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又是一年元旦到。当然,现在过元旦之前,我们要先过一个日渐热闹的节日——圣诞节,这个洋人的春节。首先声明,我对一切洋节都兴趣索然,同样对春节也不大热心。

西节东渐最近成了大家热衷讨论的一个重大话题,当然这话题谈的也是日渐沉重。文化殖民、文化入侵,加上前段时韩国抢注端午节,《大长今》让我们思考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问题,种种现象表明中国文化似乎有点渐渐被染指,被杂种化了。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说到文化入侵,如果按照谁热衷过谁的节来看,东方应该是最大的胜利者。公元四世纪,罗马帝国的时候,西方开始过圣诞节,圣诞节是纪念耶酥诞生和受洗的宗教节日。耶和华原本只是西亚的一个游牧部落神,在公元前的相当长时间里,这个神还相当的冷酷无情。为了拯救自己的信徒,他杀过埃及的法老和他的军队;为了检验先知的虔诚,居然还要拿人家的亲儿子来献活祭。但是就是这么一个部落神却成为长达1000多年的时间里世界性的神明,并且按照现在的情形看,他以后的精神领袖地位,作为真理和爱的体现,还是很难撼动的。

神总是很忙,他经常无暇顾及世俗生活,一旦发现人类太堕落了就一场洪水全淹死了。方法简单粗暴不说,完全没有宗教那种导人向上的和善劲。犹太人征战打下的地盘也不足挂齿,甚至经常连温饱都成问题,强大和富庶在索罗门等王身上的体现也是时间恨短。这个宗教凭什么征服了整个欧洲?为什么一个原本的部落神成为世界性的神?我想,他们历代的先知们起到了一个重要的作用。他们发扬了宗教的教义,并且成功的把这种宗教教义变成了一种民族良知。最让人的钦佩是,这么一个“贫穷”的推销员却让他们的民族良知行销全世界,畅销千年不朽。虽然以色列现在还为那么一丁点的土地奋力拼搏。

究竟是东方胜了还是西方胜了?整个的欧洲都过西亚的一个部落宗教节,“文化入侵”成功并且成为“异教徒”笃信的价值参照物,这个功绩用“巨大胜利”来形容好象都不算过分了。在这里强调一下,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既不笃信耶和华,同样也不拜谒佛陀,我对基督教一段历史的论证只想论述一个观点:文化都是在相互的融合中不断发展壮大起来的。支撑这个观点的就有一个例子,我们说中国传统的文化包含三个部分:儒、释、道,佛教就是从印度进口的中国化产品,但是为什么我们在谈传统文化的时候还把他心安理得的加进去,就象西方把亚洲神顶礼膜拜一样?究竟是谁把谁殖民了?

中国传统文化的势弱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是如果靠单纯的排挤“西节”来强化自身文化,我觉得这种做法很徒劳。我是个中国人,我更愿意让中华文明发扬光大,恨不得让外国人都过春节以表示我华夏文化之博大精深,以显示我文明能威震四海。我宁愿这么相信,我才不在乎别人说我文化沙文主义呢。问题在,这就是文化优越的表现了?穿韩服拍明星照还是拿毛笔字写唐诗,圣诞节插松树找袜子还是过春节吃饺子放鞭炮,圣诞节热闹还是春节热闹,如果对文化孰强孰弱的分辨就在于此,是不是有点儿童化了?以我浅薄的历史知识来观照,能向我中华文明一样能历久弥“坚”的当真不多,我们的文化“胃口”也经常让自己感慨不已。

一个民族文化的体现不仅仅就是年画、中国结和红灯笼,他应该有更坚韧的和深厚的内涵。希伯莱人把民族良知完好继承了数千年之久,并且这种以民族良知为核心的文化彻底征服西方。我们的民族良知现在究竟还剩下多少?过完了圣诞、元旦、春节和正月十五之后,在搓完麻酗完酒之后,我们是不是能安静的在那冥想一下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