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淡淡的温柔里有无法隐藏的美丽,恰似幻觉,又给人希望,酷似寒夜,像一个爱情陷阱,等待花开,而城市里,总没有麦田守望者,像飞絮一样,飘入我心……
幻觉
草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三月了,没有时间去踏青,去用脚步来丈量春天的长度。
分出半个月的时光用来感受春雨的冷和琐碎,用来感受晚雪压梨花的景致。每天的清晨,推开房门,总能看到房檐下滴滴答答流下来天的眼泪,晶莹透亮,带着初春的寒冷和不知所措。
故事发生的太突然,会让人产生幻觉。
春天的故事太短太短,短得会让人害怕,然后患失患得。在雨季里迎接一个开始和一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