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没有看到你,没有以往的失落的伤感。剩下的只有冷笑和心的寒冷。也许,只是天气已冷吧。笑和心都失去温暖。大概只是这样的。

你的爱,从逃离的那一刻就已经消失无踪。存在,只是一直自我的假象。自以为是的假象是多么的可怕,一旦打破幻想,便是千疮百孔,忍不惨睹。清醒时面对伤口总是比较痛。

是的,冬天到了。
想起钟汶的《过冬》。

你随便吹一口气 已经是满天飞雨
你随便伸一根手指 可以戳破我身体

风雪把房间点亮 刺痛了眼睛
你所残留的气息 仅够我一秒呼吸
任头发把风吹断 连天空被你掏空
任眼泪把房间淹没 反正只剩一口气

我不该站在原地 看着你演戏
你凭什么在颤抖 凭什么拿走我的心

我抱着头把自己缩成一团 用你的绝情把我自己冰封
我真的不想动 真的不想碰 你的一丝呼吸都那么重
我真的害怕自己任性放纵 谁骗我冻到冰点就不会痛
我真的不想动 真的不想碰 就由我冰封过冬

爱应该原谅包容 旁人说的轻松
过去就由它过去 这种道理任谁都懂

低低的追诉,如同生活,如同感情。如同我不该站在原地,不该任你左右的我微笑和悲伤。我的心,该属于自己。

你走得那么潇洒,一个转身,便否认一切。

你的绝情,从此相信。钟汶所唱的:用你的绝情把我自己冰封。刚刚好,冬天已至。心,可以冬眠。没有思念,没有爱情。

对你的感情,挖一个洞,深深埋藏。直至腐烂,蒸发。然后,忘记。

今冬,广州不大寒冷。中午时段,暖暖的太阳让人不禁有些怀念曾经拥有的温暖。狠狠的甩一下头,不容许迷恋。

心,因劳累,提前冰封过冬,待早春唤醒,新的开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