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岁穿过自己的绝望 [转帖]

以锄奸为己任 收藏 4 68
导读:27.5岁穿过自己的绝望 [转帖]

27.5岁穿过自己的绝望
在我27.5岁的人生里,第一次体验到绝望这个词竟然是在一个平淡夜晚的马桶上,一个光屁股男人的绝望就是这样普通而且说出去准会遭人嬉笑……

第一个故事

她的照片就放在我电脑桌旁边的木质像框里,4英寸的照片像一种微缩的景观,既不夸张也不真实,放在这里已经2年了,每隔一段时间上面就会爬满灰尘,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将上面的灰尘抹去,每次看着她隔着玻璃抚摩自己的脸,总是让我很开心,在一旁呆坐着,时间里流动着快乐。

“你什么时候能够自己抹一下像框上的灰,我就嫁给你。”

“马上。”我嬉笑着说,做出一副即将行动的姿势,她望着我,突然大声地说:“狗屁!”

我大致把她的这种反应看作是“间歇性精神凹凸分裂”,按照星象学家为人类拟定的性格分析,属于双子座的她似乎生来理当如此,但是,当着她的面,我说,你应该去演戏,她应该非常乐意听到这样的话,因为我说这话的时候通常都会遭遇她狠狠的目光,但心里应该是挺乐的,悲剧性的双子座人生。

昨天下午我接到老爸的电话,在电话的那头,他应该是穿着体面,而且在打这个电话前应该是经过他那种年龄的人的所谓思考,开始的时候,他还是对我的生活进行了一番打探,比如现在的胖瘦程度,每天的睡觉时间,有没有什么烟酒的需要,我相信在我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并没有为他提供一些评价我的参考数据,因为关于对我的印象什么的一直就深深地凝固在他的脑子里从来就没有改变,在一番例行的对话结束后,他自然地将话题转入他本来的意图里。

“来上海吧,你妈很想你。”

现在的那些狗屁电视是多么的可恶,总是教会像我爸这样的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谎话,总之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父子对话,但想到老爸在电话的那头体面地将电话放下,转而气急败坏地对着妈妈发脾气,我的心里总不是滋味。

今天的天气很好,值得到外面走走,我首先给她打了个电话。被原来的公司炒了已经一个月了,我也没有急着去找新工作,反正,还有些钱,对生活的要求也不太高。她在公司里,电话里说在开会,应该是出不来了,我一个人沿着街道走,反正是你在街上遇见的最漫不经心的那种,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无聊,索性上了辆的士,回到家里。看着电视里教人做菜的节目就在沙发里睡着了,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她说可以出来了,我看看窗外,天色已晚,她说出来吃饭吧,顺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电影,我挺烦电影的,都是些虚张声势的假玩意,我说我走了一天,太累了,不如来我家吧,电话就断了,看来她很生气,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以前她也会生气的。去冰箱里找出剩饭,用鸡蛋炒了,伴着AC/DC一起下咽。

我应该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她很好看,并且有一份体面(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体面这个词汇,但觉得跟我相比较的话,用体面能够最简单最直接地区别两个人的不同特征,起码是在这个社会上。)的工作,人很善良,也会发脾气。其它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的词汇就是这样贫乏,否则我也不至于半年里面换了3次工作,每次都被别人炒掉,我很不理解他们的用人标准,如果要这么轻易地炒掉我,当初又何必面试啊,谈话啊,考察啊之类的,费了这么大的劲,然后又轻易地放弃,我不是一个喜欢诅咒别人的人,但总免不了为自己愤愤不平一下,我这个人爱想一些很奇怪的问题,恰好这个世界上也有那么多奇怪的问题供我去想,所以我爱这个世界。

半夜里有电话响,有人比我还寂寞,她在电话那头,停顿了半天,然后急促地说:“分手吧。”她一定考虑了很久,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样。虽然我觉得这一天迟早要来,但真的来了还是让人沮丧,我一时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沉默了很久,倒是电话那头,她有点焦急地说,你没事吧。我有事吗?听着她的话,想着她的表情,终于憋出句:“知道了。”

更晚的时候,我捧着本《家庭食谱》进了厕所,坐在马桶上看红烧鱼,小葱拌豆腐,清蒸排骨一类的简单食谱,直到有电话响,我下意识地准备去接电,但我发现自己实在是站不起来,左腿发麻,这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电话,只是我无法接听,这种午夜铃声开始变得刺耳,到最后近乎绝望,请允许我使用绝望这个词语,在我27.5岁的人生里,第一次体验到绝望这个词竟然是在一个平淡夜晚的马桶上,一个光屁股男人的绝望就是这样普通而且说出去准会遭人嬉笑,我绝望地看着下一道菜,绝望的土豆烧牛肉,我爱这个绝望的世界。

爱情错过了就无法挽回,说白了就是“强扭的瓜不甜”。我曾经想像过与她结婚,然后有房子,两个人时常为要不要孩子,要不要车子,吃饭的时候能不能放古典音乐这样的一些事情争吵然后和好,冷战而后和好,最终变成两个老家伙搀扶着先后死去。但从现在开始,我以后的生活将会改变,会变成什么模样,我还来不及想像,除非某天,上面又为我安排了另一个女人,谁又能预料了,这个世界没有先知,只有谎言。

2000年8月13日,天气很好,我提着大旅行袋出门,准备去上海看看妈妈,之前我给妈妈打了电话,说要出门旅行一段时间,让她不要往家里打电话,她说:“你失恋了!”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与妈妈的关系始终融洽的惟一理由,虽然,她说这话的时候让我很不耐烦。我关上门,加锁,然后用力推推,确认是锁上了,才放心下楼。在街上,我和大旅行袋离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我就看见了远处的她,在车站的拥挤人群里等车,我想应该去和她道别一下,就开始奔跑,速度越来越快,在人流中尴尬地穿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