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九大猛人战天斗地 (转)

 

张保庆:教育斗士

自从8月底公开发表一系列“激烈”言论后,教育部原副部长张保庆就一直是舆论焦点。作为教育部官员,张保庆愤怒地抨击自己属下的高校在变相乱收费,抨击“有的省委领导的脑子里根本没有品学兼优的概念……”,甚至抨击银行对助学贷款的消极态度。

坦率地讲,他的这些“激烈言论”不过是人人皆知的大实话而已,但无论张保庆是因为被人诟病的“感情用事”,还是被离任前两月的“走人心态”所驱使,他终究是说出来了。

在中国做官员很容易出名,只要你说一些老老实实的话就可以,都会让老百姓感动得热泪盈眶,但也正因如此才是猛人。

高金素梅:现代秋瑾

高金素梅是一段传奇。早年因为影视作品而蜚声海内外,淡出影坛之后的生意又因为一场大火而化为乌有,接下来又是罹患肝癌。最近让她再次进入公众视野的是,她代表台湾原住民侵华战争受害者亲身前往日本抗议。大多数人这时才知道她居然是原住民。

从温柔到强悍,银幕上那个柔弱形象难以想象地转变成为国为民鼓与呼的斗士,在琼瑶剧里的温婉女子却与日本右翼在街头对峙。谁都知道作出这样的决断需要多大的勇气。

任志强:地产狂人

任志强的猛在于他永远敢说,无论有多少人会群起而攻之。他公然声称:“我是一个商人,我不应该考虑穷人”、“没有巨大的利润支持,无法建设品牌,因此房产品牌就应该具有暴利。”另外,他也“坚决反对用开发商是个利益集团作为批评的理由和原因”,拒绝房地产利益集团被披上的道德评判外衣。

我们无法去论证任志强言论的正确与否,但我们知道即使任志强不说,事实也是如此,即使任志强不说,依然有大把闷不吭声的房产商在按照这个逻辑行事。所以,这不是任志强个人的可耻或光荣,如果套用任志强自己的逻辑,这就是两个利益集团的对抗和龃龉。

杨振宁:耄耋之猛

杨振宁的猛,不在于翁帆,而在于重开国内价值观讨论之路。从婚姻观的讨论到爱国主义争论,从杨翁恋的价值判断到翁帆的身世家底,无论是媒体还是看客,都津津有味地咀嚼着这些猛料。

杨振宁已经82岁了,他要做的事情基本已经完成了,他已经不再需要外界的评价来为自己的人生增添一点色彩了。所以,他作出了完全不在乎别人看法的选择,他之前的不回国和如今的回国也是基于此。

无论你选择义无反顾地趟入河中、洁身自好地站在岸边,或者是在不湿鞋的情况下站在河边,这都是你的个人选择。庆幸我们现在的社会有了这样的共识。

樊建川:民间信史

从1979年至今,收藏了几万件抗战物品,他自己出资建设的占地2万多平方米、共8个分馆的抗战博物馆今年8月15日开馆,这就是樊建川,一个倾情于抗战历史的房产商人。

为了搜集文物,樊建川已经花了几千万,而包括抗战博物馆系列、“文革”博物馆系列、民间百年博物馆系列共25个馆的“建川博物馆聚落”更将会耗去他一生的精力。这也许是他的兴趣所在,也许是他的家庭熏陶;不管怎样,这都是一项以国家力量才能完成的宏大工程,却在由一个个人在进行,他在为国家记录历史、搜集证据。

樊建川在所著的《一个人的抗战》一书中说道:一个国家的光荣,可以让13亿人中每一个人去分享;而国耻,同样需要每个人都承担!他说这就是他建造博物馆的意义。

李敖:文坛秀爷

让李敖去读书,我们来读李敖。这是凤凰卫视给李敖打的广告。让李敖去骂人,我们来看戏。则是我们心知肚明的规则。

李敖大陆行,即使你不想关心,媒体也不会放过你。李敖的气场可以使得所有的电视、报刊都躲不开这个话题,随时把李敖送到你的耳目中,李敖立刻在神州大地红得发紫。是大师还是演员,是战斗还是作秀?李敖当然还是我行我素,口无遮拦。浅显而差一点就肤浅、冲动而差一点就浮躁、幽默而差一点就油滑,这种分寸不是每个人都学得来的。

释永信:少林CEO

“不是我太入世,是我太超前”,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样回答外界对他的争议。

自1987年释永信执掌少林寺开始,这个在美国Discovery的短片里被称作“CEO”的方丈脑子里就充满了新奇的念头。少林武僧团巡演全球60多个国家,在全球掀起“少林功夫热”;少林寺在国内寺院中第一个建立起自己的网站;少林功夫以舞台剧的形式加以包装,并准备与好莱坞合作,在美国的赌城拉斯维加斯推出少林功夫剧目。今年,释永信又引起了国内媒体的集体关注。

世俗时代的信仰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和诱惑。把文化内涵、宗教内涵转化为这个时代人人都能理解的品牌效应,释永信试图在做一种尝试。

章子怡:中国象征

6月,传出章子怡获邀成为奥斯卡评委的消息,争议不断;11月底,《艺伎回忆录》在日本展开了大规模的全球首映式,章子怡再度陷入网络骂战。

不用再历数章子怡的成名经历了,她的成名几乎就是伴随着骂声一起成长,但章子怡的力量就在于可以一直生活在公众视野当中,像一道永不消逝的电波,不论是骂还是赞。和她一起成名的其他明星或多或少会有蛰伏期,而她则永远在风口浪尖、笑骂由人,坚持按照自己的牌理出牌。

她永远都和第一流的导演合作,短短几年就从一个学生迅速成长为继巩俐之后第二位被国际社会所接受的中国影视巨星。试问谁有这样的能量?

李光头:虚拟猛人

人人心中都有个李光头。这个人从余华小说《兄弟》中走出来时,跨越40年的中国变迁走出来时,我们对他的惊鸿一瞥首先是:“李光头坐在他远近闻名的镀金马桶上,闭上眼睛开始想像自己在太空轨道上的漂泊生涯,四周的冷清深不可测”。早期的李光头成功地把性欲转化成食物、转化为生活方式以及成功地通过此举抵御了那个时代的荒诞。他既是个小人物,同时也是个小无赖,他身上有太多的小缺点,除了没心没肺地活着他基本上没什么优秀品质,但这个人以一种出人意外的方式成功了,也许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另一个人物:韦小宝。如果说韦小宝是在庙堂之上获得的成功,那么李光头则是在民间的野生的成功,这更接近于普通人的发迹史。李光头并没有逃脱《动物凶猛》的气质,在这种气质之上,李光头更表现出了赤裸裸坦荡荡的凶猛人格。(文 陈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