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
半夜醒来。
睁开眼睛直接就看到了对面的墙壁,这家伙长得白白胖胖,可怎么也会伤悲呢?
那年春天,梅雨季节,白胖的墙壁从自己头顶一直哭到脚底,把墨鱼的世界变成湿漉漉水渍渍的一片。恰好桃花开时,和兔子分了手,既然墨鱼没恋爱好谈,就顺便留下来陪他渡了整个夏天。三个月的时间,墨鱼学会了治愈重创后的伤口,墙壁学会了隐藏忧郁时的眼泪。那个夏天以后,墨鱼的伤口从来都是自己舔干净,墙壁的眼泪也从来都是自己埋下去。现在,就是墨鱼死死盯着他看的现在,墙壁这家伙,竟然也很坦然的盯着墨鱼看,全然不记得当初是怎样的神情恍惚。算算,其实就连墨鱼自己也想不起,那是怎样的恍惚。
不可能再睡得着,墨鱼就在沙发上蜷缩起来。一星期了,墨鱼就睡在这宽容柔软的沙发上,好让夜很深,自己突然惊醒时候感觉到一丝的温暖。墨鱼只怕以后再也找不到比这更让墨鱼安心的怀抱了。最近墨鱼心情很平静,静得几乎让墨鱼察觉不到心跳。伸出手,按住胸口,不跳;使劲一点,仍然不跳;再使劲,终于它是跳的,可是墨鱼被按得不能呼吸。放下手,大口大口的喘气。别就这样死了,墨鱼想,不是还有一些青春的么?
4:03
天没有亮。
墨鱼知道它该什么时候亮。
因为她常看着它由灰黑,变成灰蓝,灰紫,淡紫,浅粉,嫣红,到最后光芒万丈的艳红。墨鱼很少看到嫣红和艳红,通常这个时候,墨鱼又会悄无声息的睡去,直到醒来时满屋子碎碎点点的金黄。看到那些耀眼的金黄,墨鱼眼里常透漏出惊慌,仿佛是看见陌生人突然出现在自己家中,满脸的不知所措。
墨鱼又忽然想起猫来。想起他憨憨的样子,想起他把墨鱼搂在怀里时双眼所散发的光芒。那是墨鱼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光芒,它轻轻柔柔的照着墨鱼的心房,这让墨鱼就觉着自己也可以生活在陆上。有些遗憾的是,还没等墨鱼褪去海里的一身泥藻,猫就被撞死掉了。猫死后,依然会有猫;可是那光芒消失了,就再也不会有,墨鱼的心房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5:54
忽然觉得口渴。
跑到冰箱去倒了杯水。透明的玻璃,透明的液体,流进墨鱼透明的身体里。
昨天,37度。中午走在白晃晃的街道上,望着白晃晃的太阳,墨鱼觉得自己也是个白晃晃的什么东西。小时候墨鱼曾有个小银镯子,刚好可以套得下墨鱼的手。墨鱼常把它放到嘴边,用嘴唇的温度暖和镯子的冰凉,或是用镯子的冰凉安抚嘴唇的温度。那银镯子就是个白晃晃的东西。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它竟从墨鱼手腕上下了去,再也寻不着。只留下一个白晃晃的影子在墨鱼脑海里晃呀晃的。 除了那个银镯子,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体会墨鱼嘴唇上的温度,无论温暖或是冰凉。可是,它确实是找不回来了,于是,墨鱼嘴唇上的温度也似乎随之消散,想到这里,墨鱼试着用指尖触了触嘴唇,依旧感觉不到它——是冷是暖。
喝完杯里最后一些水。
窗外,看见蓝色的天和白色的云。                                                (01年发在小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