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球迷的二十载尤文情

黄金圣骑士 收藏 0 76
导读:一个中国球迷的二十载尤文情

人世间最深沉的情感,能够经得起岁月磨砺的真爱,往往说不清来龙去脉,甚至你都不知道它是何时开始萌芽,又是怎样扎根于你心灵深处的。

我与尤文的渊源,大概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九八五年冬天的一个晚上。

我偶然地到隔壁宿舍串门,发现一帮人正在围着电视看足球,本着凑热闹的目的侧身其中,不料想,荧屏上那些美妙的画面,竟然很快地打动了我的心。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意大利足球的集锦。上大学前我也看足球,但都是中国队的比赛,虽然也看得激情澎湃,现在回想起来,更多的是被当时的媒体鼓噪起来的民族主义情感。意大利足球,第一次让我领略到了这项运动本身的那种纯粹的美感。

由于对国外足球一无所知,所以最初一段时间完全是出于看新鲜的态度来看那些集锦的。同时,由于当时电视机还是稀缺品,一台几寸的小黑白,在全系几十个宿舍之间搬来搬去,经常找不到踪迹,所以只能断断续续地观看。这一过程大概持续了一两年,其间,在各式各样的球衣中,总是觉得这种黑白相间的球衣格外显眼,我知道的第一个球星是普拉蒂尼。

后来,我的足球知识越来越丰富了,知道了联赛排名、俱乐部名字、球星等等,意甲也进入了那波利和米兰争雄的时代,马拉多纳取代了普拉蒂尼,成为了亚平宁半岛上的头号球星。然而,我对当时风头最劲的球队始终兴趣不大,我的心牵挂的是穿着黑白球衣的尤文,电视上报刊上有关尤文的报道,我总是仔仔细细地观看。

然而,这依然是一种朦胧的情感。八十年代是狂飙突进的年代,校园内外接连不断的重大事件,轮番冲击着北京的大学校园,足球远远不是大家关注的热点,当时我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公开宣称自己是某某俱乐部的球迷,更没有因为支持的俱乐部不同而发生冲突的现象。我对尤文的情感,只是静静地生长在心灵的一角,就连我自己有时也忽略了它的存在。

八九年毕业,告别了沸腾的校园,也迎来了我个人生活中最困难的一段时期。然而,就在这段时期,我开始意识到了尤文在我心灵中的位置,认识到了尤文对我生命的意义。那时,我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生计没有着落,但是我购买一切能买到的体育报刊,甚至是英文的《中国日报》(上面有关欧洲联赛报道,虽然内容不多,但是时效性最强),阅读上面有关尤文的内容,是我生活中的一项必不可少的内容,也是我艰难生活中的最大快乐。从那个时候起,我确定无疑地知道,尤文,将是我心灵中恒久不变的情结。

后来,我的工作和生活趋于稳定,与此同时,我与尤文的接触也变得更加紧密了,因为媒体对意甲的报道越来越多,特别是央视,开始时是取代地方台播集锦,后来变集锦为直播(现在很多人骂央视,但是他们历史上的功绩还是应该给予肯定)。

我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直播尤文比赛的情景(大概是九二年吧,我一向对年份不太敏感,也不爱查资料,一切全凭记忆)。同步观看尤文的喜悦,让我提前几天就开始激动起来。节目放在了新开的第三频道,信号很差,我抱着电视机四处寻觅,最终在消防通道里找到了最佳的收看位置。所以,我的第一场直播,是在消防通道里看的。

就是与看报纸、看集锦不同,直播传递的丰富的信息量,让我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屏幕。但是,比赛的结果却让人郁闷,一比二输给了罗马。全场占据优势,还有两个点球,第一个巴乔罚,没进,第二个改由维亚利罚,不仅没进,还因为用力过猛,把脚给扭了,一瘸一拐地下了场。

这场球,几乎可以说是那一时期尤文征战联赛的缩影:总是走背字。每个赛季初都在招兵买马,积蓄力量,最终却总是功亏一篑。所以每个赛季,我的心情都要经历一个期盼、加油、焦虑、伤心、再期盼的循环。所以,希望我们尤文的球迷对国米的球迷,言语上不要过于尖刻,因为谁都可能有陷入怪圈的时候。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啊!

在那郁闷的年代里,还有一个花絮。那时米兰最火,中国媒体对米兰的宣传可以说连篇累牍,我清楚地记得央视还搞过一个球迷节目,有说评书、说快板夸米兰的,等等,极尽夸张之能事。在这样的氛围的刺激下,我愈加渴望得到些尤文的东西,为此向尤文俱乐部、意大利驻华大使馆写过几封信,最终大使馆回了封信,寄给我的东西却让我更加郁闷:一张米兰的贺卡。客观地说,贺卡印制得非常精美,还是大开的,上面是米兰的全家福及老贝的标准像,但是,那时候尤文和米兰的对抗非常激烈,不仅是场上,场外也是你死我活,两家比赛烧钱,竟把伦第尼哄抬成了世界第一身价!老对头的纪念品,让我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等到了,终于等到了!在洒满明媚阳光的阿尔皮,尤文四比零拿下了帕尔玛。最后一个球是德尚进的,初来乍到、在队中还属小字辈的法国人,欢呼的大嘴几乎裂到了耳根,我的心里也乐开了花。后来尤文夺冠无数,但是,这个冠军是最让我激动的,好多天都不能平静下来,还特意花了好几天时间,写了篇《九年磨一剑,尤文回峰巅》的庆贺文章,那时还没有电脑,全是手写,大概写了五六十页稿纸。

多年来,我都是独自看球,独自快乐,独自忧伤。因为,自从毕业后,身边的球迷越来越少,几年后就一个也没有了。不仅没有人可以交流,而且还需隐瞒自己球迷的身份,因为在周围大多数人的观念里,半夜起来看外国足球的人都是神经病。但这不尽人意的环境,从没有影响到我的热情。冬去春来,年复一年,我每天都关注着意甲、关注着尤文的消息,惦记着转播的时间,在比赛日准时地坐在电视机前。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似乎是按意大利时间来生活的,那些晚场的比赛,不管几点睡,到时候准能醒来,根本不需要闹钟之类的东西。

正是因为有了尤文,这个遥远而又紧密的牵挂,让我这些年看似平淡的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让我这看似庸俗的生活,也有了不寻常的感情内涵,让我这看似尘埃的生命,也有了存在的意义。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感情的积累,看球时的心态和关注的焦点,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胜负固然是竞技足球最大的悬念,但是,胜负之外的很多东西,同样牵扯着我的心。

事实上,站在那些对阵型、战术、打法颇有研究的专业球迷的角度来看,我是越来越业余了。以前,经常看见有人嘲笑女球迷不懂球,看比赛时只看人不看球,现在的我,和女球迷一样,对纯业务的东西没有什么兴趣,喜欢人胜过喜欢球。

与通常的女球迷不同的是,我不是根据球员的脸蛋来决定我的好恶,我关注的只是球衣。无论一个球员长相是丑是帅、水平是高是低、名气是大是小,只要身穿这身球衣,就是我关注的焦点,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就能够给我审美上的愉悦,就能够给我感情上的满足。这球衣,就是尤文的球衣。

欧洲那些最忠实的球迷,每逢比赛日,就要拉家带口,奔赴球场,就象去教堂祈祷一样,年年月月,风雨无阻。万里之外的我,早已是他们中的一员,虽然只能坐在电视机前,但我的心和他们一样炽热,看球,不仅仅是一种娱乐和消遣,而且是情感的寄托和慰籍,甚至是精神上的洗礼和升华,因为,这对比鲜明的黑白色,已经是我灵魂深处圣洁的信仰!

凡是与尤文有关的,都是我的最爱,队员,教练,俱乐部管理层,甚至是普通的工作人员。在场边负责给下场的球员披衣服的那个矮个子、秃头顶、留着两撇胡子的不知姓名的人,我关注他了至少十年,以前每次看到他,心中就会涌起一阵莫名的喜悦,近来发现他苍老了许多,又让我陡生年华易逝的感慨。

尤文这个大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在我感情的天平上,都拥有同样的份量,我从不厚此薄彼。刚进坛子的时候,发现骂伊布成风,什么人品不好,什么小心眼,什么故意不给小皮传球,我就十分纳闷:我怎么看到的是小皮进球后、伊布开心地大笑着冲上去拥抱他这样的和谐场面呢?我深信,俱乐部的每一个人,都是好样的,无论球技,还是人品。退一步讲,即便这人是个恶魔,到了尤文这样的环境,他也会变成一个天使的。连戴维斯那种脾气的人,都能够踏踏实实地工作,把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俱乐部,何况其他人呢?!

当然,作为一个集体,免不了要有矛盾,有纠纷。每当发生矛盾和纠纷的时候,我总是毫不犹豫地站在俱乐部的立场上,站在整体利益的角度看问题。近几年,迪瓦约、米科利、马雷斯卡、塔其纳迪等人与俱乐部闹别扭,我就对他们很有意见。不过,这几人的近况基本不错,前不久看了场塞维利亚的比赛,马雷斯卡左右调度、包办点球,俨然一副球队核心的风采,米科利、塔其纳迪在各自的队伍中也是中流砥柱,他们的风光,让我非常高兴,毕竟都穿过黑白球衣,毕竟都是斑马旧臣嘛!只有迪瓦约惨淡一些,我也希望他尽快找到好的归宿。说到此,不能不说小皮,以前我曾发贴,提出他应该淡出主力,结果招来了皮迷的一片斥责。昨天是小皮的生日,坛子里铺天盖地的生日祝福,让我这个看着小皮从出道一直走到今天的老家伙也非常感动。这里,我想对皮迷说的是,让他淡出主力,并非对他本人有什么偏见,而是从构建最强阵容这个角度进行的抉择。职业无情人有情,球员流动很正常,离开并不一定意味着决裂、反目和背叛,即使小皮在职业生涯的末年,到其他队伍做一些新的尝试,我依然会把他看成自家人。十几年的旗手生涯,已经决定了小皮无论身在何处,根永远在尤文!

我不仅关注球员、关注赛场上的一切,而且也关心俱乐部的经营和管理。莫吉每做一笔好买卖,俱乐部年度结算有盈余,我的高兴程度丝毫不亚于自己发了笔意外之财。赛季初听闻购进维唉拉后,我就忧心忡忡,对老卡有意见。主要原因就是价钱太贵,现在一掷千金,痛快是痛快了,可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对于球员的引进,不少兄弟都希望俱乐部引进名角大腕,而我只关心价钱,只要便宜、好用,不管是谁,我都热烈欢迎。

感情积累得久了,浓烈了,就要蔓延,就要投放,人称这种现象为爱屋及乌。

与很多意甲队伍的支持者一样,我也是意甲迷。关注尤文多少年,实际上也是关注意甲多少年,各支队伍的情况我都很熟悉,甚至一些已经在顶级联赛销声匿迹多年的队伍,如克雷莫纳、切塞那、佩斯卡拉等等,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以前对其他队伍的欧战不太关心,新世纪以来,意甲在欧洲失去了统治地位,各大联赛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因此,每逢欧战,我都坚定地支持意大利的队伍。

意甲诸强,与尤文的关系,既是对手,又是伙伴。作为尤文的追随者,对于他们的态度,总是处于一种矛盾状态。与尤文对阵时,希望他们弱小,不对阵时,又希望他们强大。总体来说,还是希望个个强大。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如果意甲都是羸弱之师、无能之辈,作为龙头老大的尤文,脸上有何光彩可言?所以,我从不贬低、谩骂对手。在这一点上,我可以自豪地宣称,我是亲身实践了俱乐部一贯坚守的“尊重对手、尊重裁判、尊重规则”的价值观念和处事原则。

也许是有怀旧心理在作祟,我认为从整体实力来看,九零年前后七八年间的意甲是最棒的,那时候外援人数有限制,强队不可能囤积太多球星,另一方面榜未的队伍也有世界巨星押阵,实力接近,场面火爆,战况惨烈,任何强队一旦运转不顺,名次就会掉到中游,甚至十名开外。随便拉一支队伍到欧洲赛场,都是一等一的强队,小世界杯决非浪得虚名。我记忆中尤文最惨的一次败仗,一比五败给罗马尼亚三驾马车领衔的布雷西亚,就是发生在那个时期。

爱屋及乌的另一个表现,就是爱上了意大利这个国家,爱上了都灵这个城市。

十几年前,我所在城市的日报,搞了一次“星期天怎么过”的征文活动,我写了一篇《我的心飞向了意大利》,描述了万里之外的那个国家的球赛带给我的激动和快乐。报纸登出后,编辑把题目改成了《看足球》,让我大为失望,这一改,大大冲淡了文章的感情色彩。

客观地说,意大利这个国家,除了遍地古迹,除了歌剧、电影、时装等感性艺术之外,值得一提的东西真不多,相反,副面的东西倒比比皆是,政治混乱,经济落后,黑势力猖獗,贫富差距严重,地区发展不平衡,等等。但是,这一切,丝毫不能影响我对这个国家的热爱。

还有都灵,更是我心灵中的圣地,我精神的故乡。以前,在老贴《尤文,足球俱乐部的典范》中,我说都灵是一个位于“西欧二流国家的二流城市”,结果遭到了许多兄弟们的不满,纷纷出来和我抬杠。其实,各位兄弟没有看清我的前置条件,大家拿中国与意大利比,它当然是一流国家,所有的西欧国家与中国比,都是一流国家,甚至是超一流的国家。但是,在西欧内部互相比较,意大利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流国家。而都灵,这个产业结构落后、以传统制造业为主的工业城市,在国内的地位,与米兰、罗马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如果说米兰相当于上海、罗马相当于北京的话,都灵就相当于沈阳、长春等城市。

我在贴子里指出这个事实,并非是揭露什么疮疤,而是为了凸显俱乐部的高明和伟大:在这么恶劣的经济环境中,能够运作出一个长期处于世界巅峰的俱乐部,你能够不发自内心地予以赞叹吗?!

都灵再穷,也是我最向往的地方。因为,尤文在那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