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魔法师传奇》作者:李白

richards5 收藏 127 3388
导读:《修真魔法师传奇》作者:李白

修真魔法师传奇  第一卷 雏凤初鸣
第一章 临终

修文克躺在床上,看着围满了床边上的人,不由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胸口地玉坠还在一阵阵地散发着清凉,似乎在提醒着他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要死了。

一个号称三百年来最伟大的魔法天才,法兰克王国的支柱,站在人类魔法最高顶点的人,就要死了。

说修文克是法兰克王国支柱毫不为过。在王国里面,他的威望甚至超过了国王威廉三世。人们可能不知道国王的名字,但是如果不知道修文克是谁,那可就是耻辱了。

在修文克出现之前,法兰克从来就不是一个强国。——可以说那个时候的法兰克王国之所以能够平安的存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各代国王卓越的外交才能。——正是他们如履薄冰的周旋于各个国家之间才让法兰克得以安宁。

可是修文克出现之后,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法兰克的邻国们对修文克是又爱又恨,因为他,北方强悍的维京人和东方号称无敌的突厥铁骑才不敢进犯,要知道,在大陆的历史上,这几个国家可是被维京人和突厥人欺负了一千多年啊。可也是因为他,邻国的首脑们才不敢打法兰克的主意――只要威廉三世不打他们的主意就要偷笑了。为此威廉三世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感谢上帝,有了修文克,我终于可以不用象先辈们一样看着那些人的脸色过日子了!”

修文克崭露头角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那一年他获得了魔法师的资格。天才!这个跟着他一世的称号第一次加在他身上。二十岁成为大魔法师,不到四十岁就成为了近三百年来第一位获得大魔导师称号的人,当今世上唯一能发动禁咒的魔法师――这种传说中的魔法,如果不是修文克,怕是已经失传了。除了“天才”,没有词能形容他的进步速度。

而真正让修文克的名声达到顶峰的是史上有名的“波力之战”。二十万突厥铁骑兵临波力城下,全城只有不到两千的士兵。当时人们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把修文克救出来――这时候他已经是魔导师了,如果死了,那将是王国巨大的损失。就当全国都在为他担心的时候,修文克打开城门,带领两千士兵出战,居然已微小的代价全歼敌军――他发动了传说中的终极魔法,禁咒“流星火雨”,轻轻松松就赢得了胜利,而自己一方只有五个受伤的――他们的马吓坏了,把他们摔下来了。

经此一役,修文克正式被承认为大魔导师,法兰克国王亲自为他授阶,并封他为法兰克王国皇家终身魔法导师。修文克这三个字也成了魔法最高成就的代表,而历史上最伟大的魔法天才的称号,就是从这个时候流传到整个西方世界。

天才。修文克想到这个词,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如果没有胸口那个玉坠,这个称号怕是再过三百年也轮不到自己这个“楞头鱼”吧?

从小修文克就和聪明扯不上关系。相反,他的性格有点憨,笨笨的,别人一遍就可以学会的东西,他学四、五遍都不一定学得会,而且就算是好不容易学会,转头就忘了。村里的人都叫他“楞头鱼”。这是村口小河里的一种小鱼,很蠢,人伸手去捉也不会跑。加上他的身体也很瘦弱,所以从小就没有什么朋友,父母对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平平安安过一生就好了。修文克也没什么奢望,天天浑浑沌沌的过日子他也觉得蛮好。

直到有一天,一个过路人经过了他们村里。一个好奇怪的人,头发和眼睛还有皮肤都和别人不一样。他说他自己是东方人,名字叫牛青。这个人在村口碰到了修文克,问了他几句话。具体是什么修文克已经不记得了,唯一有印象的是好像问了一个叫“老子”的人的事情。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这个名字太奇怪了――居然有人叫这个名字,他不怕挨打吗??

谈了几句之后,妈妈找修文克去吃饭,顺路也请了牛青一起吃。一顿饭下来,那个人居然把他们家里留着过冬的粮食都吃了,而且还说大概就是半饱的样子,当时差点把修文克一家人吓晕过去。大概是他自己也感觉不好意思了,就送了修文克一个玉坠,亲自给他挂上,嘱咐他永远不要取下来。

说也奇怪,玉坠才一挂到脖子上,修文克就觉得自己的大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些本来听着浑浑沌沌的话一下子就明白了。福至心灵之下,硬是把那个人留下来住了一夜。一夕长谈之后,修文克不禁被他所描述的东方仙术迷住了。世上竟有这么厉害的功夫!移山倒海,呼风唤雨这些连大魔导师都做不到的事情,在东方的一些叫“修真者”的眼里竟然是很平常的法术!而且,修炼到了极处,居然可以“白日飞升”,直接就成神仙了。真是不可思议!

修文克当时就缠着他教自己仙术,可惜他告诉文克,他自己也不会。他是和自己的主人一起来西方游历的,主人有事去了,让他在一个地方等。他看边上有个地方草很肥美(“有用肥美形容草的吗?”修文克在心里嘀咕),估计主人一时半会还不会回来,就跑了去玩。结果一下忘记了时间,等回来却不见了主人。

他们是通过一个叫“时空紊流”的通道过来的,这种通道自然出现的机会极小。现在通道关闭了,要打开除了等他自然开启之外,就只能用强大的力量将时空撕开。牛青的力量不够,找不到主人就回不去了。

第二天早上,那个人就走了,而且是不告而别。他走后,修文克念念不忘他所说的东方仙术,一直梦想着能到东方去看一看。可惜东西方大陆除了通过时空紊流,简直没有其它的方法来往――隔得太远了,而且路上的海洋、沙漠、雪峰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几十年来,修文克再也没有看见过东方人。为了寻找去东方的道路,修文克走遍了整个西方大陆,却没有丝毫的结果。最后,修文克不得不承认,通过时空紊流是这个时代到达东方的唯一的方法。为了打开时空紊流,修文克只好发愤修习魔法――这是整个西方世界力量最强的本领,以期在某天能打开时空紊流。

在玉坠的帮助下,他学习的速度简直匪夷所思,可以说,就算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天才,在他的进度面前,也会被吓一跳。但是当他终于站到了人类魔法的最高点,却悲哀的发现,以他的能力,想要撕裂时空,开启时空紊流,简直是不可能的。人的力量和天地比起来,毕竟太小了。

这个遗憾,可能要一直带到天堂里面去了。修文克无奈的想。

修文克突然发现天上出现了一束白光,白光过后,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天使。

一个俊美的青年,嘴角绽放着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双手正作出了接引的姿势。在他背后的光之羽翼在不断闪耀着夺目的光芒,流光溢彩间,竟然看不出究竟有多少对。

时间到了。

修文克苦笑了一下,该走的终归是留不住啊!

“我可以和他们打个招呼再走吗?”修文克提了一个要求。

“呵呵,你现在都可以和我说话了,你认为他们还可以听见你说话吗?”天使轻轻的笑起来。

修文克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已然软软的倒在床上了,而四周已经是哀声一片了。

“走吧。”天使说完,也不等修文克回话,转身就走。修文克只觉得身子一轻,竟然不由自主地和他走了。

“您好,我叫修文克,请问您是?”不吃眼前亏是修文克一贯的作风,现在套近乎总比到了天堂再套好些。以后就要在人家地盘上过日子拉,搞好关系自然是第一要素。

“呵呵,我知道你的名字啊。这次我就是特意为你才下来的。我实在是很好奇,一个号称三百年来最伟大的天才,最接近神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天使笑嘻嘻的说。“我叫米迦勒。”

“啊,久仰久……什么,米迦勒?!”修文克差一点跳起来了,大天使长,天堂中除了圣父、圣子之外最有权势的人,居然亲自来给他做接引??

“呵呵,没有什么我就是比较好奇而已。加上这几百年没有下来看过了,我就顺便下来看看。”说着,米迦勒意味深长地看了修文克一眼,“当然,我下来主要还是想看看你。”

“哈哈,哈哈哈,没有什么啦,别人乱说的而已,我没有那么厉害的……”被米迦勒的目光一扫,修文克竟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看透了一般,全无任何秘密可言了,不由阵阵心慌,打着哈哈想混过去。

“你的身体里的能量很奇怪,是我很不熟悉的一种,好像不是很强大,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的能量非常危险。这么多年来,你是除了天父大人和神子大人之外我唯一看不透的人。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米迦勒停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修文克。

“啊,呵呵,没什么,没什么,哦,你看天色这么晚了,我们快走吧!”修文克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而且也不清楚米迦勒的用意,遂顾左右而言他,全然不顾天色才刚刚发亮的事实。

“是吗??你真是有趣哦。咦,怎么回事?”米迦勒的话还没有说完,天色竟然慢慢地暗了下来,一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不好!”米迦勒手一摆,就这么虚摄着修文克,化作一道流光,直飞天外。

直到百里之外,米迦勒才停下来,刚刚来得及喘上一口气的修文克连忙问:“怎么了?”

“时空紊流!”米迦勒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畏惧,“号称连神进去都无法全身而退的时空紊流!我要是被卷进去了,差不多就成了一个凡人了,而且还不知道会被卷到什么地方去。靠,我又不做什么坏事,犯得着这样吗?”

“时空紊流?不是很少出现吗?和做坏事有什么关系?”

“呵呵,对于你们人类来说,这种天劫自然是极难见到了,我可是每次下来差不多都碰得到的。大概在几千年前,一个大天使到人间来了,结果被撒旦控制,大开杀戒,以他的能力,在人间自然没有人可以制止他,天父又到天外修行去了,于是他最后竟然制造了一场洪水,搞得生灵涂炭,直到后来降下天劫,才把他消灭。从此,就有了一个规矩,大天使或者天使长到人间,身边会随机的出现各种天劫,如果在人间作恶,天劫就会越来越严重。这个时空紊流只是一个警告而已,要我快点回去。如果来的是光暗之门,那才叫恐怖呢!”米迦勒一边看着天空中逐渐形成的漩涡,一边回答。

看着米迦勒的样子,修文克不经又想到了牛青来。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真奇怪,那个玉坠居然还在。难道玉也有灵魂吗?

修文克知道,时空紊流通向哪里。他清楚的记得,牛青和他的主人就是从东方通过时空紊流过来的。不但自己过来了,居然还带了一个不会法术的人。轻轻松松带着一个人通过号称连神都不可能全身而退的时空紊流,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啊!拥有这份力量的人,岂不是比神还厉害?

突然,修文克心里产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想过去看看,可以吗?”

“什么?!”米迦勒象看到了一个怪物:“这么危险的东西,你居然要去看看?以你的程度,一被卷进去了就万劫不复了阿!”

“几万年才看见一回的东西,我想见识一下啊。”修文克心里的念头越发强烈了。

“好吧,这种东西是你的能力越强,它的威力越大的。以你现在的能力,在它的十公里之外应该没有事。但是记住,自己要小心,我可没有能力过来救你啊!”米迦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改变了主意。

“嗯。”修文克转身就向那个漩涡飞去。

离得越近,修文克心里的念头就越发强烈了。东方!这个自己追寻了一辈子的神秘的地方啊!只要穿过这个漩涡就到了!现在修文克只想一头栽进时空紊流里面去。

突然,米迦勒说过的话冒了出来:“那可是号称连神进去都无法全身而退的时空紊流啊!以你的程度,一被卷进去就万劫不复了!“

进去还是不进去?进去了可能魂飞魄散,可是不进去的话,自己真的不甘心啊,追求了一辈子的目标就在眼前,可就是不能得到,以后自己想起来就会后悔的吧?到底怎么办?

修文克一时决定不下来,一时出了神,连米迦勒在后面大喊:”不能再过去了,危险啊!“的声音都没有听见。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身不由己的向时空紊流的入口飞去。

“也好,这样就不要我作决定了。”这是在被时空紊流吞没之前,修文克脑子里冒出的最后一个念头。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