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级妖精  正文
第一章 死人了

朱子磊低头走入酒吧,坐在吧台旁边,要了最熟悉的曼哈顿,等待之时不由向四周望去。昏暗的灯光使整个酒吧显得格外的柔和,与令人振奋的音乐缠绕在一起,仿佛是走向堕落的深渊前的揭示。他喜欢这里的一切,朦胧的灯光让人看不清每个人的面具,准确的说是看不清每个人,美丑都被掩盖在其中。

朱子磊安于在这逃避现实的地方久呆,让酒精冲刺自己的神经,他不是为了所谓的失意,单单就为了喜欢。他喜欢享受不时向他飘来的欣赏的目光,喜欢周围沉浸在喧闹之中,喜欢像猎人一样找寻他的食物。

他突然眼前一亮,就在角落处却坐着一位妖艳女子,在角落处本已经让人不容易发现了,她却还穿了一身黑色。黑色大衣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黑色抹胸,勾勒出她娇好的身材。瀑布般乌黑发亮的直发四处散落在前面大片雪白的肌肤上,突出锁骨处那个血红色的看似兰花的纹身,明明是那么清新高雅的兰花,却以鲜艳的就像在滴血的姿态出现,说它是纹身,但似乎就在皮肤内,皮肤马上就要破裂。那抹白和耀眼的红在黑暗中显得却是特别得突出,只要稍微留意四周的人都不难从豪不起眼的地方发现她。自信、高傲、孤独、寂寞多种神情都可以从她的眼中透露出来,懒懒得躺在舒适的沙发上,凝望着手中的那杯酒,思绪却不知道飘向何处。她手中那杯由下到上逐渐变红的酒在摇晃中,红色逐渐渗透到下层,仿佛要把整个杯子都浸染成红色,不由把红色和她混为一体,她就像是红色的代言人。

没有看到如此特别的女人,他看她很长时间,直到酒保把他的曼哈顿递给他的时候,“先生,你的酒。”这时才打断了他的目光,一杯琥珀色的酒下肚,才回过神来。

再回头看的时候,那女子已和旁边一个男子窃窃私语,不知讲到何处,只见她嫣然一笑,可谓百媚生,那么张扬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毫不做作,毫不掩饰自己的一颦一笑。正看着,两人已经起身,打算离开酒吧,直到他们俩离去的身影消失在酒吧,他才回头继续喝他的酒。可是那女子的身影已经留在心里的一角,一直挥抹不去。也不是第一次见美貌女子,但是她给他的感觉确是更加的特别。

她的离开让他喝酒的兴致全部都没有了,其他人的一再示好也勾不起他的兴趣,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他的目标,锁定后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他的嘴角出现了不一样的笑容,这笑容让人觉得这不是黑夜而是白天在受着阳光的洗礼。

兴奋的他躺在床上也抵挡不住酒精的作用很快就入睡,要不是凌晨被那该死的电话铃声吵醒,相信好久没有休息好的他会睡的很香,做着好梦直到天亮。

“赶快到……”听到电话里熟悉的声音,他来不及开骂就起身穿上衣服,直奔出事地点。朱子磊是一名警察,年仅28岁,做警察也都五年了。他并不出名,不是他不出色,而是他负责的案件基本都没有公开,因为他负责的都是特殊案件,牵涉的范围除了正常的凶杀案件还有常人不能接受的非人类案件,再加上他不喜欢抛头露面,外界知道他的事很少。现在属于政府特别行动小组的组长,这时候的电话打来肯定是出事了,而且还不是寻常的案件。

赶到出事地点,向封锁人员亮出通行证,进入封锁区,像他们行动小组的通行证是不一样的,一般警员是没有办法进入特别案件的封锁区了解案件的,而他却可以进入任何的案件现场进行调查。他的手下张楚云已在现场,正在仔细的查看现场。

还没有看到尸体就有一股刺鼻的味道传了过来,转来转去才找到的案发现场就是一个隐蔽的小巷,尸体就躺在一堆垃圾当中,相信人们只有在扔垃圾的时候会靠近这里。归结为特殊案件可能就是死尸的样子让人发寒,看样子是被活活的咬死,两只眼睛瞪得很大,好象不明白厄运为什么会降临他的身上。

“现场情况如何?有无目击证人?”张楚云听见朱警官来了立刻迎了上来,还没有等他张口朱子磊就一脸严肃的问着他,和在酒吧的他判若两人。

“现场没有任何线索,因为在小巷,就是晚上,案发时没有人发现。”看到他一脸的严肃,张楚云不由紧张起来,这是他刚进入警察这个身份的第一个案子,所以他格外的细心。

“报案人呢?”在他停顿同时,朱警官继续问道。

“报案人是住在附近的老人,每天早晨起来跑步,随便扔垃圾会路过这里,看到死者躺在垃圾堆里然后报得案。”

“死者身份?”

“目前没有发现任何证明死者身份的物件,死者衣着破旧,据周围见过死者的人说,死者是沿街乞讨的流浪者,没有亲人家属,无人知道其具体身份。”

“嗯……”朱子磊低头沉思,既然只是一个流浪者,有为何有人要拿他性命。

正在他低头沉思地时候,法医兰恋蝶已经来了,还没有走近,那味道就扑鼻而来,她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好象就马上适应了,上去和他点头打了个招呼就开始检查起尸体。

“死者年龄大概30岁左右。尸体两眼突出,面部扭曲,是受到极度的惊吓并且是十分痛苦而死去,没有挣扎的痕迹,死者面部朝上,根据脖子处的不规则伤痕,可以判断凶手是正面袭击死者,死者只有这处伤痕,伤口的周围有牙印,不像是人的牙齿痕迹,伤口两边的痕迹明显是尖状物体导致,可能是气管直接被咬破导致死亡。死亡时间大概在凌晨一点到两点左右,不过需要进一步的验证。”

兰恋蝶一边说一边查看尸体没有放过一丝的线索,其实心理也很矛盾,如果是正面袭击,凶手应该是有挣扎,而且应该留有线索,但是根据现场的尸体,却没有找到挣扎后留下的任何线索,这真的很奇怪了。

“那是僵尸咬的?”朱子磊听到尖状的物体而且和牙齿有关,直接想到的就是僵尸,虽然现在都市或者说人群中生活的僵尸不多了,因为大部分忍受不了别人的眼光,活得也很寂寞,并且没有了生活的追求,他们都远离人群进入未开发的地带生活。生活在人群中的僵尸大多都是后代的僵尸,已经和正常人没有特别大的区别,除了他们可以不吃饭。他们一样可以死亡,而且他们僵尸必须要喝的血,其实就是血球,现在都已经被提炼出来,喝了一管可以一个月不再食用其他东西,也不再喝鲜血了,所以基本上没有再被咬成僵尸的人了。再加上僵尸不能繁殖下一代(他们的身体的细胞其实都属于死亡状态),僵尸的存在量可以说是少之又少,而且作为弱势群体存在于世上。除了寂寞,他们可什么愿望只要愿意都能够实现,吃饭不用花钱就减少一大部分的开支,只要每个月买瓶血球提炼品就可以了,现在想当僵尸的人还是多,主要都没有体验到一个人活于世间千年并且没有任何追求的痛苦,除非他可以看破一切,做到佛家的忘记自我。不过相信大部分活到现在的隐居僵尸大概都能够看淡一切,做到四大皆空。

“他们基本可以说对我们没有威胁,为什么还敢出来杀人,他们基本都是后代僵尸了,照理说真的对我们不利的话,随身携带的附身符就可以保护他们,让僵尸不能对他们有任何的进一步举动。”朱子磊不由自主的边猜想边推论着。为了以防万一基本人人都还是有附身符在身上。

“不,这不是僵尸咬,因为被僵尸咬过,周围应该会被尸毒所侵害,而呈现出黑色。但是这个周围并没有,而且并不是只有僵尸才有獠牙,还有其他生物也有的。”兰恋蝶在仔细的检查着并指出朱子磊的不对之处。

“那不会是人吧?那么残忍?而且人也没有那种牙齿的?”朱子磊继续说道。

“我又没有说是人,还有许多的非人类生物也可以有啊。”兰恋蝶不想花太多的精力来不停得解说,还在想那个矛盾的地方,真不知道他是聋了还是怎么回事,刚才才说了还有其他的生物也有可能,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僵尸一种非人类生物,又不是第一次见这些死者不明白他怎么还有那么多问题。

朱子磊看到兰恋蝶没有说话也不好再打扰她,虽然在这个岗位上这么多年,或多或少也接触了一些这方面的东西,但是还不能接受这世界上怎么那么多希奇古怪的事。还有一样奇怪的这位天才女法医,22岁不过是正常的大学毕业,而她是博士毕业,不仅修法医一门,还有同时修灵异学,也同时获得博士学位。她觉得这一切都正常,但是朱子磊还是觉得头大,虽然当了5年警察,但是遇到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少数啊,一般人也不会很快就想到那里去。

“照理说他们正面冲突,应该有挣扎的痕迹,但是现场却找不到,周围的垃圾除了被死者压倒的地方,其他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痕迹。如果不是死者脖子上的伤口,相信就说他是自然死亡也没有人会怀疑吧?”兰恋蝶把心中一直想不出来的问题抛了出来,大家想总比一个人想的思路要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