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名帅剑指06世界杯


十大名帅剑指06世界杯








斯科拉里(葡萄牙队主教练)



作为韩日世界杯的冠军教练,斯科拉里有机会带领葡萄牙队捧得世界杯,从而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带领不同球队夺冠的主教练。斯科拉里是一名崇尚欧洲技战术打法的教练,或许正是因为其务实的球风中和了巴西队过分的表演欲,才使得巴西成就了五冠王的伟业。斯科拉里作球员时是名凶悍的后卫,以他粗糙的脚法可能颠球不会超过十下,但对方前锋在他面前连一下也颠不了!04欧锦赛力排众议把流淌着巴西血液的德科招入国家队,而决不向前世界足球先生菲戈低头,已经彰显了其倔强铁血的一面。斯科拉里期盼与巴西分在一组的愿望没能实现,然而“欧洲巴西”葡萄牙假如能一路高歌猛进,终究会遇到巴西的。那将是一场奇妙的比赛——最接近巴西的球队与巴西的直接对话!





里皮(意大利队主教练)



与国家队历任教练比较起来里皮都是格格不入,他并不是防守反击的行家。“银狐”的战术思想稳重而不乏变化,他不在乎最大牌的球星是谁,他只在乎谁是最合适的。手拈雪茄,气定神闲的指挥比赛的场面似乎已经成了里皮的招牌,里皮相信烟草可以促进大脑的兴奋,他是个喜欢思考的教练,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拨云见日是他的拿手好戏。在意大利国家队一次次的因“为了防守而防守”吞下恶果后,里皮已经不再拿着所谓的“世界第一防线”招摇了:“锋线、中场和后防同样重要,我不会刻意倚重某一部分。”是啊,只用右臂活动的人,他的左臂就会萎缩,一支历史上最平衡的意大利队在里皮的手里诞生了。





佩雷拉(巴西队主教练)



赫拉克利特告诉我们: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而佩雷拉偏偏要率领巴西队再续前缘。在沙特和阿联酋等海湾国家的不顺利已经证明佩雷拉不适合留在弱者阵营中,他倡导的一脚出球和高对抗中技术的运用根天生散漫的西亚人讲起来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佩雷拉与斯科拉里交恶,因为佩雷拉曾批评02年的斯科拉里丑陋,而事实上94年的佩雷拉同样的保守。佩雷拉陷入了矛盾中,94年的佩雷拉要继续实用足球路线,06年的佩雷拉却认为巴西队有资本踢赏心悦目的比赛了。佩雷拉需要460阵型革命,而改变就必须敢于冒险,有人说如今的巴西队无论怎么踢都是冠军,这样的舆论陷阱对佩雷拉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好在佩雷拉最大的优点就是——别人都醉了的时候,他是清醒的。





布吕克纳(捷克队主教练)



布吕克纳,这个满头白发棱角分明的老者是在葡萄牙欧锦赛叫世人认识的。3:2逆转荷兰的那场比赛堪称足球史上的经典,布吕克纳的魄力在于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会作出最大胆的决定,在作出最大胆的决定后他又能妥善安排使其不至于流产。早在上世纪70年代或者更早的时候布吕克纳就成了共产党员,红色是那一代人永远消解不去的情结,他从来不缺少红色的激情,在捷克青黄不接、死气沉沉的时代他竟然能够使球队像一群不屈的勇士,他是有信念的人,一个卓越的鼓动家!难怪04欧锦赛惜败希腊后,内德维德以泪洗面说:“这是历史上最强的捷克队,一支没有丝毫裂隙的队伍。”布吕克纳的捷克队没有种类纷繁的花絮,所有的球员都在演绎一样的故事,而就是这一样的故事将会留下不一样的传奇!





埃里克松(英格兰队主教练)



从意大利金鱼缸里出来的埃里克松饱受英格兰暴风雨的考验,比起意大利媒体的业余,英格兰的记者实在是刁钻的可怕。在现代足球的起源地,在素来傲慢排外的英国,国家队历史上第一个外教的日子可不那么好过。瑞典人是名力求简洁明晰的教练,在执教拉丁色彩很浓的本菲卡队时也未曾有丝毫的改变;本来他该和英格兰的足球天性完全吻合,而事实上无论是英格兰队和埃里克松在邂逅以后都陷入了混乱。英格兰找不到核心和方向,埃里克松弄不懂阵型和打法,好在他根英足协签定了一份昂贵的合同,不管谁炒谁,都要先支付500万英镑的巨额违约金。不知道最近迷上了西藏宗教诗词的埃里克松领悟出什么真谛没有,英格兰队确实需要西藏文化倡导的博达胸怀和虔诚信仰。





巴斯滕(荷兰队主教练)



少帅巴斯滕的执教风格根他踢球时一样锋利而飘逸。巴斯滕一上任就促成了橙衣军团的年轻化,阿贾克斯青年团和阿尔克马尔的主力军成了他倚重的对象,尽管遭到了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方面的反对,但巴斯滕连反击都不屑为之,他知道辩论只会叫人们话更多,只有好的成绩才能叫他们闭嘴。至于戴维斯、西多夫等黑人球员,巴斯滕给他们亮了红牌,他需要组建一个和谐上进的整体,在不是绝对必要的情况下他不会招入黑人球员破坏来之不易的团结氛围。除了罗本和范尼,这支荷兰队多是由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组成,他们能很好的贯彻教练意图。或许巴斯滕正是要把这支青年军带到德国,叫他们在世界杯的舞台上成名立万。巴斯滕独具慧眼,他能看到足球的未来!





希丁克(澳大利亚主教练)



希丁克已经成为了世界杯的传奇教练,他以兼职的身份率领澳大利亚再次杀入阔别已久的世界杯决赛阶段。而在此之前的“韩国神话”仿佛仍历历在目。希丁克是一名坚持“非理性足球”的理性教练。他的球队通常异常快速异常刚猛,特别是遇到强手时更能唤发斗志。希丁克一直在实践世界上最具穿透力的足球,由于它的杀伤力过于骇人,使得足球理论家不愿意把希丁克的战术思想作系统归纳,他们只是搪塞说希丁克擅长踢不讲理的疯狂足球,说希丁克更适合带一些有一定冲击力的二流强队。事情的真相根本不是这样!还记得98年那支荷兰队么,他们有着良好的整体素养,穿透力只是这种素养的一部分,要不是半决赛点球惜败巴西,决赛他们是有实力磕掉法国的。





克林斯曼(德国队主教练)



作为一个资历尚浅的教练,克林斯曼的执教之路说不上顺利。本来德国足球已经有了复苏的迹象,联赛里活跃着波多尔斯基、拉姆、施泰因斯泰格等新兴力量,但他们在一系列热身赛上的表现仍然差强人意。1:0勉强击败中国,0:2不敌斯洛伐克,n年不胜世界强队的宿命更是仍未打破。在这个最黯淡的时刻,请不要小觑德国,日耳曼人习惯于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后发制人,况且他们是东道主!克林斯曼一直都在演练阵型,似乎每次都是演练某个环节的战术,从来没有把全部实力展现到世人眼前。克林斯曼这个喜欢在美国居住的德国人,或许正是刻意与祖国拉开距离,他需要以局外人的身份审视全局。当德国战车的所有零件都运转起来后,没有谁能挡得住他们。





勒梅尔(突尼斯队主教练)



2002年卫冕冠军法国队在小组赛折戢沉沙,勒梅尔成了全民公敌,成了整个法兰西的罪人。与众多教练因为固执高傲开罪媒体不同,勒梅尔与媒体不睦仅仅是因为内向的他不擅沟通。“这个人跨掉了!”雅凯悲切的为倒霉的继任者下了断语。然而勒梅尔这个软弱的人却选择了坚强,他来到非洲寻找失去的自信,他细腻的指挥才能在突尼斯这个北非劲旅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2004年突尼斯历史性的荣登非洲冠军,勒梅尔也成了世界上唯一拥有两个不同大洲冠军的主教练。心脏有问题的勒梅尔在临场指挥时总要扶着一些东西才能站稳,他看上去是那么禁不起碰触,而他的球队又是那么的不好对付。自称患上“世界杯恐惧症”的勒梅尔,勇敢的迎接起了德国世界杯的挑战。





佩克尔曼(阿根廷队主教练)



佩克尔曼号称“阿根廷青少年足球之父”,阿根廷一代代的新星都是经过佩克尔曼的点拨成长起来的。与青年足球的辉煌比起来,“后马拉多纳”时代的成年队实在乏善可陈,特别是根近邻巴西的骄人战绩相比较,更显得寒酸。佩克尔曼的前任帕萨雷拉和贝尔萨都紧跟欧洲技战术打法的潮流,只不过前者更强调纪律,后者更注重效率,佩氏则主张南美和欧洲技战术的融会贯通,他认为只有阿根廷队能够把两种风格的足球一起演绎。上任伊始,他就力挺速度较慢的里克尔梅作为全队核心,全然不顾欧洲足球简捷迅速的理念。里克尔梅是个天才,但与生俱来的哈姆雷特似的延宕使他总是想得多作的少,佩克尔曼有超人的耐心和胆识等待英雄爆发。“里克尔梅是那种心系全队的球员,他可以随时创造奇迹,他的缺点也正是他的优点,我喜欢每一个有特点的球员。”佩克尔曼如是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