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终于被逼出处女情节来了

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转贴

要是再看不见,我杀了你!!!
██████████████


我事先声明,我是男的,一个思想正常(但不正统)的男人,由于家庭教育的缘故,到了大学才开始接触这方面的东西,但是从一开始我就看得很开,我觉得那种东西只是纯属生理构造而已,把它升华到感情高度实在太可笑了,但是我对于女孩子一向是发乎情止乎礼,任何时候,只要对方不愿意,我都不会采取任何措施,哪怕是那种瞎子都看得出来的半推半就,我也不会下手。当然,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我目前25了,还是处男一个。

当然这些都不是我抱怨的内容,我也很心安理得地享受我之前的生活,毕竟生活和纵欲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我想说的,是之前我的一次相亲经历。

女方是母亲同事介绍的,在一家外企工作,约在一家很偏僻的牛排馆见面(在福州大学边上,叫紫什么忘记了,不过味道不错,最重要的是价格超级便宜,我都不敢相信有那么便宜的牛排了)。对方迟到了大约一个小时,不过还好我带了一本小说可以打发时间

我这边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女方是和一个女性长辈一起来的(忘了是阿姨还是姑姑),长相还不错,穿着露肩装和那种很短的礼裙(难道都不觉得冷么,寒一个),只是妆化得极浓,刚刚见面的时候,我就差点被呛出来了,只是出于礼貌,不便说什么。

她们落座之后,服务员就把菜单递过来,我问她们是否有什么不吃的食物,在确认没有之后,我点了三份牛排,然后三个人就攀谈起来。说是攀谈,其实大家也知道,跟审问差不多,基本上就是一问一答,只不过电视上看的都是女方长辈问,而她们则是两个人一起问,连珠炮一样的发问,连我爷爷的成分都要问出来,甚至还问我有没有什么朋友在政府里面当官,把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我还是一五一十地回答了,当她姑姑(暂且这么叫吧,我实在是忘记了)听到我曾经当过老师的时候,脸色明显不太好看,只是听到我现在的工作的性质和薪水的时候才有所缓和。

这时候牛排上来了,她们吃了几口后,又问我在福州有没有房子,我老老实实地回答,已经看中了一套,在台江步行街附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年后就去买。

然后她们又开始问房子的诸多事项,从具体地址到面积到采光到价格,其详细程度直逼中央审计署。不过看来答案似乎让她们满意,因为她们脸上微微有了一点笑意。

这时候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真的如此,反正我觉得那个女的声音突然间嗲了很多,问我房子是按揭的还是一次性付清。我犹豫了一下,老老实实地说按照自己的实力,200多平方的房子,肯定是要按揭的。

结果她姑姑说,你家里不是很有钱么,叫他们资助一点没问题啦。

我说这些东西最好还是自己来,又不是小孩子买棒棒糖,能够不叨扰家里就不叨扰家里了。

结果她又在那边絮絮叨叨,说她们单位有谁谁谁结婚买房子,是按揭的,结果现在两个人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连旅游都很少去什么什么的。

两个人说了半天,我被吵得头晕脑胀,随口说了一句,说到时候看看吧,要是行的话就问问二老。

她们听了之后很高兴,然后就又开始吃牛排了。过了一会儿她又问我说房子是她的名字写在前面还是我的名字写在前面。

我心里有点不大开心了,怎么连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就开始谈这个。但是我还是很平静地说,只要是两个人一起出钱买的,那谁写前面无所谓。

结果她姑姑开始不高兴了,说什么她们那边房子都是由男方出的,什么本来相亲都要先付一些礼金的什么的。

我就说如果都是我出钱的,那么结婚前买,就是写我的名字,结婚后买,就是写两个人的名字。

她姑姑还是不大高兴,还是嘟嘟囔囔地说要在婚前买,而且要写两个人的名字什么的。

我也懒得争辩了,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她们。

这时候她说话了,说她不在意婚前买还是婚后买,只有有心就可以了,要是不方便,就结婚后买好了。然后她又说我们两个上班都很忙,到时候她的父母就搬过来一起住,顺便帮助整理家务什么的。

我爽快地答应了,说那我把我的父母也接过来一起住(我父母在县城,刚好明年退休,我在省城工作),大家一起住在一起也热闹。没有想到她和她姑姑的脸色一下子就大变了,说什么结婚了婆媳还住在一起不方便什么的说了一大堆,还说她是家里的最小的女儿,家里人都疼她,所以她父母才要过来一起住的什么的。

我这时候心里就非常生气了,你父母疼你要过来一起住,那难道我父母把我当作捡来的儿子养了么!!

结果她还在那边絮絮叨叨,说什么她比较喜欢自立的男人,很讨厌哪些明明成年了还要父母一起住的什么的。

我一边吃牛排,一边听,一句话都没有回她。一直听了有20多分钟,她还不带重复的,我实在佩服。我吃完了之后,擦擦嘴,示意服务员把我面前的盘子撤走,然后微笑地对她说:

唔,那你的意思是,最好我跟我的家里人说一下,让他们出钱给我们买房子,然后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然后把你的父母接过来住,我的父母却不能来。

“对啊”,她理所当然地回答了一句,但是立刻就觉得我的语气非常不友善,有点心虚地看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我邪恶地笑了笑,盯着她的脸说:“你是处女吗?”

她一脸吃惊地看着我,好像是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她姑姑也急了:“你这人!这叫什么话啊!?”

我鄙夷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小姐,你就算是处女,也不值这个价格。”

说完之后,我掏钱付帐,只付了我自己的帐,全然不理两个女人的怒喝,大步走出门口。

在我回手关上门的瞬间,我借着依稀的灯光,看着她们因为愤怒而扭曲的面孔,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








呵呵,好不容易写完了,也不知道怎么写了这么多,自己觉得自己有点心理变态了,对人家说那么恶劣的话,不过那时候的确火气很大,觉得她们很过分,就没有多想了,大家要骂就骂吧。

顺便说一下,现在我决定了,房子要一次性付清——我把存款全部拿出来,不够的部分向父母借钱买房子,房产证上的名字写父母的名字,然后我付房租给父母——平日里寄钱回他们,他们里总是不要,呵呵,结果弄得我自己花钱大手大脚,不过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父母最可靠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