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九件痛快事 (转)

 

神六升空

2005年10月12日,神舟六号升空。17日,飞船顺利着陆的那一瞬间,中国也稳稳当当地坐到了国际载人航天俱乐部的第三把交椅上。

从1986年3月“863计划”出台,到始于1999年的6年时间、6艘神舟、6次突破,中国用13年时间造出了跨越美、俄40年发展历程的飞船,再次令西方人震惊。尽管比起美国重返月球计划1040亿美元的巨额预算,这次飞行任务的9亿元只是沧海一粟,但神六升空,共同上升的是国家的形象指标与国民的信心指数。这9亿元只是一次面向世界的超级广告的广告费。如神六火箭系统总指挥刘宇说的:“我们终于可以放声大笑了。”

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

纪念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之际,中国已经从废墟“走进新时代”,而从战胜国走向世界大国,则是下一个需要争取的胜利。

湮没在普通百姓中的抗战老兵,在各方力量的积极寻访中再次出现在历史舞台,并以亲历者的叙述展现出一部更具触感的民间抗战史。另一位老兵,日本的本多立太郎则以来华下跪,向战争谢罪。而与以往最大的不同是,在这次纪念活动中,对国民党的历史评价被修改。外电称中国共产党有了将国民党的功绩也看成“本国历史”的胸怀,大国形象再获加分。

外交领舞世界

从年初的东南亚海啸捐助,到外交斡旋阻止朝核危机升级,中国扮演了亚洲的经济、政治双重引擎。比起欧洲接连不断的民族主义升温,在亚洲,中国与14个国家毗邻并坚持公正、和平和双赢。而对于老牌领舞者美国来说,中国是一个可以吸引600亿美元外资、创造1600亿对美年贸易盈余的温和强权。美国《世界日报》都宣称“中国外交布局略胜美国一筹”。

外交是一种艺术,所以余秋雨富有诗意地说:“现在世界上出现的那种‘中国威胁论’,很可能是400年前意大利人利玛窦早已否定过的一种‘国际幻觉’。”扮演了区域领袖和“发展中国家俱乐部”会长的角色,2005,中国是国际外交舞台上当仁不让的明星。

审计风暴继续吹

尽管李金华说:“我不希望老刮风暴。”但审计风暴还是从2004刮到了2005。

有始有终是这次风暴最令人称快的特色。以审计清单为始,以审计整改为终,截至2005年3月,共有200亿资金上缴,700多人(次)受到处理。完整的审计整改闭路循环,不仅让审计署成了世人的焦点,还将纪律监察部门、司法部门和涉及整改的部门机构都卷入了风暴中心。

李金华自称“自家的狗”,把真正的“老鼠”给揪出来扔在了街上,让老百姓们“喊打”喊了个痛快。2004年审计报告,4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10家医院、12个政府部门、18所中央部属高校被点名批评。但直到10月,75%的点名单位还没有回应。看来不管李金华愿意不愿意,这风暴都得继续刮下去了。

取消农业税

“地租”,一个与现代社会多么不搭调的经济符号。事实上,由于税率高、税制不合理与负税不公平,中国的农业税实际已退化为定额的土地税——地租。而这种“地租”式的农业税征收,从周朝伊始,历经23个朝代,4种社会制度,在中国已经拥有2600多年的历史。去年温家宝总理许诺:“五年内取消农业税”,今年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就宣布:“年底完全停收农业税”。地租终于退出舞台,成为了真正的“历史”。为此,中央财政每年自掏1000亿元人民币。

8亿农民终于走出“皇粮”的阴影,而中央的改革也跳出了赋税改革“越改越重”的“黄宗羲定律”。

反分裂法出台

大陆出台《反分裂国家法》,陈水扁政府就抬杠似的来了个《反并吞法》。曾被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点名不受欢迎的“深绿台商”许文龙,这次都不再“挺扁”,转说“反分裂法让我心里踏实”。台当局的心里便更不踏实了,硬要将反分裂法的英译“anti-secessionlaw”拧成“anti-separationlaw”,外籍人士反感,台当局又宣布使用“socalled(所谓)‘anti-secessionlaw’”。

《反分裂国家法》的诞生,让中国大陆获得了对“法理台独”进行威慑的法律工具,并通过向全世界宣示主权法,获得与美国的干涉法相抗衡的法律平台。而台当局的文字游戏,让阿扁的《反并吞法》和泛绿人士的3·26游行,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更像个笑话。这场纸上“独统战”的硝烟与胜负,已让人们信心满怀地看到了国家意志的强大力量。

日本入常未遂

日本入常可谓处心积虑。尽管对安南进行了“公关”,尽管撺掇了德国、印度、巴西,尽管大耍“金元外交”,尽管交了联合国15%的会费,但加入常任理事国的前景依然渺茫。

右翼教科书事件,靖国神社之争,这样的一个战败国要求以“亚洲代表”的身份入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仅“激起了东亚人民的愤怒”、“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更挑战了全人类的常识和理性。在抗议的行动中,全球40万华人签名反对,仅新浪一个网站,就收集有1300多万日本入常反对票。年关又到,自以为可以告别四国联盟优先入席的日本还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门槛外焦虑地徘徊——一个连道歉的勇气和明智都没有的国家,没有资格在国际政治的讲坛上获得席位。

东亚四强赛终夺冠

在这场直接对抗宿敌日、韩的重大战斗中,中国男足史无前例地站到了冠军领奖台上,并成了进球最多、唯一不败的球队。礼花漫天,这些长久以来第一次为中国足球盛开的光环足以让教练、球员、球迷们浑身颤抖热泪盈眶,然而,戒心重重的足球语文没有放过他们——“一次猝不及防的幸福”、“千年等一冠”、“乾坤倒转”等等,极端词汇透露的是揶揄和警告。

有人说,这个带有邀请赛性质的冠军是“田忌赛马”,并不能改变中国队在亚洲的二流地位。也许是因为一部部中国教练“高开低走”的历史教材,让我们不敢为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冠军歌功颂德。尽管薛涌一身正气地说:“我们不需要廉价的自信”,但中国足球太需要冠军了,太需要感动了,太需要有事实依据逻辑支撑的信心了。

欧洲游开放

《中欧旅游目的地国地位谅解备忘录》今年生效。1月6日,法航及南航共同经营的广州-巴黎直航班机首航,让广州打开了直通欧洲的大门。漫长的等待换来的是不熄的热情,截至2005年10月,中国赴欧洲游的人次已经达到了160万,欧洲游在中国人的2005里从年初红到了岁末。

与香港游的购物、澳门游的赌博、泰国游的人妖这些主题不同的是,在阿玛尼、香奈尔这些世界顶级品牌的故里欧洲,旅游主线则是奢侈品。我国的出境旅游者在境外的人均消费为8879元人民币,排名世界第一,其中,购物消费占71%。自费出境旅游市场中的富裕阶层和公费出境旅游市场中的公务旅游者,成了这场炫耀性消费的主力军。世界旅游组织曾预计,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四大游客输出国。在全球化的今天,日益兴盛的出国游,正在催生一个充满流动气息的中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