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爱情


爱情是人类最强烈、奇妙的感情。因此,歌颂人类爱情的诗歌,史不绝书。“生命成可贵,爱情价更高。”是匈牙利诗人裴多菲所写的。他甚至认为爱情重于生命。由于爱情的美好、奇妙,所以人们都希望爱情能长存与相爱的男女间。“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古代相爱男女的爱情誓言了,今天的青年男女也经常发出类似的誓言,比较经典、普及的是喜剧大师周星弛所作:“曾经有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后来才后悔,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讲三个字:我爱你!如果一定要为这份爱加上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人们都希望爱情能长久,但长久的爱情却并不多见。这也许正是人们喜欢歌颂至死不逾的爱情,而痛斥喜新厌旧的陈世美的缘故。但人们也不是一直认为爱情是不可改变的,古语云:“富易妻,贵易友。”说明了人类的感情会依据社会地位的改变而改变,爱情也不例外。套句辨证唯物主义的套话,爱情的改变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那么,我们该怎样理性地理解爱情呢?我原来有过一些模糊的思考。但最近有个机会,迫使我进行了一些深入细致地思考。

我女儿已经上初三了,处于青春期。一天,她回家问我:“老头,问你一个问题,你敢不敢答?”我有些纳闷:“有什么问题我不敢答?”女儿说:“老师让我们问家长的,并说你们家长不一定愿意回答。问题就是‘什么是爱情?’”我立即笑了起来,“你们老师也太小看家长了,我当然愿意回答,但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我立即警觉起来了,心里在琢磨该怎么全面地回答这个简单提问。“你们老师是怎么回答‘什么是爱情的呢?’”为了多给我一点时间思考,我只好用反问来作缓兵之计。女儿答:“老师说的都是老一套,什么爱情是神圣的、高尚的、伟大的人类感情,相爱的人愿意为对方付出、牺牲,爱情应该是长久的等等。”显然,女儿不太满意老师给出的答案。

我接着说:“你们老师的观点也太老土了点,不过,这个观点是社会上比较正统的观点。什么是爱情?这显然是个复杂的问题,古今中外有不少骚人墨客都从不同角度研究和探讨过这个问题,但都不一定全面。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能讨论这个问题的原因。”

女儿表示同意我的看法,但她紧接着追问:“老头,你的爱情观是怎么样的?”

我这时已经作出了决定,应该要坦诚地向女儿表达我的爱情观了。

“首先,人具有普遍的感情的,这包含了人对自然,比如:动物、植物、甚至无生命的山川、河流等自然现象的感情,就是这些东西会引起人们的喜怒哀乐。人与人之间也是有感情的,主要表现在相互的爱憎喜恶。一般来讲,离我们自己的生活圈子越远,这种感情的强度就越弱,因为人不会对自己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完全不关的人事给予太多关注,从这个角度看,无论什么感情,都与自己的生活有关,进一步讲,应该都与自己的物质生活有关,因此,我基本不认为有超越物质、超越生命的感情。”

女儿接了一句:“是,我也很难和流浪汉产生深的感情。”

“对,但不代表你没有感情,你可能有厌恶、怜悯、惋惜等情感产生,这是人类正常的普遍的感情,如果是能和流浪汉产生爱情,那恐怕就需要非常特别的机缘了。”

“如果我们看人与人的感情,大致可以分为几类,亲情、友情、爱情、乡情等等。所谓亲情是无法选择的,就象你和我是父女关系一样,这是由血缘关系决定的,可能与动物的本能有某些关系,就是你好不好,或者我好不好,我们相互都得承认这个感情的存在。当然,正常的亲情不只靠血缘关系维系,而是在生养的过程中,相互得到了强化。比如,我们还可以产生附加的友情等等。

生养的过程,应该也是我们相互获取快乐的过程,这样的亲情应该是十分健康的,我不能因为是你爹,就对你提出过分的要求,你也不能因为是我女,就向我提出过分的要求,一般来讲,我不认为在生养你的全过程中,你亏欠了我什么,因为这是我非常乐意的选择,我也不会觉得我亏欠了你什么,因为我已经尽力了。希望你也不要觉得我们之间相互有什么亏欠。”

女儿说:“你不是抚养了我吗?我还没有敬养你啊?”

我说:“前面已经说了,生你是我们的快乐选择,养你也同样是快乐过程,同时也是成人的法定义务,你对我们的回报,应该在我们生养你的快乐过程中,已经完成了。虽然,我们的国家有法律规定你应该赡养我,但世界上许多国家并没有这样的法定义务,我也认为这不是一个必须的义务。她不应该成为你的负担。当然,你如果认为赡养我们是一种快乐,我也不反对你尽孝心。前提是你不但要有心理准备,还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才行。”

女儿:“我以后会挣很多钱的。哈哈!”

“所谓爱情,她应该是人类感情的一种,她显然也不属于亲情,因为恋爱双方不会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的结合会产生有血缘关系的后代。也许,爱情也可以是一种血缘关系。如果把人也看成是一种动物,那么,爱情或许会是人在动物时期遗留下来,并有一定演化的东西。动物在发情期,相互也会为对方找食物、筑巢,这就有点象人类爱情的相互付出了。但发情期是短暂的,过了发情期,动物的行为就会有很大的改变。”

女儿:“人的爱情也是动物的发情期?”

“那到不一定,但人的爱情活动中是有大量的喜新厌旧的现象存在。也有不少白头到老的现象存在,而人又都宣称愿意获得永恒的爱情。所以,我们过去的道德观都谴责半途而废的爱情,都谴责陈世美。我一直怀疑传统中的许多道德是毫无根据的,所以,我也怀疑爱情夭折是道德问题的说法。”

女儿:“是啊,现在离婚的人那么多,难道都是不道德的?”

“最近的科学研究表明:爱情产生有生理学的物质基础。就是科学家发现,有一种激素叫费洛蒙(pheromones),有证据表明,是它在主导着各种版本爱情故事的发生。据说:每个人都在释放费洛蒙,如果有人对别人释放出来的费洛蒙有感应,他(她)就会爱上那个释放出费洛蒙的人。当然,这还只是单相思而已。如果这两个人都各自对对方的费洛蒙产生了感应,他们就会进入热恋状态,成为情侣。这大概能解释为什么有许多爱情可以穿越社会地位门槛的原因了。也能解释单相思痛苦存在的原因。”

女儿:“那怎么解释花心呢?”

“在费洛蒙刺激下,进入热恋状况的爱人体内会产生爱情激素,虽然能让人们产生为之死去活来的奇妙感觉,但遗憾(也许该用庆幸)的是,这些激素在人体里存在的时间不会超过30个月。

依据生物化学家的观点,人类的情爱活动与三种基因有关,这三种基因分别促使身体分泌多巴胺、苯乙胺和后叶催产素。后叶催产素与内啡肽有协同作用,前者启动亦恋他人的愿望,后者则提供与恋人在一起时那种温暖陶醉的感觉。因此,也有专家把后叶催产素称为“爱情激素”、“恋爱兴奋剂”。

神经学家们经过反复研究和论证,发现一对情侣的爱情可持续的最长时间为30个月左右,再往后发展便转为亲情。因为多巴胺、苯乙胺和后叶催产素等爱情化学物质的大量释放,会使人产生爱的感觉。”

女儿:“你为什么庆幸爱情激素持续时间最长只有30个月呢?”

“因为爱情的感觉虽然十分奇妙、美好,但它总使人处于非理性的亢奋状态。容易使人处岔子,所以,有人甚至认为:‘爱情,其实是一种病。’因为坠入爱河,会给人的内脏器官带来一系列的生理反应:

肾上腺激素增加,瞳孔扩大,心跳加速,汗水增多。这些反应在恋爱初期尤为明显,可见爱情带来的紧张和压力远远超过了面临考试或求职面试。热恋阶段,人的心理处于甜蜜的状态,很多行为难以约束,产生躁动、不安的情况,期望随时保持和恋人的联系,过分的依赖恋人。

这期间人的心理异常脆弱,很难经受感情变革的打击。随着感情的深入,判断能力、分析能力以及逻辑能力均会下降,情深而智障。病变也从生理上升到精神。会产生臆断、妄想等症状。”

女儿:“爱情是一种病?!”

“这当然是一种极端地说法,但恋爱期间,人的生理和心理都不在通常的状态却是事实。因其不正常,所以可以把他看着是一种病。只不过这是一种奇妙的病而已,这也是我为什么说庆幸它最多只有30个月的原因。

因为我知道世界上至少还有一类可怕的东西,能让人产生类似爱情的奇妙感觉。”

女儿:“那是什么?”

“那就是毒品,海洛因、吗啡等毒品能和爱情一样,使人产生特殊地奇妙欣快感。这也是毒品能吸引那么多人的主要原因,遗憾地是,毒品刺激起来的欣快感减退之后,人就会长期非常难受。人们要摆脱这种难受,就必须继续依赖毒品,这也是毒瘾无法根本戒掉的原因。长期吸毒就会给人的心理和生理都带来极大伤害。换句话说:就是毒瘾无法靠时间摆脱。

失恋也让人痛苦,但庆幸的是,爱情激素最多也就只折磨你30个月。说明,爱情的创伤,可以靠时间治愈。所以,不要惧怕爱情,但一定要拒绝毒品。生活就是这么奇妙,真理多走一步就是谬误。哈哈!”

女儿:“爱情激素持续的时间这么短,那人们的花心也是正常的哦?”

“从这个角度看是正常的,科学家还发现,爱情激素消失后,还可能被其他人重新刺激起来。这大概算是花心的生理基础吧。”

女儿:“那怎么又会有天长地久的爱情呢?”

“我们必须要承认,是有夫妻相濡以沫地斯守了一生。但我想,这应该理解为,他们在爱情激素消失以前,就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和亲情。这,其实也反证爱情不是唯一的,爱情也不是至上的。”
女儿:“也就是说,离婚的人也是有过爱情的?”

“我想,应该是这样。也许正是爱情的盲目性,使他们只能选择失败的婚姻。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因不了解而结合,因太了解而分手。’因为在爱情消失后,两人的性格、生活方式,完全无法保证两人能建立起白头到老的亲情和友情。离婚是这时的正确选择,所以,离婚应该与人品无关,但通过结婚、离婚来非法侵占别人的财物就与人品有关了。”

女儿:“你和老妈还有爱情吗?”

“嘿嘿!再说了前面的一大篇言论之后,我真希望你不会再问出这个问题。但你还是问出了。显然,我只能回答你没有了。但如你所见,我们已经建立起了充分的友情和亲情。”

女儿:“如果你见到其他女人,又使相互都感应了各自的费洛蒙,产生了爱情,你该怎么办?”

“这是个更难回答的问题了,我只能说,至少到现在,我基本都用理智控制住了。至于以后,我也希望能用理智控制住。但是以后的事情,谁又能估计得准呢?毕竟,我们是活在今天啊。不过,有一点是有利于家庭稳定的,就是年龄地增长,会天然地减少那种几率。哈哈!”

女儿:“你的爱情观和我们的老师的显然不一样,但与我们同学的爱情观到差不多。”

“谢谢!说明我还不算老!但我的爱情观也不保证是对的,或者说不保证被其他人接受。哈哈。”

女儿:“只要自己接受就好了,不是说爱情总是自私的吗?我要上课去了。88!”

前段时间,有个《文学欣赏与原创 》论坛的网友发帖讨论爱情,我当时跟帖说我会回答我的观点。后来,《原创基地》的“浆糊一团”网友,也在MSN上和我讨论到了相同的话题,我也说我会写个帖子回答她。但一直没有能完成,今天是圣诞节,终于把我们父女的对话抄录了下来,算是完成了对网友的承诺。当然,这只是现在我对爱情这个奇妙话题的观点,不保证今后不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