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称职的兽医》不称职的兽医(更新中。。。)

不称职的兽医  第一卷 始于辽东
第一章 烽火台

写在书前:假如你是刚刚看这本书那么劝你沉住气,将其看完,至少是看完公众版再发言说话,或者是直接从第二卷开始看,被骂汉奸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这种称呼本人已经麻木。当被n次咒骂的时候,感觉很平淡,本书至少有已经有八千个以上的读者加入了书架,这些人是能够有耐心将书看到底的。写书是为了娱乐自己也是为了娱乐别人,现在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就是糊口,至于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没劲!

我是一个兽医,确切的讲我又不是一个合格的兽医。怎么说呢?合格的兽医要有丰富的临床经验,需要外科、内科、产科以及包括传染病、药理学等多方面的知识。再简单点说就是兽医要是全面手,无他,谁叫你是兽医呢?所以要是这样衡量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兽医了,虽然我取得了兽医学的硕士学位,但是我的主要兴趣都在历史军事上,上面所说的那些知识少得可怜,唯独对自己的研究方向——药物有些专长,这让我到了这个时代有了可以糊口的一技之长,也让我后悔不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多学些医学知识,在这个时代不就混得更开了么。那些军事历史有什么用,知道了怕是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反而越陷越深,给自己找麻烦。

忘了介绍,我李开阳,当然是假名字了,至于真名羞于启齿,不提也罢了。不要小看这个假名字啊,得来还不容易呢!这要从我来到这个时代说起。

硕士刚毕业的我踌躇满志,当真是要指点江山激昂文字一般,在去工作岗位报到前,有一个星期左右的假期,于是趁着这个空当,我决定去瞻仰一下当年令清太祖努尔哈赤归天的宁远大战的遗迹。

宁远城现在叫做兴城,这里如今是北方不错的旅游区,不巧我来的时候还不是旺季,人也不多。要怪就怪那个该死的导游,非说什么要到首山的烽火台上才能俯视兴城,重温当年古战场的风采,于是到了兴城的第二天一早,我就按了昨天导游所指的路径独自一人启程攀爬烽火台。我出外旅游总是这样,想独来独往,所谓的旅行社不过就是给自己安排一个吃住的地方罢了,真正的风景要自己一个人独自享受,大帮哄可没什么意思。一路上我都在埋怨自己,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好好的上什么烽火台呢,都怨那个该死的导游,诱导自己犯错误,我心中咒骂不停,7月这种炎热的天气来爬山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或许是做的有些过分了,也难怪,人家导游不过是提提,谁叫你当真呢,这不是自己找的么,偏是嘴不饶人,也许老天也看不过眼了,只听得轰隆隆的雷声响起。

真背,下什么雨啊,好好的天气,我心中抱怨道,真是天不遂人愿。咦,不对呀,明明是晴天怎么会有雷声呢,正在纳闷的时候,咔嚓一个大雷,我只觉得脚下一划仿佛跌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四周的景物都模糊了起来。完了,我就这样去见上帝了么,这是我最后想到的,随后我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我苏醒过来,第一个感觉不是疼痛,是冷。怎么这么冷啊!睁开眼睛才发现四周都是密林,皑皑的白雪覆盖着大地。这是怎么回事??我脑中浮现出一大堆问号。但是马上顾不得想这些,刺骨的寒风吹来,实在叫人无法忍受,摸摸背后的背包还在,记得出来的时候在里面放了一件雨衣,虽然不顶什么用,但是有总比没有强,穿在身上,从心里感觉好了一些,这件雨衣的质地气温一下降到零度以下就变得硬了起来,对于阻挡寒风还是多少有些作用的。顾不得想那么多,抬眼望去,烽火台还在不远的山上,或许只有到了那里才能避风取暖。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聚集身体中的力量向烽火台上攀去,人在这样寒冷的环境中若是想生存就只有靠运动来产生热量,所以我攀爬的速度实在是惊人,四肢并用,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向前向前再向前。

医学界总有些解不开的谜团,就是为何人能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激发如此大的潜能,到底是什么原因至今都没有合理的解释。想来我现在的这种状况也算是潜能激发吧,这时的我攀爬的速度恐怕是绝对可以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不到一千米的距离我用了最短的时间就到达了,望着前方的烽火台这种感觉比回家还亲切,使尽身体中最后的力量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烽火台冲去。

“站住,是谁,哪里来的?”烽火台中传来一声怒喝。

有人,有人,太好了,总算是见到人了,有了人就意味着有穿的,有吃的,甚至是一丛篝火,我脑子中闪现出一大堆和自己生存息息相关的物品,心中泛起无比亲切。可是迎接我的不是这些,而是一把冰冷的大刀,刀的主人是在电视中常常看到的穿着古代服饰的士兵,只是他的这身军装实在是不能恭维,破破烂烂的和叫花子没什么区别。不由分说,从烽火台中又跑出同样装束的两个人,将我扑倒在地上,任我如何挣扎怒喝,就是不理拿出绳子将他捆绑起来,随后像拖死狗一样将我拖到烽火台中扔在一角。

环顾四周,我头脑中不断闪烁,庆幸的是虽然没有吃的,也没有穿的,但是总算有一堆篝火,温度也不再是零度以下,暂时算是冻不死了。我蜷缩在一角,瑟瑟发抖,耳中听着自己上下牙相碰的声音,颤抖的问道:

“大哥,这里是哪里呀,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你来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这家伙从哪里来,是不是女真人的探子,从实说来。”说着其中一人狠狠地踢了我一脚,直让我五腑六脏都在翻腾,并且还用明晃晃的刀子比划着。什么,女真!现在还有什么女真的称呼啊!看他们的穿着莫不是到了古代,这也太荒谬了,既没有时空隧道,也没有时空机器自己怎么能到古代呢!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自己跑到了什么原始部落,或者是遇到了山贼,对!是山贼,我几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年头什么样的人没有,扮古人作山贼真是太有创意了,要不是此刻他性命攸关,或许真的要找这几个人签名呢!可是这些人的衣服上背后写着“明”字,前面写着“兵”字依稀可见。难道真是到了古代,我脑袋顿时大了起来。

“回禀各位军爷,小子姓李,叫李开阳。祖上世代行医,先祖是李时珍,小子这次上山是为了采药,不想遇到了山贼,迷路至此。”对不起祖宗了,连姓带名都改了,只好盗用李时珍的大名了,虽然知道自己祖宗往上八代也和李时珍沾不上边,可他还是硬着头皮冒充了李时珍的后人,希望不要有人揭穿,否则自己就惨了,至于职业么,也算是同行,这年头兽医吃不吃香可不知道,还是做郎中吧。

“你说你是大夫,谁信啊,拿什么证明啊!李时珍老子倒是听过,那可是大大的名医,你说是他子孙,我才不信,就你那副德行还配做他的子孙,给我提鞋都不配,这死冷寒冬的你们这些人会到这里来,我看十有八九是女真的密探。”说着那人作势要再踢我,却被身边的一个大个汉子拦住。

“我说老张,你也用不着动不动就打人啊,问清楚再说,这年头要是有个郎中在身边那就等于有了一道护身符,就是阎王爷想要咱们,也得掂量掂量啊。这小子这样,再有两脚怕是就要断了小命了。还是留着明天换岗的时候带到按察使袁大人那里,由他定夺吧。”

“老孙说的是,这郎中现在可是紧俏货,十三山那阵子,我们身边要是能有一个郎中能少死多少人啊。”另一个老兵感慨地说道。那姓张的听了这话,不再为难我,悻悻的走到一旁,独自烤火了。姓孙的倒是不错,见我在那里冻得发抖,将我向前提了几米远,终于可以感到温暖的火焰了。但是他并不将我身上的绳索解开,是怕我逃跑吧!这些人都不再作声,蹲在那里烤火。疲劳和困倦这时一起袭来,我昏昏沉沉的。

正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之际,只听一声巨响,几个穿着各异的大汉,带着电影里土匪特有的狗皮帽子冲了进来,嘴里呼喝不停,不知道说什么。糟了,说什么来什么,这回是彻底遇到贼了,我心中一动。

那姓张的倒是机敏,腾身而起,抓起手中的刀向其中为首的一人砍去,其余的人则躲在那里,抛出了手中的兵器,抱作一团。带头冲进来的那人,对于姓张的那一刀却是避也不避,硬生生的拿起手中的大刀架去,“当”的一声,姓张的手中的刀被磕飞出去,那大汉随手刀一斜将他砍翻在地。姓张的栽倒在地,大股的鲜血从脖颈间流出,口中也吐出血沫,眼见是不活了,我虽然是兽医,见惯了血,可这杀人的场面却是第一次见,只觉得胃里面翻江倒海,差一点吐出来。此时其余冲进来的人早将那些守军制服,对于我倒是挠头,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他们没有为难我,只是对我的装束很是诧异,也确实,此时我外面套着雨披,里面穿着短裤背心,任谁都会纳闷。

“他是做什么的?怎么被捆在这里。”那大汉问道,说的确是汉语。

“回禀大爷,这人是小人们抓的探子,据他说他是郎中,采药到这里遇见了山贼。”那姓孙的战战兢兢的说道。

“都带走,此地不宜久留。给他弄件衣服。”那大汉生得一脸落腮胡子,十分威武。他手底下的人从被砍倒姓张的身上扒下一身血衣给我套上,将我们这些被俘的人用绳子穿串起来,往山下赶。这烽火台建在山顶,一面陡峭,一面坡缓,我上来时是从缓坡上来的,而这些人看来是从陡坡攀爬而上的,要不也不至于不被发现。寒风中直走了十数里路,才见到一片营寨,密密麻麻,战马的嘶鸣声不断响起。总算是到了,我心里送了一口气,但是又将心悬了起来,这一路来磕磕绊绊的受尽了苦头,那件血衣早就结成了冰坨,仅仅也就能挡风吧,幸好里面是雨披隔绝了衣服上的血,否则透过来和皮肤粘在一起,再让冷风一吹不要了我的小命才怪。眼前的一切证实了我的推断,这时肯定是十七世纪初,满洲崛起和明军在关外大战,那些将我俘虏的人背后都有一支辫子,这可是那时八旗兵显著的特点,只是不知道这具体是哪个年代,离清军入关还有多久。

对于清朝,我这个现代人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佩服他们以不到几十万的人口征服了上亿人口的中原,并且出了康熙这样优秀的皇帝;另一方面也在痛恨他们所造的杀戮太多,文字狱造就了一大批奴才,使中国人的奴性更强,更在清朝末期丧权辱国,严重的贻误了中国的发展,没想到自己居然回到了古代,而且还是这个时代。女真人一贯喜欢将俘虏当作战利品充为奴隶,一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我大呼倒霉,人家一回到古代,不是托生为皇帝,就是长在大户家,至少也弄个温饱啥的,可自己一回来就要做奴隶,这命也太差了。思索间进了大寨,只见一个个八旗兵盔甲鲜明,战意昂扬,有的在磨刀霍霍,有的在擦拭羽箭,一幅大战在即的样子。其他的俘虏被带到别处,而我被单独带到了一顶帐篷内。

“跪下!”俘虏我的大汉将他推倒在地,再不屈的骨头也要屈服,何况我是个现代人,对于明清的看法不过是改朝换代,倒是没想别的,反正这时保命要紧,其他的都还是次要的。我可不想刚刚到了这个时代就稀里糊涂的丢了小命,那太不值了。

见我顺从的跪在地上,那大汉不再为难我,退到一旁。静静的站立。这时我才打量,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帐篷,说明了他主人的级别很高,帐中是一个大火盆,熊熊的烈火像要吞噬一切,另一端坐着一个中年人,面目方正,不怒而威。看我这样打量他,他也很惊讶,或许没人能这样顺从的跪下而又肆无忌惮的打量他吧,他来了兴趣。

“鳌拜,将他的绳子解开,我有话问他。”他缓缓地说道,声音中蕴含着一种叫人屈服的力量。鳌拜,难怪这么勇猛,原来是号称满洲第一巴图鲁后来被康熙收拾的鳌拜,栽在这种人手中我也不算冤枉了,我自己安慰自己。那么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

松了松胳膊,被绑的太久,有些麻木了,从鳌拜给我松绑开始我就在打量眼前这个人,满清建国初期的大人物一个个在脑子中闪烁,只怪现代的影视剧太多,演员饰演的角色也太多,不知道古代的时候这些满清的重臣都长得到底什么样子。不过以我估计能让鳌拜臣服有这样长相的或许应该是皇太极吧,这可是个厉害的人物。

“听说你是个郎中,而且先祖是李时珍。”被我疑作皇太极的人说道。

“是的,小民李开阳,李时珍确为先祖。”明知道是撒谎,我也要硬着头皮撑到底,你总不能连我的祖宗八代都查清吧。

“哦,那么你医术一定不错了!”他继续问道。一听他这话我心里可是七上八下的,咱可是个兽医,冒充人医也就罢了,可怎么就偏偏冒充什么李时珍的后人啊,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这李时珍的后人是能随便冒充的么,心中盘算如何对答才能稳妥。

“四贝勒问你话,你怎么不回,你难道是活腻了么。”鳌拜在一旁大喝道,吓得我一激灵,这家伙嗓门倒是满大的,不过也证明了我的猜测。女真这时封有四大贝勒,分别是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既然如此称呼那么必然是四贝勒皇太极无疑了。我硬了硬头皮,弥天大谎也都撒了,那么也就不差什么大话了,要做就做到底,要玩就玩大的。

“医术么,不敢当,家祖精于草药,我做子孙的也算是继承祖业吧,不过普通的小病却不看在眼里,别说是活人,就是遇到刚死的人我我也有可能让他活转回来,医人也就罢了,就是那些猫啊、狗啊什么的也不再话下。年前太医院招我入朝,但是小人性情疏懒,不适合做官所以辞却了。”吹牛就吹大的,要不他还不知道牛是怎么死的呢?左右也是这样,于是我顺嘴胡诌,但也不忘了本行,谁叫咱是兽医呢。这番话倒叫皇太极和鳌拜另眼相看,但皇太极什么样的人物,怎能全信我的,于是笑了笑说道:

“既然先生有这样的本领,正好,我这里有一支猎犬,本人十分喜欢,只是他近来不爱吃食,军中兽医也不明所以,真是犯愁,这倒要请先生看看了。”

完了,完了,说什么来什么,还真有病狗啊。这不是要了我的小命么,本来自己这个兽医就是混子,顶多算个草头大夫,这下到好,考较起我来了。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牙一咬应承下来。

“这倒简单,请贝勒爷将狗牵来,待小人诊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