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对象:小夏

身份:广州市某超市部门主管

年龄:28岁

遭遇网络情爱

认识方凯之前,我离28岁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我在一家大型超市做部门主管,平常除了上班就是在家里看碟、听音乐、上网。因为工作需要,我的交往圈子并不窄,一到周末就有人约我去打保龄球或参加私人Party,但喜欢清静的我总是谢绝他们,一个人躲在家里自得其乐。我经常上网,但从不进聊天室,我有一个引以为豪的个人网页,很有个性也非常漂亮,我常常把自己平时信手写来的小说或心得上传,几乎每天都要进去,努力使它更完善。

我已经快28岁了,男朋友八字还没一撇,家里很为我的终身大事着急,一到周末,我老爸老妈就打电话紧催我,仿佛我不结婚天就会塌下来似的。其实,不是我有意独身,追我的男性也有几个,但条件都不怎样,论长相、论赚钱都比不上我,我觉得中意的,人家早已有家室,我的务实令我一路寻寻觅觅,人就这样耽搁了下来。

我28岁生日那晚,老妈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半年内在广州找个男朋友,要么年底回家找对象结婚。本来和几个朋友约好在酒吧里见面,但老妈的电话令我愉悦的心情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索性不去了,一个人呆在卧室里,看着电脑荧屏发呆。我拿着鼠标的手乱动,一下子点中了一个网站的聊天室。我用“寂寞的香水”这个网名进了一个名叫“有情世界”的聊天室。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浮上脑海,我发了一个帖子,主题是“征婚启事”,内容只有四个字:男的,活着。这则征婚启事像诱人的诱饵,立刻勾起了一批渴望艳遇的男人的兴趣。我看着网上乱七八糟的回帖,都是一群寂寞的人在这寂寞的夜里,不负责任、没有一点诚心的无聊的示爱话。正准备离去时,一个回帖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寂寞,我们寻觅,因为网络,我们相识,几个知心的朋友,胜过朝夕相处的陌生熟人。聊聊好吗?这是那个夜晚惟一引起我兴趣的回贴。他叫方凯,一个谈吐风趣、生活乐观的男子。那晚我们谈了许多,关于岁月、人生和爱情,下线时竟有些依依不舍。

从那以后,一有时间,我们就约好进聊天室聊天。情绪低落的时候,方凯一两句幽默的开解常常令我心怀释然。我们也会因为共同喜欢的一本书或一部电影而兴奋不已。在这种纯精神交往的天地中,我惊讶地发现,两个生活中原本毫无关系的人,竟然可以如此的默契和亲近。

随着交往的深入,我们由公共的聊天室进入QQ聊天。我们亲密地打情骂俏,在对话中互称对方“老公”、“老婆”。有一次深夜,方凯发来一些带有性爱色彩的图片和MESSAGES(信息)。我看得心惊肉跳,随后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身体中被遗忘的角落被甜蜜地唤醒。此后,我们在这种虚拟空间里恩爱缠绵,俨然一对感情非常好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