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风云》作者:燕赤霞之九霄风云 (更新中。。。)

九霄风云  韧者无敌
第一章清明

雨还在不紧不慢的下着,清明时节的江南。

除了名字以外,燕赤霞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已经过去六辆车了,没有一辆因为他用力的招手而停下来。一声长叹后,他悻悻的掏出一支烟点上,一身几乎是湿透了。路边很安静,静得可以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和自己疲惫不堪的脚步声。无奈的找了个树下的路桩坐下,大雨过后他已经走了近十公里的山路,入夜后他已经沿着公路走了整整十公里,从路桩上显示的里程看,离省城云沙市还有六十五公里。

“该死的天气……抽支烟再走吧。”燕赤霞心里默默的念着,湿冷和饥饿令他感到很疲惫。烟吸了几口就灭了,“妈的,今天这是怎么啦,省道上的车都那么少…..”,要不是惦记着明天早上的应聘,还真应该在山里住一晚,陪吴伯多说说话,狠狠的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继续向前走。早知这样就开邓开阳的车来了,打电话给邓开阳想要他来接,他老婆接了电话骂骂咧咧说那小子晚上喝得一塌糊涂,这会已经是人事不醒。

突然他停了下来,他敏锐的听到了身后似乎有汽车的发动机的声音从雨夜中传来,没错,很快车灯那一袭划破黑暗的光明令他瞬时兴奋起来,再碰碰运气吧,他站到路中间,挥动着双手。

闻心微想着自己的心事,机械的开着车向前走着,要不是程二叔老两口非留她吃晚饭不可,她早就回到了云沙城自己宽敞的别墅里,猫在卧室宽大舒适的被窝里按着电视遥控等待睡眠的到来,她实在想不通,这么穷的山区小村居然就培养出了丈夫这样一个硕士大学生。

早上还风和日丽,午后就天昏地暗下起了瓢泼大雨,一直到天黑后才稍有收敛,要不也不会在程二叔家吃饭了。幸好夜里车少,开得还算轻松,车一直保持着70至80码左右的速度向前行驶,她并没有留意到远处路边孤独的人影。

当闻心微懵然发现前方有人拦车时,离那人最多只有十米的距离了,当下下意识的蹬住刹车,把方向盘往右边一甩,车在燕赤霞前方四五米处停了下来,差一点就开下了路面。惊魂甫定的她不由得火冒三丈,看也没看就打开车窗回头一顿乱骂:“黑灯瞎火的,找死啊?!”

总算有辆车肯停了,奥迪A6,看来还不是普通的主,燕赤霞精神一振,快步迎上去。

车窗里探出头来的女人看样子气急败坏的很气愤,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燕赤霞花了三秒钟的时间来考虑怎么称呼她,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选择了“您”这个词语:

“对不起,对不起,吓着您了,吓着您了,您没事儿吧?”

“干什么呀你?!”女人警惕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不识相的拦车人,一身湿漉漉的,外套抓在手上,皮鞋因泥泞不堪已看不出颜色,不时狼狈的用手擦着脸上和眼镜上的雨水。

“我从小放山山里出来要赶回云沙去,没想下大雨误了班车,您帮个忙吧,往前捎我一段吧?”男人恳求着。

“小放山?你去小放山干什么?”女人依然警惕着没开车门。

“今天不是清明节嘛,扫墓。”原来也是去扫墓的,闻心微皱了皱眉。“上来吧!”

车里没有别人,燕赤霞坐在后排,感觉到温暖的车里透着淡淡的女人发香。他用外套擦了把脸,仔细的擦了擦眼镜后开始打量车里的一切。车内没有任何冗余的装饰,真皮座椅舒适而真实,女人用心的开着车,也不说话,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感觉大概是个三十岁左右的职业女性。他长嘘了一口气,掏出烟盒一看,还有两支,他小心的把其中一支尽可能的熨平整些,讪讪的递给前面的女人,

“您抽烟吗?”

“谢谢,我不抽烟。你随意吧。”女人淡淡的拒绝了。

燕赤霞贪婪的大口吸着烟,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他调整了一个自认为舒服些的姿势,饥饿和劳累使眼皮越来越沉,很快便自顾无人的鼾声大作。

闻心微不由得又皱了皱眉。车里弥漫着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混杂着烟味和汗臭的湿气。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是三五烟的味道,丈夫在世时不也老爱抽这种烟么?她幽幽的想。

雨还在下。随着越来越接近城市,路上的车渐渐的多了起来。云沙市是天南省的省城,和很多当代中国的城市一样,是一个古老但又焕发着勃勃生机的大都会。就快进城了,闻心微想想应该叫醒后座熟睡着的男人了。

“哎,哎,哎,到了,到了,醒醒,醒醒!”她提高了嗓门。

男人睡眼朦胧的看看了车外,应了声:“哦,到了。”

“你住哪儿?到哪儿下啊?”

“我住在梅园路口,您把我放在天杨广场吧。”

“梅园?我住在城西,要在那里经过,就再载你一程吧。”

“那就多谢了。”眼前已经明亮起来,车很快就汇入了城市的车流中。这女人心肠倒是不坏,借着街市的灯火,燕赤霞见到的果然是一个显得高贵而精致的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以前虽然经常出差来这里,但这城市对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从明天开始他就准备正儿八经的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

明天,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大学同学邓开阳安排了他去省内有名的民营企业九霄集团公司应聘。一时间,燕赤霞脑海里又浮现出妻子和儿子的面容,想起妻子,他摇头苦笑,想起儿子,他眼里又眩动着异样的光彩。正胡乱的想着自己的心事,车已经停了下来。

“到了,是这儿吗?”女人问。

“是的是的,今天我真是遇到了贵人,要不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回得来哩,真是多谢了。”燕赤霞今天确实挺感激眼前的精致女人。打开车门后,他用手中的外套把真皮座位上他留下的水渍细细的抹干,又弯腰把座位下他留下的泥泞擦去。

“哎,哎,唉呀,没关系没关系,不用不用,”女人对他的举动显然感到很意外。“你这人……,真是……”

“应该的,已经很麻烦您了,怎能还弄脏您的车呢?”燕赤霞执着的擦完,动作细心而不失利索。“谢谢您,再见!”擦完后,他又一次很真诚的致谢。

女人无奈的微笑着摇了摇头,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燕赤霞惬意的躺在床上。邓开阳帮他找的这房子还不错,旧是旧了点,一室一厅,八十年代初建的那种标准鸽笼房;家具电器齐全,都是房东淘汰的,但都还能凑合着用;燕赤霞是男人中很难得一见的爱干净整洁的人,把里面收拾得一尘不染。这样的话,妻子在周末带着儿子来探亲就用不着住酒店了。每月六百元的租金贵是贵了点,还是觉得值。肚里装着街口小店的一大份蛋炒饭和一瓶半斤装的朝阳老酒,洗完热水澡后浑身轻飘飘的很舒坦,他是个环境适应能力很强的人,半斤老酒开始起作用了,他暂时忘记了孤独,脑子里乱糟糟的进入了梦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