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 支持奥运:家破人亡狂跑20080里值不值



——安徽明光市一位普通工人的爱国义举引发的争议

2001年7月,北京申奥成功后,国人扬眉吐气。一时间,民间个人或团体自发宣传奥运的活动此起彼伏。


在安徽省明光市,一个叫汪月庭的体育爱好者,却做出了颇有争议的举动:他不惜离婚卖房,倾家荡产地狂跑20080里,以此宣传2008年北京奥运会。人们不禁要问:他跑这么长的距离,路上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呢?他的行为,究竟属于值得崇尚的爱国义举,还是属于自不量力的盲动呢……


宣传奥运,不惜离婚卖房狂跑20080里


今年56岁的汪月庭出生在安徽省明光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他就非常喜欢体育运动,尤其喜欢跑步和玩健身球。


成家立业以后,汪月庭仍然保持晨练的习惯,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身着练功服,手拿健身球,边跑边双手交替运球,沿着公路跑上十几公里,风雨无阻,从未间断,他也因此成了当地的名人。


2001年7月,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让汪月庭欣喜若狂。当晚,他狂跑了十几公里,以表庆贺。第二天,他又制作了一条宣传奥运的绶带,从此每天披在胸前晨跑。


2002年10月,安徽省举行首届社区体育大会,汪月庭表演的特大健身球项目荣获了特色体育项目的优秀奖。一个月以后,他又应北京宝迪沃——英派斯健身中心邀请参加了特大健身球比赛,并创造了全国大众体育最大健身球的纪录。因为此事,中央电视台还专门派记者来到明光市采访了汪月庭,为他拍摄了专题片。


经过媒体宣传,汪月庭在当地的名气更大了。从此,他开始琢磨: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一次宣传奥运的惊人之举,要搞就搞得轰轰烈烈!


经过一番考虑后,汪月庭决定以“跑遍全国”的方式来宣传北京奥运。他构思了一个详细的活动方案:进行一段总里程为20080里的长跑,按地图上国道所标的路程跑遍全国。具体计划是:每天跑70公里,除去雨天等其他因素,165天跑完全程,大约需要经费15万元。


有了计划以后,汪月庭开始紧锣密鼓地筹措经费。他的妻子张明兰没有工作,平时只能打零工挣点钱,而他自己月工资也不到1000元,家里又几乎没有积蓄,如何才能凑得齐这15万元呢?他想:宣传奥运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肯定有企业愿意赞助!于是,汪月庭开始一家一家地上门,找明光市有名的企业拉赞助。然而,对方最初听他说为奥运作宣传都表示赞赏,可一谈到钱的问题,立即又换了一个态度:“企业困难啊,实在帮不上忙。”结果,他把明光市的企业找了个遍,也没一家企业愿意赞助他的这次非常之旅。


无奈,汪月庭决定找亲戚朋友借钱,自筹资金。可是,朋友们虽然赞赏他的爱国举动,但一听说他搞这次活动需要15万元,当即都吓了一大跳,纷纷劝他放弃。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汪月庭没有借到一分钱。但他仍然不想放弃,最后居然决定把自家的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卖掉!妻子张明兰大惊失色,流着泪劝他说:“你都快60岁的人了,还瞎折腾啥?”然而,妻子的反对并没能阻止汪月庭的卖房计划,他瞒着妻子把房子以6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当张明兰知道后,气得在床上睡了两天。见“生米已煮成熟饭”,她噙着眼泪对汪月庭说:“房子卖了就算了,但你不能拿着房款去长跑。否则,我们就只好离婚了!”


汪月庭苦苦哀求妻子理解自己,但张明兰的态度很坚决。结果,汪月庭只得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他用卖房款购买了一部摄像机、一辆小货车以及运动服、运动鞋等必备的装备后,发现还得请陪跑员、驾驶员、炊事员和按摩师等人,费用还缺一大半。


汪月庭再也想不出筹款的办法了,只得找弟弟汪月明帮忙。他对弟弟说:“如果你不借钱帮助我长跑,我就完不成这心愿了。那样,我死不瞑目啊!”从小,两兄弟的感情就特别好。汪月明想到当年自己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是哥哥跪在亲友面前借钱,才挽救了自己的命。现在,哥哥又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汪月明哪能拒绝呢?他对哥哥说:“哥,你能卖房,我也能卖房!你就放心地去跑吧!”说完,他把家中的存款交给了汪月庭,还安慰道:“你放心,先拿着用。跑步开始后,我再想办法借钱支持你,一定会帮你帮到底……”


长跑途中,表哥为支持他不幸身亡


2004年12月20日,汪月庭一行人从明光市出发,开始惊人的长跑之举。这支队伍共由8人组成:除汪月庭外还有两个驾驶员,一个摄像师,一个炊事员,一个按摩师,一个管后勤兼杂事的工人和一个骑自行车的陪跑员。他们准备途经江苏、福建、广东、香港、澳门、广西、湖南、湖北、北京和黑龙江等地,然后返回安徽。


按照原来拟定的计划,汪月庭每天要跑70公里才能按期完成目标。然而,天公不作美,此时,南方一直不停地下雨,好像是专门给汪月庭设置障碍似的。更无奈的是,为了节省开支,汪月庭的队伍住不起旅馆,只能找农村那些堆放杂物的小屋,将棉被往地上一铺倒头便睡。2005年1月的一天,汪月庭冒雨跑了一天,人实在是太累了,匆匆吃了点热饭,倒地就睡着了。结果,深夜里雨越下越大,棉被被雨淋得透湿,将他冻醒了。


最令汪月庭发愁的还是经费,陪同人员工资每人每月500至800元,加上每月的生活费,一个月下来至少得7000多元的开支,如此大的开支常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因此,他只好在一路上把生活开支压缩到极点,没多久,随行队员们就受不了苦了,开始有了怨言。两个月后,陪跑员觉得太苦了,离队回了家。


其实,最辛苦的是汪月庭。由于从早跑到晚,每天他的脚都磨出了血泡,腿也肿得厉害。一天晚上,他实在受不了了,对按摩师说:“师傅,给我按摩一下吧,我太累了。”可按摩师却假装没听见,转身就走了。晚上吃饭时,随行队员一哄而上,将热饭吃光,汪月庭只能吃留给他的剩菜冷饭了。到了后来,竟发展到他晚上泡脚的热水都不能保证了,往往他一拎水瓶,空空如也。


正在此时,他从当地报纸上得知“长漂队长”柴锦志的“迎奥运徒步中国行”半途而废了。原来,北京申奥成功后,柴锦志决定徒步跑完全国,并穿越西藏无人区,可他在历时14个月、穿越18个省、行走了1.6万多公里后,突然意识到这样做并没有多大意义,于是中途放弃了…… 这则消息令汪月庭非常沮丧,他给自己打气: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能体现人的毅力,我一定要坚持到底!


当他将队友人心涣散的情况反馈给在家的弟弟后,汪月明立即花钱请了另一批人员,赶到深圳接替第一批人员。为了节省开支,这一次,汪月庭对人员进行了精简,省去了一个驾驶员和按摩师,并决定将这支队伍交给表哥带队,一切由表哥负责。晚上,表哥捏着汪月庭浮肿的双腿,心里直发酸:“表弟,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会将你的生活安排周到,保证你有足够的体力跑下去,你一定会成功的。”汪月庭紧紧拉住表哥的手——这是他长跑两个多月以来,听到的最暖心的一句话啊!


在表哥的精心照料下,汪月庭的体力恢复得很快,每天跑的里程都在70公里以上,他的信心更足了。然而,一次突如其来的车祸,又让汪月庭陷入了困境!


2005年4月的一天傍晚,汪月庭跑经湖南湘潭县时,表哥见天色已晚,就带领队伍到前方安排食宿,后面只剩下汪月庭一人在跑。表哥估计汪月庭在半小时后即可赶到驻点,可半小时过去了,汪月庭还没有赶到驻点,表哥很不放心,在安排好其他队员的住宿后,他便独自一人往回迎接汪月庭。突然,从侧面的小道上冲出来一辆摩托车,一下将他撞倒在地!摩托车司机见伤者一动不动,意识到出了大事,立即夺路狂逃。此时,后面不远处驶来一辆摩托车,车主看到前面出了车祸,立即加大油门紧追肇事者,并掏出手机向警方报警。最终,警方在一个居民区内将肇事者抓获。然而,表哥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汪月庭跑到出事地点后,抱着表哥的尸体悲痛欲绝,哭得死去活来……


请您评说:如此宣传奥运值不值


噩耗传到家乡,弟弟和表嫂等人连夜赶往湘潭。表嫂一看丈夫的尸体,当即就昏了过去。当表嫂醒来时,汪月庭在她面前跪着,哽咽着说:“是我对不起您!”表嫂吃力地抬起头,说:“兄弟,不怪你,你快起来!”汪月庭仍然长跪不起,一边头撞床板,一边向表嫂忏悔:“都是我呀,是我害了表哥!”表嫂扶起他,说:“快别这样,不能怪你啊!”令汪月庭意外又感动不已的是,表嫂不但没有责备他,反而决定参加到他的队伍中来,照顾他的生活。汪月庭更加感动了,他禁不住朝表嫂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处理表哥的交通事故耽误了汪月庭10多天的行程,这10多天里,汪月庭始终难以走出内疚和悲伤的心境,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因为自己坚持长跑宣传奥运,竟然不仅与妻子离了婚,卖掉了安身之所,而且导致了表哥客死他乡!为此,他甚至一度产生了中途退却的想法。表嫂见事故处理结论还没出来,担心时间长了会影响汪月庭长跑,便提出先将尸体火化,一边继续长跑,一边等待交警的处理结果。汪月庭这才擦干眼泪,振作精神,继续开始他未完成的事业。


为了尽快完成这项活动,汪月庭加快了行进速度,以每天80多公里的进程往前赶。截至记者采访时,汪月庭已经过了山海关,开始往东北方向前进,预计将于7月底结束全部行程。


2005年5月10日,记者赶往汪月庭的家乡——安徽省明光市采访他的家人。在明光市街头,记者随便向路人打听汪月庭家的住址,没想到人人皆知,一个小伙还自告奋勇地领记者前往。记者见到汪月庭的前妻张明兰后,她说,其实她和汪月庭的感情很好,但是由于汪月庭执意要做这一项毫无意义的事情,才导致两人不得不协议离婚。


在张明兰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汪月庭的弟弟汪月明。汪月明开了个小饭店,家里的积蓄则全部拿给了哥哥。他说:“前两天,哥哥打电话回来说,经费又没有了。我的小饭店的生意最近不太好,实在也拿不出钱了,我准备到银行贷款给哥哥。”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关于汪月庭这样倾家荡产宣传奥运到底值不值,人们对此莫衷一是。


北京奥运组委会的梁兴宾先生认为:“从汪月庭离婚卖房宣传北京奥运的行为能看出,北京成功申奥是一件鼓舞人心的大事,也从侧面说明北京奥运会是一件与广大人民悉悉相关、需要大家参与其中的事情。但具体到汪月庭的这件事上,我个人认为值得商榷,毕竟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们欢迎适当的庆祝和宣传活动,但不提倡不惜一切代价来从事这些活动。”


明光市体育局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我不认为汪月庭离婚卖房‘宣传奥运’是自我炒作,但我觉得他这样做有些得不偿失。我们提倡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宗旨是为生活、工作服务,而像汪月庭的这种行为有些矫枉过正。”


湖南师范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魏剑美发表他的看法说:“对于一个热爱祖国的人来说,2008年奥运会是体现我国综合实力的一个机遇,我们应该尽自己的力量来支持并且宣传,但一定要力所能及。其实,只要我们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干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对北京奥运的最好支持。而在提倡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汪月庭这种卖房离婚宣传奥运的行为,和当下的大环境有不和谐之嫌。他的这种行为,我认为应该反对,不能鼓励。”


但安徽省体工大队的杨教练评论说:“汪月庭的这种行为是值得肯定的。2008年,是我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是体现一个国家的民族凝聚力和综合国力的大好机遇;而汪月庭为了大家舍小家,这种勇气不是普通人所能有的,也是值得学习的。退一万步说,即使这种做法有不妥的地方,这也是他的个人选择,旁人没有权力指手画脚。”


本文发稿前,记者再一次和汪月庭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老人坚定的声音:“反对也好,支持也罢,我已经走到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跑完全程。也只有这样,才是对北京奥运会真正的支持,也是对死者最好的报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