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向左,妓女向右[灌水]

许多的恩恩怨怨都在一场场经历的背后凝结成了属于某个故事,故事的主角配角纷纷登场,演绎着自己的那个几十年,看过很多之后,在好奇的间歇,如果有心情,就在来看看有些讨伐是怎么样形成的吧,呵呵,都是些作者对上演人物的注解


------------------------------------------




男人,一直站在情事的十字路口,前面是妻子,后面是母亲,左面是情人,右面是妓女。你,很少向后张望,理智告诉你要向前走,可我分明看到你的目光一直在左顾右盼。——万年小妖

关于男人,我常常劝自已放弃思考,因为理性思考男人的过程本身就是纯粹浪费我脑细胞的过程。我宁愿游离于思考之外,在喧闹的人群中,天真无邪地笑看世间情事纷繁,陌然地看着痴男怨女不分昼夜乐此不疲地上演一幕幕只见换主角不闻换情节的悲喜剧。



事实上,我只是一个看客,一个常常在深夜坐在人生的冷板凳上喝着咖啡敲击键盘的看客。
漫漫情路上,我清楚地看到在鲜花盛开的十字路上口站着无数的男人,有的才华出众,有的财大气粗,有的英俊潇洒,有的权倾一方,有名流,有俗子,有高层,有底层。哪个男人在争做主角不重要,重要是的在游离的目光过后,他们将何去何从。
别告诉我他会向后看看母亲无私伟大不求回报的爱,偶尔回头看一眼便可能成为他孝顺的理由;别告诉我他会想起前方妻子床头的灯光仍在为他照亮回家的路,偶尔想一次便可能成为他负责的借口。



红绿灯闪烁,一个男人终于抬起一只脚,那只脚的方向可能向左,也可能向右。
向左,有一个或漂亮或不漂亮的情人,她将以爱情的名义,以自毁快乐的方式,以她的身心痛楚和世俗耻笑为代价,换取男人或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或更少的真情。偷情两个字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偷情的快感过后,爱情圣火点燃的不仅是男人的雄性荷尔蒙,还随时可能烧掉男人的后院。爱情是自私的,当男人终于用上半身和下半身占有情人的时候,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当然不会放过纵火犯,于是,残酷的战争即将在情人妻子之间爆发,而战事的结果,闭上眼睛我也想得出:智通双全的女人将获得看起来的胜利,而事实上主角们都已鲜血淋漓,三败俱伤。在爱情故事中,从不曾有胜出者。在三个主角身边,我只看到“爱情”浮在空气里阴森森地笑着。
向右,是一个或漂亮或不漂亮的妓女,她将以生活所迫为理由,以自残的方式,以她日渐麻木的女性器官和心里也许仍旧不灭的对生而不是对情的渴望,换取男人的钞票。这个过程是灰色的,无烟工厂里的流水线上大多是满足生理需要的商品。至于男人是否将碰到假冒伪劣甚至带有传染疾病的商品,我们大可不必费心问候,消协不会受理此类案件,自作自受是自然法则。当性成为商品,当男人终于用钱包和下半身砸倒女人的时候,连“爱情”都不屑于张开眼睛,返祖现象只能再次证明原来人真的不过是一种动物,高级动物。
我说过,我只是一个看客,男人在十字路口上演的闹剧未曾停止过,主角换了一个又一个,历史上有记载,生活中仍未落幕,也许永远不会落幕。请不要问我主角的名字,古今中外莫不如是,举例又如何?我在埋头苦读和道听途说中认识他们,而他们未必认识我这个观众,况且观众或许不只我一个,也许比可以想见的还要多。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看客可以做导演,如果我可以设计剧情,如果在情事的十字路口男人必须选择,如果只能在情人和妓女中选择,我会高声提醒:男人,请向左走!
因为只有这样,天生浪漫感性的女人才会在对男人失望后仍旧存有一丝希望:相信世间还有真情在,即使是对情人的真情;相信男人不仅有兽性还有人性,即使兽性可能多于人性。
男人,现在你是主角,当你站在十字路口的时候,当你不由自主地左顾右盼的时候,当你即将迈出这一步的时候,当你面对身后慈母的期望、前面妻子的深情,左面情人的呼唤、右面妓女的呻吟的时候,请问——你,还记得回家的路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