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水]另一种美--感动中国


洪战辉访谈
对于洪战辉的访谈已经结束了,留给大家的仍然是一份震撼。感谢洪战辉唤醒了我们尘封已久的感动和爱心,让我们相信我们还未麻木。在物欲横流的今天,相信这份感动定能够掀起净化心灵的美丽风暴。同时,我们也应该在感动中深刻反思:我们应该为他人,为社会,为国家做些什么?而社会又应该为需要帮助的群体做些什么?感动应该行动了,就像一位网友所说的,从我做起,终有一天,世界会为中国感动!
他 们:用 生 命 照 亮 了 他 人



靳伟杰在给学生讲课。资料图片
女教师为救4学生身亡 英雄母亲为肇事司机求情
面对疾驰而来的
汽车,女教师推开身边的4个学生,自己命丧车轮之下。然而,面对女儿的死亡,女教师的母亲却在得知肇事司机家境不富裕,还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孩子时,请求法院免于追究肇事司机的刑事责任。
5月8日,河南漯河市妇联到英雄母亲家为其庆祝母亲节。
这位救人的女教师名叫靳伟杰,河南省漯河市人,牺牲前为深圳龙华中英文实验学校老师。1月13日下午,靳伟杰和4个学生一起在当地一住宅小区门前的人行道上行走。一位刚拿到驾照的司机驾驶小汽车意欲停车,踩刹车却错踩了油门,致使汽车撞断栏杆,急速冲向人行道。这时,靳伟杰奋不顾身推开身边的4个学生,自己却被卷入车下,献出了自己29岁的生命。
靳伟杰出事的时候,母亲李桂仙还在农村老家。当她赶到深圳,得知女儿因救人遇难的消息时,当场昏倒在地。但是当她得知肇事司机家境不富裕,还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孩子时,便向法院提出请求:免于追究肇事司机的刑事责任。
事情传回河南,感动了许多人。但李桂仙并不愿接受众多记者的采访,只是反复地说:“我的女儿已经走了,我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因此再受到拖累。”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缅怀"全国模范教师"殷雪梅:下辈子还要当教师
2005年3月31日中午,江苏省金坛市城南小学组织学生观看革命传统教育影片,在学生队伍过马路时,一辆小轿车飞驰而来。危急中,52岁的女教师殷雪梅毅然张开双臂,奋力将走在马路中央的6名学生推到路边,而自己却被车子撞飞到25米外……孩子得救了,但殷雪梅却永远地走了。殷雪梅是位普通的小学教师。她用爱心教书育人,以真情关爱学生,更在危急关头用生命铸就了一座不朽的丰碑。这是殷雪梅老师生前在为学生上课(资料照片)。新华网发






无论酷暑严寒,为了支教,白芳礼和他的三轮车始终行进在路上



困了、累了,就睡一会,让这车也休息休息



夏天来了,朴素的白芳礼还是穿着长裤长褂,心里只有一个信念———蹬车,给贫困学生攒钱



白芳礼细细地数着手中的角票,计算着今天又为孩子们攒了多少钱
蹬车积攒35万元资助贫困学生的白芳礼老人去世
新华网天津9月23日电(记者李靖、张妍妍)一位瘦弱的耄耋老人静静地离去了,一颗火热的心停止了跳动,那辆破旧的三轮车从此寂寞孤单。曾用蹬三轮车所得资助贫困学生而“感动中国”的白芳礼老人,23日上午在天津去世,享年93岁。
白芳礼,这位平凡的老人,十几年如一日顶风冒雨奔波在街头,省吃俭用,用蹬三轮车积攒的35万元钱资助了近300名贫困学生的学费与生活费。
白芳礼出生于1913年5月13日。他从小没念过书,一辈子也不识几个字。13岁时,白芳礼离开河北老家,靠蹬三轮车糊口;解放后,他成为运输场的一名工人,靠拉三轮车,他成了劳动模范。虽然不识字,他却很喜欢知识,尤其喜欢有知识的人。
1987年,白芳礼老人做出了令全家震惊的决定:捐出多年蹬三轮车积攒下的5000元钱给老家的学校办教育;同时,继续在城里蹬三轮车助学支教。那一年,老人已经74岁。
老人一般都是在天津火车站迎送过往的旅客,并把注意力集中在有特殊困难的人身上。他在那辆破旧的三轮车上挂起了一幅写着“军烈属半价、老弱病残优待、孤老户义务”字样的小红旗,对部分乘客实行价格优惠。
今年5月,白芳礼老人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经过近两个月的住院治疗,于7月初出院回家休养。9月,老人病情再度恶化,高烧的同时神志不清,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只能靠输液来维持生命。在经历了20多天的深度昏迷后,23日早晨,这位“感动中国”的老人静静地走完了人生之路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这是顾欣的生前留影(2004年11月摄)。新华社发(潘磊摄)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这是顾欣在住院治疗期间与父亲合影(11月4日摄)。新华社发(吴锐摄)
新华视点:流星划出的生命“绝唱”
11月25日,白血病带走了顾欣——一个开朗单纯、浑身散发着阳光气息的大男孩的生命之烛。今年22岁的顾欣,刚刚大学毕业在北京找到工作。面对突如其来的绝症,他最放心不下的是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已下岗的父母。为了给孩子治病,下岗后靠一个废品收购站生活的顾欣父母四处奔波借钱,但孩子的病情却还是一天天恶化。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顾欣以口述的方式托朋友在网上发表了“绝笔”信,“……世上不幸的人不止我一个,我想通了生死,所以我不遗憾。只是感恩于父母,心里反复,没有了我,他们该怎么继续活下去。”“谁来帮帮我的父母,让他们能无牵无挂地活着……” 顾欣走后,他的父母接到了儿子同学、同事、朋友和很多素不相识网友的来电和资助。顾欣的几位朋友对两位老人说:“爸爸妈妈,你们失去了一个儿子,可还有十几个孩子,顾欣对你们的爱也是我们对你们永远的情感!”



他是民工 他的举动感动中国
李学生是河南省商丘市包公庙乡中华楼村村民,1968年出生,1997年到温州打工,在当地一家皮鞋厂从事保卫工作。今年2月20日下午5时许,李学生路经温州市黄龙段马坑隧道口时,发现飞驰而来的火车正在冲向两个被吓呆在路轨中间的孩子。危急时刻,他飞身冲到火车前,救下了8岁的男孩小翟,回身再救4岁的女孩媛媛时被火车撞倒,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倾其所有奉献爱心 赤子情怀可歌可泣
“我叫丛飞,来自深圳,义工编码是2478。能对社会有所奉献,能对他人有所帮助,我感到很快乐。”无论走到哪里,无论站在哪个舞台上,丛飞都是这样亮出自己的“名片”。
36岁的丛飞,唯一的职务是深圳市义工联艺术团团长,没有薪水、只有爱心。作为一名职业歌手,丛飞以唱歌为生,但他又是一名五星级义工,10年来他为社会进行公益演出300多场,义工服务时间达到3600多小时。作为一名著名歌手,丛飞的商演频繁,本可以过上富裕生活,但他10年来倾其所有,累计捐款捐物300多万元,资助捐助失学儿童和残疾人超过150人,自己却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吼着山歌,王顺友重返马班邮路
新华社四川频道木里6月30日电(记者侯大伟) “哎……我从北京赶回来哟,乡里乡亲等着我噢;牵着马儿就上路哟,送去党的好声音噢喂!”6月30日上午10点27分,王顺友吼着从北京回来后自编的山歌,牵着枣红马,驮着两大袋邮件、报纸重返马班邮路,继续他20年来一个人、一匹马、一条路的艰苦而平凡的乡邮工作。
新时期共产党员先进典型、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马班邮路乡邮员王顺友,为了传递党和政府的声音,为了传递人民群众的信件,在大山里默默行走了20年。他的感人事迹被报道后,引起全国广大读者、观众的强烈震撼和反响。受各地邀请,王顺友从5月23日起一直在外参加各种活动,其间还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6月29日下午17时多才回到木里。在王顺友离开木里的这段时间,县邮政局临时聘请了一个当地老乡为他代班。
王顺友对记者说:“受到那么多人的关注,得到这么高的荣誉,都是源自于党的培养、源自于我对这份工作的尽心尽责,我不能骄傲、不能停下来,我要更好地去走好马班邮路,所以我准备明天就上路。”
为做好第二天上路的准备工作,29日下午刚回到木里,王顺友就匆匆赶到县邮政局分发邮件、办理手续,一直忙到晚上19时过。30日一大早,县邮政局用邮车将王顺友和邮件送到十多公里外大山里的家中。县城不能养马,这儿才是王顺友马班邮路出发始点。
9点17分,县邮政局邮车邮件一到,王顺友和家人即备马上鞍、准备行囊。除了两捆邮包,王顺友的行囊很简单:一袋干粮、一袋饲料、一顶帐篷、一壶白酒。王顺友说:“路上太孤独了,没有酒走不下来。”
在家人的帮忙下,王顺友的行囊很快就上马捆扎完毕。轮到捆扎邮包的时候,王顺友坚决不要其他人动手帮忙,他自己将两大包邮件抱上马后,捆了扎、扎了解、解了又捆,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最后王顺友双手拉着马背上的包裹,使劲地摇,直到确信邮包不会滑落才罢休。妻子韩萨倚在墙角默默地看着他,直到王顺友牵着马走出家门,也没有说一句话,依依不舍之情令人动容。女儿则在屋里忙前忙后准备午饭。
20多年乡邮工作,这样的“出发”早已成为王顺友一家生活的习惯,没有嘱咐、没有叮咛,甚至连招呼一下都没有,王顺友牵着马、唱着山歌就上了屋后的山。三个小时之后,他将到达第一个送信点--树珠村,在那里王顺友将吃上这次行程的第一顿饭。
“哎……我从北京赶回来哟,乡里乡亲等着我噢;牵着马儿就上路哟,送去党的好声音噢喂!” 王顺友背影在大山中慢慢隐去,而他的歌声还飘荡在幽静的山谷中。
木里藏族自治县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紧连青藏高原。这里群山环抱,地广人稀,平均每平方公里的地面上只有9个人。全县29个乡镇有28个乡镇不通公路,不通电话,以马驮人送为手段的邮路,是当地乡政府和百姓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途径。全县除县城外,15条邮路全部是马班邮路,而且绝大部分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以共产党员王顺友为代表的马班邮递员几十年如一日,冒着生命危险跋涉在人迹罕至的高寒深山,为各族群众送信送报,确保全县所有乡镇通邮,受到当地各族群众高度赞誉。(完)



千手观音邰丽华:她始终知道身后还有20个人
2月23日晚上,中央电视台的元宵晚会进行了一次“迟到”的颁奖——《千手观音》被评为“我最喜爱的春节晚会节目歌舞类一等奖”。事实上,早在15天前的那个除夕夜,这个谜底已经随着《千手观音》舞曲的终结而揭开。在观众们看来,这个节目的价值已经不是什么奖项所能诠释的了,它甚至被认为是春节晚会有史以来最成功最动人的一次演出。四个多小时的晚会进程中,人们的记忆定格于5分54秒的时段。由无声世界里的人们带来的舞蹈《千手观音》,引发的是5分54秒的全体屏息的安静,以及此后长久的赞誉和惊叹。
在这样的节目面前,似乎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人们一遍遍重温,以至网上的下载地址因人数过多而造成塞车,无法登录。
亿万观众由此记住了一个创造了至纯之美的团队——他们共有21人,12女9男,全都身在无声的世界。而那个领舞女孩邰丽华的优美舞姿和娴静神情同样令人难忘,她被舆论亲切地称为“观音姐姐”。
我仿佛看到了音乐
北京北四环边一座白色的小楼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位于二层。走廊墙壁上,挂着一张大大的海报,是邰丽华的独舞《雀之灵》。她在国外演出时,大家都亲切地叫她“孔雀仙子”。她成名已久,是艺术团里的台柱子。
“嗨,这边。”宣传部雪莉边喊边比划着手,邰丽华循着手势走来。黑色及膝棉袄,藏蓝色毛衣,黑色绒裤,除了体态神情有着舞者的神韵,一切都显得如此普通,仿若一个邻家女孩。
仅仅2月18日这天,她被安排了9家媒体的专访。面对陌生人,她总是先报以一个恬淡的笑容,随即便回到自己的状态中,闪身走开,或者手指不停地按动着手机,使置身于媒体中心的她始终显得有些游离。
电视台做录播,趁工作人员调光的空档,她就安静地坐在指定位置上,埋下头不停发短信。“嗨,嗨。”手语老师王晶往往要大声喊她几遍,不停挥动手臂,她才有所反应地抬起头,配合工作人员的安排。
除了作为艺术团首席舞蹈演员,邰丽华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演员队队长。王晶告诉记者,她正忙着核对每个外地队员归队的时间。他们不仅要参加央视元宵节晚会的演出,2月26日还要奔赴法国表演《千手观音》。
“他们(舞蹈队员)之间交流快。”王晶有意识地逐步将一些行政工作交给邰丽华去做。
导演张继钢评价邰丽华是自己所见过的“最好的聋人舞蹈家”。她是《千手观音》舞蹈中的灵魂人物,21人集体演出,观众看到的就是她一个人的脸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千手观音》真"功夫"击败赵本山 40%选票入囊
那个端庄、娴静的观音神情不是一蹴而就。“她要表现的是观音的表情,感觉,神韵。这对她要求非常高,甚至细微到每次呼吸。”王晶边说,边舞动莲花指给记者解释,“起初观音在苏醒,然后慢慢睁开眼睛,伸手,再延伸,要求非常细腻。我给她做示范,呼吸要呼出来,眼睛到位,对,再慢慢抬头,再抬点儿。”
舞蹈时,脑海里想的是什么?邰丽华说自己演出时非常投入,就想把自己完全融入角色中,忘记自己,就是真正的菩萨。
“看老师跳舞时,我仿佛就看到音乐。”邰丽华轻盈地比划着双手,情急之处,嘴巴里会发出声音。她懂一些唇语,所以能发出某些词句的混沌声音。“虽然听不到旋律,就是咚咚咚的节奏,但是从老师简单的1234的节拍中,自己想象,去描绘音乐的样子。”
每一支舞蹈的音乐,在邰丽华内心都有不同的样子。对于千手观音,她脑海里会想到壁画,想到许多美丽的东西和浓厚的文化。由于演出的关系,邰丽华去过很多地方。她会用眼睛拍下很多美丽的场景,去丰富自己的想象。“音乐像幅画,非常美。”
在无声寂静的世界里,却要根据旋律翩然起舞,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回顾这些,邰丽华只是一味摇头。“排练中再苦再累都不怕,就怕看不到指挥,做错动作。”
带着一颗快乐感恩的心
尽管已经参加过无数场国内外的演出,但“春晚”的经历还是让邰丽华和她的队友们激动不已。“演出完,我们所有演员都抱在一起,互相鼓励,非常激动。”王晶在旁边补充说,那种场景很难忘怀,每个人都互相击掌,然后脸贴着脸。
“上春晚,是我们残疾人的愿望,使命感很强,不代表自己,展示的是6000万残疾人的心愿。”邰丽华用双手讲述着自己的心情,神态之纯净,一如舞台上的“观音”。
在与记者的笔谈中,提及“春晚”演出的巨大成功,邰丽华不愿做过多解释,她只是写下了“几乎彻夜未眠”。深入她的内心了解她的感受,终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面对记者提问,她习惯于静静地打开电脑里的word文档,上面有几段话,可以看出是回答媒体提问时的“固定动作”。她指着其中一段话,然后侧身,让记者看。“的确有很多媒体采访我,我认为这代表了整个社会对我们的关爱和肯定。我只是整个团体中的一员,团体中的每一个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是十分优秀、出色的。”
邰丽华说,她始终知道自己身后还有20人,“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幕后还有老师,编导。如果没有后面的团队,就不会有这么好看的动作;如果没有老师的帮助,我们就不会听到音乐。”
但是,毕竟21个人只能有一张脸。她不仅是舞蹈的灵魂人物,也是队伍的带头人。排练时,导演说,只要邰丽华掌握就行了。因为除了排练,她还兼做执行导演,利用沟通上的便捷,将编导意图传递给大家。队里一个汕头女孩,当初正是因为在电视里看到邰丽华跳孔雀舞,就主动来到艺术团学习舞蹈。现在舞蹈队演员平均年龄17岁,最小的只有13岁。28岁的邰丽华在舞蹈队里排行老二,大家都叫她邰大姐,有时甚至打趣叫她邰大妈。
艺术团总监王原告诉记者,自从2002年5月残疾人艺术团进入商业演出市场后,已经演出274场,出访了16个国家。演员们凭借自己的努力,生活都过得不错。现在他们的收入是基本工资加出场费。尽管邰丽华是台柱子,每场演出节目最多,但是工资和其他演员没有分档,都一样。领导曾找她谈过,她表示:“跳好,跳多,都一样。只要让我跳舞就行。”
舞蹈是一半,他是另一半
邰丽华来自湖北宜昌,两岁时因高烧注射链霉素失去了听力。她15岁开始接受正规舞蹈训练,后来参加成人高考,考取了湖北美术学院装潢设计专业。如果不跳舞,平日里她喜欢画画,看书,做家务。
邰丽华的父母现都在北京照顾她,家就安在艺术团旁边的一幢高楼里,这是残联给她分的房子。“春晚”演出结束回到家,父亲面对面告诉她:“能和这些人同台演出非常好。根本看不出来你们是残疾人。大家是平等的,真正的平等!是你们自己找到平台,展现了自我的价值。”
邰丽华始终认为残疾只是缺陷,却不意味着不幸,正如她经常说的,“我会带着一颗快乐感恩的心去面对人生的不圆满。”是舞蹈让她找到了自信,舞蹈对于邰丽华来说,是“表达内心世界的美丽语言”。
邰丽华的成功有许多来自幕后的关爱和支持。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李春。她这样分配自己的感情:“舞蹈是我生命的一半,他(李春)是另一半,我都需要。”
除夕夜,丈夫李春作为亿万观众之一,在武汉家中观看了妻子的演出。结婚三年,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不到半年。他们一个在北京跳舞,一个在武汉读研究生。
李春是个健全人,与邰丽华同龄。19岁那年两人碰撞出爱情的火花之后,这份感情曾面对来自李春父母的巨大压力。作为家中独子,家人不能不担心李春与邰丽华的交流障碍。
时过境迁,提起当年面临的压力,邰丽华只是平静地说:“这需要两个人共同克服,只有我一个人努力是不够的。我们反复跟他父母讲,这需要时间,需要一个过程。”相恋7年后,两个人终于走在一起。
记者采访当天,适逢李春放假来北京探亲。“作为家人,我是带着正常眼光去看《千手观音》的,它确实有感染力,震撼无与伦比。这次我甚至觉得艺术感染力远超过他们本身是特殊人群。”早在7年前,李春在邰丽华的学校第一次看到她跳舞时,他感动得哭了,“非常难忘,我能感受到她舞蹈中很强的生命力。”(作者:师欣)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特别报道:目击高金素梅纽约控诉日本暴行
台湾原住民赴联合国控诉团23日在日本驻纽约总领事馆前递交抗议书时再度受阻。出现在领事馆大门口的领事馆官员,不仅不接受抗议书,甚至不肯承认自己的外交官身份,再次显示日本政府拒绝承认历史、更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弱本质。
9月23日,台湾无党籍“立法委员”高金素梅(前中)以及由她率领的“台湾原住民族赴联合国控诉代表团”成员在美国纽约日本总领事馆前示威,控诉日本军国主义暴行。高金素梅于9月15日率岛内原住民代表离开台北,前往纽约联合国总部向世界控诉日本占领台湾期间,对原住民施行的种种暴行。 新华社记者王波摄
田桂荣:民间环保“花木兰”
从普通的农村妇女到执著的“民间环保大使”,田桂荣曾以70余吨废旧电池的回收经历,诠释了一种执著,一个奇迹。那么面对各种压力与困境,这个只上过8年学的农村妇女,是以怎样的精神,一步一步将环保进行到底的呢?
五个8年构成了田桂荣的大半生,最近的8年成就了她的人生价值:从种地的农妇到“电池大王”再到“公益楷模”。为环保事业,她游走在民间,这给她带来了荣誉,也令她陷入困境。钱财散尽、面对一贫如洗,她将如何走下去?
民间环保“花木兰”
田桂荣那双有点疲惫的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过美国格雷特曼奖证书时,流露出了笑意。
几十年前,她读过8年书,做过许多梦,梦想当女兵或列车员。然而,在接下来的人生中,她却种了8年地,当了8年供销员。在生命最近的8年里,她收了8年被人称为“垃圾”、“破烂”的废旧电池。
收“破烂”为她赢得了荣誉,也“消耗”了她的财产和健康。在她杂乱的小店铺里,丝毫看不出“荣誉”带来的喜气。
就这样,农村妇女田桂荣,从曾经的青春靓丽,走到了老年,今年53岁的她还没有“退休”的意思。
4月8日,记者在河南新乡见到这位“民间环保大使”时,她仍大步流星、意气风发。前一天,她刚参加完“华北公益楷模”颁奖大会,就从上海匆匆赶回。
“还有比我做得更好的楷模!”提起在上海领奖时的感触,田桂荣说,她又有了学习奋斗的目标。
此前她还获得过福特国际环保奖、“《中国妇女》时代人物奖”以及美国格雷特曼奖。如今,记录了她环保奋斗历程的美国格雷特曼奖证书上已堆起了灰,摆放在杂乱的一角。
不是田桂荣不珍视荣誉,而是与荣誉相伴的很多回忆令她心酸。何况,荣誉之后,她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
“我不做孟姜女,我要做花木兰。”尽管田桂荣追述往事时,一度失声落泪。
我有一个梦想
1998年是田桂荣人生的一个转折。那是她在河南省新乡市卖电池的第8个年头,已是当地有名的“电池大王”。
这年,因假货冲击市场,田桂荣配合打假,结果惨遭报复,被骗走1万元的货,此后又相继被客户、朋友骗走3万元。这个在做供销员时能连喝15杯白酒的倔强女人,被几个骗子折腾得心力交瘁。儿子担心她的身体,在平生第一次请老妈吃了碗河南烩面后,将她送上了去北京散心的火车。
7月23日,田桂荣至今记得那是1998年北京最热的一天。她躲在钓鱼台附近的一个小宾馆里吹空调,无意中看到报刊上的一篇文章。文章标题叫《电池虽小污染大》,说的是一节一号电池烂在地里,能使一平方米的土地失去使用价值;一节纽扣电池能污染6万升水。
简单的推算震撼了田桂荣:我一年要卖上百万节电池,如果埋到地里,那么将污染100万平方米的土地!这篇小文章像有魔法般地从此打开了田桂荣人生的另一页。
于是,卖电池的田桂荣产生了回收废旧电池的念头,而此后的大连之行让她更坚定了这种想法:“大连是那么美,如果我的家乡也这样美就好了。”田桂荣想。
田桂荣的家乡新乡市合河乡范岭村也曾是个美丽的村庄:那时的空气特别清新,几十里外的太行山都看得清清楚楚;冬季有成千上万的大雁在坡地里栖息;和丈夫范子有谈恋爱的日子里,两人在河堤上慢慢行走,身边有烂漫的桃花……这一切让田桂荣如此难忘。可是,后来环境污染、空气污浊、河水变黑、转眼美丽成为记忆。
出门不到一个星期,田桂荣匆匆赶了回去,着手调查以前的废旧电池的去向。结果让她吃惊——在新乡,这个电池主要生产基地,一些生产厂家不是把废电池扔到井里河里,就是拉到黄河岸边埋了。
此后,田桂荣去拜访河南师范大学化学系的杨教授。杨教授向她证实了电池污染环境的说法,并对她说,“回收废旧电池,对推动电池无害处理,保护地球环境有推动作用。”
心中有底的田桂荣迅速行动,她做了3000多面绿色小旗和回收箱,写上“为了拯救地球,回收废旧电池”,在全市四处发放。
同时,一个梦想在田桂荣的心里铺展开来。4月8日,在新乡市环保协会的办公室里,田桂荣用一口带有浓郁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对记者重复着这个梦:“有人说,你连焦点访谈都上了,还图什么?”
我说:“你不知道我的目标,你看我穿的这身‘蓝天白云’,我的目标就是天更蓝、云更白,这代实现不了还有下一代。”田桂荣指着她蓝底白花的衣服说,从她开始回收废旧电池起,这样的“蓝天白云”她已经穿了6件了。
65吨难题
田桂荣开始回收废旧电池的头三个月,回收箱一直空空如也。
1999年春节,田桂荣想出宣传新招——哪里有人就往哪扔电池,同时发放回收宣传单。冰天雪地里,孤军奋战的田桂荣骑自行车迷路,摔倒了,爬起来继续干。
终于有了回应。这年春节,一个老头给田桂荣送来了第一批回收成果——9节废电池。不久后,河南师范大学的一位毕业生找到田桂荣,第一句话就是“你没有宣传,我就是你的宣传员。”两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随着废电池越收越多,媒体报道越来越多,田桂荣出名了。伴随出名而来的是,四面八方的电池都朝她这里汇集。2001年,田桂荣收的废旧电池已达20余吨,堆满了她的店铺和住房。这时,田桂荣开始感到压力和苦闷了。
“没想到收废电池能掀起这么大的浪,更没想到处理这么难。”家里人的反对此时达到了高潮,儿子的新房被电池占着结不了婚,外孙女也不认姥姥。满腹委屈的田桂荣,把家里的阳台当成了“哭台”,丈夫老范却丢给她一句:“哭什么,都是你自找的。”
以前支持她的环保局此时“倒戈相向”,质问她:“你把全中国的电池都拉到我们新乡怎么办?”电池厂也不让她寄放废旧电池了,要她拉走。
那时,“不提倡集中废旧电池”的说法更让田桂荣感到压力和彷徨。进退两难的田桂荣憋得实在受不了,就跑到太行山上放声痛哭。
2001年,骑虎难下的田桂荣去北京“取经”,某报以读者来信的形式刊登了田桂荣的呼告:《谁能帮我处理20吨废旧电池》。田桂荣没想到,“真经”没取到,媒体的关注再次引发更多的电池涌向她这里。
其实,当初回收废旧电池,田桂荣还有借助公益事业推动生意的想法。而此时,田桂荣已全身心投入到了环保事业,根本顾不得做生意了,店铺亏损得一塌糊涂。
丈夫老范再也无法忍受,提出回老家种地。“实在不行,离婚了也要搞环保。”田桂荣的倔劲九头驴也拉不回。她还生气地打了个比喻:“以后人们盖个庙,我是个慈善菩萨,你不支持我搞环保,人们都像打秦桧一样打你的头。”
虽然不怕被“打头”,不过刀子嘴豆腐心的老范说:“老都老了,就这样凑合过吧。”
从2000年到2002年,每年春节全家都要一起过年,老范先把电池从房里背到院里,一家人挤一张床过完年,老范再背回去。
2002年12月,田桂荣的废旧电池终于有了新家——河南省环保局在新郑市建的临时仓库。此时,除了以100多元钱卖给某单位10多吨搞科研外,田桂荣收集的废旧电池已达65吨。老范光装袋就装了一星期,15米的卡车拉了整整两卡车。
“如果这些电池得不到妥善处理,我就是死了也瞪着眼伸着腿。”田桂荣咧开嘴做出一个痛苦的表情。
“双枪老太婆”
2001年,正值田桂荣被几十吨废旧电池压得直不起腰的当头,她获得了一份荣誉:福特国际环保奖三等奖。
田桂荣希望得二等奖或一等奖,那样就能获得比两万元更多的奖金来回收废电池。某报记者曾和她开玩笑,别人都是有环保组织的,你没组织,所以只得三等奖。听罢,田桂荣心中一动,如果成立环保协会,就不再是自己孤军奋战了,会有更多的人来和她一起关注环境、宣传环保,会有更大的力量来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
于是,从2001年下半年开始,田桂荣又“自找麻烦”地开始筹建环保协会。一个农妇想成立环保组织,没这样的先例。田桂荣跑环保局、跑民政局,前后跑了200多天,光环保局就跑了不下80趟。
有人讽刺她,废旧电池都没法处理,还想成立环保协会?努力的结果只换来一堆“难吃难咽的话”。这时,有人建议,建不了协会就建网站。
2001年底,田桂荣投入3000元,请人建起了“田桂荣环保网”,并开始学习打字和网站管理。至今,该网站已在田桂荣的指导下改版了5次。2002年2月,筹建环保协会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协会成立的时候,田桂荣在台上讲话,老范在台下流泪。他说,老田跑得太辛苦了。
协会的一些成员都是专业人士,说起这点,田桂荣特别得意,“人家都说田大姐是外行领导内行,每次开会的时候身边坐的是‘八大金刚’。”
有了协会和网站,大家称田桂荣为“双枪老太婆”。此后,“双枪老太婆”还先后帮一些学校、公司建立了环保组织。目前新乡市几乎每个县都有该环保协会的分会,全国会员已达1万多。
协会和网站每年的运转费用支出,最少需要3万。为了协会的活动,田桂荣也去企业拉过赞助,但收效甚微。所以,目前大部分活动经费还得田桂荣自己掏腰包。
环保之路越走越宽
有一年,田桂荣回到农村,当地老百姓对她说:“你在新乡市里回收废电池保护环境,你该来农村看看,农药有多少,污染有多少,河都成什么样子了,得癌症的一年比一年多。”
田桂荣震惊了,她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回收废旧电池的问题。田桂荣通过学习,渐渐了解了更多的环保知识,如绿色消费、保护湿地等,她的环保之路也越走越宽。
从2000年起,田桂荣每年暑假都组织学生考察河流。第一次考察黑水卫河,大家徒步走了三四天,脚都磨起了泡。因为闻多了排污口的废气,田桂荣中毒晕倒在路上。
2002年获得全国第二届“保护母亲河奖”后,田桂荣觉得自己不能白拿这个奖。2004年7月,她带领志愿者,行程1300多公里考察黄河。今年,田桂荣打算从潼关一直走到黄河源头。
虽然作为市政协委员的田桂荣“说话有点分量了”,把环保事业折腾得有模有样了,但没有实权的她,却深感环保推行的艰难。
“化工厂排放有毒气体污染我的家乡范岭村,村民几次向上面反映都没人理。我准备竞选范岭村的村长,这样我就有权力来保护这个村子,而不仅仅是呼吁了。”
田桂荣说,“我想替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不希望老百姓因为污染而把钱交到医院里。”为了宣传环保意识,田桂荣还迷上了演讲。至今,这个不会说普通话的农村妇女,已做了不下六七百次的演讲,她的听众大都是高校学生、大企业员工。
环保野战部队
2003年2月,田桂荣去北京领“《中国妇女》时代人物奖”,列车员要田桂荣补卧铺票,没钱补票的田桂荣特别难受。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说为了环保愿意卖奖杯、卖肾。
此话经媒体报道后,田桂荣遭到领导批评。回想当日的这句话,田桂荣说:“我只是想向我崇拜的英雄黄继光、董存瑞一样,表个舍命也要保护环境的决心。”
成为一名环保公众名人后,田桂荣却又“舍命”干起了“卧底取证”的险活儿。为了取得一些厂家的排污证据,田桂荣全家老小都当上了“地下工作者”。尤其是老范,常骑着自行车去转转,装一瓶污水回来,由田桂荣拿去向环保局举报。
因为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告密”工作,田桂荣没少接到威胁电话,但她没有妥协。然而,有一次的遭遇却让她很伤心。
那次拿到证据后,她带着环保局去厂家,结果事先得到风声的厂家提前做了准备,让他们扑了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田桂荣戏弄他们,在半途中将她赶下了车。田桂荣饿着肚子徒步回到家,辛苦半天的夫妻俩泪眼相对。
“有些都是每年出口创外汇几十万的企业,全县都指着他们发工资,能让人家关门吗?我妈她太执著了。”儿子范海涛摇头叹息。
曾因母亲那60多吨的废旧电池,这个年轻人的婚姻被整整推迟了四年。虽然曾经怨气冲天,现在对母亲的一些行为还是“不理解”,但他仍然帮母亲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别看她在外面挺坚强的,其实有时候也很脆弱,我们能看着她不管吗?”
在外面“多管闲事”的时候,常有人问田桂荣,你是环保局的吗?这个50多岁的农村妇女不乏幽默地说:“我是修理地球的,是搞环保的野战部队。”
20万和150元
4月8日,在田桂荣那套花150元租来的房子里,头发花白的老范在给小孙女喂饭,几乎没什么菜。这个破旧的两室一厅里住着一家三代六七口人。墙壁斑驳、桌椅发黑,惟一的电器是一台弟弟送的旧彩电。这个环保名人的家,可用一贫如洗来形容。
田桂荣说,从开始回收废旧电池,她已投入近20万元。这笔钱足够她在新乡市买一套好房子。
“说心里话有没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记者问田桂荣。
“骑虎难下?那就不下了吧。”田桂荣说。
“如果有一天,你的环保路走不下去了,你会怎么办?”
“不会。”田桂荣以一种笃定的语气回答。停了停,她自语道:“以前是找不到自己的舞台,现在找到了舞台,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就像人生找到航标一样,拼也要拼到底。就像一个竞走运动员,哪怕没人鼓掌,我也要一直走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