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下》作者:七夜茶

richards5 收藏 95 6570
导读:《逆流而下》作者:七夜茶

逆流而下  第一卷 阴与阳
第一章 厌倦的平常

理论上说,白天的星星与夜晚一样多,那么白天的梦也应该与夜晚的一样多。

不过理论与现实总是存在差距,白天的星星虽多,但却看不到;白天的梦虽多,但却很残酷。

七夜,便是我。我已经在懒散无聊中虚度了二十二年,现在正百无聊赖的躺在学校的草坪上。我所在的这所学校据说有“无冕之王”的称号——虽不在“211”中,但却有进100强的实力。

我不知道“据”是谁,不过我推断是一位很有权威的人士,不然为什么大家都相信他。我父母很相信他,而我很相信我的父母,所以我来了。不过等进来之后,我才真正的知道什么叫做“见面不如闻名”。

不过即来之,则安之。我也只好继续在这无聊中混日子。可这几天,我内心中突然有一种想改变这种生活的悸动。

躺在草坪上,看着初秋的萧索。一切都如往常,只不过今天的太阳竟早早的显出了些颓势。

“虽说明天是国庆节,不过这跟你没关系吧?”

看来我真是百无聊赖,竟对着太阳开玩笑。不过今天也的确太无聊了,才刚开学,又放国庆长假。我不想回家,恐怕又要独守七天的空房了。

唉!有时想想,我做人是不是也太失败了。也许我应该改变一下了,比如说……,嗯!又比如说……。比如了很长时间,我也没比如出具体的改变法,正当我想继续“比如”下去的时候,忽然有人打断了我的思绪。

“七夜,你躺在草坪上干吗?”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草坪外对着我喊道,“你看你那样子,就像是在等待王子亲吻的睡美人。”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初看上去楚楚可人的,不过跟她处久了,你就会发现这个家伙最善扮猪吃虎。她靠这招谋害了无数的傻瓜,更可气的是那群傻瓜,被她卖了,还在旁边帮她数钱。

“浮萍,是你啊。其实我正在等待着那位命中注定的公主,来吻醒我沉睡的心扉,你要不要吻一下试试?说不定你就是那位天命真女呢!”

“得了!你少恶心了,想用那些肥皂泡般的童话来欺骗我这个‘无知的少女’吗?”

嗯!!……“无知的少女”,这个,……我无语了,这个家伙太没脸皮了。

“你在想什么?不会是在心里说我的坏话吧?”

“啊。不敢,不敢。”这女人太敏感了,竟然可以探透我的想法。

“我也不废话了,看来你今晚没事,对吧!我请你吃饭。到时给你电话,待会见!”她丝毫没管我的反应,干干脆脆的说完了。

在我还未发完愣之前,她人已不见了踪影。

“请我吃饭!为什么?”如果是那些平常的傻瓜,一定会以为爱情的春天来了吧!不过我的头脑还算的上清醒,我可不敢奢望这种爱情的突降。

男人的权——女人的野心,男人的钱——女人的欲望,男人的帅——女人的虚荣。

这三点,是我的舍友——阳炎,总结出的男人必备的吸引女生的“爱情三宝”。悲哀的是,这三点,我好像一点也不具有。所以我也不会去奢望什么爱情空降。

她有何目的,到时自会说的。

“顺流而下,任意东西”。这就是我的生存原则。

不过凭着我男人的第六感,我预感到一种不详的气息,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

………………………………………………………………………………

还是回宿舍看一下吧,估计现在人已经都走光了吧。

翻身爬起,刚要走,忽然感到背后有一根冰椎直刺后心。扭头看是一个扎着马尾,戴着眼镜,穿着一袭白衣的女孩,正在向我放出冰冷的目光。

“长的挺漂亮的,怎么目光这么狠毒?”我边往宿舍走,边在心中嘀咕,“那杀人的目光就像在控告我强奸过她,不过如果我有干过这种事,我不可能忘记啊!难道我跟她有杀父之仇,这个也不太可能。那么……。”

在胡思乱想中,我已经到了宿舍。

六个人的宿舍,平时觉的挺挤的,可现在要我一个人住,又有点不习惯。这群家伙有的去旅游,有的去赚小钱,有的去泡女朋友。只剩下我一个人无所适事。看来我真应该改变一下了。

推门进去,没有一个人,只有一只色狼,蹲在电脑前。

“大家都走了吗?你不会又在偷偷的看A片吧?”

“说什么呢?我还用偷偷摸摸的看A片吗?”说话的不是人,而是那只“色狼”。那只叫阳炎的色狼。说是“色狼”,其实我认为“色狐狸”更恰当。因为这小子对付女人的“胆量”比他的“手艺”差太多了,所以现在好像连一个也没办妥。不过,“色”归“色”,这小子长的可跟“龌龊”两字丝毫无关。接近1米8的个头,四肢修长,面色白净,剑眉虎目。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让女生“一见钟情”的标准形象。不过这种一见钟情,也只能维持“一见”。很快,要不他另求新欢,要不女生因他的花心弃他而去。但是,他是从不在乎“失恋”的,因为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这个词。这是他的生存法则。

这个法则可能是很卑鄙的,所以知他底细的男生都不太愿接近他,不知是因为鄙视,还是因为嫉妒,或者两者兼有。虽然这小子整天油嘴滑舌,交游甚广,但真正的朋友没几个。在宿舍中,他只与我处的不错。因为我们的生存法则,毫无冲突。实际上我的生存法则与谁的也不冲突。

“对了,我忘了。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看A片。”我随手将外套扔在床上。

“嗯,对……。啊!不对。你把我绕糊涂了。”

“你会糊涂?那可真是‘难得糊涂’。”

“你小子是不是找茬啊?来,决斗。”他有点气急败坏了,直接向我下了战书。

“谁怕谁啊?”我一记“后旋腿”,将门踢上了。走到他面前,伸手拿起……拿起游戏手柄。

手柄?没错,不是字打错了,就是手柄。你以为要拿刀子啊。

进入拳皇的游戏界面,选出自己最善长的角色,……开战。

今天不知为什么,我感到手的反应速度比往常快了很多。不过胜率还是不高,因为一到关键时候,精神就会紧张,手指便会僵的厉害。平时一紧张也会如此,不过今天好像特别严重。

“雅典娜,不知火舞,King,你小子为什么总选女角色?。”阳炎一边盯着屏幕,一边打趣我。“说你喜欢操纵女人吧,从平时的表现看,你也不是这种人。你不会是想当女人吧?”

“想你个头,我只时觉的好用罢了。”这家伙一有机会就会调侃我,当然我也不会束手待毙。

“那你的三个人物怎么讲?红丸,蔡宝健,山崎龙二,个个都是变态。你不会想当变态吧!”

“哈哈!算你狠……。”阳炎怏怏的笑了笑,接着又说道,“我待会回家。”

“你不用这大好的时光去泡妞吗?”

“十一,国家法定节假日,我休息。”

这小子把泡妞当成职业了。

“这几天,你要空守闺房了。不过你放心,二三天,我就回来。”

“你少恶心了。说的像情人分离似的。你死了,我说不定过的更快活。”阳炎的家就在本市,几十分钟的车程。

“我恶心?你听听你刚说的这一句,就像一对小情人调情似的。”这家伙就会倒打一耙,不过刚才我好像也是这样的。

“是不是你手机在响啊?”

嗯!刚才的战斗太紧张了,没听到。经他一说,我才发现手机正像定时炸弹似的在发出急促的“警报”。我急忙从外套中掏出来,上面显示三个未接电话,而且是来自同一个人——浮萍。这下我可真要死了。

我急急忙忙的冲下楼。

浮萍大小姐正在楼前的草坪上来回踱着步,双手抄在胸前,时不时低头看一眼表,满脸的不耐烦。一见到我下来,立刻做狮吼状,“七夜,你刚才死了吗?”

哦!不至于吧。我只是迟到一会,就要咒死我。

“你不会是因为玩游戏,连我的电话都不愿接了吧!”浮萍斜着眼瞅着我,好像一切在她眼中都是透明的。

这个女人,也太厉害了,不会是偷偷的在男生宿舍装了摄像头吧,回去要好好检查一下。

“不是,我是因为舍友有事,帮着处理才耽误了。”我那敢承认,只有撒个小谎了。

“是这样啊!这还情有可原。”她的怒气渐渐消了下去。

正当我在暗自庆幸的时候,阳炎那家伙突然从楼上探出头来,“七夜,你小子,怪不得不跟我玩电动了。原来是泡上班长大人了。”

惨了!这一声不亚于地狱的招魂歌。

“阳炎,我死之后,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心中对阳炎的诅咒,还没下完,就被浮萍揪住了耳朵。

“你小子,竟敢骗我。跟我走。”

身后传来阳炎下流的口哨声和一阵阵不纯洁的笑声,这个家伙不知正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