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灵素

金庸的大男人倾向,见于他认为女子必须美貌,不美貌的女子,再聪明能干,心肠再好也只落得悲剧收场。《飞狐外传》的程灵素就是一个例子。

程灵素是个真的有学同的女子,精通医经药经毒经,她的名字,本来就是从《灵柩》,《素问》两本医学经典而来,她下毒的本领出神入化,医治中毒的人本领也出神入化,即使处理苗人凤的眼睛这祥困难冒险的手木,也淡然自若,不可说不令人佩服。

然而就是她太本领了(黄蓉不算厉害,程灵素才算厉害),胡斐先生竟害怕她不怀好意,乘机暗下毒手。但程灵素除了本领大之外,更有菩萨心肠,以德报怨,还花尽心血助人和解。

她对胡斐情深一往,仁至义尽,但她愈好,胡斐就愈是敬她、怕她。对她内疚,就愈发不能爱她,杜绝她爱他的意念,误会,竟逼她与他兄妹相称。

不过为了她长得不美貌可人。金庸的女主角甚少这祥不漂亮;程灵素身材瘦小如十四五岁的幼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炮饭似的",只有一双眼睛精光四射,不像寻常村女。不美貌的人学问人品再好都是得不到所爱的人的欢心。程灵素救活小铁,布局使师兄师姐和解,不负胡斐所托治好苗人凤,救胡斐脱险、为胡斐救马春花。在掌门大会上大显身手;但为她自己,她只能眼睁睁看著胡斐爱上袁紫衣。对袁紫衣朝思暮想。最后,她以自己的生命换回胡斐的生命,死前还做好一连串安排,纶他一个活下去的大好理由,好让他不必以死相报。

程灵素应占金庸伤心女子榜的榜首,因为她机关算尽,但算来算去还是绝望。可能不是金庸大男人主义,金庸不过是写出一般男性心理,起码他所熟悉的男性心理,但过也是够令人遗憾的了。

不过,激动的都是代抱不平的旁观者,程灵素本人自始至终没有半句抱怨,更没有让失意之情影晌她的行事宗旨。这部书卷首印鉴刻的"素情自处",她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