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这九件事不靠谱 (转)

 

警察互殴:比无间道还无间道

警察内斗并不少见。每年的各地警察技能大赛中,就有分别以擒拿、咏春等套路进行逐队厮杀的警界精英,但都是点到即止的友谊第一。电影中也有荷枪实弹的千钧一发,但通常是辣手神探为了完成卧底任务而和同事们上演的混淆视听。可以考证的是,北京民警李忠义和太原警察刘立民之间发生的故事不属于以上两者范畴,李忠义在“五一”黄金周期间命丧太原也并非是为“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虽然有太原警方从“刘立民是好警察”到“刘立民不是警察”的反口,但更多人还是从事件中得到了新启示:不仅平民不能和警察发生摩擦,警察和警察发生摩擦也是危险的事情。所以,拨打110时请注意语气,以防意外。

550万元医疗费:医疗体制的天价黑洞

本来以为,只有花血本请杀手行刺才会造成天价死亡的现象。但目前的杀手世道空前好,从业者越发多,并且隐于医疗部门,不留神就会遭遇天价死亡。不同的是,前者是买别人的死亡,后者是买自己的。哈尔滨市的翁文辉老人住院67天,住院费将近140万元,平均每天花去2万多元,药物费400余万元。但是花了500多万元后,老人在住院67天后还是离开了人世。医疗部门不再是穷人的杀手,没钱的活人可以被送进殡仪馆,有钱人也只能天价死亡,同赴黄泉。中国医疗体制的黑洞让所有人望而生畏。

赃款济贫:一个贪官的财务报告

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根据《宪法》,受贿罪被判到这个地步已经是轻上加轻,但即便如此,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余斌仍旧难以认同,志在“平冤昭雪”。原因是他将受贿款用于扶贫,用的是赃款,但干的是好事。贪污腐败的确罪有应得,但对于受贿济贫能否网开一面呢?在呈词中,余斌表达出了为人民服务的信息,并且很难断定他挑战的是法律权威还是道德伦理。7月7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但“不是余斌不懂法律,而是法律不懂余斌”的民间言论则让这名前副市长被涂上了浓厚的悲剧色彩,看起来更像是中国的“忠奸人”。流行的说法是,很多人不能用黑白简单区分,所以,余斌是彩色的,并且颜色太多,杂得有点晕。

捐钱买命:财富对法律的胜利

一笔捐款495亿,在比尔·盖茨兑现捐尽家产的诺言之前,袁宝 和卓玛夫妇的手笔足以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被称为中国股票第一人的北京建昊集团总裁袁宝 因为雇凶杀人被判死刑,但在理应执行死刑的那天,他依旧生猛如常。据说是因为他的妻子,著名舞蹈艺术家卓玛将495个亿的资产捐献给了国家,这无疑是对当下人命不值钱的说法的有力驳斥。能够枪下买人,充分传达出了财富最终用之于民,以人为本的终极意义。传说495亿的捐款还只是袁宝 全部资产的冰山一角,对此,富豪榜的缔造者胡润也不必自责,虽然他所评出来的中国首富的全部家当,无力买下人头一颗,但之间的差距也仅是几个零而已。至于人命不值钱,通常只在一个前提下成立,那就是钱不够多。

贫困县的人头马:惨遭屠戮的学费

“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所以,贫困县以人头马待客的含义应该是他们即将或者已经脱离贫困,值得为此喝一杯。但广东省清新县的教育局肯定没有想到,人头马一开,前来进行扶贫调查的志愿者们的反应是泪如雨下。在该县贫困大学生家庭年收入不足两千,姐弟三人面临辍学危险的时候,教育局用来待客的人头马味道也不那么醇正起来。通常的理解是,教育部门的制度是为受教育的人服务,但清新县教育局给这条共识加上了新的注释——在制度为你服务之前,你必须先为教育局服务。

兜售月球:莫须有的地产交易

即便月球上面仅插有一面美国国旗,但在全球化的大时代,并不妨碍中国居民也到月球上圈个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月球大使馆”落户北京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既然月球人不存在,地球人有理由不浪费资源。并且,月球土地的增值潜力不明,但性价比的优势是不争的事实。相比于耗费数千元只能买来一个阳台的残酷现实,无路可逃的中国人掏出298元人民币在月球上购买1英亩(合6亩)土地无疑更加符合科学消费的原则,并且可以有效避免公摊陷阱。但问题是,兜售月球是美国人的创意,中国加盟店的经营者显然没有就本地市场进行可操作性的考察,因此,一件看上去很美的事情夭折了。而对于在月球大使馆的3天营业时间内购买了49英亩月球土地的消费者而言,什么时候才能领到产权证是个法律难题。

月月小黄金周:全民赶集的臆想闹剧

有假日就要全力消费,没有假日就要全力创造假日。所以,国家发改委关于“将每周休息两天改为休息一天,剩余的一天一起移至月末,一次休息4天,变成月月‘小黄金周’”的提议非常及时。如果说本次调整能够起到缓和出行压力的目的,那么人们就可以真正的旅游了,而非赶集。如若未果,那大家可以照样赶集,再多出一把力将经济拉得更高,反正中国人所有的黄金周都是这么过来的,并不吃亏。但很不幸,这次调整无疾而终,遭遇否决,这就意味着,在假日里,你我可以真正地休息了。

卖身救母:网络捐助遭遇诚信危机

绝迹已久的卖身救母现身网络,证实了穷人不能进医院的真理,众人震惊,继而慷慨解囊。值得庆幸的是,从9月16日到10月底,虽然款项金额达到11万之多,重庆女大学生陈易毕竟没有真的把自己卖掉。值得寻味的是,恻隐喷发之后,所有捐款人都觉得自己被陈易卖了。没有草席铺地,人躺其上的残酷场景,不能眼见为实的善心网友开始质疑事件的真实性。有独立调查人身体力行深入前线,但八方斋的调查报告和联邦调查局的一样,可信度受到质疑。直至陈易的母亲在医院去世,所有争论才整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规模空前的人性反省和就网络捐助是否可行的学术讨论。人过多了,悬疑就多,捐助者和被捐助者都必须小心翼翼,还不能保证被捐助者会定期发布财务报告。其实,慈善榜只设100人的原因就在于,人少账目就清楚。

圆明园防渗:匪夷所思的魔幻工程

防止湖水渗透证明了圆明园领导具备很强的环保意识,不但节水,并且对湖内生态平衡和景观保护很有想法。和张家界通山电梯相比,在湖底铺陈白色塑料膜无论是从施工难度还是工程技术含量都小了很多,并不能达到惊世骇俗的效果,充其量只能算是中国环境工程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但这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工程并没有实行,防渗膜的铺设不仅让城市湿地生态系统的基本功能遭到毁灭性破坏,还让园林植被遭受威胁的言论使圆明园的防渗工程成为众矢之的。圆明园领导的创意本身就能让人对中国人缺乏创意的说法嗤之以鼻。(文 胡尧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