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节的时候和以前在西门子的老同事聊天,他现在在一家日本公司,感慨说日本鬼子如何如何,就聊起这两个同是二战的战败国对历史的态度。现在好象很多人都觉得德国人对二战罪行一直在忏悔,德国也很注意不要刺激二战留下的创伤,尤其是和日本人比起来,更显得“认罪态度良好“,所以常看到有人呼吁日本向德国学习。

我第一次去德国是1997年春天,陪民航的一个访问团。在慕尼黑,当地的华人导游专门安排我们去了达豪集中营。达豪集中营在慕尼黑北郊,和奥斯维辛等人间地狱相比还算温和一些,当时主要是关押一些战俘,并没有太多的犹太人。华人导游在我们和德国公司谈完之后来接我们去参观集中营。德方的几个人热情地问我们要去哪里参观,我们刚要如实回答,华人导游却已经抢先说是带我们去购物。我们虽然不解,但也没说什么。在去集中营的途中,我问导游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这些德国人如果知道了会不高兴。他说以前他也安排中国来的团去参观集中营,结果德国人知道了就质问他,为什么有那么多漂亮的古堡和广场不去参观,偏偏安排去看集中营,还威胁以后不再让他陪同,不再给他生意了。

同年的冬天又去了汉堡。汉堡的市中心有一个很漂亮的湖,叫Alster湖,一大一小连在一起,湖畔都是有名的建筑物和旅游景点。德国朋友开着车载着我们在湖边逛,讲到二战后期,盟军的飞机来轰炸汉堡。当时的汉堡人担心盟军把Alster湖当作轰炸用的地标,更担心Alster湖自己被炸得面目全非,就想了个主意。他们把整个湖面用木板遮盖了起来,在木板表面全都涂上了绿色油漆,这样盟军的飞行员从空中看时就把湖面当成了一大片草坪。当时的这个大工程完全是汉堡的市民自发完成的,还真保证了Alster湖没有落下一颗炸弹。这德国朋友讲得兴起,就说到现在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因为“不会再有外国的轰炸机能飞到德国上空而不被揍下来了,也不会再有外国军队能占领德国了“,他想“复仇雪耻“之情溢于言表。

后来和一个西门子的同事聊天,他是德籍的犹太人。我说起施密特给犹太人的墓碑下跪,他的反应就是一句话:“They have to.“(他们不得不。)据他讲,德国人恐怕在心里上也没有真正地认罪服输,不少德国人也不愿意看到向犹太人的墓碑下跪。他们觉得德国人因为二战而受到的痛苦一点也不比其它国家的人少,他们认为他们已经做够了赔礼道歉,不能再“没完没了“。这个德籍犹太人说,没有人愿意一直背着忏悔的十字架,始终向别人承认自己的罪行。我问他为什么德国还要做出这些忏悔和认罪的举动呢?他又只说了一话:“Because we are Jews.“(因为我们是犹太人)。

到现在,二战已经结束六十年了,据说还有犹太人在南美搜寻纳粹战犯。现在如果有一家德国公司有任何为二战或纳粹翻案的言行,这家公司恐怕就再也无法从大多已经被犹太人控制的德国银行里获得资金。德国有一个作曲家叫瓦格纳,是个反犹主义者,柏林交响乐团等德国的大乐团都不敢再演奏他的作品,因为他们离开犹太人的赞助就无法生存下去。

相比之下呢?日本战犯被蒋介石请到台湾,最后把台湾当作了第二故乡安度晚年。有几家日本公司当年就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现在仍然是日本右翼政党的核心和大财源,可是他们在中国的生意都好得很。

与其让日本人学习德国人,让小泉学习施密特,不如咱们中国人自己学习犹太人。

    是啊,决大多数德国人始终有很强的民族意识,只有日耳曼的血统才是最高贵的,让他们低下头去向比其差的民族认错,实在是逼不得以。不过很多德国人都很哈日,上课时很多教授只要一提起日本人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唉,这个世界从来只会给强者以尊敬,而弱势人群当自强。

日本在世界上的形象和中国很不一样。在欧洲,提到日本,就代表时髦、财富和经济发达。这也难怪,像索尼、东芝、松下、日立、丰田这样的东西,甚至在西欧最发达的国家也代表时髦的象征。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正义可言。有的只有实力。没有实力,你被杀光了,也不会有人理你。

国内很多报道都是一厢情愿的,说德国对二战如何如何反省,反省个屁阿,你要是和德国人打交道久了,你就知道这个民族根本不会从内心中道歉(这是一个很耿直也很骄傲的民族),德国人唯一道歉的原因因为他们杀错了一个民族--犹太人;犹太人实在是太强大了,太团结了,也太有钱了。最重要的是,犹太人控制了美国的上流社会。如果德国当时杀的是波兰人,你看他会不会像今天这样诚恳?!绝对第二个日本。

在欧洲,中国形象很糟糕,日本基本上代表着时髦,富裕。中国基本上就是专制,落后,偷渡。我一开始和丹麦人打交道的时候(丹麦人均收入全球第五),他们提到中国都会说“很不错,很nice”的国家,提到日本,他们最多只会说,那个国家“很有趣”,绝对不会称赞日本。但是后来我才慢慢发现,他们只会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来看中国,而对于和他们一样富裕的国家,绝对不会说一句好话,就好像北京人不会夸奖上海一样。

如果你和欧洲人打交道久了,你就会发现,哪个国家越富裕,他们就越不会故意流露出赞叹的神情。道理我不说也明白。虽然他们不提到日本好,但是每次提到丰田、本田、索尼,都是很惊讶很赞叹的眼神。比如说丰田车,丹麦基本上只有有钱人用得起。
 

很多人认为香港根本就是英国的一部分,因为英国让香港变得很富裕。西方的逻辑就是,富裕的国家可以随便占有别国的土地,只要它能够让这篇土地更加富有。所以,占有无罪。

我到这边来最震撼的就是对德国人和法国人的看法。我一直以为德国人是个很有正义感的民族,后来发现不是这样,是因为犹太人实在是太强了,而且犹太人控制了美国的上流社会。所以德国在二战问题上不敢吭声。更加让我觉得很惊讶的是,法国现在国内很多人都以当年沦为德国占领地为荣。他们想证明,德国是优秀人种,法国也是。所以,德国的占领只是两个优秀种族的融合而已。想想台湾现在的哈日情绪,真是恍然大悟。

“与其让日本人学习德国人,不如咱们中国人自己学习犹太人 ” 真是太太正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