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为王,娇妻来降》(更新至第一三二章) 作者:寒傲

galanz5186 收藏 134 6390
导读:《强者为王,娇妻来降》(更新至第一三二章) 作者:寒傲

第一章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双手环胸,踱着悠闲的步子,轻哼小调,心情好不快意。

“我说老大,你就别老是哼哼这首老调了行不行,虽然曲子不错,意境优美,但听多了,耳朵他也得长茧哪。”同样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从后面跟了上来,抱怨说道。

走在前面的那个年轻人叫肖子寒,相貌英俊得不得了,不当明星真是天妒英才了(他自己的想法)。后面的跟班叫刑傲,虽然不是明星脸,到也是个阳刚有型男。

“阿傲,这你就不懂了,现在已经不是那种美女爱英雄的时代了,要想让那些美丽的小花儿们灿烂的向你绽放,就要有浪漫细胞,艺术气息的浇灌。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多么美妙的句子。”肖子寒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

“老大,我看你今天绝对有问题。咱们两个混混,和谁谈这些‘自古风流多是有情男’之类的句子去。再说了,平时都是三字经不离口的,今天突然来了个大转变,你能演下去,我这观众可是受不了了。”

说完,刑傲的眼睛开始四处周游,寻猎美女。到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他的老大肖子寒。

就是在前不久,他和他老大在坐公车时,发现一色狼乘着公车拥挤而偷摸女人胸部,摸了数次却没发生什么事,看的自己佩服不已,连道这色狼有水平。没想到事后他老大很不服气,豪气冲天地对他说那个小瘪三算什么,“堂堂正正”的在大街上摸才算本事。看他抚摸十位美人的娇嫩胸脯,而且被抚摸的美人都不会去报警。听的他差点没当场晕倒。大庭广众之下做十次这种事,还不被报警,做梦去吧。这是什么变态想法。

尽管如此,刑傲还是在帮肖子寒留意着美女。因为肖子寒还真有本事让那些被抚摩胸脯的美人都不去报警,甚至还有的美人趁机放射出娇媚的眼神来勾引肖子寒,想要来个一夜风流什么的,但肖子寒这人做事极有原则,都给他委婉的拒绝了。

刑傲的眼光从卖鸡蛋的老太太扫到盲人算命大叔,又从卖‘一夜全死耗子药’的转到‘丰胸美乳祖传秘方’,一路寻找下去,终于是功夫不负苦心人,一道婀娜窈窕的背影收入眼底。正待知会他老大一声,身边已是呼啸一动,人影翻飞。

秦放月边走边想,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心理总是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这种情况对于她来说,是很少有的。从小跟随父亲修习格斗的她,早就养成了一种遇事不惊的性格。还在苦思中,突然感到身前站了一个人,心里一惊,竟有人能在自己无知无觉中近身到自己身边,抬头看去,眼前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剑眉星目,挺鼻薄唇,一身的古铜色肌肤,组合起来形成了一副极为英俊的形象。连她这种生性淡薄的人也不由的暗赞一声好帅的男人。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从年轻人的口中传出了悠扬的歌声,歌声极附感情,情意绵绵。

“小姐,我可以和你一起白头偕老吗?”富有男人独有的磁性嗓音飘荡在秦放月的耳边,那带着独特韵味的深沉告白让她不由的一楞,随之意识变得有点恍惚。

肖子寒嘴角上扬,盯着秦放月的绝色娇颜紧紧不放。漂亮的杏眼清冷晶莹,小巧可爱的琼鼻有着诱人的弧度,性感的红唇犹如娇艳的花瓣,肌肤粉嫩白皙,身材修长窈窕,说这女人是绝代尤物也不怎么为过。

感觉到机会已经成熟,肖子寒的大手在秦放月的柔软酥胸上轻拂了一下。

清风拂水过,荡起层层波。抚摩秦放月玉兔的感觉真是太美了,那玉峰柔嫩而坚挺,饱满而丰润,实在是他抚摩过十女中的极品,上苍完美的杰作。相信现在他的手上还应该留有淡淡的乳香呢。

肖子寒回味过后,想到接下来怎么应对秦放月。目光对准秦放月的美眸,发现那双美眸里已是射出森森寒光。肖子寒见状,暗叫一声“不好”。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手和衣领同时被抓住,接着人已经到了空中,向着五米开外的地方飞去。

当肖子寒重重的摔在地面后,秦放月冷冷的看了肖子寒一眼,转身离开了。

“老大,你有没有事啊。”刑傲跑到肖子寒身边道。

肖子寒打扫了一下身上的灰尘,望着秦放月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你还蛮倔强的嘛,看来我要是不摔在地面上,你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呵呵,有意思。”

天空依然是晴朗无云,空气有些燥热。肖子寒和刑傲走在回家的小道上,刚转了个弯,走在前面的肖子寒突然停住了,在他后面的刑傲差点没撞在肖子寒身上。只听刑傲抱怨道:“我说老大,你是怎么搞的,好好的走路,你怎么就突然地停下了。”说完,没听到答话,抬头一看,前面的小巷中前前后后站了九个人,这九人都是手拿砍刀,长相凶狠,一看就知道是道上的。再仔细瞧瞧,九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小鼻子,小眼睛,样貌丑陋却还带着点狠辣之气的人。看到这人后,刑傲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两人本来都是无业游民,但人要活着总要吃穿吧。两人除了身手都不错之外,还真没什么特长,所以,没办法了,只能出来混社会,当临时打手,在小一点的夜总会里帮人看场子,可就在两天前,两人在一家叫作“午夜海”的夜总会看场子时,惹上了点麻烦。

当时正是午夜时分,两人都是昏昏欲睡之时,忽然听到一声很刺耳的尖叫,两人一惊,瞬间清醒了过来,接着听到二楼的包间里传来女人的哭喊声。赶忙跑了过去,打开房门一看,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正扑到在地,全身抱成一团,瑟缩在角落,身旁一个丑巴巴的男人正对她拳打脚踢,边打边骂道:“妈的,你妓女怎么当的,老子爽完了前面,想爽爽后面,怎么,还他妈的不行?”

见状,大概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后,肖子寒上前拉住丑男人,面无表情说道:“兄弟,有事好商量,你要是要这种服务的话,我们会给你找特别的人,做这种事就是要讲你情我愿,你出钱,她服务。别逼她做她不愿做的事,闹僵了对谁都不好。”

“妈的,你是什么人,敢管老子的闲事。”丑男人怒气冲冲的道。

肖子寒双眉一皱,镇定自若道:“嘿嘿,兄弟嘛,拿了人家点钱,就要为人家做点事,还就是负责管这这种事的。”

“操,这种小角色也敢这么和我说话,你知不知到我是谁?”

“‘猛狼会’李金李堂主的大名兄弟是早就听说过,不过没想到是个只会逼迫女人的角。”

“我操你妈的,你他妈的找死,张强,王大壮,你们都他妈的给我死哪去了。”

喊声刚过,就见两个衣衫不整的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叫张强的和李金一样长着一双小眼睛,小眼睛里闪烁不定,一看就是那种专门在别人身边出馊主意的那种,而王大壮则是人如其名,满身的横肉,猛张飞一个。

见自己带的两个小弟都来了,李金的底气足了不少,虽然他自认为自己也挺能打,根本不惧这两人,但他是堂主,这种小事也要亲自动手的话,那他的面子要往哪摆。在退一步想,这两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软脚虾,一旦自己呈英雄,却来个阴沟里翻船,那他也不用在道上混了。

“大哥,怎么回事。”张强问道。

王大壮一听,兹了兹鼻子,说道:“这还用问吗,准是这两个小子惹了大哥,看我废了他们。”

说完就要动手,张强连忙拦住了他,上前一步,向着肖子寒问道:“想必兄弟都知道我大哥是谁了吧。既然这样二位还敢出来拦事,说明两位是自认为有点能耐了,不如先抱个万儿让我们老大听听,看看是不是配和我大哥作对。”

肖子寒仰面一笑,说道:“兄弟说这话就显得外行了,我们兄弟两既然出来混,帮人看看场子,就没什么好怕的,怕死的话还出来混个屁,不如扫扫大街,掏掏厕所去算了。”

尽管李金和王大壮都已是怒火中烧,但这个张强还是面不改色,这家伙还真是有那么点料。只听他说道:“兄弟说了这么半天,还是没说出自己的名字,难不成真是怕了。”

肖子寒面带微笑,双眼一迷,道:“这么想知道我的大名啊。那好,你听好了,我叫肖子寒,他叫刑傲,都是无名之辈。不过嘛,要是有人找碴的话,嘿嘿,那他可就得记得我二人了,不知你记住了吗”说完,向前跨了一步,他身后的刑傲也急移身型,和他并肩而立。两人都是身材高大,这一突然前移,无形中已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

“嘿嘿,忘不了,忘不了。”张强虽然是面有笑容,但心理却是一惊。对于这两人,也许别人没听说过,他却是知道。他一个临市的哥们曾经对他谈起过二人,当时他二人也因为在临市给人看场子,和别人起了争执。面对对方十个人,毫无惧色,动手之后,十人中三个被干掉,其余七人全部重伤,可见二人的厉害。他的那个哥们就是七个重伤中的一个,在和他谈起这两人时,还是面带惧色,说话时都是颤抖不已。当时他还大肆嘲笑了他哥们一番,不就是两个小地痞吗,就算挺能打的,也是不足为惧。没想到今天碰上了这二人,看今天这阵势,怕是讨不到好去。

想到这,张强在李金耳边把二人的情况说了一遍,并且劝李金,好汉不吃眼前亏,忍过这一时,待过些时候多找些兄弟,把二人做了。

李金也不是莽夫,毕竟能做到堂主,是有一定的实力和心计的。想了想,也觉得张强说的对。拿眼示意张强,要他摆平。他自己是怎么也拉不下那个脸。张强一看大哥的眼色,就知道怎么回事,说道:“二位兄弟的大名还真是没听过,不过道上讲的就是面子,今天就看在二位的情分上,这事就算了。二位兄弟以后也小心点,没什么势力,说话就得悠着点,像我们大哥这么好说话的人可是不多了。”

肖子寒一听,心理窃笑不已,明明是怕了,还大言不惭。但脸上可没那么明显,只是笑咪咪的道:“好说,好说,老兄好走,老兄好走。”

气的李金三人面部抽动连连,刚刚气势一低,就被人赶着走,看李金和王大壮都是双拳紧握,甚至连青筋都隐隐可见,张强使了吃奶的劲拉着二人,半拖半拽的走了。

三人一走,刑傲撇嘴说道:“老大,就李金这样的人也能混个堂主,我看这‘猛狼会’也快要变成‘死狼会’了。不过他还有点优点,就是成全了老大你,又做了回英雄。哎呀,说起来老大今天真是让小弟另眼看待,以一对三还从容不迫,侃侃而谈,真乃豪杰风范哪。”说完,还拱手恭身,表示佩服。

刑傲这点小伎俩,肖子寒哪会看不出来,无非就是‘猛狼会’报复时,要他独身以对。看着刑傲那气人样,肖子寒实在气不过,趁着刑傲不注意,当场给了刑傲一记飞腿,只听一声惨叫传来,刑傲飞身扑向那个妓女,正巧那个妓女双手抱膝瑟缩在角落里,一看到刑傲飞身扑过来,眼看着就要头部撞膝盖了,她本能的分开了双腿,她这一分可到好,刑傲的处境可是大大的不妙了。马上就要火星撞地球了,刑傲一手撑墙,一手拄地,硬是把身形止住了,头部离那花心只有一寸远,花心的任何部位无不是清晰无比。

看着这放大的特写,刑傲在怒气之余,不由想到,就是他妈的看黄片,也没看过这么近距离的特写,这可是逼真到了极点了。抬眼看了下那个妓女,只见那个妓女正在捂脸羞笑,双肩连连颤抖不已,胸前的饱满的双乳划起层层弧线,虽说是个妓女,但这时候却像个小家碧玉的姑娘似的,刑傲的心也随着他的下身一起浮动了起来。

看这妓女都已是羞到了这份上了,他更是没脸见人了,这不啻是火上浇油,回头就要大骂肖子寒,管他是不是老大呢,事情都做的这样了,他要是不生气,那他还是男人吗。他猛然回头,骂声还没出口,却硬是叫他给咽了回去,同时,额头上冷汗直冒,浑身都直打哆嗦。肖子寒不知什么时候已是到了他的身后,一只脚离他的臀部只有那么三寸距离,满脸都是邪恶的笑容,仿佛是只要刑傲开骂,他这一脚必能及时的踹下去,从而堵住刑傲的嘴,不过这用来堵嘴的东西吗,刑傲是想都不敢想,由于这妓女双腿间还湿漉漉的一片狼籍,这要是用嘴挨上的话,他刑傲不知到第几个年头才能吃下饭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刑傲马上换上一副笑脸,道:“老大,没必要这样吧,这是小事一桩,兄弟不会介意的,虽说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但咱俩谁跟谁啊。”

肖子寒摆摆手,肩一耸,浮现出无奈的表情:“阿傲,老大我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没想到事情会到这地步,我也很难过,不过幸好。。。。。。嘿嘿,这样好了,这个月的内裤我全包了,怎么样,够大方了吧。”

“是,是,那就麻烦老大你快把脚收回去吧”刑傲哆嗦道。

待刑傲起身后,房门被推开了,肖子寒急忙脱下外衣,抛在了那个妓女的身上。

进来的是夜总会的陈经理,他环视了一下,发现房里摆设丝毫不乱,说明还没动手。他道:“小寒哪,怎么这么不小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李金怎么能得罪,这事你可就办的不对了。”

这陈经理说话很是和气,照例来说,他应该是破口大骂,但他没这么做,这是莽夫的行为。他先看了四周,发现没有打斗的痕迹后,知道事情不是很严重,而且在争执时,他们夜总会的人也不在场,到时他可以说是肖子寒和刑傲的个人行为,如果李金再来的话,他们顶多是陪个不是,送点钱就完事大吉了,他们可以把过错完全推到肖,刑二人的身上。

他又说道:“小寒,阿傲,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不好做,这是一万,你们拿着着跑路吧,有事我们这顶着呢,我想李金也不会胡来。”

肖子寒看着陈经理手中的一万新华币,叹了口气,接过钱后,道:“那好吧,多谢陈经理了。”心理想到:妈的,到时还不是把事往我们哥俩身上一推,自己还做了回好人,真是老狐狸一个。

随后,和刑傲一起出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