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故事

又是南方的雨季。
有着无比潮湿的凉意。
衣服从上周晾到现在,仍是湿嗒嗒的,一副不堪入目的破败景象。
穿一身干净且干燥的衣服,她走出门去。

行人道上有很多雨伞。
透明的。黑色的。格子布的。
从前她有过一把地图雨伞。蓝色的海以及各色的陆地。后来这雨伞不小心骨折了,也就不再用了。
她一直想找一张黑白的地图贴到墙上去。可是无论是文具商店还是地摊贩子有的全是彩色地图。不能如愿的事情有很多,由此制造出遗憾与叹息。网络中的那个男人在遥远的城市。买地图并不想算计来回的行程,只是想看看。

在超市里买了鸡蛋,蔬菜,肉,辣椒酱。还有牛奶咖啡和一些小零食。
一个人的生活可以很单纯简朴,也可以营造出另一种浑浊绮丽的氛围。
只是随心情而定。

深夜。
又遇到了他。
这是个普通的网络会面。没有死亡,没有心伤。不需要观众。
就像一场放过了百遍的经典电影。重复再重复之后,剩下的就只是某种表情寂寥的虚无。
她说:“我看过很少的电影。”
“不喜欢吗”
“不是不爱,而是不愿去触碰。”
“我爱而且我愿”
“它诱惑我流泪,大笑,和很多表情。那样子的我很闹。我不想闹。”
“我看电影没有表情 我们有区别”
“我,在现实里受困,在电影中自由。”
“现实是你的牢笼 电影是你的丛林 哈哈 我想你已经见过泰山了吧”
“我只幻想过自己是一只豹。是豹杀了泰山的父亲母亲吧。”
“是 看来我的玩笑开成了悲剧 这是个折了腰的玩笑”
“我以为你只愿意做个旁观者。”
“大多数时间是 比如看电影 我始终不能入戏 恐怕很多时候我是在琢磨导演的表现手法有没有纰漏”
“有一部分人和你一样。尤其是男性。”
“有很多女性和你一样”
“正确。我们是普通男女。不需要制造与众不同的声响出来。”
“可是 有自由为何不享受”
“对于现实,我从不放纵自己。所以不愿意让局限在电影里的自由泛滥到现实里去。就少看电影。

对话常常是这样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
他们根本不需要问好,道别,以及别的什么。只是网络上的人,遇到,对话,然后离开。

她喜欢这样的方式。
可他说他很不喜欢暧昧的东西。而她喜欢。
暧昧的表情,暧昧的情歌,暧昧的气息,暧昧的关系。
就像现在和他,自然存在着暧昧。彼此有些留恋但又从不诉说。仿佛一捧沙,一但有风刮起,就会从指缝间流失,比时间还要决绝,比樱花还要凄美。无处寻踪,漫天飞舞。

她有份工作。
薪水不算很高,但足够支付自己的生活。
公司大门的转弯的地方有报刊厅。每天下班后,她就去买一份报纸。
商业,电影,法制,旅行,文艺,体育。一周之内换六份。不是兴趣广泛,而是无可所谓的习惯。
报纸的黑白纸张也可以让她怀念起一些旧时光。
校园生活时她那甜蜜而羞怯的面容。仿若盛开在阳光满地的一把破洞的黑伞,金色阳光偷偷照射进洞里,肆意地在黑色下传递着美好明亮的幻象。
过去很久了。似乎一个世纪,似乎离她有几万光年。
过去那些熟悉的人在脑海里往来穿梭,飘飘荡荡。这些恍惚的幻象带给她微笑和快乐。

另一个习惯是晃荡。
周末的日子,穿着艳丽或素色的衣物,穿行在大街小巷里。
看黑白广告,看透明橱窗,看陌生人的冷漠表情。
最喜欢的一个片段是,过马路时候急速行驶的汽车从耳边呼啸而过。
危险的游戏。
飞起来的风仿佛要把她带到一个遥远而未可知的国度。
遇到他以后,那个不可知的国度偶尔会幻化成他的城市。来自北方。有冰有雪的国度。把一切南方潮湿,颓靡,腐烂通通冻结,埋葬在土里。

在许多个睡不着的午夜,她纵情于网络聊天。
也许,孤独原本就是属于任何人的。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孤独地过许多个漫长的四季,然后再孤独地离去。没有送葬的挽歌,也不会有执手相看的泪眼。
网络很好,制造了一种孤独与孤独的约会。当两个甚至更多的孤独碰到一起,就会在黑夜上空,燃放起大片大片灿烂炫目的烟花。
美丽只在一瞬间的东西就这样出现。

“你缺乏热情 其实生活并不需要我们知道和感受得太多 感受多了 热情就慢慢丧失”
“就像那些丈夫有婚外恋的女人,最好的解脱办法就是不知道,是么。”
“没有朋友吗”
“有。为什么以为我没有。只是不多而已。”
“我也有 我和男人去喝酒 和女人看电影 感觉不错 遗憾的是搀杂着麻木的感觉”
“任何人喝醉了都不是好事。样子很难看。我不喜欢。而且非常不干净。”
“我喝醉了只是睡觉。”
“据说北方人喝酒很厉害。”
“豪爽 很有些痛快 就像这的天气 分四季明有棱角 从不含糊”
“很好。心向往之。”
“如果你来 我会高兴”

打开超市买的辣椒酱,猩红发黑的颜色。用小刀一挑一挑地放到嘴里。
非常辣。
侵略性的味道从舌尖一直攻击到胃里。等到胃疼得开始抽搐的时候,眼睛也看不清楚电脑屏幕,满是辣出来的眼泪。
她很感动于他的邀请。尽管不会有不同的结果。可是这样一个男人的邀请,仍是让人心存温暖的。

“你怎么了”
“恩。没什么。你爱吃辣椒么。”
“不怎么吃 太刺激了”
“我流眼泪了。吃了很多辣椒。非常辣。”
“喝水去 喝水就不那么辣”
“我喜欢这种感觉。下地狱一般。”
“从不怜悯自己吗 或者说你太怜悯自己的感受了”
“很多人都这样。不要以为我是个怪物。”
“你想过什么样的人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吗”
“很难。这我知道。所以我尽量习惯一个人活着。”
“满身的缺陷 而且从不愿意别人来填补这些缺陷 这就是你 ”
“是又如何。你也有你的方式。你以为我需要救赎么。”
“不要妄图拒绝一切来自外界的消息 不要囚禁你自己 你也需要另一个人的爱”
“。。。。。。。”

。。。。。。


他试图唤醒她沉睡多年的脚步。他要引导她走进外面的世界。
这男人多好,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么。她这么想。
她喜欢他。可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她的生活。
她是呼吸在海底的鱼,只有这么一直活下去。陆地对鱼来说,只好是隔着海面观望的楼阁。永远也不可能触摸。
。。。。。。

没有结局的故事。也不会有人愿意续写下去。
我不想再写下去。
情愿就这样停顿。                                                                    (此文02年发在小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