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吃”到结婚 [转帖]

三毛曾写道:男人与女人如果不能一起数钞票,不能吃完排骨,一落千丈地一起躺在沙发上剔牙,那就不算是真正在一起。我明白,她是指结婚。

我和女友都不屑于数对方的钞票,在钱上我们很AA的。但一起剔牙这条我们显然是做到了。为此,我曾心下暗喜,想着三毛的话,判断着自己的恋爱状态,再瞄着我那正捂嘴剔牙的女友想,你怎么也算是我的准老婆了吧。

像众多新时代的男女一样,我和女友在刚结识时,是麦当劳的常客。“美好时光,美味共享”是对那段介于友谊与爱情间状态的最好描述。那时,我们经常四目相对,默默无语,然后再相视一笑。但吃麦当劳不用剔牙,因而,她碰到熟人从不说我是她男友,我只是她的“一个朋友”而已。

虽然剔牙很有标志性,但我与女友感情却不是随一次剔牙而突变,而是在她不断对“吃”的算计中渐进的。我一点没觉得她小市民,反而有一种同壕战友的温暖。比如,我们告别麦当劳选择肯德基时,她不说肯德基口味更棒,而是直白:吃肯德基,值!以此为标准,我们后来选择了更加实惠的达美乐。达美乐的实惠在于它的优惠券,它不像麦当劳、肯德基那样,给你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东西,结果只便宜一两块钱,而是一张券能翻倍享受美食的真实惠。为此,我和女友高兴了好一阵,颇有一种占了人家便宜的感觉。不过,达美乐有一点不好,它的券不是天天发的那种,是一阵儿发一次,且不给用餐的人,是在店外发给行人的。这点最让我女友气愤,她说,这不是明摆着,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嘛。有一天晚上,为了多得几张优惠券,我在达美乐门前足足转了三圈,皇天不负苦心人。当我把五张优惠券放在她手里时,我女友双眼放光,流彩飞扬,弄得我特有成就感,有点像《乌雅与麻雀》那个老电影里抢到面包的感觉。

鉴于达美乐在发放优惠券上的不诚实,我女友后来彻底放弃了它。

现在,我们吃火锅,偶尔水煮鱼一下。

我女友说,达美乐两套餐的价钱够咱俩吃一顿不要锅底的火锅,要是去两次达美乐呢那就够一次水煮鱼了。可去达美乐那叫吃饭吗?搞得我现在有事没事的就满大街寻觅不要锅底费的火锅城,然后即时通报。

不过说实在的,我最爱吃的还是女友炒的饭,那真是“极品炒饭”。

我觉得,关键在于她用料够实在,总是把数片火腿肠、两鸡腿、两摊鸡蛋和饭放在一起炒,吃起来让你特满足,觉得特受重视。

一次,我吃完端起碗往厨房跑时,她说:“放那我洗吧。”我沮丧地问:“没了么?”“没啦,怎么还想吃?”她特得意地看着我。我心想,我是不是该结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