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原创] 《老汉从军记》系列故事之——入伍

  《老汉从军记》之—入伍

 

 

老汉的弟弟和无情钩自小耍大。他们黏糊滚战到高中毕业后,我弟弟考入警校,他当兵吃军饷。一眨巴眼十几年竟再也没有和钩子那小子照过面儿。至于 “钩大”的位置啥时蹭热了他的宽屁股——此条消息,还是去年从我弟弟另外一个叫斩倭妖的同学嘴里得知的。说钩子现在在铁骑部队任职,正军团级领导,牛着呢。

 

这几年我领料着一帮伙计干点小基建工程和室内装修,也就是平常人们口中的小“包工头”。平常么也就小打小闹,逮着机会那就托靠有头脸的人物帮衬,捞只“肥鸭子”吃吃。出门靠朋友嘛。也巧了,今年开春后我出门去揽活,一次在白水大街,碰着了腰宽体阔肥头硕耳的钩大。多年不见,交杯换盏我请客。酒桌上我开宗明义,求他在部队近水楼台,给揽点儿象模象样的工程。钩大听后,一拍桌子,险些把酒盅震趴下:嗨!你咋不早寻我,我们铁骑军团司令部刚刚完成一批三百万的装修工程,不然还不是老兄你的美差……哦,不过也别急,下半年可能还有一、二百万的业务。有我在,不愁没你赚的,谁叫你是我同学的亲哥呢,是不是?旁边在座的报社社长斩倭妖、组织部副部长龙龙战士、和坦克师长2000E都纷纷点头“是啊,是啊。现在军团其他领导出国的出国,休养的休养。现在是我们钩大主持军团日常工作,他还能少得了你赚的”。

 

记得小时候钩子在我弟弟的同学中有个大外号“赖钩”(有必要小注一下:“赖”,乃本地方言)。“赖子”,就是光说不做,说话不算数之意。我想那是光屁股小时候,现在他毕竟是赫赫的正军团级呀,“赖”别人或许成,至少还不至于“赖”我了吧。

 

过了一段时间,钩大打电话:你先给我装修一下住宅吧。

我二话没说,组织人力,花了将近三十来天时间,精心且创意地为他装修了一套复式别墅。就在白水大街886号,铁骑军团司令部大楼旁边。照市价行情,包工包料在十几万左右。对此,钩大压根儿只字未提。我也早有思想准备,你就是给我,我也舍了不要了。不是还有一二百万的“大”业务嘛,再说别人是大官了,以后还需要他多多帮衬呢。

 

又过了一段时间,钩大又打电话,说部队住宅区西院的军团常委李沉舟,也想装修一下房子,唤我面商。见面后,我一眼就看出对方是那种纯文人型军官:眉清目秀、文质彬彬、庄重有加。李常委说,我房间的样式大小跟钩大的差不多,你就参照钩大的样式搞吧,装潢的工费,该出多少我会出多少!

背过身,钩大悄悄叮咛我,别收李常委的装潢费!他分管陆军部,我听说陆军部要装修大礼堂呢,工程预算一百多万!

……

 

又是一个三十来天过去,装修如期完工。李常委表示满意。他说,多少钱,报个价。有钩大这层关系,你少收我领情,但不要不收。我说,工钱免了吧,您把礼堂的装修工程包给我就成。李常委说,礼堂倒是计划装修,但要等军团批下款来才能进行。你不收装修费,我心里过意不去……要不这样吧,你不是开辆“普桑”吗,现在燃料紧张,93号汽油都四块多钱一公升了,用油的事,找我好了。

 

以后几乎每隔半月,李常委的司机小步兵就提拎着满满一大桶捎到我的住处,足足四十公升!不仅我用不了,朋友们闻讯还来沾光。时间长了,我怕不明底细的司机难免对旁人说三道四,就对李常委说,别让司机明来暗去的给我捎油了,什么时候缺了,我给您打电话好了。

 

李常委的爱人是BT医院的负责人之一,李就安排她给我和家人整了不少常用药品,前后好几十纸箱子呢:有降血压的,治冠心病的,抗感冒的,治癫痫的,最近还冒出一种新药叫什么大米稀饭……。临近五一,他打来电话,说有朋友小酌,邀我一块儿聚聚。我说要是单请,那就免了。他说你来就是了。谁知一去,果真是单请。一顿相当丰盛的“便饭”过后,李常委从里屋拖出一个大包来,“令”我一定带回去。顿了一会儿他说,明天我就要离职修养了,礼堂工程款至今没有批下来,多有遗憾……我随即表示:李常委不要多心,看来这事也不是您一人说了算,我能理解。

 

晚上打开沉甸甸的礼包:茅台、五粮液、汾酒、竹叶青酒(我估计是铁骑太原分部送来的)软中华、硬中华、苏烟,还有……

    我算了算,自打结识李常委,他连油带药等送我的各种物品,按市价折合,竟达一万二千多元!

 

再说钩大大牙满口应承的一百多万业务,却老是没影儿。我想果不其然是“老赖子”?待到今年六月底,钩大终于算是给我揽成了一笔业务,不过不是什么一百多万,而只是三十来万元,是他们铁骑军团几百间营房的小型“滚涂”。工程完毕一月后,我问钩大如何结算,钩大说一般不付现金,可以支票结算。我便给他留下我在铁血银行的开户帐号。钩大答应很快把款子打过去,你放心好了。

 

哪知数月过去,一分钱没见着。转眼间到年底十二月了,银行的贷款和民工工资逼得紧啊。

 

我是心急火燎,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开上 “普桑”早早赶赴五十公里外的白水大街888号铁骑军团总部。动身之前先跟钩大电话打了招呼,他说你来吧。到了地头,宣传部的创作处长枫火连城说钩大正开会呢,散会后我叫通讯员小兵鲁鲁通知您见面。眼看中午十二点到,会才散了,独独瞅不见钩大出来。一会儿通讯员跑来报告:钩子老大在审阅个材料,让我先领您到小餐厅吃饭。我哪能吃到心上去,一心盼着钩大露面!好不容易让通讯员引见着了钩大,他却好象漫不经心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么?我心想你咋装糊涂呢……过了一会儿,钩大一拍脑门,噢,是说那营房装修费吧?梅秘书(玫瑰火儿)!快去叫财务处的雪处长(雪禾)来!梅秘书愣了愣又眨了眨眼说,早上您不是派雪处长到乌龙山出差去了吗?钩大对着我摊开手:你看,雪处长真是不在,这……我看这样好了,你来一趟也费事,叫梅秘书以我名义,先从财务处借八千来,我们军团有规定,总部首长私人借款一次不能超过一万,你先拿去。我说这点钱杯水车薪啊。钩大正色道:这不是违反财经纪律嘛,我说老哥,你先拿着这八千,剩下的钱,雪处长回来我催她办!

看钩子那十分坚决的口气,我又能说什么呢!

我揣着八千元匆匆回家。

 

等我回到家,还没有见上老伴一面,铁血法院的法警zhenjiang312领着一帮警察正在我家拿着传票等我呢。原来,我因拖欠铁血银行贷款,到年终银行收贷找不着我的人就上法院把我给告了。zhenjiang312不由老汉我分说,连车带人全拘传到铁血法院。

 

在法院我好说歹说,将皮包里面还没有放热的八千大钞尽数交出并立下字据将老汉的蜗居和“普桑”由铁血法院变卖归还银行,这才得以脱身。

 

从法院出来已是深夜两点,此时的我已是饥寒交迫,身无分纹。家离铁血城又五十多公里,班车也早以歇息了。想想老汉我走到这一步都是钩子惹的祸,脚步又不由自主的来到白水大街886号的钩子家门,可站岗的警卫楞是不让我靠近:首长休息,请勿打扰。另一个警卫还说:最近恐怖分子猖獗,我看这老家伙可能就是人肉炸弹来行刺我们首长的,逮起来再说。一听此话,我赶紧开溜。秀才遇见兵有理都说不清,更何况我呢。

 

面对霓红闪烁、车水马龙的白水大街不夜景色,对照自己沦落到有家不得归、饥肠响如鼓、流浪街头的境地。不禁悲从中来,老泪纵横,奋笔疾书写下了《铁血,请收留一个流浪之人》的广而告知求助函。(http://bbs.tiexue.net/7833768/ShowThread.html)。

 

    我的文章在乌鸦卫视《早间新闻》播出,并得到卫视台首席执行官剑使之血的赞助早餐,阳春面一碗,铁血银行金币五元。这才得以返回那已经不属于我的家。

 

回家与老伴抱头痛哭后一合计,房子已经是法院的,我只好把他们娘俩暂且寄存到孩子姥姥家不表。

 

我想如何结算工程款的事情,还是应该去找斩倭妖帮我和钩子周旋一下,毕竟他们是同学又是战友嘛,当时在酒桌上钩子说的话他们也都在场。我变卖了一些家当,凑足盘缠,带上李常委送我的烟、酒直赴太原。

 

斩社长见我说:大哥,你怎么来了?我如此这般的把前后经过与他说了一遍。他叹了叹气:别急,我把龙龙部长和2000E坦克叫来,大家商量个办法。先去吃晚饭,到太原鼎鼎有名的阿瓦酒楼给老哥接风。

到阿瓦酒楼,龙龙和坦克先行在包厢等候了。大家寒暄一番,就推杯换盏。待酒过三巡,菜过五道,我把本应该是他们的烟、酒分成三份(我估计烟是已经发霉了),每人一份。我说:大家给我想个办法吧,我现在是家不成家了,整天还到处躲着民工伙计讨要工资,到处流浪,你们说咋办,你们去钩子那和我疏通疏通,把工程款结算给我。龙龙插话问:你有菠菜吗?钩大喜欢这一口。我说:虽然我很久没下地种菜,但是农贸市场上到处都有。2000E:大哥,你也真是老土,龙龙口中的菠菜,不是吃的菠菜,就是暗送秋波之意。天哪,老汉我和泥巴打了半辈子交道,那知道这些。这时,斩社长清了清喉咙:这样吧大哥,明天我们哥几个和你一同去铁骑总部先找钩大把你目前的处境和他说说,看看能否给你结算工程款。万一结不到,你也就参军加入铁骑部队,吃一份军饷,这样,一是解决了你无处落脚、到处流浪,下半辈子的生存问题,等你升到一定的职务,还可以把老嫂子接来随军。二是,铁骑总部戒备森严,向你要债的民工那个进得去。龙龙和坦克也附和着:这办法不错。我说:我那够当兵的条件啊,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龙龙说:这点老哥放心,我在军团组织部就是管这个的,虽然是个副部长,可现在没有正职,是由我主持工作,我说话还是管用的。明天妖社长先向总部写份推荐报告,作为部队急需的人才特招进来。我苦笑着:我有什么特长啊?坦克:大哥你当了多年的“包工头”应该懂点建筑、规划什么的吧,现在铁骑楼的建设都无人管理,我看这是你的老本行,你挺合适的。我寻思着,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他们哥几个这样热心帮忙,今天虽说是为我接风,咱那能让人家破费呢,我把服务员悄悄叫过来把单买了。老汉我旅途劳顿加之不胜酒力,我和他们哥几个先行请辞到酒楼的客房去歇息了。至于后来他们去桑拿按摩我可一概不知,不过好在龙龙战士把它写成了《铁骑太原分舵之----聚首煮酒搞笑篇》(http://bbs.tiexue.net/8693873/ShowThread.html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四人匆匆赶往铁骑总部所在地铁血城白水大街888号。他们三个进去找钩子汇报,我在传达室等待。十来分钟后,铁骑战报上就刊登了斩倭妖社长的推荐书,由于该推荐书刊登在铁骑军团内部版面,有很多不是铁骑成员的网友无法看到,在这里我就全文复制如下:“鉴于战报社人员紧缺,我发现一个人才,虽然不在铁骑,但是可以考虑先加入战报社,做编外人员,考察一段时间后,再考虑是否批准加入铁骑.望领导指示. 人员ID铁血流浪汉”。

 

事情也就象事先预料的一样,工程款是无法结算。半小时后,钩大批示如下“政委最近忙,来不了,我做主。鉴于该同志具有一定的建筑、装潢特长,拟分配在铁骑军团创作处任干事,授上尉军衔,军人证编号TQ0203,具体负责铁骑大楼的施工与工程质量监理”。大家请看钩大批示的原文链接(http://bbs.tiexue.net/ShowThread.aspx?PostID=8121202&PageIndex=3

 

此后,铁骑部队花名册上多了一个叫“铁血流浪汉”的老“新兵”。

老汉也尽心尽责的每天坚守在铁骑楼热火朝天的工地上。

 

小记:老汉此故事纯属虚构,文中涉及的事情和ID及链接地址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趣味性、可读性。

老汉初次尝试学写BT故事,看此文反响如何。假如大家喜欢,我会继续把发生在铁血城内的一些人和事以BT的形式编入《老汉从军记》之X,每个故事都是独立的而在时间和内容上又有一定的连续性。

正因为是初学BT,肯定存在缺陷和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脱稿于2005年12 月23日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