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狼之声

zhengbaot 收藏 9 196
导读:[原创]狼之声

    我乃旷野里的独来独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
      没有半个字的叹息
      而恒以数声凄厉已极之长嗥
      摇撼彼空无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战栗如同发了疟疾
      并刮起凉风飒飒的
      飒飒飒飒的
      这就是一种过瘾

什么是醉生梦死?我的这种行为是吗?明显不是。
在论坛混了这么久,感觉是自己是在醉生梦死,其实不然,现在突然觉得醉生梦死是一个很褒义的词了,我是够不到这种目标的了。
一直灌水,一直不知道自己在为了什么而灌,一直乱灌,灌坏了自己的人品,灌坏了自己的思想,浮躁如我,狼之独步这个ID也被我这么糟蹋了。
也许不过是跳梁小丑般的自我摇摆,我仍然在水区奋力灌我的水,却不知道时间正从我身边一寸一寸溜走了。
宿舍又静下来了,耳边又只剩下电脑的嗡嗡声了,抬头看见窗外的女生宿舍楼梯间的灯光依然是那么昏黄。
我也不知道心情突然就变坏了,一阵幽怨的感觉充斥了我的身心。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很难灌水到开心,在灌水中我体验的只是一种时间流逝的感觉以及自己逐渐衰老的感觉。
苍茫地无数次幻想我的未来,现在看来却只是一个虚幻的外衣,真实的我是是一个懦弱的小丑,“听过一句话,小丑总是一只眼睛在笑,另一只眼睛却在流累,象说这话的人,肯定不是真正的GD之士!”。
GD,我再也不了,也许GD本身的过程正是一种自残的过程,或者GD本身就是一种依托网络而存在的我这种闲人的生活模式。可是我是闲人吗?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不是闲人了,我经常感到自己很忙乱,也经常感到自己很闲,什么是忙,什么是闲,也许给我一个定义的话我可以解释清楚。
我快成一个大众意义心目中的猪了,成天过一种没有惊惧没有忧虑的日子,可是我心中的想法我心中的希冀又有谁能够知晓?
林立的衣衫垂直在地球的作用力下,象一双双肃穆的怪异,黑着灯的宿舍,眼镜经常在余角折射出一个跑动的身影和一双雪白的眼睛,我恐惧在这样将近窒息的环境中了。
我用我的衣袖垫了我的手腕,我的手指扰动我手腕滑动着一个个垂直的弧,也许本是自己“只是无聊+空虚而已!”也许吧,也许这是真的。
真正放开浮名,让自己浪迹成一个天涯的游子又如何?真正去灌水,把自己掩埋在一串串的火花里又如何?知之如何,不知又如何,之子于归,不我与。
倒也安然了,恬静也是一种快乐,何必自己去找寻烦恼呢,糟蹋的过程也是一种爱怜,何必又去为了一些虚无的东西放弃爱怜呢?放弃自己真正不想放弃的东西呢 ?
划掉一个多了的痕迹,重新开始一个重复的过程。又如何,醉生梦死又如何,斗志昂扬志存高远又如何,一切都是在虚无中度过,一切都如白驹过隙似的不留痕迹,千百年后黄土一掊,谁又记得你,你又记得谁?
一生的缘又有多久?还不是茫茫宇宙生灭见间一段不留痕迹的逝去。
心中沉稳了很多,也不想再去感动了,好好行尸走肉,也是一种独自的美丽,狼之独步,行走在尘世间,再多的喧嚣,只要胸中有孤独,也不过是独行的风景。
独行又怎么,幻化成沙漠中一串长长瘦瘦的影子,风沙起时,嗥声也起,苍茫大地也会振颤如发了疟疾一般,不是地震,也不是沙暴,只来自于那一声幽幽的长嗥……闪电的方框在不停地闪烁,我的意识也凝固在透明的眼镜上,黑与白还有蓝色的层叠与突兀上,我正在幻化一串串印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