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险的航线完整版第二十章舰队之眼

 

东京的夜景绝对没有纽约或者洛杉矶的好看,华显只喜欢站在好莱坞山上俯看洛杉矶的夜晚,在他看来,只有那里才最吸引人。

在东京住了这么久,几乎每天晚上都出来,所以东京的夜景更没有什么可以看的,他几乎开着野马跑车走过东京每一条可以通车的道路。

今晚,华显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把车停在一个僻静的停车场内,他坐着出租车跟踪林盛,万一他有麻烦,自己身上带着的左轮手枪也能帮忙。

 

出租车跟着野马跑车没走多远,林盛就把车停在一家酒店外,一个身材苗条的留长发的女孩正站在酒店门口等人,林盛过去和女孩高兴的聊着什么,然后他们俩走进酒店。

现在是吃饭时间,他们俩不会开房间吧?华显又一想,怎么能这样怀疑自己的兄弟呢?这样的事林盛还做不出来。华显找了个地方隐蔽好,他打算看看林盛晚上去那。

 

结果和华显想的不一样,过了一小时林盛把那女孩送上出租车,他自己开跑车离开。

华显坐着出租车一直跟踪到林盛所住的公寓附近,然后才放心的离开。原来一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林盛只和那女孩吃了一顿饭,华显摇摇头,坐出租车返回自己的住处。

 

进了别墅,亚美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她问:“你吃饭没?”

这时候华显才想到吃饭,这一晚上自己专心的跟踪林盛却忘了吃饭,这时候肚子已经很麻木。

亚美从厨房里端出几盘子菜。

吃着菜华显还在想,那天究竟是这么回事,如果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这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有好像发生过什么,最近的事真是太多。不过即使自己做了些什么,那也没什么可奇怪。只是林盛这家伙太过分,家里养两个美女,还在外边和别的女孩吃饭,再搞定一个他就三个人,能忙的过来吗?

 

 

日军大肆生产新式武器的时候,东海那一边也不是毫无建树。

上海市的郊区有一个代号S1的基地,这里是一个新建立成的大型机场,基地内主要驻扎着2个航空兵师,空军航空兵第46歼击机师,海军航空兵第7师歼击机师,另外还有一支号称天下第一团的海军航空兵第98团。

98团号称飞行部队中的精锐部队,装备的战机也和国内其他部队有所不同。全团都是清一色的双座双发型的歼10E型战斗机,该型飞机数量并不多。

如果歼10E型战机停在跑道上,从远处看过去,有点像EF-2000战机。机身很多地方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歼10E型战机是串列式双座战机。

这种战机就是西北风级导弹艇的一大克星。

 

一辆猎豹越野车沿着郊区的公路飞驰,车上除了司机之外只有一名乘客。

越野车速度很快,瞬间就开到S1基地的大门外。

S1基地的大门口的警卫并未打开电子门,站岗的士兵端着枪走到越野车右侧。

坐在车内的辛胜降下车窗玻璃,递出自己的证件。

卫兵看完证件,马上立正站好,向这个坐车的大校军官敬军礼,随后打手势告诉值班室内的卫兵打开大门。

电动门缓缓的打开,辛胜问:“98团团部怎么走?”

卫兵回答:“进大门向右转一直走。”

 

98团团长迟威站站办公室的窗户前,拿着望远镜看着基地大门口,说:“他们真准时。”

副团长柏诚说:“情报处的人前来拜访,看来我们又要忙。”

过了一会,辛胜就站在办公室门外。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迟威和柏诚的军衔一个是上校一个是中校,见辛胜佩带的是大校军衔,先给他敬军礼,然后团长客气的说:“欢迎来我们团,请进。”

辛胜进了办公室,团长请他坐在沙发上,柏诚关住办公室门,他的保密意识还是很不错的。

辛胜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打印纸,上边全是打印出来的图片,这些图片都是他用潜艇的光电桅杆上的照相机拍下来的。他把这些图片拿给迟威看,“这次来主要是和他们说这个事情。”

迟威拿过图片问:“这个好的隐形导弹艇不是你们舰队的?”

“要是我们的,还担心什么。你们团号称是‘舰队之眼’,希望你们在以后执行例行侦察任务的时候,多注意一下这个导弹艇。” 辛胜说完,坐在沙发上,等他们提问。

“你们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迟威问。

“在东京以东的海域发现的,那里正是日本海上武器试验区,而且他们还在那里试验了一种巡航导弹,我们没清晰的照片。”

迟威和柏诚看完图片后,柏诚说:“我们的侦察半径是一千公里,但是不能越过日本列岛侦察。”

“你们只要密切关注日本西南列岛和九州附近的海域就可以,最好能弄清楚部署数量和活动范围。导弹艇速度快,潜艇侦察比较困难。你们的照相侦察吊舱可以拍到更清晰的照片,最好能拍摄到舷号。你们在执行其他任务的时候,可以关注一下这种艇,不需要专门去找它。”

迟威点点头,又问:“最近日本集结一批军舰在西表岛,此事属实?”

“我正要和你们说此事,我们也在核实情况。潜艇速度慢,一时去不了那里,你们如果方便,可以去看看。”

98团是直属部队,需要侦察的目标都是总参选定,军委批准后,由海军总部把命令发给第98团。通常是这个月的侦察计划上个月就定好,如果总部没让侦察,98团也不能擅自去侦察,这个月侦察的目标内似乎没有西表岛。而且最近不明国籍的无人机多次进入中国领空,几乎是天天来,很多飞机都用在防空值班上,所以抽调不出飞机来。

虽然上边对98团的侦察行动限制的很严格,不过本团的正副团长都是很善于变通的人,他们用手里不多的权力都灵活的用上。比如一般的例行巡逻任务是由团部执行巡逻线路,然后由总部批准,他们尽量把巡逻线路设计的更巧妙,在平时的巡逻中战机也挂着侦察吊舱,这样就能多收集到一些情报。

迟威回答:“即使不是专门去,我们也能摸的清他们的情况。”

辛胜看看手表说:“我要先回去,这次可是第一时间把情报同报给你们,希望以后多有机会交流。”

 

98团的两位主官把这个‘长官’送走之后,迟威站在地图桌前凝视着地图。日本又是研究新导弹,又造新导弹艇,看来小步快跑已经变成加速飞奔,过不了多少时间,他们必然会在东海挑起冲突。98团必须提前做好各种准备。

如果日本有隐形导弹艇,那对航空兵部队就是一大挑战。目前国内各个部队都没有进行打隐形导弹艇的训练。每个月一次的对抗训练中,飞行员们还是在与SU-27战机进行远程空战训练。虽然日本刚把嘉手纳基地内的西南航空团的F-4EJ换成F-15J没多长时间,但98团已经准备好应对他们,听说日本还没买到AIM-120导弹,所以现在日本发动空中挑衅,胜算也不大,所以不会轻易用战斗机挑衅。

目前航空自卫队还对中国没什么威胁,远程空战训练其实真正要对付的是部署在嘉手纳空军基地内的美军的F-15C/D。目前嘉手纳空军基地内有48架F-15C/D,都是隶属第5航空队第18战术战斗机联队。

这是支擅长远距离空战的部队,配备AIM-120导弹和E-3预警机。其实即使没预警机,美军飞机也能在地面远程雷达的引导下在东海上空作战。美国的预警雷达探测距离出奇的远,可以发现一千公里外的弹道导弹,搜索几百公里内的战斗机更是不成问题。

不过对方有预警机的情况下,己方就无法使用低空接敌的战术,而且己方战机一起飞就有可能被E-3探测到。目前98团也有KJ2000预警机,也有霹雳12导弹,即使美国昏了头亲自出兵帮日本,98团还是能克他们一下,如果美国人不跟着日本胡闹,98团单靠自己的实力就能把日本自卫队给克住。

 

柏诚在辛胜离开的之后,也离开团长办公室,去机务大队,飞行大队,作战值班室和飞行员待命室都转了一大圈,看看部队的状态,等他回到团长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快到午饭时间,团长还在地图桌旁边站着看地图。柏诚问:“想什么计划?”

“我给鬼子的舰队算命呢,算算他们挑起冲突后能有几艘存活下来。”团长说着,坐回到沙发上,点上一支烟。

“你不是不抽烟吗?怎么又抽开了?” 柏诚冲了两杯咖啡放到桌子上。

“日本最近把几艘山云级和高月级驱逐舰重新加入到现役中来,被称为驱逐舰的军舰总数达到60艘,而我们团只有48架战斗机,如果第一次战斗总部直接点我们团出战,和他们单干,你看我们一次出击能消灭几艘?” 迟威坐到沙发上,喝着咖啡,舒展开眉头。

“让我们团单干,这怎么可能。东海舰队大小军舰也百十多艘,周遍海航轰炸师和混成师至少有FB-7和轰6飞机144架以上,另外空军也有48架FB-7,还有空军和海航的SU-30也不少,这些能发射反舰导弹的战斗机轰炸机加起来有近300架。如果总部不先派咱们团去,其他兄弟部队扑上去,我们连‘汤’都喝不上,最后咱们还是干老本行,拍一些照片,做个毁伤评估报告什么的。” 柏诚从不怕大打,怕的是不被上级派上去。

“附近独立侦察团的装备没我们好,所以总部会用我们做‘眼睛’,不过战斗开始后捞到护航任务也不错,和F-15过过招,看看自己的成绩。”

喝完一大杯咖啡,柏诚走到地图桌子前,说:“日本畏惧我们的潜艇部队导弹部队,所以不会把驱逐舰全拉出来,金刚级会做为战区防空武器用,用金刚级驱逐舰配合爱国者导弹部队去保护他们大城市。其他新型反潜驱逐舰一分为二,一部分保护金刚级,其余的派到潜艇可能出没的地方执行反潜警戒,他们怕我们的基洛级潜艇和其他新建成的潜艇绕到东部攻他们的后方,所以他们会把大量的军舰放在港口附近防御潜艇的进攻,真正用于挑衅的无非就是30多艘老旧的驱逐舰,不过他们到底舍不舍得用昂贵的村雨和高波级,那还要等段时间才会知道。”

只是在非正式场合下随意一说,就能看出柏诚是有眼光的,他看出来日本不敢拿出全部值钱家当‘豪赌’一把。

目前日本西南舰队只有军舰33艘,而且都是旧军舰为主,的确没有金刚级等新建军舰。日本还是没决心把4支八八舰队拆散了使用,只是把一切非主力部队的驱逐舰全拿出来赌博,还是不敢把最值钱的东西押到‘赌桌’上。

一个自认为很富裕的赌徒是不会把家里最值钱的东西放到赌桌上,只有输红了眼的时候,才会把认为最值钱的东西放到赌桌上。如果日本把6艘金刚级都编入西南舰队,那就是不正常,不用最好的,才符合常理。6艘金刚级驱逐舰可是日本的宝贝,不会轻易使用。

不过赌桌上还有个规律,那就是下的赌注越大,赢的也大,下的赌注小,赢的也小。日本人生性小气,即使赌博也不肯赌一次大的。

听完柏诚的分析,迟威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放到烟灰缸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才30多艘,那怎么够呢?潜艇部队,水面舰艇部队,航空兵一分,咱们真做了看客。东海舰队的隐形导弹艇一起杀出去,就能把这些军舰全消灭。”他看看手表,“不说了,一起去食堂。”

 

 

波涛汹涌的还面上,一艘水翼导弹艇低速航行,对海搜索雷达轻松的旋转着。

导弹艇的指挥舱内,尹端华拿着望远镜隔着窗户看着海面,他为自己能指挥一艘水翼艇而感到高兴。因为能得到更多的出海机会,积累航行时间。

天气非常不好的时候,大多数红箭级红星级导弹艇都不能出海,巡逻任务只能由2208型导弹艇和一些水翼艇才能出海执行巡逻任务。

一个水兵问:“艇长,为什么天气不好的时候人家都不出海,只有你抢着出海?在基地里多好,可以去食堂里吃自助餐,在艇上只能吃压缩饼干和罐头。”

“喜欢享福就别当兵,谁让你自己来找罪受。你在艇上就很不错,至少我们最多在海上巡逻一周,通常每天出海后晚上就能回港,可以洗个澡再睡觉,早上起来吃自助餐,在潜艇上,洗脸水都少的可怜,每天喝的水只有一缸子,洗澡吃自助餐你想都别想,而且每次出海都是一个月以上。要我帮你调到潜艇上体验一下?” 尹端华说完,吓的这个列兵不敢说话。

海军里没几个不知道潜艇兵是受苦的,没被潜艇部队挑兵的时候挑走,那就是福,分到导弹艇上就够幸运。

好奇的航海长问:“潜艇上到底什么样,你去了一个多月,喜欢不喜欢潜艇?”

“我这辈子再也不上潜艇,里边空间小,连窗户都没有,想出去看看海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都不行。在导弹艇上多好,喜欢钓鱼就钓鱼,想散步就去甲板上,随时可以打开窗户呼吸清凉的空气。” 尹端华坐在椅子上,看着宽阔的海面。

枪炮长过来问:“艇长,现在本来是你放假的时候,你怎么非要申请出海,尤其是这种天气。”

“你给我回舱去写学习三个代表笔记去,快点,马上执行,今天写够五千字,政治部的领导要来视察,我就把你的写的笔记放在最上边。” 尹端华假装恶狠狠的说。

枪炮长吓的一缩脖子,这可怎么办?他自己上学时候没好好学语文,自己的文化水平一般,写作文是最不拿手的,平时的学习笔记都是艇长为他写,而且需要自己写的计划和总结也都是尹端华帮他写的,这次要他动笔写,还要给领导看,这不是为难人吗?他知道自己可能惹恼了艇长,也就不敢争辩,只好回舱写笔记。

指挥舱内的其他人不敢说话,都不知道艇长在想什么。

其实尹端华找机会出海,只想在海上碰到那艘导弹艇,他想近距离看看那艘日本隐形导弹艇,这个想法只有他自己的知道。毕竟以后可能会和日军隐形导弹艇会有一场重要的‘考试’,他不想做个不及格的‘考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