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特战先驱》第十章 北上(一)——最新更新!

第十章   

(一)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当周卫国好不容易来到仪征附近时,得到的消息却是仪征早已陷落!

周卫国不得不绕过仪征继续往前走,他本希望在路上能遇上撤退的国军队伍。但他却没有料到,他想要找的中央军撤退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他的想像!

在路上周卫国倒是远远看见了一支国军,但悄悄走近后看清楚他们的衣着和装备周卫国就知道这支国军只是一些临时拉来的壮丁拼凑起来的队伍。而这支队伍表现出来的军纪简直就让周卫国绝望!这样一支装备简陋、士气低落、军纪败坏的队伍还怎么指望他们能有战斗力?能打鬼子?所以周卫国在暗中跟随观察了半天后,选择了避开他们。自己的委任状和军衔领章都在过江时掉进了水里,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证明自己上校团长的身份了,要是稀里糊涂就被眼前的这支“国军”拉了壮丁那才叫冤呢!跟着这些废物打仗恐怕还没见到鬼子的影自己就先玩完了!

要命的是,由于对花钱没什么经验,再加上不断接济路上遇到的难民,不到两天周卫国手中的银元就花得所剩无几了!虽然周卫国很想追上国军,但几近身无分文的他还是不得不停止了北上,总得先挣到足够北上的路费吧!

周卫国仔细想了想,觉得在城市里挣钱机会肯定要比在乡下多,而且在城市里更有可能得到国军的消息,此时他离扬州城也近,所以他决定停止北上,进扬州城。

到了扬州城外,周卫国远远看见城门口的鬼子正在对要进城的人进行搜身。想起自己身上的驳壳枪,周卫国不得不偷偷往回走,在城外花了五个铜子买了一小块油布,又找了座小山,在山腰的一棵树下挖了个坑,又把驳壳枪和子弹用油布层层包裹后放进坑里埋好,之后又在埋武器的地方做了标记,这才又往扬州城走去。

好不容易通过盘查,周卫国身上仅剩的几个铜子也被城门口的伪军士兵趁着检查的机会摸走了。

进了扬州城,周卫国开始发愁了,现在他是彻底地身无分文了,该怎么挣钱呢?

在城里逛了半天,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的时候周卫国终于在一道墙上看见了一个招工启事,上面写着:“运河码头长年招收搬运工人,食宿全包,工钱从优!”下面就是码头招工处的具体地点。

由于这里是敌占区,周卫国不得不事事小心,将启事一眼扫过,看完上面的内容后就装作不识字走开了。

直到走进一条小巷,周卫国才停下来开始仔细考虑自己去码头当搬运工人的可行性。虽然“工钱从优”周卫国是绝不相信的,但“运河码头”、“搬运工人”、“食宿全包”这些字眼却深深地打动了他。首先,运河码头上人员流动性极大,所谓“人多嘴杂”,消息肯定也灵通,有利于他得到更多关于国军的最新消息;而在码头做搬运工人也能掩饰自己强壮的身体;至于“食宿全包”,那简直就是为他周卫国量身定做的条件!他现在正愁没地方吃饭睡觉呢!

虽然招工启事上对招工地点有非常详细的说明,但为了不让人看出自己识字,周卫国还是在另一个地方找到了同样的招工启事,然后傻傻地向路过的人打听“告示”上的内容。有好心人就告诉这个傻小子,这不是“告示”,而是码头的招工启事,接着,这好心人就向他解释了一番招工启事的内容,还把去码头的路说得异常详细。周卫国心中苦笑,看来这好心人还真是热心,怕自己傻到家,连这个都说这么清楚!

不过周卫国也不得不承认那好心人的一番苦心的确没有白费,按照他的指点,周卫国很快就来到了码头,果然远远看见了写着“招工处”三个大字的一个大招牌,招牌下已经排了一长溜的队,看来还是有很多人想要从事码头工人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的!

周卫国装作看不懂上面的字,又在码头上找了个看起来像是读书人的老人问道:“请问先生,码头招工的地方在哪里?”

老先生指着那一长溜的队说:“那就是了!那边不是有块牌子吗?看见没有,上面‘招工处’三个字写得清清楚楚!”

周卫国呵呵傻笑道:“谢谢先生,我不识字!”

老先生摇了摇头,说:“可惜啊可惜!年轻人,还是该识几个字的!”

说完连声叹气,一脸惋惜地走了。

周卫国在他身后连声感谢,只等那老先生背影再也瞧不见才假装小心翼翼地走向招工处,绕过招工处前排的一列长队,直走到队伍前方。

队伍前方是一张桌子,桌子后面放着一张太师椅,椅上坐着个面目可憎的家伙,看样子就是负责招工的码头老大了,老大后面还站着几个看样子就像是打手的人。

周卫国上前对老大做了个揖呵呵傻笑着问道:“大爷,听说码头要招工,还管吃管住,就是这里吧?”

有个打手看见周卫国一来就插到队伍前面顿时来气,立刻上前把周卫国推开,厌恶地说道:“臭小子到后面排队去!当码头工人有这么容易么?”

周卫国讪讪地笑着说:“是,是,小的这就到后面去。”

说完转身就往后走。

突然听见身后有人说道:“等等!”

周卫国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后走。

不一会,周卫国就感到被人拽住了。

周卫国假作吃惊地回头,就看见刚刚那个打手一脸不爽地说:“臭小子,我们老大叫你停下你敢不听?”

说完做势要打。

周卫国连忙陪着笑脸说:“大爷,您别生气,小的耳朵贱,实在不知道大爷叫的是小的!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说完自己在自己脸上扇了几个耳光。

打手一看周卫国这么上道倒也不好再发作了,拽着周卫国就回到了桌子前。

到了桌子前,周卫国又是一个劲地给老大赔罪。

老大冷冷地看了周卫国一眼,说:“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

周卫国立刻装出崇拜的样子说:“还真让大爷您说对了!小的真不是本地人!大爷真是活诸葛……”

接下来就是一大堆俗得不能再俗的马屁。

老大听着周卫国的马屁,倒也有些飘飘然起来,不由略为挺了挺胸,说:“哦,那你倒是说说你从哪里来。你知道,码头工人可不是谁都可以当的,一定要身家清白!”

周卫国连连点头说:“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小的是苏州府人氏,自小没了爹娘,原本在苏州乡下给我们刘老爷种地,仗一打起来,小的就跟着别人往北跑,跑啊跑就跑到扬州府了。小的身上什么也没有,就是有几斤力气,听说码头招工,就来看看有没小的可以干的活,也好挣口饭吃。”

老大见周卫国虽一脸傻像,说话倒也明白,对他登时有了几分好感,说:“看你身上倒也像是有几斤力气的人,看见我身后的麻袋没有?扛一个到那个房子前面再扛回来放回去我就要你了!”

周卫国应了一声,满脸喜色地走到那堆麻袋前,提起一个麻袋,掂了掂重量,足有上百斤!

周卫国故作夸张地吐气扬声,“嘿”的一声,把麻袋提起放到肩上,大步向仓库走去,不久又大步走了回来,把麻袋放回原处,做完这一切,周卫国假装喘了几口气,还憋出了一点汗。

老大看了周卫国的神态,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不错!傻小子的力气还行。比这班天天跑来想混进码头当工人的废物强多了!”

说着,老大一指面前排的长队和一个刚刚扛着麻袋走了几步就摔倒的应征者。

队伍中的人基本都是逃难到扬州的人,身体也大多瘦弱,他们听了老大的话,有些攥紧了拳头,但却低下了头,有些却是讪讪地笑着,更多的人是面无表情。那个摔倒的人也拼命哀求着老大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却被打手粗暴地轰走了。

周卫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们只是来寻找一个生存下去的希望,可这个希望对他们来说又是多么地渺茫!想到这,周卫国心中不觉难过起来,但脸上却露出踌躇满志的神情,显得对自己终于找到这么一份工作极为满意。

老大看了周卫国的表情不由暗笑,说:“傻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周卫国挠了挠头,说:“小的也不知道,我们刘老爷以前就叫我木头。”

老大和身边的打手都笑出了声。

老大笑着说:“我看你真像块木头!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以后你就在我们码头混,每扛五个大包给一个铜子!还有,要是有谁敢欺负你,你就报我贾三的名号!”

周卫国连连点着头说:“谢谢三爷!谢谢三爷!”

说完不停傻笑。

看着不停傻笑的周卫国,贾三满意地笑了。眼前这个叫木头的傻小子一身的力气,人看来也老实,码头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工人!

贾三后面的几个打手脸上却露出了又羡又妒的神色,看来真是傻人有傻福,他们都是在码头上混了好多年才得到贾三这句话的,没想到这个傻小子刚来就被贾老大看中,今后肯定是前途无量了!

周卫国心中却是大骂贾三吸血鬼——这么重的大包扛五个只给一个铜子还叫“工钱从优”?

但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工作之前周卫国还是决定留下来。此刻周卫国才郁闷地发现,不管是东吴大学、中央军校还是柏林军事学院竟都没有教过他谋生的手段!不过也不能怪学校,东吴大学是贵族学校,中央军校和柏林军事学院都是培养“军中翘楚”的地方,怎么还会想到自己学校会出像周卫国这样没出息的学生,居然还要靠其他职业来谋生?

不过周卫国还是错怪贾三了,这次贾三给出的工钱相对于以前码头的工钱的确称得上是“从优”了,要知道,以前码头的工钱可是每扛十二个大包才给一个铜子的!还不包食宿!现在的工钱待遇相比从前可不止翻了一番!这主要是因为在鬼子的杀戮和大量本地工人因战乱而逃亡的双重影响下,扬州运河码头工人出现了严重短缺,码头货运量因此受限,甚至影响到了鬼子的后勤补给!所以鬼子才放宽了对码头的管制,从而有了这次大规模的招工!

贾三挥挥手,示意一个打手把周卫国带去干活。

周卫国又千恩万谢,直到马屁拍得连自己都在心里鄙视自己,才跟着那个打手走了。

打手直接把周卫国领到了一艘正在卸货的船上,向工头交待几句就走了。

周卫国立刻几顶高帽过去,把工头拍得舒舒服服,眉开眼笑地给他派下了活。搞得周卫国都心中暗骂自己真有做汉奸的潜质!

和其他码头工人一样,周卫国的工作就是从船上卸下大包,扛到半里外的仓库,而工头就负责计件。当然,工头从中克扣些数量从而获利也就是天经地义了!

从事崭新的职业没多久周卫国就成了熟练工了,百来斤的负重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不过为免太过注目,周卫国还是严格控制自己每天扛包的总量,力争向其他工人看齐,扛的时候也故意装作不怎么轻松。

就这样,周卫国正式成为了一个码头工人。

因为不怕吃苦也不怕吃亏,很快,周卫国就和其他的码头工人打成了一片,其他工人也都喜欢上了这个身体强壮、吃苦耐劳又会说话的新人。

贾三偶尔也来码头转转,看到周卫国这个马屁拍得不错的新工人不免多瞧上几眼,这个傻小子倒有的是力气,还吃得起亏,对酬劳一点都不计较。遇上这样的人,贾三倒开始欣赏了起来,也觉得克扣这种人的工钱实在没有成就感,所以不但难得地足额发放工钱,还准备在观察周卫国几个月后重点培养他做自己将来的跟班!他却没想到周卫国每天都为微薄的工钱在心中咒骂贾三无数遍!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傻小子每天累死累活扛几百个大包又省吃俭用竟然是为了挣够北上找抗日队伍的路费!

 

码头的消息确实灵通,虽然日本人严密封锁,但在民国27年的5月,台儿庄大捷的特大喜讯还是传到了扬州!

当听说国军的一些杂牌部队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的指挥下从民国27年的323日至47日在徐州附近的台儿庄大败日军精锐第5、第10两个师团后,周卫国就不是一般地感慨了!事实上,周卫国第一次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日军第5师团和第10师团是什么样的部队周卫国当然清楚得很。第5师团,是战前日军常设师团之一(抗战爆发时,日军的常备军有十七个常设师团,番号依次为近卫、一至二十师团——内欠十三、十五、十七、十八师团),师团长坂垣征四郎,这个强盗还参与发动了“九一八”事变!该师团号称“钢军”!虽然坂垣师团在平型关被第八路军敲掉一千多人的部队,但熟知内情的他却知道,那支被消灭的鬼子部队只是一支辎重部队!即使这样,占据有利地形又从久经战阵的红军改编过来的第八路军115师还是伤亡了500多人!可见第5师团战斗力之强!第10师团,也是日军战前常设师团之一,师团长矶谷廉介,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六期,跟坂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为同期同学,曾任日本陆军省军务局长,日本驻中国公使馆副武官,是日军中的中国通,据周卫国所知,第10师团是一支重装备的机械化部队,具有空地协同作战能力。这样的两支部队,居然在两周时间内都被国军打败了,而且国军的参战主力都是杂牌军!(台儿庄战役快结束时,作为第5战区最精锐的中央军汤恩伯第20军团在避战多日后才迟迟来到战场!)

这给了周卫国无比的震撼!在他的心中,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找国军未必非要找到中央军,只要能像这次台儿庄参战的部队一样真心抗日,就算是杂牌军他也一样愿意投奔!

想清楚了这点,周卫国毅然决定立即北上徐州寻找打败日本人的抗日队伍。

当周卫国辞工的时候,几乎所有工人甚至连贾三都是一脸的惊讶和惋惜——像这么好的一个工人留下来肯定很有前途,可现在他居然要辞工!真是太可惜了!再说如今兵荒马乱的,难道还能找到比这更好的饭碗?

周卫国也不多说,只是傻笑,看得贾三直心烦,最后还是挥手同意了他辞工。

周卫国当天就带着自己存下的钱出了扬州。

周卫国本想取回自己在城外埋的驳壳枪,但找到当初的那座小山后,却沮丧地发现由于连日大雨,山体滑坡,他当初埋武器的地方竟是再也找不到了!

周卫国只好懊恼万分地踏上了北上之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