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刀无痕》作者:狂沙

richards5 收藏 236 10336
导读:《长刀无痕》作者:狂沙

长刀无痕  正文
序 章 修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整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冬日的深夜中弥漫着一种空洞的静,那是一种充盈的清寥和空旷。城郊一座大宅院里的屋子里却是温暖如春,感觉不到一丝的寒意。墙边火炉里的木炭烧得通红,满屋子都荡漾着夏天的颜色,赵烈纷乱的长发用一根带子随意地从额头束到脑后,悠闲喝着冰冻酸梅汤,惬意地躺在温暖宽大的床上。

斜靠在柔软床上的赵烈喝了一口手中清凉香甜的冰冻酸梅汤,低声吟道:“鸿雁在云漫天雪,醉卧独倚,遥望恰对帘钩。桃花不知落何处,远岸收残雪,采罢山边月满楼,说尽平生意。花不语,水空流,年年拼得为花愁。明朝万一西风动,争向朱颜不耐寒,春衫惜旧香,天将离恨恼疏狂。”虽然是在大雪飞舞的寒冬,但赵烈却感到精力充沛,浑身发烫,他眯着眼睛看着侧立在一旁娇憨秀丽的丫鬟,一阵热意不由涌上心来。

赵烈的脸上浮现飞扬洒脱的笑容,现在所拥有的荣华富贵都是经过他艰苦的不懈努力换回的。赵烈出生在一个平常的偏远山村,虽然谈不上富裕,但却衣食无忧,宁静而和睦。母亲心灵手巧,温柔贤良,父亲老实本分,靠一身蛮力吃饭,本来父母是想让他寒窗苦读,博取封妻荫子的功名,光宗耀祖。

可是赵烈从小就不安分,喜欢天马行空,无边无际的幻想,生性好动,他总是会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奇怪独特的想法。他自小就很聪慧过人,私塾的老秀才对他敏捷的思维和出口成章的才气非常欣赏,认为他将来前程不可限量。但赵烈却有着不同的想法,他常常看着虽然满腹经纶,但一辈子郁郁不得志,穷困潦倒的老秀才发呆。这不是赵烈向往的生活。

年少的赵烈已经看穿了官场的黑暗,十年寒窗,金榜题名只不过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幻想。更重要的是赵烈内心深处渴望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他不满足于这种粗茶淡饭,不断重复,平静,平淡,慢慢苦熬的日子。

于是赵烈在十六岁时做出了他一生中第一个重要的选择,决定弃文从商,当他向父母说出自己的想法时,出乎他的意料,身材魁梧,一辈子忠厚老实的父亲并没有反对他的选择。

满脸沧桑,布满皱纹的父亲望着已经比他还高的爱子,看着赵烈眼中坚毅狂放的目光,父亲眼中露出的只有期待和鼓励的目光。

年少的赵烈满怀憧憬冲入了外面的世界。然而现实的社会很快浇灭了他美好的幻想,离家出走的头两年是他最为艰辛的两年,一无所有,到处漂泊,四海为家,年少的赵烈什么都干过了,经历了别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苦难。

他做过酒店小二,米店伙计,绸布店记账的小工,甚至还干过二个月的厨师。少年壮志不言愁,年少的他长发飞扬,没有任何的怨气,脸上总是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一次次咬牙挺了过来,看尽了人情世故,尝尽了世态炎凉的赵烈逐渐学会了太多不属于他那个年龄的东西,他不停观察周围的一切,暗暗寻找属于他自己的机会。

依靠两年多来辛苦攒下的一点本钱和把握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再加上他敏锐的头脑以及不懈的奋斗,赵烈走出了他生意上的第一步。又过了五年,赵烈在自己二十三岁的时候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大宅院和奴仆丫鬟。可是其中的辛酸和血汗又有谁能知道,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失败与挫折没有让他倒下,一颗永不屈服的心让他最终获得了成功。

往事不堪回首,现在的赵烈和七年前的他有了很大的改变,他得到了想要得到的锦衣玉食和荣华富贵,实现了年少的梦想,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似乎依然并不满足目前的一切。如果赵烈出生于现在的自由社会,他一定是商界风云人物,成功人士,但很不幸,他却出生在那动荡混乱,没有规则,强者为王,充满铁血传奇的年代。

赵烈望着旁边俏丽可人的丫鬟,浑身透露出青春健康的美丽,饱满的身材把青布衣裙绷得紧紧的,似乎稍微弯腰便会把衣裙撑破撕裂,他忍不住笑着道:“梦枕春衫半袖,鬓云欲度香腮雪”,他挥挥手让她靠近一点,这么寒冷的冬日,还是两个人躺在被窝里暖和一些,赵烈有权力享受辛苦换来的一切。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狂哦岸竦男θ荨M爬习辶成喜换澈靡獾男θ莺脱壑心侨萌诵奶目袢饶抗猓啻喝崴车难诀咝睦镆徽蟮幕怕遥崮鄣牧成戏善鹆嗣览龅暮煸啤?p>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几声凄厉的惨叫声刺破了冬日深夜的寂静。赵烈猛的推开怀中还依然沉浸在极度满足中,浑身赤裸的俏丽丫鬟,很快穿上衣服,一跃而起。他悄悄推开窗子,漫天美丽飞雪中几个蒙面大汉正在和他雇佣的几个护院家丁激烈打斗,刀光剑影斩碎了晶莹的雪花。看着躺在地上的几具尸体和地面上刺眼的红色鲜血,赵烈明白这伙人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看来他今天晚上是凶多吉少了。

赵烈深深吸了一口气,趁着混乱,果断借着夜色的掩护,忽然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隙,悄悄缓慢爬到一具尸体旁,摸到流血的伤口上,用沾满了鲜血的双手朝脸上,脖子上和身上抹了几把,然后侧身躺下,一动不动,飘落的冰冷雪花很快轻柔地铺满他的身上。天空高远而乌灰,往下才是非常宽泛的黑夜,覆盖着积雪的大地,带着无尽的沉默地蔓延开来,鹅毛大雪放肆地飘在夜空,飘到了他睁大的双眼中,冰冷的雪刺伤了他的眼睛,但却没有眼泪流出。

赵烈咬牙躺在院子里冰冷的雪地中,寒风无情地呼啸而过,卷起了地面纷纷扬扬的落雪,耳边传来激烈搏斗和救命的惨叫声。在那瞬间,赵烈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全身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惟有双拳紧紧握紧,双手骨节发出霹雳啪啦的声音。打斗很快结束,几个蒙面客把所有的房间搜了一遍,确信没有活口之后,带着搜出来的几大包珠宝,还不忘记放了一把火,嗖嗖几声,越墙而出,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雪一直下,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良久,直到熊熊的火光让赵烈感到全身灼热,他才轻轻动了一下早已僵硬的身躯,慢慢抬头看了看周围遍地尸体和燃烧的宅院,鲜血把洁白的雪地映得分外艳丽,他真正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怀着一种难以言状的复杂心情,赵烈缓缓逃离了辛苦经营多年的家业。

夜更黑了,寒风刺骨,风雪交加,赵烈在黑暗中被绊了一下,高大的身躯重重的摔倒在厚厚的雪地上,冰冷的雪让他感受到了痛苦的滋味,他勉强回头看了看远方燃烧的家园,熊熊火光映红了漆黑的夜空和纯洁的白色世界,无尽的寂寥,他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力量,从地上一跃而起,在雪地上狂奔而去,他的长发在寒风中伴着漫天雪花飞舞飘荡,空旷的原野中只留下了一阵阵愤怒不甘的吼声。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