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五集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驰骋西域

914上午,在伊朗中东部地区取得全歼英军第十四集团军胜利的解放军第三、十八、十九、二十三、二十四军顾不上休息,开始向南进军,在15日下午推进到哈什至巴兹曼一线,这个时候伦敦的英国内阁刚刚倒台,新上任的看守内阁还在争吵不休,谁也不敢贸然下令驻守在伊朗东南部的英军第十五集团军放弃伊朗,撤回英国,所以英军司令杰克DangerCode;哈顿上将只能硬着头皮带着部队在这里固守,英军在东面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在北面只有这几天临时抢修的工事,在解放军压倒优势的火力打击之下,英军的防线很快被解放军撕开多处缺口,解放军指战员顺着这些缺口不断向南前进,杰克上将虽然多次组织人马企图堵住这些缺口,无奈战斗力、士气、武器和兵力都大大少于我军的英军部队根本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反而是这些在野外运动的部队被解放军分割包围,15日下午到16日清晨,解放军向南前进了80公里,被消灭的英军超过了六万,英军的北部防区被解放军全部攻克。

无可奈何的杰克司令只能命令部队边抵抗边往南撤退,向海上的英军求救的电报也一个接着一个发了出去,解放军主力自然在后面紧紧咬住敌人,不断消灭英军的有生力量。在英军防线东部的解放军第二十八军这些天一直担负着佯攻任务,他们虽然没有全面突破敌人的防线,但局部小范围的突击战和特种部队的狙击战始终没有间断,累计消灭的敌人也超过八千,在发现英军开始全面退却以后,第二十八军在朱德军长的亲自指挥下在16日清晨向最南边的英军防线发起猛攻,在这些天解放军的战壕也挖到了敌人阵地面前,第二十八军的指战员很快就攻克敌人的第一道防线,随后继续往西挺进,英军组织人马进行反扑,都被英勇的第二十八军将士打了回去,由于来自北面的隆隆炮声越来越近,这里的英军的士气也越来越低,面对勇往直前的第二十八军的猛烈打击,这里的英军终于开始往西败退。

在伊朗东南部并没有什么港口,最早逃到海边的英军只能通过小船划向海上的舰船,这样的速度自然非常慢。而在北边和东边的英军的防线一再被解放军突破,蜂拥南逃的英军的阵形也越来越乱,大家都在慌忙向南逃窜,这时候那解放军东部集群总指挥曹新根果断下令已经突进到敌人纵深的各支部队不用等待总指挥部的命令,也不用等待后续部队的到来,大胆向南前进,消灭任何企图反抗的敌人,接到这个命令以后,五个军近四十万人马基本上以师为单位向南突击,一批又一批来不及逃走的英军被向南疾进的解放军前锋甩在后面,然后被更多的解放军部队包围歼灭,不过熟悉解放军俘虏政策的英军官兵现在也学乖了,许多部队不等解放军冲过来就打起了白旗,自然一个个好好活了下来。从16日清晨到17日中午,北线的解放军指战员不怕疲劳,连续作战,整整前进了150公里,突进到最南边的解放军第7师、第三军特种师和第52师已经到达离阿拉伯海100公里的尼克沙赫尔、甘德堡一线,这一我军主力共消灭了英军六万多人,其中俘虏就有52000多。

第二十八军指战员也往西攻击前进了近50公里,由于他们前面的英军越来越多,这里的战斗更激烈,第二十八军将士不但要往西进攻,还不断遇到从北边仓惶南下的英军,好在这些溃兵的战斗意志明显不行,第二十八军以特种师和警备师朝北防守,在大批英军被击毙在解放军的防线前面以后,后面的英军被迫往回败退,两个师的战士勇敢地往北追击,很快他们就冲进了越来越慌乱的敌群,缴械投降的英军官兵也越来越多,经过两个小时的战斗,大约有14000多英军被消灭,其中俘虏就有11000多。在解除了来自北边的威胁之后,第二十八军将士勇猛地往西进攻,一天多时间英军临时构筑的三道防线都被他们踏在脚下,被击毙或俘虏的英军超过15000人。第二十八军炮兵师和西南军区炮兵三师不但要与英军炮兵激战,还要与靠近海岸的英国海军交火,他们以自己的准确炮击,赶跑了企图在海上威胁我军前进的敌人,还有力地支援了步兵指战员的攻势。解放军的勇猛攻势让聚集在海边查赫巴尔一带的英军胆战心惊,他们一边拼命往海上运送人员,一边不得不在海岸附近抢修战壕以掩护主力撤退。到16日深夜10点多,解放军又消灭了两万多进行掩护的敌人,完全解放了伊朗东南部,大约有六万英军从海上逃走。

解放军第二十五军在913开始向伊朗西北地区挺进,用了十五天时间,解放了整个阿塞拜疆族和库尔德族聚居区。其中北边的阿塞拜疆地区在公元3世纪处于波斯人的统治之下,公元642年被阿拉伯帝国征服,伊斯兰教由此传入这里。公元9世纪、12世纪和16世纪这里先后被突厥人、蒙古人和波斯人的占领,阿塞拜疆民族于11世纪形成。1828年阿塞拜疆北部大约有8700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俄罗斯侵占,但阿塞拜疆族反抗沙俄统治的斗争此起彼伏,一直没有间断。其余部分约83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作为波斯的一个省保留了下来。南北阿塞拜疆地区解放时大约有500多万人口,大多数是阿塞拜疆族,也有一些波斯、库尔德、亚美尼亚、俄罗斯族。解放后那里的俄罗斯地主和波斯地主全部被打倒,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也迅速展开,历朝历代都是受剥削和欺压的贫苦农民彻底翻身,一个全新的阿塞拜疆省(省府设在里海之滨的巴库)也在101这个国庆一周年的大喜日子宣告成立。

北部的中俄边界划到了巴库以北的高加索山脉的山脊,位于北阿塞拜疆地区的西边是东亚美尼亚地区也在9月底解放,驻扎在这里的沙俄官兵军队几乎没有进行抵抗就主动缴械投降,这些沙俄没有向北边的红军投降,而是选择留下来,说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俘虏政策已经深入人心,而且与俄罗斯红军相比更人道、更平和。这个地区面积达29800平方公里。公元前4世纪,亚美尼亚部族基本形成。公元前6~公元3世纪,建立起大亚美尼亚国。1618世纪被土耳其和伊朗瓜分。1805年至1828年,东亚美尼亚被沙皇俄罗斯吞并,改名为埃里温省,目前大约有160万人境内人数最多的是亚美尼亚人,占人口总数的93%阿塞拜疆人占人口总数的3%,库尔德人占人口总数的2%,俄罗斯人占人口总数的2%亚美尼亚族大都信仰东正教。再往西边的西亚美尼亚目前还处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之下,西北边的格鲁吉亚现在已经成为俄罗斯红军的根据地。从19061月份开始新中国外交部就通过各种渠道宣传了我国的以亚欧分界线为边界的主张,被新中国一手扶起来的俄罗斯布尔什维克和红军中也许有些人在内心深处并不愿意放弃俄罗斯的亚洲部分领土,但解放军屡次歼灭沙俄军队,夺取的领土越来越大也是既成事实,俄罗斯人本来就是欧洲民族,亚洲领土由亚洲崛起的统一国家——中国来管辖也是天经地义的,更何况布尔什维克和俄罗斯红军的迅速发展得到了中国人民党、人民政府和解放军的大力支持,以后要不断与沙皇军队作战也离不开这种支持,所以布尔什维克和红军是同意以亚欧分界线为俄中边界的。

本来高加索山脉就是亚欧分界线,新中国政府出于种种因素考虑,没有对斯大林的家乡格鲁吉亚提出领土要求,所以斯大林领导的红军第六军、第七军在6月份向高加索地区挺进的时候,只进入了格鲁吉亚,并没有向北阿塞拜疆和东亚美尼亚地区进军。那里的贫苦百姓也从中国人民党派来的各族党员的宣传下,了解到世界东方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新中国的西部地区的居民绝大多数都是穆斯林,而且各级政府和解放军对待各族老百姓都很友好,贫苦人能够翻身得解放,广大人民群众还享有信仰自由、人人平等、民族平等的政策,这些对广大阿塞拜疆族基层群众的吸引力非常强。大家都在翘首盼望着解放军的到来,本来就不愿意接受信仰东正教俄罗斯人的统治,他们更愿意与伊朗北部大片阿塞拜疆族聚居区一起组建行政区。解放军到来后,这里的一个师的沙俄守军几乎是不战而降,解放军很顺利就解放了这里,与高加索地区的俄罗斯红军的友好联系也很快建立起来,俄罗斯红区又多了一条安全可靠的对外联系通道。东亚美尼亚地区的居民以信仰东正教为主,派往那里的工作的干部以原沙俄军队中改造过来主动参加中国人民党的亚美尼亚族和斯拉夫人为主,由于正确的民族平等和土地改革政策得到贯彻执行,这些新解放区的各项工作迅速走向正轨。

位于阿拉伯海北岸、阿曼以西、内志以南的是英国的亚丁殖民地,1839年英国侵略军首先侵入亚丁,组成亚丁殖民地,18631882年英国又先后强迫周边地区的30多个苏丹和酋长签订保护条约,这片三十三万三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被英国侵略者吞并。这里的人口大约有八十多万,基本上是阿拉伯人,信仰伊斯兰教,也有一些随英国殖民者来到这里的印度地区人。这里的地形西高东低,接近红海的西端海拔在三千米以上,东端最低部分海拔在三百米以下。这里的气候酷热少雨,只有西部和高地雨量较多,往东、往北雨量逐渐减少,东部低地甚至五年或十年才降雨一次。中心城市亚丁人口众多大约有20万人。居民是放牧牛、羊和骆驼为主的半游牧人。解放军第二骑兵军和第18坦克师主力在10月底解放了阿拉伯半岛东南部的阿曼地区(面积212380平方公里,人口大约有20多万)以后,于1031向西出击,进入英军占领的亚丁殖民地,这里的英军部队如惊弓之鸟,根本不敢与解放军交锋,他们一边煽动当地部落酋长向解放军进攻,一边悄悄准备撤退,所以解放军一直在与反动武装作战,在解放军强大的机械化部队和蒙古铁骑面前,这些敌人的抵抗如同螳螂挡车,被解放军的钢铁洪流碾得粉碎,通过一个星期的奋战,整个亚丁地区在1112全部被解放,狡猾的英国侵略军却在当地发动势力向解放军反扑的时候,悄悄从亚丁港乘海船溜走了。随后大批来自北方的穆斯林干部战士进入这里,开展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彻底推翻贵族、酋长、地主的反动统治,世世代代受苦受难的贫苦百姓翻身做了主人。

位于阿拉伯半岛西南部也门地区,西临红海,与汉志、亚丁地区相邻,面 积195000平方公里,人口约250万人。由于当地居民自古以来与索马里人、埃塞俄比亚人和黑人混血,皮肤呈棕色。也门社会的基本单位是部落。居民多为穆斯林,分为什叶派的宰德派和逊尼派的沙菲仪派。首府萨那,主要城镇有塔兹、荷台达。这个地区安自然条件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中部山地和高原区,占总面积的三分之二,平均海拔两千至两千六百米,每年平均降水量约五百四十毫米;红海沿岸平原区,炎热少雨,每年降水量不超过一百毫米;东部半沙漠和沙漠区,气候干燥。早在公元前3000年,埃及就与一个被称为“朋特”的地区有着贸易往来。学者们几乎一致认为朋特即是阿拉伯半岛西南角和非洲北海岸地区。公元七世纪这里成为阿拉伯帝国的一部分,伊斯兰教也由此时传入也门地区。1517年和1849年奥斯曼帝国的军队两度侵占也门,期间这里的伊斯兰教宰德派一直在进行反抗奥斯曼统治的斗争,奥斯曼人在也门的统治也从未稳定过。1872年,奥斯曼土耳其人再度占领也门,实施其统治,1892年,宰德派又一次发动了反对奥斯曼占领的战争,这里的部落纷争也始终没有间断,处在最下层的老百姓的生活非常贫困。即使在大罗振华所处的21世纪初,这里的生活仍然非常贫困,尽管在20世纪末期这里发现了一些油田,还有:盐、煤、铜、铁、硫、铝、锡、银、金、钼等自然资源,但基本上没有开发,这里与亚丁地区一样,仍然是21世纪初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

也门地区并没有英军,只有奥斯曼军队与当地教派武装打得热火朝天,但这个地区的战略位置实在太重要了,几乎已经控制了整个阿拉伯半岛的新中国不可能留下这么一块地方放任不管。虽然这样进军会被许多国内外和平人士指责为侵略,但为了整个亚洲逐步联合起来的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为了新中国的长治久安,现在挨点骂还是值得的。在解放军即将解放整个汉志地区以后,由李得胜总统亲自拍板,决定解放军第一骑兵军和第1617坦克师、第三装甲师在完全是男军人打扮的黄玉蓉军长(兼西部集群总指挥)的亲自率领下,在解放了汉志西南部地区以后,继续往南进军。为了师出有名,特意请麦加和麦地那的一些开明的阿訇帮助宣传,全部由各族穆斯林组成的大批武装工作队也跟着解放军出发,解放军对外也打着复兴伊斯兰世界和统一阿拉伯的旗号。当强大的解放军进入也门地区以后,这里的奥斯曼军队和教派部落武装都拒绝向解放军投降,他们在各自占据的地盘上进行顽抗,成千上万骑着马的军队向解放军的坦克扑来,得到的下场不言而喻。解放军以很小很小的伤亡,用了两周的时间就消灭了十多万妄图垂死挣扎的敌人,整个也门地区回到了人民的怀抱。接下来自然就是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所有的反动势力统统被打倒,包括打着宗教旗号的极端分子,照样毫不留情被消灭。

在西部整个伊斯兰教传播区,正统、平和、向善、自由、世俗的伊斯兰教的教义得到充分的发扬光大,这些地区各个民族的文明成果得到妥善保护,各个民族一起在解放军的保护下告别了持续不断的军阀和部族混战,人民群众可以享受到和平的生活,在统一的国土之中,通向四面八方的铁路和公路开始建设,许多城市附近还开始建造飞机场,随着这些现代化的交通设施的逐渐建成,各地的老百姓的自由来往更加方便和自由,大大促进了商业和贸易的发展,也为人员和自然资源的合理分配提供了充分的保证。随着大批来自祖国各地的移民的到来,也带来的超世纪的文明成果也逐渐在这里传播推广,特别是现代化的农业种植和养殖技术、优良种子和机械化设备的大量使用,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广大贫苦老百姓也不但在政治上翻身得解放,在生活上也逐渐走向富裕。所有移居到西部新区的非穆斯林移民都在事先学习了伊斯兰教知识和风俗习惯,虽然他们并没有信仰伊斯兰教,但穆斯林的习俗必须得到充分的尊重,不过这些以汉族为主的移民新城的建设,城镇的建设风格也充分吸取西部地区的特点,传统的中国式建筑并没有出现在这些城市,一般都避开穆斯林聚居区,而是在旷野中新建,而且都是发展工矿业,从而尽量避开可能出现的矛盾,这些现代化的城镇的兴建,也有力的影响和促进了穆斯林城镇的发展。

解放军在西部南征北战,不断为新中国开拓疆界,但在西部地区辽阔的疆土之中,还有一个贫困的山地国家:面积达63万平方公里、人口大约有一千万的阿富汗处在新中国的领土之中。阿富汗建国于十八世纪中叶,普什图族占40%,塔吉克族占25%,此外还有乌兹别克族、哈扎拉族、土库曼族、俾路支族和努里斯坦族等二十几个少数民族。官方语言为普什图语和波斯语,其它地方语言有乌兹别克、俾路支、土耳其语等。98%以上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其中90%属逊尼派,其余为什叶派。十九世纪以后英军多次侵略阿富汗,始终未能彻底征服这个山地国家,尽管1893年英国殖民者用大量武器和金钱收买了喀布尔统治者阿布杜拉曼,规定阿富汗除英国外不和其他国家发生外交关系,成为阿富汗的“太上皇”,不过充分领教了阿富汗人民反抗威力的英国侵略军也不敢在阿富汗地区驻军,到了解放军解放了旁遮普和信德以后,英国人对阿富汗的控制也宣告瓦解。解放军主力在解放了整个伊朗以后,前线的解放军指挥员要求顺势拿下阿富汗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但李得胜总统一直没有下达向阿富汗进军的命令。不过从年初开始,解放军就夺取了帕米尔高原与克什米尔地区之间的兴都库什山脉2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并解放了被英国人强占的阿富汗东部的普什图人聚居区。

随着阿富汗周围的解放区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和到处都呈现出来的蓬勃发展、欣欣向荣局面的影响,越来越多的阿富汗基层民众接受了科学民主主义,特别是阿富汗北部主要是乌兹别克、土库曼和塔吉克族聚居区,那里的居民自古以来与新中国西海省和塔克省的同民族自由来往、通婚通商,当地的人民政府对待来自阿富汗北部地区的各族民众也十分友好,愿意留在新中国定居的热情接待,自己回去的欢迎再来,所以这里的群众普遍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中国人民党在这些地区也逐渐发展了大量党员,在得到西海省和塔克省的大力支援以后,乌兹别克、土库曼和塔吉克族于7月份在北部地区发动革命起义,推翻了那里的封建统治,大批地主贵族部落武装被消灭,建立了地方人民政府,当地的劳苦大众翻身做了主人。在随后的两个月里,喀布尔的统治者哈比布拉汗(阿布杜拉曼之子,1901年即位)也多次派军队企图镇压北部的人民起义,都在配备了先进武器、斗志昂扬的起义军的游击战和运动战面前败下阵来,兴都库什山脉至帕罗帕米苏斯山脉及其北部成为人民的天下。

    处在旁遮普省西北部的普什图人聚居区在今年3月初解放以来,那里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那些平时作威作福、横行乡里的大批地主贵族和酋长被统统打倒,所有穷人都分到了土地,人民政府还派出科技人员无偿指导翻身农民发展农业,帮助他们发家致富,人民解放军和武警战士不但军纪严明、秋毫无犯,而且还经常主动帮助当地政府和老百姓兴修水利、开垦荒地、兴办工矿企业、兴办新式教育、医治疾病和修建公路,这样的仁义军队不愧于人民子弟兵的称号,当地的贫苦老百姓很快就把解放军和武警战士当作自己的亲人,这里的各项工作全部有条不紊展开,国民经济建设也呈现欣欣向荣的喜人局面。这些变化也逐渐影响了阿富汗境内,并不断向深处传播,许多贫苦的普什图人悄悄参加了人民党,靠近边境地区在五六月份就相继组建了民兵游击队,封建地主和贵族武装多次派兵出来围剿,反而被得到解放军和武警支持的当地人民武装歼灭大部,解放区不断向北延伸,翻身得解放的贫苦老百姓也越来越多,到了八月份以后,整个靠近边界地区全部成了解放区,哈比布拉及其走狗控制的地盘只能龟缩在喀布尔、坎大哈、赫拉特等地苟延残喘,等待他们的只能是彻底灭亡的命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