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异史 正文 第五章 射天狼 第八节 炮击

notabl 收藏 0 195
导读:中华异史 正文 第五章 射天狼 第八节 炮击

“全体都有!检查武器!”

“一连上甲板!二连、三连底舱待命!”

几名军官的命令声分别由船舱之下的第二层甲板和第三层甲板传来,随后整个船舱顿时热闹起来,士官们与军官们的命令声与枪械的撞击声交织在一起,将临战前的沉默彻底打破。

位于第二层甲板的第一连很快列队走向舷梯,脚步声杂乱的响了起来,使得底舱的人的心中更加的烦躁。

当一连的第一名士兵踏上这艘巨大的战舰的上甲板的时候,外面的炮声仍未止息,放眼向北面望去,可以看见海面上不时有硝烟腾起,而更远的陆地虽然还无法被甲板上的人看到,但是却可以望见天边那由陆地上升起的浓烟。

作为镇虏军551两栖师的师长,同时也是第一登陆梯队的最高指挥官,朱敢一直站在刘国轩的旗舰的上甲板上,观察着郑森舰队的行动。

虽然他们是早上九点钟从种子岛上船出发的,但是由于一路逆风,所以走的并不快,再加上登陆之前必须将日军建筑在海岸附近的堡垒摧毁,因此,他们直到下午三点半钟,才得到了登陆的机会。

朱敢转身向东方望去,却见两艘大船正缓缓顶风而行,成“之”字形路线向北行驶过去,与其它的战舰不一样的是,这几艘战舰虽然船体也十分庞大,但是两舷却没有任何舷侧大炮,而且连上甲板也没有。

开始时朱敢也不知道这种船是干什么用的,不过,当郑森舰队的炮击开始后,他终于弄明白了这些奇怪的战舰的用途。

由于普通的前装舰炮威力有限,而且装填速度慢,准确性极差,因此不适合承担对岸炮击的任务,所以郑森舰队将林清华卖给他们的攻城重炮改装了一下,并将一些大吨位的战舰也进行了改装,拆掉舷炮,卸去上甲板,加固船体,然后将这些攻城重炮装上了这些战舰,这样一来,这些战舰就摇身一变,成为了重型火力支援舰,专门用来轰击沿岸堡垒工事。不过,由于攻城炮的重量和后坐力均较大,因此放在这些木制的战舰上就显得相当的勉强,因而这些船上每艘船仅仅装载了一门攻城重炮,以防止巨大的后坐力将船体震坏,但即使是这样,在持续了五个小时的炮击中,还是有五艘重型火力支援舰因为被攻城重炮的后坐力震坏而不得不被迫退出战斗,到运输舰队后方进行修理。

现在的这两艘正从朱敢眼前缓缓驶过的大船正是刚刚修理好的火力支援舰,从它们船体下方那几道用木板与麻绳临时扎起来的一道裂缝来看,它们的船体损坏的应该比较严重。

朱敢摇了摇头,对身后站着的刘国轩说道:“刘将军,你让这些船继续上去炮轰,就不怕船被震碎吗?”

刘国轩走上一步,来到朱敢身边,拿起手中的千里镜,仔细的看了看那两艘船身上的裂缝,随后放下千里镜,说道:“没办法,必须接着上!我们这支舰队就只有这么三十五艘重炮船,若是不按照计划及时登陆的话,恐怕会耽误整个行动。你也是知道的,第一批上船的人只有五万人,剩下的人还在种子岛码头望眼欲穿的等着咱们的船去接他们呢!来的时候由于逆风,已经耽误了不少工夫了,即使现在能够马上上岸,那么也比原来的计划晚了差不多三个时辰,看起来你们这前锋部队必须做好独自上岛过夜的准备了!”

朱敢看了看远处的几十个袅袅升起的黑烟,眉头皱的紧紧的,他说道:“不是说从这里登陆最容易吗?怎么炮打了这么长时间还在打?难道敌人的抵抗很顽强?这里的军队难道比你们探听到的要多?”

刘国轩轻轻摇了摇头,说道:“细作的消息不会有错,应该是炮击的准确性太差的缘故。要知道,在这海上打炮可不比你们镇虏军在陆地上打炮,你们可以做到一炮一个准儿,八九不离十,但是我们海上的炮就大不一样了!你向海里看看,那起伏不停的海浪什么时候停过?在这样高的浪里打炮,十炮里能有一炮命中就不错了!幸亏用的是你们的攻城重炮,威力强大,即使没有直接命中,只要打到了旁边不远的地方也能对目标造成损坏,否则的话,光是炮击就要几天才能奏效。”

刘国轩再次举起手中的千里镜,向着远处的那些正在猛烈炮击海岸的战舰又看了几眼,随后收起千里镜,说道:“现在看来细作传回来的情报是准确的,向井将九州岛南部的岛津师团调到了京都,现在这里防守力量并不强大,否则的话,我派去的前锋哨船上的细作就会传回消息。”

朱敢问道:“师团?编制多大?”

刘国轩在心里盘算一会儿,随即说道:“这个师团的编制是向井氏去年才搞出来的,应该比你们镇虏军‘师’的编制要大,你们一个师是一万余人,而他们的‘师团’一般则是两万多人,不过,也不一定,就比如实力最强的岛津师团就有三万多人,而实力最弱的锅岛师团只有区区不过万把人而已。”

“这么说来,岛津师团的战斗力最强了?” 朱敢希望郑森的情报是准确的,因为他深知,若是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对手,那么登陆所付出的代价将会非常的大,他可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出现。

刘国轩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其实在向井氏崛起以前,倒幕力量的首领就是岛津藩,那时候,我家元帅也曾试图收买过他,不过却被拒绝了。要知道,岛津氏在日本各藩中的实力非常强,若是能够将他也收买过来,那么向井氏就不会在短短的时间里崛起了,这岛津氏是第二个投靠向井氏的,他们一向向井称臣,那么其他的诸侯自然也就纷纷跟随,那些以前投靠我家元帅的诸侯就实力大减,要么被消灭,要么被收编,一年不到,向井坐大,再也制不住他。”

朱敢问道:“这个叫做‘向井’的到底是在那里崛起的?是否就是这九州岛?”

刘国轩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里,而是北边本州岛的长州藩,另外好象北边也有他的势力。他与长州的毛利结成了联盟,利用藩兵与德川氏作战,并拉拢各地大名诸侯,实力增长很快,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武器很不错,远比德川的武器好,虽然德川也有咱们的少量快枪,但毕竟杯水车薪,再加上人心涣散,失败也是难免的。向井氏慢慢的将兵权收拢,时机一到,便开始将各实力弱小的大名架空,只剩下了岛津、毛利这样的实力雄厚的大名还能保持一定的自主,不过,向井的地位已经稳固了,没有任何人有胆量动摇他的地位,而且他还趁热打铁,将原来的旧兵制进行了改变,这也正是‘师团’的来历。控制了九州岛后,向井就以这里为据点,向德川发动猛烈攻击,因此这里的防御堡垒很多,不过,相比之下,现在这里远比其它地方要容易进攻得多,因为向井已经差不多将这里的军队抽空了。”

“为何他不派重兵把守这里?却将兵派往它处?” 朱敢心中有些疑惑,遂问道。

刘国轩点了点头,说道:“不仅你想不通,就连我们家元帅也想不通,按照细作的情报来看,向井一取得大权,就开始拼命的建造舰船,并派出海盗袭击朝鲜,虽然被镇虏军击退,不过,其狼子野心已经暴露无疑,按说他应该在离朝鲜最近的九州一带布下重兵才对,但是却将最精锐的岛津师团和毛利师团调到京都,这个做法真的是奇怪的很,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去年年底,我军收复被向井军队占领的琉球,那时,向井的做法就相当的奇怪,他的军队并没有怎么抵抗就撤退了,所以我军轻易收复琉球。”他顿了一顿,随后接着说道:“不过,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打下了九州岛,那么以后就有了立足之地,就是耗也能将他耗干!”

说完这句话,刘国轩拿起千里镜向远处望了望,随后对朱敢说道:“朱将军,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可以下小艇了,方才我已经命德川的人先攻了上去,现在就看你的了。若是你们能够顺利上岸,那么就等候援军抵达,按照原来说好的,陈唯一将军将与第二批船队一同抵达这里,到了那时候,整个军队的指挥权就归他了,你的威风就大减了!”

朱敢苦笑道:“什么威风不威风的,我现在是战战兢兢,根本就没心思理会别的,唯有想着怎么能够减少损失。”

刘国轩狡黠的笑笑,说道:“有德川的人给你们挡子弹,你们就放心的上去吧!再说了,现在那些堡垒差不多被完全摧毁了,那里的大炮已经不能对你们造成任何威胁,你们就放心的上去吧!况且,你们差不多每三十个兵就有一门迫击炮,火力强悍无比,那些城上的土炮怎能是你们的对手?”

随着刘国轩的命令,这艘巨舰的桅杆顶上升起了一串彩旗,各舰看见彩旗升起,纷纷将船上的小艇舢板放下,并搭上软梯,让那些船上的步兵登上小艇。

朱敢向刘国轩抱了抱拳,说道:“朱某先走一步,以后若有机会,定然请刘将军小酌几杯。”

刘国轩也抱拳道:“朱将军身先士卒,当真让刘某佩服,朱将军上岸后,一旦站稳脚跟,请马上派人来通知我,我立刻返航。请放心,现在风向已转,虽然只是侧风,但是来去肯定会快得多,我保证将第二批人在今晚,或者最迟明日凌晨送到岸上,希望那时朱将军已经在岸边建起了营垒。只等我军大炮一到,明日就可将城堡拿下!”

***************************************************************************

“哗啦————哗啦————”

那些战舰暂时停止了炮击,船桨划水的声音就显得异常的清晰。

密密麻麻的小艇舢板布满了整个海面,远远望去,巍为壮观。

“轰隆————”

几颗炮弹带着呼啸声飞了过来,从人们的头顶上飞过。

舢板里的士兵全部将身子蜷缩了起来,一边听着头顶上的炮弹呼啸声,一边听着水手们操纵舢板上的小帆的口令声。

凛冽的海风吹在了那面小小的三角帆上,帆布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不断的刺激着士兵们的神经。

“轰隆————轰隆”更为猛烈的炮声从南边传来,郑森舰队用更为猛烈的的炮火进行了压制,迅速将一些刚才隐藏在海岸上的日军大炮摧毁,掩护登陆船队快速向前冲击。

“咯————”的一声,舢板猛的停住了,所有的人不自觉的将身子向前猛的一掼。

“到岸了!到岸了!下船!下船!”水手们的呵斥声响了起来。

船上的人迅速直起身子,向着四周看去,却见舢板并没有靠近沙滩,而是停在了一块巨大的礁石上,而这块礁石离最近的沙滩还有差不多十几丈远。

朱敢回头对水手喊道:“为何不直接冲上沙滩?”

一名水手答道:“不是我们不想冲,而是风把我们吹过来了!现在我们的船在礁石上搁浅了,人不下去,我们就动不了!这里的水已经不深了,最多到腰,已经可以下船了!”

朱敢心中暗自咒骂几句,随即对身边的那名排长大声喊道:“全体都有!脱衣服,下船!”

士兵们纷纷将子弹袋缠在脖子上,并将衣服全部脱光,装在背包里,跟着便跳下了船,高举快枪和背包,伴随着一阵咒骂声,在齐腰深的水里向岸上走去。

朱敢脱光衣服以后,也跳下水去,一接触到海水,他马上明白士兵们为什么要咒骂了,因为海水冷的刺骨,虽然现在还没有下雪,不过却比下雪还要冷。

万幸的是,此时他们的登陆地点离那座最近的已经半塌的日军堡垒有差不多一里远,那里的枪弹无法打到这里来,因此他们可以安安心心的上岸,不慌不忙的将身子擦干,并穿好衣服。

岸上到处都是被炮火摧毁的碉堡和土垒,而且在这些碉堡的周围还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从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来看,他们应该就是德川的部队了,由于他们是在镇虏军之前一个小时上的岸,而那时的日军堡垒还没有被摧毁,因此他们的伤亡十分惨重,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现在除了那些满身是伤躺在地上哀号的伤兵之外,就只剩下了早已僵硬的尸体了。

朱敢拿起千里镜,向着远处的一些高地上望去,却见那些密密麻麻的碉堡和堡垒大部被炮火摧毁,而那些堡垒顶部的木制屋顶则正猛烈的燃烧着,并冒出浓烟,直向天空升起百多丈。

现在朱敢终于明白这种大炮为什么会被人称做“雷神”了,因为它的威力实在是太过惊骇,所有被它看中的东西,没有能够幸免的。也正是托这种雷神大炮的福,朱敢他们才没有遇到顽强的抵抗,虽然一些半塌的碉堡中仍不时射出冷枪,不过,在两栖师的优势火力下,在迫击炮炮弹与炸药包的冲击波下,剩下的碉堡被迅速摧毁。

朱敢没有在滩头做过多的停留,待自己亲自率领的这个团集中起来之后,便快速向内陆挺进,按照预定计划,去占领或摧毁内陆的一些堡垒,并与其他部队会合。

越往前走,枪声就越密集,那是比他先一步向内陆开进的部队正在与残余的日军进行战斗,其中自然还有少量德川的士兵。不过,从枪声来判断,日军的抵抗十分微弱,而且在两栖师带来的迫击炮的轰击下,它们很快陷入了沉寂状态。

很快,一、二、三旅的旅长和552两栖师的师长已经派人来与朱敢取得联系,而且其他三个步兵师的师长也已经派人与朱敢取得了联系,很明显,登陆行动已经成功了至少一半,因为所有的部队已经顺利的上岸,并快速向内陆地区推进,只要能够占领那座坚固的城堡,那么此次行动就大攻告成,

朱敢不敢有丝毫的停留,他亲自率领两个两栖师迅速向前推进,并且派人不断的将前方的战况通报给后面的一些部队,催促他们加快脚步。

镇虏军快速向前推进,一路之上,挡者披靡,当朱敢领着自己的警卫营冲上一个被大炮轰得稀烂的小山后,他马上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标————鹿儿岛城。

根据郑森的情报,鹿儿岛城是向井在旧城的基础上新建的城堡,不仅规模更加庞大,而且火力十分凶猛,更重要的是,由于它离开海岸十里,因此战舰上的大炮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炮弹射到这里,这样一来,攻克这里的重任就全落在了先行上岸的两栖师与步兵师身上。

由于正面突击城堡难度太大,而港口附近的炮台又十分坚固,因此朱敢他们全部是由鹿儿岛城的南部登陆的,当他们到达鹿儿岛城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后,才惊讶的发现,这里除了这座离海岸最近的小山被战舰轰烂之外,其他的一些小山却仍然完整,那山上的日军工事清晰可见,而那山下不远处的鹿儿岛城更是坚固异常。虽然紧靠海岸的一个巨大的港口已经被彻底摧毁,港口里的那些日军舰船也被击沉,但是,那鹿儿岛城却毫发未伤。

朱敢虽然有些吃惊,但并不慌张,他马上传令部队就地挖掘战壕,并将一些残存的碉堡进行一番简单的修缮,同时开始将随军带来的迫击炮架设在山顶上,准备居高临下轰击山下的鹿儿岛城。

日军自然不是傻子,他们刚才被猛烈的炮火轰下了山,但此时,他们见小山已经被镇虏军占领,便急着转身,向山上冲来,但他们的行动很快就被仍然留在小山海岸附近的郑森战舰发现,片刻的沉寂之后,呼啸的重型炮弹就落到了他们的附近,再加上朱敢他们的猛烈还击,日军的第一次冲锋被打退了。

就在日军的第一次冲锋被击退后不久,其他的步兵师已经赶了上来,并迅速按照朱敢的命令,在小山四周布置防御工事,以策应山顶上的朱敢部队。同时,按照朱敢的命令,两个步兵师专门负责从小山到南部海岸的防御,以保证第二梯队和攻城重炮的顺利登陆。

朱敢用千里镜看了看山下的鹿儿岛城,见那城上布满了大炮,但很显然,那些大炮都是老式的前装炮,而且由于炮位的缘故,它们不可能打到山上。

朱敢见日军开始在北边的山下集结,而且正从城中调出大炮,便知道他们马上就会发动第二次进攻,遂命令山顶的迫击炮首先开火,压制底下的日军。

虽然战舰的炮火无法直接轰击鹿儿岛城,但是却能够为小山附近的镇虏军部队提供火力支援,而且由于朱敢又从其他部队调来了部分迫击炮,因此山顶的炮火十分凶猛,居高临下的打击下,不仅准确,而且打的较远,在这种两面夹击下,正在集结的日军被迅速打散。但让朱敢遗憾的是,根据几次试射的结果来看,由于距离太远,自己的迫击炮也无法有效攻击鹿儿岛城,甚至连爆炸后产生的弹片都无法飞到城墙上,看起来必须等待第二梯队的抵达,才能用他们带来的重炮轰击鹿儿岛城。

看着从这座小山一直延伸到海岸的那些阵地,朱敢心中有些担心,他不知道刘国轩他们能否准时将第二梯队运到,更不知道日军的实力到底怎样,是否真如刘国轩所说,日军的精锐不在这里。如果日军精锐部队真的不在这里的话,那么仅凭自己的实力是否能够一举拿下鹿儿岛城呢?

见城外被打散的日军渐渐收拢到了城堡的东侧,并开始进入城堡,朱敢知道日军已经放弃了在城外野战的企图,遂叫来两名副官,命令他们道:“你们马上坐舢板返回刘国轩将军的旗舰,告诉他,我已经站稳了脚跟,他可以返航了。不过,你们也告诉他,我希望他能够留下至少十艘炮船,以便在这里支援我。”

刘国轩非常大方,他只带着十艘装载着攻城重炮的炮船与运输船队一同返航种子岛,而将剩下的所有二十五艘炮船留了下来,并且还留下十五艘战舰保护这些炮船。这些炮船继续用船上的攻城重炮轰击着一些仍旧留在日军手中的碉堡与堡垒,并渐渐的向朱敢占领的小山靠拢过来,当这些炮船全部靠拢到小山附近时,步兵师与两栖师也已经完成了简易工事的修建,一道牢不可破的防线出现在了鹿儿岛城的南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