军少校,甲午海战战败后,他父亲驻守的东方群岛被割给了不列颠人。气愤之下的王叔叔便在这家伙中学毕业后将其送进了海军学院。可谁知进入海军学院后的王猛越长越像他母亲,最后就变成这个摸样了。想看他小时候的照片吗,这家伙小时候可胖了,肥都都的,看这就想咬一口。’说完就想去找照片。却被王猛一把给拦住了‘张胖子,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坐这吧。’说完就将张新按在了椅子上。

这时,另一个青年才插的上嘴‘你好,我叫欧阳天,是海军中尉,很高兴认识你。’

欧阳天刚说完,坐在椅子上的张新就站起来说道‘天云兄,海军可有一项不成文的规矩。新来的弟兄可是要请客的,不知道天云兄愿不愿意请兄弟们吃一顿。’

‘张胖子。’王猛非常不客气的朝张新喊道‘你少说两句会死呀。’

‘没关系王兄,海军本来就有这规矩吗。不过张兄,小弟可是个穷人,请不起大餐,张兄到时候可要将就一点。’

‘这好说,我张胖子也不是个混人,天云兄随便请一顿就行了。又什么不是王公贵族,吃那么好干吗。王兄,你说呢。’

‘张胖子,今天我王猛不让你脱层皮,我就不姓王。’说着两人就打闹起来了。

‘天云兄,我来安排你的住处吧。’

在欧阳天的帮助下,将行李床铺等都弄好后,一行四人便来到了基地外的一个小餐馆,点了几个菜,叫了几瓶酒,便聊了起来。

‘我说天云兄,你怎么和王猛一样,从海军学院毕业就成了上尉,而我和欧阳天却只能成为中尉。是不是你和王猛一样,有个聪明漂亮的老妈。别藏着,给兄弟说说。’

‘我是个孤儿,张兄。从记事起,便待在孤儿院里。中学毕业后,由于孤儿院资金不足,只能读军校,我便选择了海军学院。因为平时成绩好,毕业时校长便让我成了上尉。至于老妈长什么样,说实说张兄,我也想知道。’

‘对不起,天云兄。让你伤心了。’

‘没关系,我早以习惯了。’

‘张胖子,看你以后还敢乱讲话。天云兄,你去见舰长的时候,舰长有没有问你什么问题。’

‘问了。’

‘问了什么问题。’说话的是张新。

‘问我,以帝国海军现在的实力,怎样才能击败不列颠海军。’

‘我就知道又是这个问题。’

‘怎么了,张兄。难道舰长以前也问过你们同样的问题。’

‘没错。’说话的是王猛‘张新就是因这个问题没答好,而被舰长臭骂了一顿。对了天云兄,你是怎么答的。’

‘我,我对舰长说,以帝国现在的海军实力根本无法打败不列颠海军,只能减少他们的攻击路线。’

‘那舰长怎么说。’

‘舰长说,恩,不错。然后就让他的勤务兵带我到你们那去了。’

‘看样子天云兄答的很不错。不像某人,平时口齿伶俐,可到了关键时候就成了结巴。’

‘好了好了,我们来谈点别的事。战友之间哪那么多的火药味。’欧阳天见火药味渐起,赶忙转移话题‘你们说说,现在整个世界的海军形势。’

‘这有什么好说的。’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不就是两超多强吗。不列颠与黑森实力强劲,其他国家难望起向背。我国,花旗,法兰克,亚平宁,奥匈等国实力差不多,可称为多强。这么简单的情况,谁都知道,有什么好说的。’

‘这你就错了,张胖子。你好好想想,这些国家现在是不是分成了两派。协约过与同盟国是不是实力相当,我国是不是能改变这其中的平衡。知道这些都意味着什么吗,张胖子。’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收复失地,说不定还能扩张地盘。’

‘切,吹吧你。’

‘我吹,恐怕不是吧。你要是不信咱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就赌一餐饭,我输了我请兄弟们吃一顿。你输了就你请。’

‘好成交。王猛,你说我们谁能赢。’

‘我说你们都赢不了,得一起请我和天云兄吃饭。’

‘想得美。’

‘不信。’

‘不信。’

‘那好,那我就来说说你们得一起请客的理由。要说不列颠和法兰克会在和协约国开战后将土地还给我们,这我也赞成。但不列颠人和法兰克人就那么容易就范,他们一定会提出各种条件,这其中恐怕少不了要我们的向协约国宣战。二位还有意见吗。’

‘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加入协约过一方。’张新仍不死心。

‘因为花旗国跟不列颠的关系和我国跟明帝国的关系是一样的,你说是不是张胖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