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见,2005年

燕双鹰 收藏 40 580
导读:[原创]再见,2005年

看着越来越薄的日历,我才意识到,2005年就要在不知不觉中离我们远去了。即将逝去的2005年,已经贴上了一个忧郁的标签:离别。

流失使我们与历史的关联越来越松,就像老人的牙,最后被时间分泌出来。我们只能在年复一年的回忆中,才能记起一些值得我们缅怀的片断。

每一次的生离死别,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残忍的。2005年,我们又送走了一些人,他们永远离开了我们。一代文学巨匠巴金,这位《爱情三部曲》(《雾》、《雨》、《电》)和《激流三部曲》(《家》、《春》、《秋》)的作者,在走过了其百年春秋之后溘然长逝,留下的是多达九百万字的著作;著名小品演员高秀敏,这位让人们渐渐熟悉的“东北大婶”,在她的演艺生涯就要到达颠峰的时候,却因突发心脏病撒手人寰;憨厚的男人——傅彪走了,这个憨厚的男人,同时也是一个坚强的男人,每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总是带着那一脸憨憨的笑,即便是在经受了一次换肝手术之后,他也是带着那一脸的苍白憨笑着,留在人们记忆里的是《大明宫词》傅彪口口声声叫着太平、太平,颠颠地跟在陈红的身后的他那浓重的口音加上他一脸懵懂的表情。

他们的离去,给我们留下的是无可挽回的遗憾。

而另一种方式的离别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扼腕叹息,那就是体育明星的退役。同样,退役对每一个运动员来说,也是一个残忍的字眼,这也宣告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改变。因此我们更愿意用离别来形容退役。蒙哥马利在这个萧瑟的季节与我们离别了,尽管他离去的背影显得不那么光彩,也显得更加无奈,但现实就是这样。这位曾经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男人,在离别的时候却让人感到了一丝步履蹒跚。我们可以不尊重这个人,却不能不尊重这个人的决定。

在古人看来,离别是一件很庄重、很严肃的事情。人生的聚散无常,引发了他们无限的感怀:长亭外,折柳赋诗,低吟浅唱;古道边,马上痛饮,挥尘扬鞭;易水旁,击筑悲歌,踏河而行;河渡口,执手无语,轻解兰舟。同是离别,却演绎着不同的故事和结局。同样,职业运动员也将自己的离别看得神圣而庄严。是的,这是一个辉煌过去的告别,也是一个崭新未来的开始。岁月不饶人,没有人能始终青春永在,即使伟大如乔丹也得服老。越来越职业化的职业运动也让更多的体育迷增加了寻找偶像的机会,不过既然是结识就一定有离别。

有时候,当拥有变成记忆的时候,也许会让人更加珍惜。

徐志摩的《翡冷翠的一夜》这样结尾:

你真的走了,明天?那我,那我,……

你也不用管,迟早有那么一天;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有我,省得想起时空着恼,只当是一个梦,一个幻想;……

2006,请让我们永远记住曾经忧郁的2005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