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学生们为什么同居?

这是一种需要的驱动。具体一点讲,同居的男女大学生:

1.他们有了性关系;

2.他们希望这种性关系更为方便、频繁、长久一些;

3.一起同居也可在生活方面相互照顾;

4.他们或多或少还有那么一点点同居所必需的经济条件,比如租个房子。

这个问题就说这些吧,讲多了就该变成黄"段子"了。那么,这种同居是属于什么性质呢?

a.是一种比较稳定的性关系;

b.这种性关系有点类似于婚姻,但又不完全相同。

那婚姻又是什么呢?我讲,婚姻其实也就是男女之间的一种同居关系。不过,这种同居关系得到了社

会的广泛认可。就说现代文明社会,婚姻要得到社会的承认,通常要经过两道程序:(1)登记注册。(2

)举行婚礼。但也有人只进行第一道程序,比如,说某某两人秘密结婚,就是这种情况。在古时候,在社

会机制不健全的地方,有了婚礼似乎就什么都够了。

前年秋季,我儿子上学了。那是市内一所著名的小学。不久,学校要发校服了,小臭仔很高兴。这一

高兴说出了一个精彩的比喻:"妈,我穿校服了,是不是就跟咱家摩托车上牌照了似的?"我和我老婆都被

他逗乐了。

说起来,同居和婚姻的主要不同,就是穿校服和不穿校服,有牌照和没牌照的问题。

在西方某些国家比如瑞典,没"牌照"的夫妇——同居的男女同样得到社会的承认和尊重,国家给他们

的各项福利待遇,包括生下的子女,跟结婚的完全一样。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陈一筠教授撰文介绍,在美国,1997年非婚同居的男女达400万,而

1960年是50万。抽样调查显示,美国60%的高中生表示"同意"或"几乎同意"同居作为试婚的方式;将近3/4

的高中男女生认为,男女住在一起不结婚,是一种试验性的生活方式,他们是做自己愿意做的事,与社会

无关。

陈一筠教授认为,瑞典和丹麦同居关系有替代婚姻的趋势,而美国有效仿他们的趋势。

在我国,人们对婚前性行为以及非婚同居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深圳,我遇到很多没有"牌照"

的夫妇。他们出入成双结对,相互以"老公"、"老婆"相称。起初,我还真以为他们是那个呢。后来才知道

,原来他的确切身份是她的男朋友,她的"法律地位"是他的女朋友。

阿美在学校里就已经和男朋友同居了,来到深圳后他们还住一起。颇有心计的她让厂里在单身宿舍给

她留了张床,每次家人来深圳,阿美都要提前搬回去住。

"我家人非常传统,要是知道我和男朋友同居非打断我的腿。"

阿美的家在哈尔滨,家人很少过来。不过有一次妈妈来个突然袭击,打电话来说她已经到广州,正准

备坐车来深圳。接到电话时,阿美的腿都软了,她急忙请假,"电召"搬家公司,来了个紧急大搬家。"要

是留在哈尔滨,我可不敢这样,就算瞒得过家人,还得随时防着亲戚和父母的同事,作贼似的",阿美说

,她当年毕业后没选择留在家乡,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深圳,山高皇帝远!"

其实,现代人都很忙,忙自己的事儿还忙不过来呢,那有时间操别人的闲心啊:人家愿意干啥就干啥

呗?关我什么事呀。这可能是一种普遍心态。

既然大学生们的同居,是一种没有执照的"婚姻"。那这种"婚姻"能给他们的需要来满足么?性满足应

该是没有问题的。要不然,他们搬到一起住也就没有意义啦。当然,要是某一方性功能有问题,那就另说

着了。

但是,既然同居毕竟不是婚姻,那他们也很难得到婚姻应该提供的满足,我把这叫做效用。并且我认

为,每个男人和女人,都希望从婚姻中获得最大限度的满足,也就是追求效用最大化。

可是,同居的大学生能获得最大限度的满足么?我对此不乐观。你可以看一个一个事例,你也可以分

析一下他们面临的局面。

同居像婚姻但不是婚姻。那么,在我们国家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不可能真正得到社会的认可,法

律也不保护这种关系。

既然同居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那么,大学生男女双方的父母,也就不会像对待结婚的儿女一样,对

他们提供足够的财政资助。再加上他们本身没有收入来源,所以,不难想象,同居的大学生们,和已婚夫

妇的生活水准是没法比的。他们通常生活得很辛苦,能有个基本的需求满足就已经不错了。

相反,陈一筠教授再她所著的《两性世界向何处去?——关于男人女人和婚姻家庭的观察与思考》一

书中,讲了同居的四个危险。

"同居关系削弱了婚姻制度,给妇女和儿童带来明显的和现实的危险。研究表明,婚前同居增加了婚

后离异的危险,婚外同居增加了对妇女施暴的危险以及儿童遭受身体暴力和性暴力的危险。

最后,同居大学生们的明天是什么?他们的关系将走向何方?其实,大家看看那些结了婚男女的结局

,就知道了。

新华社的一条消息说,2000年,我国有848万多对新人结婚,121万多对夫妻分手,那么特定离婚率(

当年的离婚对数和当年的结婚对数的比率)为14.28%。不过,进一步研究这个消息,我发现,它的消息来

源是民政部门。

事实上,我在1999年曾和一位同事了解过锦州市的离婚情况。结果是,结婚由民政部门掌握。离婚就

不同了:民政部门掌握协议离婚这一块,法院掌握起诉离婚这一块,而我要了解总的离婚数字,必须自己

来把两家的数字加总。我就总的结果是,1998年锦州市(三个区)特定离婚率是40%左右。

由此我推断,新华社的数字可能不全面。

也有不少同居的男人认为,正因为婚姻这样脆弱,这样经不起考验,面来离婚的威胁,才选择了同居

。可是,婚姻这种用法律来"固定"下来的男人女关系都这么不堪一击;那同居"完全基于两个人的自愿、

靠乐意维持的男女组合",其保险性就更不用说了。何况大学生还面临着一系列考验:

1.毕业后可能劳燕纷飞,天各一方;

2.由于境遇的不同,两个人的社会地位会拉开差距,原有的资源平衡(即性吸引力的平衡)发生破

坏,因而导致同居关系的破裂;

3.由于同居缺乏婚姻的那种责任感和约束力,外遇发生的可能性和破坏性大大增加了。

所以,不管大学生同居好于不好,对于不对,该与不该,总之,我对这种关系的前途,并不怎么看好

。如果这种关系仅仅是暂时的"相互利用",那就有点可悲了。

我成了道德家,是不是?如果你们承认我是,又不肯接受我的"教导",那就百分之百是你们的不对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