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春,太平洋战争已近尾声。美军挟菲律宾战役大胜的余威,集中20万兵力、近
千艘舰船、约二千架飞机,准备发动一次新的大规模对日作战──“冲绳战役”。3月18
日凌晨,美海军第58特混舰队所属17艘航空母舰、18艘巡洋舰、56艘驱逐舰驶入冲绳岛
以北、九州以南海域,大批美机离舰升空,前去袭击九州南部的日军机场,任务是进行压制
性轰炸,以消除美军登陆时的空中威胁。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日机发现了第58特混舰队的行踪。3时30分,日第5航空舰队司令宇垣缠迫不及待地
下令出击,193架日机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急速腾空,直扑九州东南大约90海里的洋面。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双方机群恰好在途中相互错过,各自飞赴攻击目标。就在美机轰炸日本机场的同时,宇
垣缠的日机编队也对美舰进行了猛烈反击。第58特混舰队第4特混大队遭到了日机的凶猛
攻击,“企业”号、“勇猛”号和“约克城”号受了轻微损伤。然而,灾难性的事件却发生
在第二天,不幸降临在第2特混大队旗舰“富兰克林”号上。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二、>3月19日,“富兰克林”号(CV-13)一马当先,逼所距日本九州南部海岸仅50
海里的海域,准备出动30架飞机,攻击在吴港的日本海军舰只。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富兰克林”号是埃塞克斯级航母的第5艘舰,1944年竣工,随后编入现役。该舰标
准排水量27100吨,可载80~100架飞机,舰员约3500人。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凌晨3点,“富兰克林”号全体舰员进入战位。天色微明时,海上仍有低低的乌云笼
罩,阴郁的天空和黑色的海面那种令人压抑的调子似乎预示着某种不祥。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5点30分,30架满载特种重型火箭的F4U“海盗”式战斗机从“富兰克林”号起飞,
与此同时,几海里以外的美航母“汉科克”号(CV-14)也开始起飞飞机。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在美机出击的同时,日本飞机也从各处起飞,扑向第58特混舰队。美航母“黄蜂”号
被日本炸弹击中爆炸起火,造成数百人伤亡。由于云层遮掩,“富兰克林”号对正逼近的威
胁尚未觉察。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7点03分,“汉科克”号发来电报:“在你舰前方不远,敌机正在迫近……”,舰长
莱斯利。盖尔斯上校当即发出警报,此时,“富兰克林”号第二批飞机正在紧张起飞升空。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片刻,第7架飞机刚离开“富兰克机”号的甲板,从低低的云层中,突然钻出一架双引
擎“慧星”舰载俯冲轰炸机,向“富兰克林”号猛扑下来。日机俯冲至30米高度投弹,然
后迅速拉起飞走。两颗250公斤炸弹旋转落下,第一颗落在机库甲板上爆炸,将76毫米厚
的装甲甲板撕开一个大洞,使准备起飞的飞机起火燃烧;第二颗炸弹落在舰尾,穿透两层甲
板,在第三层甲板靠近军官住舱处爆炸。巨大的爆炸震动全舰,大火冲起30多米高,烟柱
直冲云层之上,顷刻间,爆炸声接二连三,大火和浓烟笼罩了“富兰克林”号庞大的身影。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飞机加满了燃油,挂了炸弹,大火引爆了炸弹和火箭,在航空母舰上引起了可怕的连锁
反应。弹片和火箭四处横飞,大火迅速蔓延开来,不断引起新的爆炸和燃烧。两部升降机均
被破坏,几十架飞机被炸成碎片。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全舰一片混乱。20多分钟后,特混大队司令拉尔夫。戴维林海军少将将告诉盖尔斯上
校,他可以下达弃舰命令了。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此时,已有数百名水兵丧生。“富兰克林”号开始倾斜,爆炸和大火仍在持续,爆炸波
及到机舱,恶运降临“富兰克林”号,眼看就要全舰覆没。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盖尔斯舰长仍十分镇定,他一面下令往弹药仓紧急注水,以防再发生大爆炸,一面对戴
维森将军说:只要你提供空中和水面掩护和支援,“富兰克林”号还有救。将军同意了。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三、>第2特混大队的其他舰只迅速赶来救援,“圣菲”号(CL-60)巡洋舰企图用钢
缆控制住“富兰克林”号的倾斜,以免其倾覆。此时,“富兰克林”号被自身的连锁爆炸和
大火折磨得早已面目全非,舰上到处是飞机残骸,上层建筑被乱窜的弹片打得满是弹洞,大
炮和炮塔内堆放的弹药被烧着爆炸,又引起更大的火焰。远处,坐镇“邦克山”号航空母舰
指挥第58特混舰队的米切尔海军中将听到从“富兰克林”号传来6次巨大的爆炸声,忧心
如焚。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9点30分,“富兰克林”号的锅炉停止工作,巨大的螺旋浆沉默了。此时,该舰右倾
更加严重,甲板几乎触及海面,“圣菲”号已无力控制其庞大的身躯,为防缆绳反将自身拖
翻,“圣菲”号斩断缆绳,离远一点。“匹兹堡”号(CA-72)巡洋舰在“富兰克林”舰首
接着布缆阻止它继续倾斜。终于,“富兰克林”号停止倾斜,“圣菲”号再次靠近它的左
侧,以前主炮作支点,用粗大的钢缆系住“富兰克林”号,开足马力向后拉,竭力矫正巨大
的航母歪斜的躯体,并防止其再次倾斜。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盖尔斯舰长坚持自救的决心和全舰官兵的历力抢救,在渐渐发生作用。尽管零星的爆炸
还在发生,火势仍然很猛,浓烟冲上云空达2000米高,但航母总算避免了倾覆的命运。第
2特混大队的5艘驱逐舰“亨特”号、“马歇尔”号、“希科克斯”号、“米勒”号和“廷
吉”号环绕“富兰克林”号周围缓缓行驶,一边搭救落舰员,一边为母舰提供保护。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中午,又一架日飞机来,但攻击未能奏效。此时距日本主要空军基地不足100海里,敌
机袭击只是时间问题,抢救“富兰克林”号的工作十分急迫。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时值早春,海面寒意十足,落水士兵被冷冰的海水冻得半死。在航母飞行甲板上幸免于
难的士兵,由于被救援舰只射来的高压灭水柱浇得浑身透湿,这时也冷得直打哆嗦。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四、>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富兰克林”号上的许多官兵表现出惊人的勇气和崇高的
互助精神。爆炸发生后,水兵唐纳德。加里和大约300人被困在第5层甲板下的一个舱室
里,爆炸切断了他们上来的通路。通讯早已断绝,照明设备也被破坏,浓烟和烈火包围着他
们,在近2个小时里,人们不知他们在何处,他们也无法与救援人员取得联系。他们已走投
无路,似乎只能等待死神的降临了。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加里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可能的逃生办法。他摸索着站起来,穿过呛人的浓烟,跌
跌撞撞地寻找有新鲜空气的通道,这样的通风道一般在烟囱附近,加里冒着高温,在烈焰热
浪中一点一点向烟囱靠近。此时舰上的大火还未扑灭,他的厚厚的水兵服的袖子也被烧着
了。终于,加里找到了那个通风道,这里紧靠烟囱壁,温度十分高。这是一个为锅炉舱输送
空气的狭窄通风道。加里拼命吸着新鲜的空气,忍着烧灼的疼痛,顺着通道爬过了5层甲
板,从一个炸开的洞口,钻到了上层甲板的一个安全的炮台上。加里无法去找救援人员,因
为爆炸还在持续。他知道困在下面的伙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时间不容他再犹豫。他透了几
大口鹇空气,又返身顺首来路下到浓烟弥漫的第5层甲板,找到那300名水兵。“当我重新
进入舱门,我看到每个人脸上那种焦急和希望的表情,这种表情令我终生难忘。所有的人都
忘记了爆炸声,等待我开口。我告诉他们我找到了一条出路,如果他们能保持镇静,忍耐住
浓烟和灼热,他们一定会逃出去的。”加里事后回忆道。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一连往返三次,加里带着300名陷于绝境的水兵沿着烤人的通风道,奇迹般地逃了出
来,危险和一种责任感刺激着加里,他一次比一次行动得更快。他最后一个离开那个危险的
地方。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在飞行甲板上,“富兰克林”号随舰牧师约瑟夫。O。卡拉汉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加入到
救援工作中。他小心地穿过火焰和还在冒烟的弹片,安慰着呻吟的伤员,并为那些不幸死去
的官兵举行简短的祈祷,以告慰他们在天之灵,他神态从容镇定,仿佛周围的爆炸和混乱不
存在似的。做完了牧师应尽的工作,他又加入到消防队员的灭水行列里。他的行为鼓舞和感
染了许多人。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经过几个小时紧张的抢救,飞行前甲板和机库的大火被扑灭了。水兵们在后机库甲板继
续灭火。飞机残骸中炸弹不时爆炸,迫使第二层和第三层甲板下和尾部机库里的幸存者纷纷
逃离险境。谁也不知道新的爆炸何时发生。许多人找不到爬到上层甲板或通往其他安全地带
的通道,仓促间只得跳进冰冷的海里。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渐渐的,爆炸停止了,大火也被逐一扑灭,残剩的黑烟一缕缕从千疮百孔的“富兰克
林”号上缓缓飘散。在这次可怕的灾难里,有724人死于非命,伤265人。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使“富兰克林”号官兵感到欣慰的是,遭到如此重创的“富兰克林”号在其他军舰的支
援下,靠全舰二千多官兵奋力抢救,挣脱了死神的怀抱。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在“匹兹堡”号巡洋舰的拖下,遍体鳞伤的“富兰克林”号被缓缓拖回到马利西环礁基
地。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五、>3月25日,“富兰克林”号静静地泊在港内,一片肃穆和悲哀笼罩着劫后余生
的母舰,幸存的水兵肃立在飞行甲板上,聆听卡拉汉神父为死难者的追悼和祈祷。一阵稀疏
的春雨带着寒意飘过军港,飘洒在那些经受战火洗礼的士兵身上。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经过短时间的抢修,“富兰克林”号的轮机恢复了运行,可以自航,于是,在“圣菲”
号的护送下,启程箭往珍珠港。4月9日,“富兰克林”又启程向东航行,17日穿过巴拿巴
运河,然后向纽约驶去。4月28日,饱受创伤的“富兰克林”号终于回到了布鲁克林海军
基地。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盖尔斯上校受到嘉奖,6月30日,他被任命为圣迭戈海空军基地司令。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唐。加里被授予国家荣誉勋章。1984年,美海军佩里级护卫舰第41艘舰“加里”号就
是为纪念他的英雄事迹而命名的。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卡拉汉神父也被授予最高荣誉勋章,这是美国海军历史上第一位牧师获此殊荣。1968
年7月,诺克斯级护卫舰“卡拉汉”号在圣迭戈服役,即是以这位神父命名。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1964年11月1日,“富兰克林”号退出现役,被封存起来。
DangerCode;DangerCode;DangerCode; 1969年夏,“富兰克林”号被卖给朴次茅斯一家民船公司拆掉。一批在该舰服役的水
兵,满怀依恋的心情目睹了它最后一次启程,他们在落目的余辉中目送这艘灰色的巨舰渐渐
远去,象与一个最亲爱的朋友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