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庆祝铁血书库恢复运转,多解禁两节!《兵王》第四章11节-第五章5节

十一节

红军团指挥所建在一个山势平缓,长满杂树的小山包上。那辆通讯车改装的指挥车里坐上四名尖刀当作诱饵,远远的向蓝军阵地纵深开去。

鸿飞身上披着挂满青草的伪装网,趴在树林中一棵大树下的乱草里。他怀里抱着一支85微声冲锋枪腰里的五四手枪也换成了67式微声手枪,现在他既是暗哨又是伏击老B隐蔽兵力。

刚进初夏,草原上的蚊子还没有形成大兵团作战的实力,只有几只度过严冬考验的青壮年蚊子,围着鸿飞急得团团转。鸿飞有过被蚊子咬的教训,所以这次潜伏不但全身防护,脸上也用一条染成黑色的毛巾罩起来,只剩下两只眼睛露在外面。

树林里静的像个坟墓,听不见虫鸣也看不见小动物活动。鸿飞瞪大眼睛死盯着前方。出发前,曹卫军警告他,老B手黑,喜欢把发现的哨兵打昏。鸿飞非常担心,万一老B手脚没个轻重把他打死,这亏可吃大了连个报复的机会都没有!鸿飞摸出一条口香糖放进嘴里慢慢的嚼,连续折腾了两夜一天他疲劳极了,俩个眼皮直打架。

时间过的就像牛车爬,单独潜伏的鸿飞很寂寞,他把会唱的歌在心里给自己唱了一遍,唱完最后一首《我爱北京天安门》,看看表,时间才过去了不到一个小时,树林里还是安静的像个坟墓毫无动静。

鸿飞心想,老B一定被雷区拦住了,其实那里面根本没有雷,分队长故意命令我们挖了些雷坑让像老狼一样多疑的老B们看。他们一定上当了,不敢从雷区里经过,一定是迂回过去的。我们回来的时候走的是山地,不像在草地中行进一样会趟出一条路,老B无法追踪,他们今晚肯定不会来了。

鸿飞心头轻松起来,但眼皮越来越沉,眼前的景物变的模模糊糊,他慢慢的睡着了。

刘新年带着三排隐蔽在指挥部右翼树林里,三挺机枪成倒“品”字型布置在他的前方,每名机枪手都有一名潜伏的狙击手掩护,三个班也成“品”字型摆在机枪的侧后。他对自己这样的布置很有信心,老B顶多能干掉前出的两挺机枪,但剩下的一挺机枪加上正面一个班的兵力肯定能把他们压制住,两翼的两个班乘机迂回上去,你老B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能在几分钟内,把隐蔽在复杂地形里的两个班全部干掉。等我的兵上去!嘿嘿!刘新年冷笑起来:我请你们老B尝尝警卫部队擒拿格斗的厉害,反正拳头不会发激光束,除非你们“畏罪自杀”!

刘新年端起望远镜向正面、两翼扫了一遍,树林外杂草、灌木从生的坡地上连个鬼影子也看不到。

刘新年盼望着老B赶紧来,这些天他们可把红一连搞苦了。没日没夜的频繁转移不说,关键是提心吊胆的日子太难熬了,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有个动静就要如临大敌般的折腾一通,弦都快崩断了。但刘新年还是不敢有一丝松懈,他知道老B全是善于抓“侥幸”的大师,只要让他们抓住一丝机会,他们就会像饿了一年的狼群一样闪电般的扑上来,把你撕碎、嚼烂连皮带毛全部吞下肚连个血丝也不会剩下。

他有些担心的再次向阵地看去,兵们隐蔽的非常好。团里刚发下来的新型伪装网是个好东西,在这玩意上插满草披在身上趴到草地里,不走到跟前根本看不出趴着一个人。临进入阵地前,他又跑到富裕的曹卫军那里多要了几块,交给机枪手把机枪阵地隐蔽起来,绝不能给老B们一丝机会。

“妈了巴子,死那儿去了?”刘新年不满的嘟囔了一声,他希望老B赶快出现,一鼓作气把他们消灭掉,然后钻到帐篷里好好睡一觉,这几天加起来他睡了也不过七八个小时,累坏了。

突然,刘新年发现正面坡地上的一株灌木微微晃动起来,他端起望远镜看过去,一名老B正在急速后退。

“妈的!一定是发现树林有埋伏!”刘新年心里暗叫着,向老B身后看去,那里的杂草、灌木没有丝毫晃动。

“是尖兵!不能让他把侦察结果送出去!”刘新年一指老B撤退的方向:“狙击手,干掉他!”

三名狙击手应声而起,刚把枪托送上肩,山脚下的怪石后突然冒出三点微弱的火光,三名狙击手的头上几乎同时冒起了红烟。两挺前出的机枪,立刻扫了过去,三名老B一缩头隐蔽在怪石后不动了!

两挺机枪还在“嗒嗒、嗒嗒”的狂叫,刘新年大喊起来:“转移阵地!”

话音未落,他的头上突然冒起了红烟,刘新年大惊失色扭头向侧翼看去。坡地上鬼魂一样站起来五六个“草人”,一扬手把什么东西扔进树林。

“手榴弹!右翼!”刘新年急得失声大喊,猛然又想起自己已经阵亡了军官要以身作则,随低声喊道:“三排长,指挥……”

噼哩啪啦一阵响,老B扔过来的东西落进树林。有一个恰好落在刘新年面前,演习手榴弹虽然没有弹片,但被气浪打中的滋味也不好受,他后跃着转移阵地。那个东西“轰!”一声爆炸了。

刺眼的白光瞬间充满了树林,刘新年眼前一片雪白什么也看不见,耳边的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兵们狂喊着“我的眼睛”胡乱开枪。刘新年心里明白,他这个排完了!

十几秒钟后,树林里安静下来。听不见兵们的喊叫声,刘新年惊恐喊叫起来:“王军!张志刚!回答我!他妈的老B,你把我的兵怎么了?”

“嗳呀!你这个当官儿的怎么张嘴骂人?”一个嘻皮笑脸的声音飘进刘新年的耳朵:“放心!你的兵们都睡觉了,这可不能怪我们,谁让你的兵抱着枪瞎突突!”

“混蛋!谁给你们打人的权力!”刘新年怒不可遏,拔枪循声打去,脖子上立刻挨了重重的一掌,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名老B一摆手,带着他的手下隐蔽起来,准备伏击冲进树林的蓝军支援部队。

鸿飞被激烈的枪声惊醒,他打开保险刚想爬起来,立刻又不动了。他发现一名老B在他眼前不足十米的一棵大树后,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钻了出来。

“我靠!老B!”鸿飞的心怦怦跳起来,他慢慢的把85微冲伸平,没等食指搭上扳机。身侧草叶微微一响,85微冲长了翅膀一样脱手而飞。眼前的那名老B立刻一挥手,又有两名老B闪了出来,旋风似的向指挥所方向刮去。

鸿飞明白有老B到了他的身后,拼命的翻滚着转移位置拽出67式微声手枪,定睛一看,连个人影也没有。

“你小子醒的倒是时候!”鸿飞被来自侧翼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只穿着军靴的大脚一脚踢飞了67式微声手枪。原来老B在他翻滚着转移的时候,跑到了他的侧后。

“不想被打昏,就老老实实趴下装死!”老B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鸿飞慢慢的转过身,看见一名老B穿着一身迷彩服,脸上抹的花里胡哨,他手里提着鸿飞的85微冲,自己的枪还在肩上大背着。

“我让你趴下,听见没有!”老B站的松松垮垮,根本不把眼前的这个小兵放在眼里。

“操!”鸿飞突然扑了上去,挥拳就打。

老B嘻笑着刚用左臂挡开鸿飞的右直拳,鸿飞凶猛的左钩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胸口上。老B被打得连退两步,看见鸿飞呲牙咧嘴的表情,乐了:“傻小子,老子穿着防弹背心呢!”

“混蛋加无赖!”鸿飞再次扑上来拳打脚踢,老B随手把85微冲一丢,躲过鸿飞的攻势笑道:“你小子的拳头还有点意思,我陪你玩玩!”说着,侧身躲过鸿飞的正蹬腿,一个箭步跨到他的身侧,抬手就是一个左钩拳。

鸿飞连忙蜷起右臂挡在头侧,没想到老B这是虚招,小腹上立刻重重的挨了一拳。鸿飞负痛不由自主的一弯腰,后背立刻又挨了一下肘击,接着老B膝盖直奔面门而来。鸿飞大惊失色,猛地向右一扑从侧面把老B拦腰抱住,躲过膝顶,暴露的后背上又挨了两下肘击,把鸿飞疼的手脚无力喘不上气来。

“松不松手?”老B开玩笑似的,问一声肘击一下。声音平和但肘击的力量越来越大。鸿飞被打急眼了,冷不丁的松开手,估计着老B头部的大概位置死命的打了一拳。

老B被打得一屁股坐倒,合着血水吐出一颗牙,不急不恼反而呵呵的笑起来:“小子,拳头够硬!”

鸿飞整个后背失去了知觉,小腹疼的像是被撕开一道口子,他四肢着地斜眼望着老B拼命的喘息着积攒力量。老B呵呵笑着爬起来问道:“怎么样?是你老老实实的趴下,还是我把你打趴下!”

“老B来了!杀啊!”鸿飞突然爬起来挥舞着拳头扑上去,但被老B一脚踹了回来:“大声喊!谁都知道我们来了,你们团部就要报销了!”

鸿飞反而不吭声了,爬起来又扑上去。再次被打倒,再次爬起来,再次扑上去,又被踹倒,又扑上去……

老B看着脚步踉跄气喘吁吁的鸿飞困难的扑过来,脸色凝重起来有些与心不忍的喊道:“小子,这是演习,你不用这样玩命!”

“老子就是和你玩命!老子让你知道红军团不是好欺负的!”鸿飞像个狼崽子的似的喊叫着扑上去,一把抱住老B的腰。老B高高举起胳膊慢慢放下了,落在鸿飞后背上的变成了轻轻的一巴掌:“松手,不然我用肘……”

话未说完,他小腹上挨了重重的一拳。老B疼的热泪盈眶,嗷的一声狠命的给了鸿飞两下肘击:“他娘的放手!”

鸿飞疼得双眼迷茫,一着急把爹妈发给的武器用上了,张嘴在老B肌肉丰满的大腿上咬了一口。

“你个兔崽子,咬人!”老B头一次见识这样的近身格斗,他怕鸿飞再次使用爹妈发给的武器,一掌砍在他的脖子上。鸿飞头一歪昏了过去,但抱住他的双手仍然死死的抓在一起,掰都掰不开。

“他娘的,简直就是个狼崽子!”老B怕掰断了鸿飞的手指,只好用力捏着他手臂内侧的大动脉,等鸿飞的双手失去知觉这才解脱拥抱,蹦蹦跳跳的消失在夜色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