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悲歌》作者:含烟 (更新中。。。)

richards5 收藏 21 377
导读:《战国悲歌》作者:含烟 (更新中。。。)

战国悲歌  第一卷:莫森堡救援战
第一章:命运的巨轮

当命运之轮转动了数千年以后,历史开始造就英雄。在神秘的东方有一片富饶的大陆——欲望大陆,大陆上的人类经过漫长的争斗岁月,三百年前这片大陆压制了人类的贪婪和欲望,从而建立了五个王国——神圣王国、格兰蒂亚、奥泽尹、古卡温和龟丝。三百年后的神圣王国已经腐败不堪,人类的贪婪和欲望再次萌芽,各族的势力相互勾结和碰撞,神圣王国暗流汹涌。但是贪婪的人类并不是只存在这里,周围的国度开始盯向着块刚刚被开垦的圣土,随着时间的延续正在酝酿着一场战争。古元350年注定是历史的转折点。

———帝国记事录

※ ※ ※

龙裔学院坐落在圣都西郊,依山而建,三面都是树林,幽静的环境里学生更懂得学习学习再学习,为的就是将来有一天能够上战场杀敌人,保家卫国。龙裔学院与凤舞学院、风扬学院、威龙学院并称王国四大学院,每三年神圣王国就会在圣都举行一次大赛,各个学院的学生和王公贵族都可以参加,一旦脱颖而出就会被册封军衔,这对于四大学院的学生们来说是最好的出路,所以四个学院的学生都在为今年的比赛努力的锻炼着。龙裔学院也不例外,首先在学院内部先举行一次初赛,获胜的五名学生代表五种技能参加全国的决赛。

此时在龙裔学院的树林里走出一个少年,修长的身段稍为有点消瘦,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后面流露出桀骜不逊的个性,一双大眼清澈的能倒映出人影,高挺的鼻梁显示出这个人的倔强,嘴角挂着坏坏的笑意。整个人看上去懒懒的,一副玩世不恭模样典型的小白脸,这个人就是龙裔学院的头疼人物——含烟。

含烟边用松针剔着牙边嘟囔“安雷老师家的旺财老了,味道还不如一只猫。”

一个紫头发的少年从前面经过,看见他赶快跑过来拉住他“含烟,安雷老师找你呢。”

含烟愣了一下,这么快老头子就发现了?“奥菲,你知道老头子找我什么事吗?”

“听说是关于学院大赛的事。”

含烟吐了一口气拍拍胸口说:“好的,我马上就去。”

办公室里安雷死死的盯着前面傲然挺立的含烟,愤怒的眼神几乎把他吞噬。但是含烟的脸色一点也没变,这种事就算打死也不能承认。

安雷叹了口气“你偷了旺财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我珍藏多年的女儿红也偷?”

含烟欠了一下身体现出正气凛然的表情“尊敬的安雷老师,您怎么能怀疑龙裔学院最出色的学生呢?难道您忘记了我是怎样为刀术班争光的?在您的谆谆教导下我...”

“别废话,不是你偷的还能是谁?”安雷压根就不相信他的话,一挥手打断他的长篇恭维。

“安雷老师,我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偷您的东西啊。或许有人偷了之后栽赃到我头上来,您雪亮的眼睛应该能分辨的出我是被冤枉的。”含烟的演技一向不错,这是在学校出了名的,雨声泪下的表情不禁让安雷的内心开始摇摆。但是作为教导他三年的老师清楚的明白他善良的外表下有多么的阴险,披着羊皮的狼这句话用在他身上非常贴切。

安雷眨巴着三角眼点点头,装作信以为真的表情“那么你嘴边怎么会有狗毛?”

含烟吓意识的摸了摸嘴角“您看错了,这是和阿其亲热时粘上的头发。”

安雷扑上去揪着含烟的领口恨不得把他掐死“混蛋,你嘴边根本就没有毛。做贼心虚,再敢抵赖我取消你比赛的资格。”

含烟一边挣扎一边大呼冤枉“旺财是我偷吃的,但是酒我可没偷。”

安雷松开手整了整含烟的领口“那么请解释一下你的嘴里怎么会有酒味?”

“这是阿其请我喝的。”含烟委屈的表情就像被人强暴了一样。

“哦?你敢把她叫来对质吗?”

含烟趴在安雷耳边小声说:“老头子,事情不要闹大了。我听说学校规定不准喝酒,如果校长知道您藏酒的事,我怕连您也被扫地出门。”

“你这是在威胁我?”安雷翻着三角眼盯着他,那表情就像在说你的死期到了。

含烟嘿嘿笑着“不敢不敢。”笑容真诚的象刚偷吃了鸡的狐狸。

安雷再次叹了口气显得无可奈何“既然这样你帮我做件事吧,如果做到了我就不为难你了。”

“如果有生命危险我可不去。”含烟摇着头说。

安雷解下腰间的骑士刀递给他“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你拿我这把刀去苍林山找一个叫社龙泣的隐士,把他那把流荧换回来就算完成任务了。”

含烟笑眯眯的接过刀看了看“保证完成任务。”

“早去早回。”安雷微笑的脸象一头偷吃了鸡的老狐狸。就在含烟转身出门的时候安雷偷笑着说“龙裔学院终于可以安静一段时间了。”

苍林山在圣都的西北方,满山的松树遮住了上山的道路。含烟挎着骑士刀吹着口哨漫步在丛林中,两只松鼠探出头看见他唧唧叫了几声跑回树洞。“在这里隐居挺不错的。”含烟悠闲的爬上半山腰,山腰处有一个小院,三间茅屋和一排篱笆组成简单的家园,和宁静的树林很协调。含烟站在院门口喊了一嗓子:“社龙泣在吗?”顿时树林里被吓飞几只小鸟。

中间的茅屋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进来。”

含烟走进小院推开中间的那扇门,房间里光线很暗,但是依然能看到简单的布置。右边有一张床,床上铺着厚厚的稻草,左边靠近窗户有张桌子,桌子上只有一套茶具。转过头隐约看到墙角坐着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头。老头的右手在抚摩着一把刀,这把刀比一般的骑士刀大,刀身有紫色的荧光流动。“社龙泣?”含烟轻轻的问。

“你比我预计的提前了半年。”社龙泣抬起头说。

含烟发现这个老年人的脸上有道伤痕,从左眼下一直延伸到嘴唇上方。这是用剑划的含烟可以肯定。满脸的皱纹使他看起来老和很多,虽然岁月使他变的苍老,但是一双眼睛仍然流露出犀利的光芒。

“您怎么知道我会来?”含烟猜测这一定是安雷的阴谋。

社龙泣低头继续抚摸着那把刀“这是和安雷约好的,不过没有想到你提前了半年。他是怎么教你的?”

“那老头子太残忍,每天上课已经够累了,晚上还要我举着二百斤重的铁棍打老鼠。后来让我用一百斤重的大刀砍苍蝇的右腿,你说他变态不变态?”含烟开始数落安雷的罪状。“每天早上...”

“够了”社龙泣打断他的话,伸手抓了一只苍蝇说:“让我来检验一下你的成绩,砍掉它的右腿。”

含烟抽出骑士刀擦了擦“砍掉它的小鸡鸡算不算?”

社龙泣没理他把手张开,苍蝇划着弧线飞向空中。三道青色的寒光过后苍蝇还在飞着,社龙泣抓过苍蝇看了看“比我想象中还要准确,连续三刀竟然割断了左右腿和尾针。看来安雷没少让你受苦。”

含烟笑嘻嘻的收起刀,自豪的表情挂在脸上“别说是苍蝇,就算是飞行中的蚊子我也能切掉它的睾丸。”

社龙泣站起来,高瘦的身躯显得手臂很长“不要得意,苍蝇不是人,现在让我来看看你杀人的刀术。”社龙泣的刀无声的滑向含烟的胸口,含烟发现他是左手用刀,通常左手拿兵器的人最难对付。正在发愣的时候刀已经递到胸口。含烟瞬间后退抽刀,刀把磕中社龙泣的刀尖,趁他荡刀未收的时候举刀斜劈。社龙泣反手画了一个半圆,把含烟的刀扫向一边,突然一连三个转身从含烟的正面转向右面,每次转身都横砍一刀,一刀比一刀重。含烟急促举刀硬挡,一连三下都被磕在刀身同一个位置,第三次砍中刀身时刀断成两半,社龙泣的刀架在含烟的脖子上。

含烟看着手里的断刀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弧线能增加速度和力量,我的刀走的就是弧线,自然界有永恒不变的规律,只要你掌握这种规律就能化腐朽为神奇。”社龙泣放下刀说。

“安雷老师教导我说速度最重要,弧线会不会影响到速度呢?”含烟还想不透里面的奥妙。

社龙泣慢慢的解释:“一般来说会影响,所以要配合身体的速度和力量。人的手臂和刀都是有长度的,所以要靠步伐控制距离。”

“我懂了,用身体带刀能增加距离,用手腕运刀能增加力度。同时用弧线来防守,因为任何的攻击都在圆的范围之内。”

社龙泣把流荧刀递给含烟说:“三天后再下山。”

三天的时间或许太短,但技巧这东西只要掌握了其中的奥妙也就得心应手。高手与低手的区别就在于经验和技巧,三天里含烟不时的向社龙泣请教,社龙泣把刀术心得毫无保留的传授。含烟一连九个转身把八根松木砍成两半,架着刀对着第九根松木一动不动“我的造型帅吗?”

社龙泣盯着他架刀的造型大骂:“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短短的几天含烟已经能够和社龙泣打成平手,如果安雷知道这种情况肯定欲哭无泪。龙裔学院短暂的平静又将被打破了。

第三天的夜晚,社龙泣把含烟叫到外面“你的刀术已经炉火纯青,但是你缺少了一种东西。”

含烟一脸迷茫的看着他“我缺少了什么?”

“杀气!”社龙泣冷冷的说“如果你的心中不想杀人,那么你的刀就只能用来杀鸡。”

“可是我不想杀人。”

“不想杀人你为什么学刀术?你的手就是杀人用的,你的命运注定要千万头颅垫起来。不杀人你只有被杀。举起你的刀。”

含烟呆呆的站着没说话,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社龙泣突然抽出骑士刀砍向含烟,快速的划过风发出一声悲鸣扫过含烟的胸口,一条血痕扬起。

社龙泣举起骑士刀“疼吗?疼就还手。”

含烟低头看了看伤口,微微笑着说“老头子你开什么玩笑?”

“拔刀。”社龙泣的刀又划出一条伤口。含烟苦笑着摇摇头还是没有动,骑士刀再次落下,鲜血蒙住了含烟的双眼。

含烟渐渐的愤怒,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你的玩笑太过分了。”

“一点也不过分,杀场上只有武器才是最强的。”社龙泣的愤怒更强烈。

含烟拔出流荧,明媚的月光下流荧的光芒更加妖艳“任何伤害我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那就让我的鲜血祭奠这一刻。”骑士刀再次落下,被流荧扫在一边。含烟举起流荧就砍,紫色的流光呼啸着劈下。社龙泣没有还手,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眼睛里充满期望和关怀,仿佛一生的时间都在等待这一刻。流荧落在社龙泣的右肩,鲜血顺着刀身滑落。

“我不杀你,但是并不代表我没有杀气。”

含烟告别社龙泣离开时,社龙泣并没有送他。对于一个偷学了刀术还砍伤自己的人,除了亲爹亲娘估计没有人会原谅。

社龙泣躲在窗户后看着他离开“大将军,流荧我已经交给他了,以后的路就让他自己选择吧。”眼泪滑下沧桑的皱纹,老人默默痛哭。

回到龙裔学院时,学院内部比武大赛已经到了尾声。含烟在擂台左边找到安雷“老头子,几天不见我好想你啊。”

安雷吃惊的看着他“怎么这么快?流荧取回来了?”

含烟拍了拍挎在腰间的流荧“刀我已经取回来了,可是不能给你。”

安雷扫了一眼流荧,闪过一丝缅怀的神色“这把刀本来就是给你的,社龙泣有没有话要你带回来?”

“他说你一定比他早死。”

“我又没得罪他,他为什么这么说?”

含烟坏坏的笑着说:“因为有我在这里。”

安雷摇头苦笑“赶快准备一下吧,下一个就是你,只要能打败沃尔夫你就能进入决赛。”

“不是说刀术班只在班内比赛吗?”

“可是刀术班实力太差,所以要胜一局才能入围决赛。”

含烟叹了口气“这都是您的教导有方啊。”

神圣王国每三年举行一次圣都大赛。参加比赛的除了各个学院的学生外还有贵族的青年才俊。以前各个学院的优等生就是通过比赛进入军队或者政界担任官员,所以各个学院对此非常重视。刀术班九名学员全部参加,含烟回来时刀术班战和一名,而淘汰者已经八名。也不能责怪安雷的教学能力,现在整个欲望大陆都鄙视刀这种兵器,有点潜力的学生都选择了其他兵器。刀术班落败也是有原因的,一是潜力差,二是人太少。含烟之所以学习刀术是因为当时其他兵器报名的人太拥挤,所以才排在了刀术班的队伍里。

枪术班的沃尔夫早就已经登场,抗着一杆铁枪站在四方台子上,古铜的皮肤散发出强健的体魄,如鹰一般的眼睛死死的锁定走上台的含烟。含烟冲沃尔夫笑了笑,迷人的笑容淡化了凌厉的气氛。沃尔夫点点头算是回礼,举起铁枪迎接周围的欢呼声。含烟走上台微微一笑按刀鞠躬,周围的欢呼更是热烈,尤其是校长的孙女安其,更是高声尖叫。含烟冲她眨眨眼,安其当场就晕了过去。

“卖弄风骚的小白脸。”沃尔夫哼了一声说。

含烟笑嘻嘻的没放在心上“总比没得卖弄强吧。”

沃尔夫抬枪就戳,枪是螺旋着钉向胸口,含烟抬脚踢开一个转身到了沃尔夫右面拔出流荧斜撩,刀是从左下方倾斜着撩向右上方,沃尔夫回身横扫挡开后一连刺出三枪,含烟连退三步挡住跳起向下狂劈,沃尔夫横枪挡架抡枪就扫。安雷在边上看着直摇头,按说沃尔夫的枪术在学校里只能算中上等水平,臭小子磨蹭什么呢?含烟心里正在打着算盘,自己在学校并不出名,这样混日子很好,如果太突出了会被人联合攻击的。再说了,家里就一个娘亲,万一被选上战场以后谁来伺候?两个人来来回回打了老半天,台上黑色的枪影和紫色的刀光相应成辉,而台下已经有人开始打呼噜。含烟看准没人注意抬刀斜劈,沃尔夫举枪就挡,含烟轻轻的握着流荧画了一个半圆,流荧顺着枪身滑向他的双手,无奈之下沃尔夫松开左手,右手起枪就要托刀,含烟抽刀一个转身踢开枪杆,流荧架在沃尔夫脖子上。等到两个人走下台四周的人才发现战斗结束,安雷盯着含烟还以为他是故意隐藏实力。

后面的比赛相继进行,学院内部进入决赛的只有八个人,分别是剑术班的卡特和古特尔夫,枪术班的罗曼和威廉,巨斧班的罗安太,弓箭班的奥科和卡尔,还有刀术班的含烟。在保留五个人参加神圣王国比赛的基础上,含烟和罗安太没有再参加决赛,罗安太是靠自己的实力杀进决赛的,而含烟却因为大陆对刀术不重视,刀术在设立的科目中必须参加大赛才侥幸入围。最后剑术班的卡特敲断古特尔夫的长剑入围,枪术班的威廉扫落罗曼入围,弓箭班的卡尔胜过奥科入围。五个人将代表龙裔学院参加神圣王国的大赛。

校长安绋在七千学员的面前鼓励着五个人,嘱咐他们为学校争光。但是从头到尾却没有扫过含烟一眼,使含烟脆弱的心灵受到小小的创伤。难道刀术就这么不屑一顾吗?含烟暗暗的下了决心,无论如何要让流荧散发出淡紫色的光芒。就在第二天清晨安绋校长家的翠花丢了,最后还是含烟在河边找到它的皮毛。安绋校长一边埋葬翠花一边咒骂着哪个狗娘养的吃了它,含烟硬是挤出几滴眼泪跟着骂他狗娘养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