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天下  第一卷 红叶山庄
第一章 一面湖水

写在整本书之前:

我喜欢短句,自己写起来舒服,也顺手。

有人说我模仿古龙,您爱说您说去,好看不好看还是得您说。

我才23岁,乳臭未干呢,懒得和贵人争论。

其实呢,我想写的是一本符号化的书。

人物符号化,服饰符号化,场景淡化,什么都意象化了。

我只想写我脑子里飘渺又险恶的江湖,华丽诡异却又残忍。

人性的冲突和自私的表露才是真实的生活。

所以大家关注故事就对了,甭管真实不真实,合不合逻辑。

只想给您带来阅读的快感,希望您看完后能说句:还不错的书。

我就很满足了。

谢谢大家

废话不多说,下面故事开始。

☆ ☆ ☆ ☆ ☆

一片落叶飘过,轻轻落在湖面上。

湖面在晚霞下映成了金色。

金色多美啊,秋天也是金色。

“我就是秋天。”叶秋得意地想。

“要是有美女在身边,坐拥美景,岂非人生一大快事!”叶秋遗憾地摇摇头,开始沿着湖边漫步。

他在等人,这样一个英俊的白衣少年站在湖边绝不可能只是为了看湖面。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等人,几乎每隔一段日子叶秋就要等人,等着人给他送钱,好让他能在万贯钱庄的地下赌场里一掷千金,好让他能一尝冷香园的十二美人的香吻。

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了,叶秋望了望落日,心里开始骂娘。

左边的芦苇丛中忽然箭一般射出了一艘小船,船上人戴着斗笠,直直划向叶秋。

叶秋皱了皱眉,这不是他想象的有钱人的样子。

来人把船停在不远处,冷冷问道:“听说闻名江南的叶秋叶公子是个贼人?”

叶秋一愣,除了去年除夕他潜入江南陈家二小姐的闺房之时,二小姐娇嗔过一句外,倒没第二人这样喊过他。

拈花惹草是叶秋人生的第二目标。

叶秋苦笑道:“阁下何以这样认为?”

来人把斗笠压低了一点,沉声道:“阁下是江湖有名的浪荡公子,居无定所,为了赚钱可以不则手段……”

“错了。”叶秋忍不住道,“第一,我也有住的地方,第二,不择手段也是有原则的,我还不至于去抢钱……”

“第三……”叶秋皱了皱鼻子,“我不必和你废话太多,我想和你家小姐说话。”

那人一愣,忽然朗声大笑道:“果然叶公子感觉真的敏锐无匹。”

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船舱中传出:“三叔,就说江湖上的传言不会错的嘛,你非要试他。”

“试我……”叶秋苦笑着想,谁叫你们非藏个女人在船舱中呢,凭我叶秋,三里外的女人脂粉味我都不会放过。

“我们的目的你知道了。”那人冷冷道。

“不错。若非鹤满楼黄老板的口信,我也不会站在这里。”叶秋微笑道,开始摆出一副最迷人的微笑,开始随时准备迎接着从船舱中露面的姑娘。

“你真的什么事都能办到?”甜甜女声从船舱中飘出,立刻飘香数寸,更坚定了叶秋摆好笑容的决心。

“至少本人以前接手的九桩委托,没有失手的时候。”叶秋撇了撇嘴。

“如果我们给你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你如何让我们有信心呢?”女声继续飘来,真身却不露面。

十万两!!

叶秋咽了口吐沫,去年皇帝老儿山东赈灾不过七十万两,这样富可敌国的大手笔,江湖上到底有几家?

“唉……”叶秋叹气道,“我的武功,你们谁见过?”

“根据飘渺生的年度武林榜,你的武功特点杂而不全,去年排名三十三位,只能算二流高手。”那小姐咯咯笑了起来。

“那你们还敢委托于我,不怕十万两打了水漂?”叶秋盯着船舱,隐隐看到一女子斜靠在船舱内。

“你有江湖第一的脑子,我们决定在你身上赌一把。”男人沉声道。

“废话少说,具体目标。”叶秋懒懒道。

“红叶山庄庄主洪天六十大寿,宴请江湖六大家八大门派二十四水寨,持续七日,我们的要求,就是让你在七日内保证洪天的生命安全。”男人扔过一个口袋在叶秋脚下,只听得袋内银两碰撞之声。

“先给银两加银票三万两。”男人道,“以后每安全度过一天,给你一万两,最后付清!”

叶秋拿起钱便走,不再和男人说话。

其实男人扔过钱的时候,小船已经急速向芦苇丛中驶去,湖面下方翻腾着水泡,可见是极大的内力催动着小船。

那男人武功远在叶秋之上!

那又如何,江湖上比我叶秋武功高的人多了,还不是……

叶秋掂了掂手上的银子。

十万两!

☆ ☆ ☆ ☆ ☆

南阳城里最豪华的酒家是鹤满楼。

鹤满楼顶上最豪华的小厅是落燕厅。

叶秋正坐在落燕厅的唯一一张桌子边啃着鸭翅膀。

叶秋前面是三十三碟精美的小菜,每次叶秋有了钱,都是先想到吃,再想到女人。

女人毕竟只是人生的第二目标。

三十三碟小菜是叶秋特意吩咐黄老板准备的,以纪念自己去年武功排名第三十三——竟然飘渺生都没通知他!

叶秋想笑,自己学了那么多家功夫,竟然只排第三十三,本来以为自己不是很强,最少也排个十五。

叶秋叹了口气,继续啃鸭翅膀,顺便等他的四个朋友。

这桌子很大,足够放十张座位,叶秋却吩咐放了五双碗碟,等四个朋友。

楼梯上传来缓缓的脚步声。

叶秋头也不回,指着面前的椅子道:“坐。”

一个穿着灰色布衣的和尚也不客气,大大咧咧地坐在叶秋对面:“叶公子准备用酒肉款待我?”

叶秋皱了皱眉:“其中六碟素斋是为你准备的,你又不是没眼睛。”

和尚也不再答话,静静望着叶秋。

叶秋懒懒道:“何一飞,你那么长时间都那样,不累吗?”

话音刚落,屋顶上落下一个人来,脚尖轻触地面,稳稳坐在和尚的旁边。

“我就是不叫你下来,看你能藏多久。”叶秋咯咯笑道,“仗着你轻功天下第一,欺负我不会站屋顶?”

那人一袭青衣,摇着把扇子,眉毛粗浓,一脸正气:“有的时候叶兄飞得比我高。”

叶秋愣道:“什么时候?”

何一飞淡淡笑道:“钻女人窗户的时候。”

和尚急急垂首道:“罪过罪过。”

何一飞和叶秋都哈哈大笑起来。

何一飞停住笑,盯着叶秋道:“你那么晚才喊我下来,显然你错过了两条消息。”

叶秋也停住笑容,望着何一飞。

何一飞微笑道:“开封府正月晚的无头尸案现在还没完结,铁笔神捕魏刚是来不了了。”

叶秋叹气道:“我已经猜到另一条消息了,大概神腿封正郎又偷了东西跑了,也来不了了。”

何一飞淡淡道:“不错,他偷了福建陆家的玉骨扇,那本是要上贡给皇帝的东西,现在三万御林军正追在他屁股后面。”

叶秋叹气道:“真巧。”

和尚也叫道:“真巧。”

叶秋盯着和尚道:“我巧的是刚接了个棘手的大委托,最信任的四个朋友只来了两个。”

和尚道:“我巧的是,刚好受人所托要送个东西给你。”

说着,从破旧的宽袖中掏出一张鲜红的请贴。

叶秋只瞟了一眼,点了点头道:“看来黄老板也不用请他上来了。”

何一飞道:“你本来想……”

叶秋道:“本来想让和尚帮我易容混进红叶山庄,让你陪我一起进去。现在不用了。”

叶秋的纤细手掌重重拍在请贴上。

黄底红条黑字。

“红叶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