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狙击手(转贴)

sanhesanren 收藏 0 225
导读:抗战狙击手(转贴)

                   抗战狙击手(转贴)

第四章 中华门(11)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7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大伙儿听到这里,头不觉地都低下去了。

笔杆儿连长的眼圈也有点红。

“这年头打仗,一靠军心,二靠弹药、粮草。如今咱这两样都没占上,这仗,怎么打?”


 
 
二排长把烟蒂往地上一扔,结束了自己的谈话。

听完二排长这番话,弟兄们都你一言我一语地开了腔,有的说这城还可以守守,有的说这城没法子守了。

萧剑扬没参与大伙儿的讨论,他眯起眼睛,瞅瞅近处的雨花台,再望望远处的紫金山。

笔杆儿连长默默地听着弟兄们的言谈,一边抽着烟,一边用左手摸着腰间皮带上的蛋形手榴弹。

萧剑扬忽然记了起来,这位连长以前是不抽烟的。

等大伙儿都说完了,连长毕铭成扔掉烟头,站起身来:

“国家给咱们发衣发枪,月月用粮食、军饷养着咱们,是为了啥?”

他环视了大家一眼。

没人答话。

望着坑坑洼洼的城墙,笔杆儿连长忽然又说了一番跟打仗没什么关系的话:

“这一带的城头以前我来过啊……”

他的嗓音里透着感慨:

“南京这里有个风俗,叫‘爬城头’。每年正月十六的时候,老百姓都喜欢来城头上耍,那叫个热闹。我们中央军校的学员,也跟着凑热闹,跑到城头上来看风景……”

说着说着,笔杆儿连长又摸出了一根烟卷,在打火机上点着,闷头抽了起来。

萧剑扬认出来了,这个打火机,就是笔杆儿连长那个负了重伤的军校同学留下的纪念品。

被烟气呛了几口之后,笔杆儿连长继续说:

“从上海退到南京城外,又从城外退到这城墙上。我毕某反正是不打算再退了,也没我可退的地方了。”

他把吸了没两口的烟卷猛地一扔,站了起来,用手拍拍城墙墙体上的青砖:

“这里,就这道城墙,是我毕某最后站着的地方。”

萧剑扬把擦好的中正步枪抱在怀里,瞅着连长那张被硝烟熏得发黑的脸。

几发日本人的山炮炮弹落到了城墙下的护城河里。冰冷的水柱腾空而起。

“嗖、嗖、嗖”,日本人的枪弹从城墙头上飞过。

“乃球的,上房了!”趴在城墙垛口那儿负责观察敌情的四班长吴铁七喊了起来。

听到喊声,大伙儿赶紧散开,弯着腰摸到垛口前。

萧剑扬微微探出一点脑袋,朝护城河对岸望去。对岸一排排的民房被炸倒了不少,但仍然有一些立在那里。特别是有几幢民房是两层来高的小楼。

如今这些没倒的小楼,却便宜了攻过来的日本兵——一些穿着土黄色军服的身影爬到了楼顶上,架起机枪,朝护城河这边的城墙顶上开起火来。

二排长挽起了袖子:

“操!谁怕谁啊?!”他招了招手:“来几个弟兄,帮着把俺相好的抬过来!”

草绿色的二四式重机枪在垛口边架了起来。很快,马克沁那特有的水音就响起来了——“咕咕咕”。

一幢小楼的屋脊上扬起了一道烟尘,二四式重机枪的子弹把瓦片打得粉碎。屋顶上的几个日本兵稀里哗啦地摔了下去。

二排长调整了一下枪口,正要朝另一幢小楼顶上扫过去。

没想到,马克沁的声音一下子顿住了。

萧剑扬奇怪地抬眼望去,只见二排长用手捂着左肩。红色的液体很快地从他手指缝里流了下来。

“操!碰到个打冷枪的……”二排长疼得牙齿直打架。

旁边的弟兄赶紧把二排长扶到一边,手忙脚乱地帮他包扎。

副射手接上去,操起重机枪继续朝城下射击。

可是,他连一个长点射还没有打完,整个人的身子就朝后倒了下去。

萧剑扬顿时集中起全部的注意力——日本人的冷枪手!

碰到这种事情,已经不是头一回了。早在淞沪战场的时候,51师的弟兄们就领教过小鬼子冷枪手的招数。

萧剑扬沿着城墙爬到旁边的一个垛口下面,摘下头上的钢盔,慢慢地探出脑袋。但是,瞅了好一阵子,他还是没发现那个日本冷枪手的踪影。

“这小子藏得倒挺严实……”他在心里说。

想了想,他把手边的钢盔交给身旁的小苏北,然后低声对他说了两句。

小苏北点点头,沿着城墙上的垛口向右爬出了一段距离,从腰间的刺刀鞘里拔出刺刀,用刀尖顶起萧剑扬的钢盔,慢慢地伸了出去。

这边,萧剑扬眯着眼睛,紧张地观察着护城河对岸。

小苏北手有点哆嗦。刺刀尖儿上的钢盔在轻微地晃动着。

护城河对岸毫无动静。
第四章 中华门(12)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7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看样子还是个硬手……”萧剑扬摇了摇头。他感到对面的那个东洋冷枪手不好对付。自己的小花招没骗到对方。

“咋办哩?”他在心里问自己。

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护城河对岸的几幢两层楼的民房,萧剑扬想,如果自己是那个日本冷
 
 
枪手,应该会躲在哪里呢?

是靠左边一点儿的那幢?嗯,它的位置不错,瞄准起来视野很宽阔。但是,屋顶上完好无损,要是趴在上面,很容易被发现。

应该不是那里。

另外一幢民房引起了萧剑扬的注意。这也是座两层楼的结构、“人”字型的屋脊,但是,屋顶已经被日本人的炮弹掀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被弹片穿出了好些个窟窿。

萧剑扬的眼皮子往上挑了一下——如果猫在屋脊下面,通过那几个窟窿射击,既可以保证准头,又很难被发现。

很可能那个打冷枪的小日本,这会儿就藏在那里!

萧剑扬朝两边转转脑袋,心想有什么法子能骗那家伙再开一枪呢?

他无意中把目光偏向左侧,看见几个中国军人正沿着通向城墙顶端的马道走上城头来。

走在后面的是三四个年纪比较轻的军官,看样子是吃参谋这碗饭的。他们紧紧跟着前面的一名中年军官。

这名中年军官身板结实,一身笔挺的黄呢子将官服,衣领上是两块黄灿灿的金板儿——还是个当将军的。

这几名军人衣冠整洁,军容齐整,像几枚刚刚从弹药库里领出来的山炮炮弹,透着一股崭新的味道。

萧剑扬一愣——这几个衣着光鲜的军人,眼下正好是城外面那个日本冷枪手最好的靶子啊。

他赶紧冲他们猛挥手,嘴里大喊着:“趴下!”

走在将军后面的一个年轻参谋,看到了萧剑扬的手势,赶紧伸手一摁将军的肩头。

就在这时,将军头顶的帽子突然弹了起来——一颗6.5毫米口径的子弹贴着将军的头发根飞了过去。

几个当官儿的赶紧卧倒在砖地上。

那顶黄呢子的军帽掉落了下来,在砖头地面上打个几个滚儿。

萧剑扬匍匐过去,捡起那顶军帽,仔细瞅了瞅——军帽上留下了两个弹孔,散发着一股焦糊味儿。

刚才那颗三八大盖的子弹,从军帽帽徽的右边一点射入,从军帽顶上靠左边的地方飞出。

根据这子弹入口和出口,萧剑扬大致判断了一下它的飞行弹迹——看来的确跟自己刚才推想的差不离,这颗子弹的主人应该躲在那幢半塌的小楼里。

瞅着这顶被穿了两个眼儿的军帽,萧剑扬的脑子里突然有了个主意。

他并不知道这顶军帽的主人,正是负责守卫南京的卫戍副司令长官——罗卓英将军。

萧剑扬把右手往鬓角靠了靠,算是敬了个礼:

“长官,您这帽子借俺使使成么?”

“放肆!”将军身后的年轻军官哆里哆嗦地骂了一句。他的脸由于紧张而显得有些发灰。

萧剑扬瞅见他左边的领章是两条交叉的竹节。

蹲在城头垛口下的将军倒没有生气。他只是有些好奇、有些不解地瞧了瞧眼前这个黑瘦黑瘦的士官,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毛。

在这节骨眼儿上,萧剑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一手拿着帽子,一手招呼几个连里的弟兄来帮把手。

他们把城头上一具士兵的尸首拖了过来,看样子这是名88师的弟兄,因为他军装的肩头上有肩带。

萧剑扬把将军的黄呢子军帽戴到尸体的头上,然后冲另外几个弟兄小声说了几句。

说完,他匍匐到旁边的一个豁口后面。这个豁口是鬼子的炮弹留下的。他把中正式步枪的枪口瞄向了那个半塌的屋顶。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按着事先的约定,几个弟兄一下子把那具士兵的尸体竖了起来。那顶黄呢子军帽在青灰色的城头非常显眼。

果然,一颗三八大盖的子弹跟着就飞了过来。那鬼子冷枪手的这一枪打得有点偏,没击中目标,只是打碎了垛口上的一块青砖。

然而让萧剑扬失望的是,这颗子弹不是从那座半塌的屋顶飞来的。

他相信自己先前的判断并没有错。眼下的情形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个日本冷枪手变换了射击位置。

“是个老手!”他心里赞了一声。

现在要重新寻找那个日本射手躲藏的地方了。

萧剑扬先扭过头瞧了瞧,看清楚了垛口上那个三八大盖的弹孔。根据弹孔的位置,他朝护城河那边仔细观察过去。

他的目光还是落在了那幢灰色的小楼上。他发现,在那个半塌的屋顶下面,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窗户。窗口不大,从上面垂下了一个竹帘子,把窗口遮了一半。
第四章 中华门(13)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7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萧剑扬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这个窗户:这是个很合适的位置。城头比较高,从城上看下去,视线刚好被那个竹帘子挡住。

而射击手躲在帘子后面,可以透过帘子的缝隙方便地观察城头的情况。

他认定:那个鬼子冷枪手很可能躲在那窗子里面。


 
 
怎么能引着那家伙再开一枪呢?萧剑扬觉得有点犯难。

有只黑黑的大手,从那具士兵尸体的头上捡起了黄呢子军帽,然后把帽子扣到了自己头上。

萧剑扬一看,原来是四班长吴铁七。

吴铁七没说话,冲萧剑扬比划了一下。

萧剑扬点点头,端平枪身,瞄向那个窗口。

这边,吴铁七深吸了口气,猛地一抬头,然后迅速沿着城墙垛口朝西跑去。

小窗户里,有朵小小的红光闪了一下。三八式步枪的子弹贴着吴铁七的后脑勺飞了过去。

只差半根指头的宽度。

就在这时,萧剑扬的右手食指平稳地扣动了步枪的扳机。

中正步枪弹迅捷地穿过了竹帘子。

窗户里面有一个淡淡的影子晃动了一下,然后消失了。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见对面的窗户里还没有动静,萧剑扬确定,那个鬼子冷枪手算是结了伙食账了。

他收起步枪,从吴铁七的脑袋上拿过那顶黄呢子军帽,弯着腰走过去递给将军。

将军没说话,摸了摸梳理得很整齐的头发,似笑非笑地扬了扬眉毛,然后接过自己的军帽,轻轻掸了掸上面的灰,缓缓地戴上。

他抬眼看了看城外炮火纷飞的雨花台,两片宽厚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

夜幕降临在中华门的城头上。

弟兄们原本张罗着让二排长到后面的裹伤所去。何进财摇了摇头:

“这点伤,没啥。”他在身上到处找烟卷:“操!咱们这点儿人……要死也死在一堆吧……”

黑暗中有几个人登上城墙。他们是中华门附近一家小饭馆的伙计。饭馆老板带着家眷逃到江北去了,留下他们几个看店。他们一商量,给守城的官兵送来了吃的——切成片儿的盐水鸭。

笔杆儿连长笑着招呼大家:

“赶紧打牙祭,弟兄们。这叫桂花盐水鸭,是金陵城的名吃啊。”

城墙外面的枪炮声沉寂了下来。雨花台上的炮火也停息了,只是在一些地方有火光闪动。

寒冷的夜风吹来,萧剑扬抱着枪打了个冷战。这种莫名其妙的寂静,反而让他感到心神不安。

“现在越安静,明天的仗就会越凶。”战斗经验丰富的二排长在自言自语。

夜风吹过来一阵浓烈的焦糊味儿,那是烧焦了的人肉的味道。

下午的时候,一小股日本兵在火力掩护下冲过了护城河桥。占领了独立排原来据守的那个沙袋掩体。

306团的弟兄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几大桶煤油,打开盖子浇了下去,然后扔了两个火把。十来个日本人就这么变成了一堆炭。

大伙儿闲坐了一会儿,二排长推了一把四班长吴铁七:

“老七,给大伙儿吹一个吧。”

吴铁七嘿嘿笑了笑,从挎包里摸出短短的竹笛,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清亮而悠扬的声音响了起来。

笔杆儿连长用四川口音抑扬顿挫地念出了一句诗: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紫金山的上面,山火在燃烧。

夜空很晴朗,除了闪烁的星斗,半轮月亮也浮现了出来。

吴铁七的笛子声刚刚停下来,突然,从城墙外头也传了一阵飘飘悠悠的乐曲声。

萧剑扬对乐器之类的玩意儿一窍不通,他只是觉得这曲子听起来有点怪,不大像是咱中国的。

笔杆儿连长侧着耳朵听了听:

“这叫‘尺八’,样子跟竹箫差不多。当年是由咱们中国传到东洋去的。如今在中国,吹这玩意儿的不多了,在东洋倒比较多。”

小苏北好奇地问:

“连长,你怎么懂这么多东西?”

笔杆儿连长微微仰起头,带着点儿回忆的神情说:

“我在中央军校的时候,有个教官以前是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的。他就会吹这东西。”

旁边的二排长,突然扬起脖子大声吼唱起来了:

“城外的小日本

我日你家亲妈妈

你妈妈肚上老子趴

你的儿子老子杀

(要)你还干什么?”

城墙头上的弟兄们笑得前仰后合。

城外的乐曲声也停了下来。只剩下清冷的月光,无声地散落在高高低低的城垛口上。

黑暗中,第六个疙瘩,轻轻地系在萧剑扬的那条细皮绳上。
 
第四章 中华门(14)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7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十一

12月12日的清晨到来了。

雨花台顶上的枪炮声渐渐停息了下来。中华门城墙上,弟兄们的心都沉了下来——雨花台失守了。


 
 
“鬼子要攻城墙了,多预备手榴弹!”

占领了雨花台之后,日本人的火力可以居高临下地对中华门进行压制。弟兄们紧紧地贴在城头的砖地上,头顶的钢盔前沿儿都碰到了砖头上。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笔杆儿连长让大部分弟兄撤到城墙后面去,只留下几个人监视鬼子的动向。

中华门的背后,一排好几个圆拱形的砖洞,萧剑扬他们51师的弟兄就躲在这里面,另外还有88师的官兵。

笔杆儿连长用手拍拍砖洞的墙壁,很感慨地说:

“这洞子叫‘藏兵洞’,是300多年前朱洪武修的。没想到300年后,咱们当兵的还是要靠它来藏身。”

蹲在这个古老的藏兵洞里,萧剑扬把身子倚在墙壁上。感到城墙墙体在微微地颤动。好像有一个巨大的凿子疯狂地在墙体上凿动着。

沉积了上百年的灰尘,不断地从洞顶上落下来,好像是一片灰蒙蒙的雾气。

青灰色的砖头屑一个劲儿地掉落到钢盔顶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萧剑扬眯起眼睛,防备灰尘、砖头屑掉到眼睛里。他不安地仔细听着。城墙墙体的深处发出一种沉闷的声音,好像一个沉睡了很久的巨人在痛苦地呻吟。

日军把火炮推到离城墙只有500多米的地方,实行抵近射击。

中华门城头上的那座三层高的城楼,被炮火掀去了一半。

等到日本人的炮火延伸了之后,笔杆儿连长挥动自来得手枪第一个钻出了藏兵洞。他的脸上落满了砖头屑,看起来灰头土脸的。

“赶紧上城头!”他大喊着。

弟兄们从藏兵洞里钻出来,迅速上了城墙。

高大的城头此刻笼罩在黑灰色的烟尘之中。炮弹爆炸后尚未散尽的硝烟,裹挟着被炸成粉末的砖石碎屑,从城头向城墙下滚滚涌动。

城头的垛口,要么被炸塌了,要么干脆给炸飞了。原本由青砖砌成的路面,如今已经面目全非。巨大的青砖被炮弹的气浪掀得到处都是,残缺不全。

更为糟糕的是,中华门的城墙被鬼子的炮弹轰出了一个大口子,好像就在刚才,有一把无比巨大的斧子,狠狠地砍在了这古老的城墙上。

缺口上面宽、下面窄,跟中正步枪照门上的V字型缺口很相似,只不过给放大了无数倍。

日本人的炮火刚一延伸,鬼子的步兵就开始发起冲锋了。

护城河上的木桥,原本昨天被中国军队的工兵破坏了,但破坏得不彻底。日本人的工兵不怕死,冒着中国军队的火力拼命抢修好了。

桥下的护城河河面上,飘着很多具日本工兵的尸体。

日军的步兵,分成一组一组的,快速冲过护城河桥。每一组都抬着一架长长的竹梯。

冲过护城河桥,他们迅速地扑到城墙根儿,架起竹梯,开始向城墙上头攀登。

然而,出乎日本人意料的是,这道中国古城墙的高度超出了他们事先的估计。他们事先扎好的竹梯够不到城墙头——竹梯的顶端离城墙的上沿还差着一两个人的身高。

结果,爬在最前头的日本兵,很尴尬地在竹梯的尽头停下了脚步,上不上,下不下的。

可是,中国人的手榴弹并不给他们留下喘息的时间。带着木头柄的铁家伙,好像夏天的冰雹那样,争先恐后地砸下来。

手榴弹在城墙根儿开花,爆炸的气浪将竹梯下部的两条腿炸断了。在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中,一架架竹梯无比伤感地倾斜、栽倒。

最让萧剑扬和其他弟兄开眼的,是四班长吴铁七扔手榴弹的法子。他有滋有味地拉开弦儿,不慌不忙地让小家伙在自己的手里多停留那么几秒钟,然后很准确地朝日本人的竹梯甩过去。

从他手里出去的手榴弹,没等落地就在半空中炸开了。爆炸后的气浪将小鬼子的竹梯当腰一折为二。

分了家的竹梯,带着它身上的日本步兵,满怀惆怅地朝大地坠落下去。

日本人对城墙的第一次冲击,就这么给打退了回去。

十二

萧剑扬他们在城头上还没喘上口气,日本人的炮火又猛烈地盖了上来。

大伙儿赶紧又撤回到了藏兵洞里。

在昏暗的洞子里,小苏北举起左手,伸出小拇指,很有些骄傲地笑着说:

“我的妈妈,手榴弹扔个没停,手指头都肿了。”

洞子里一片安静,没人搭理他——凡是有点儿战斗经验的老兵都知道,这才是开始。

日本人的炮火延伸之后,步兵再次向南京城墙发起了进攻。尽管刚刚在这道青灰色的城墙下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可日本兵的进攻劲头儿丝毫没有降低。这一次,他们把两架竹梯绑在一起,延长了梯子的高度。竹黄色的梯子上端终于触碰到了城墙的顶端。
第四章 中华门(15)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7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城头的中国守军,依然用密集的手榴弹迎接日本人的竹梯。

这种打法,手榴弹的消耗量相当大。没用多久,弹药就接济不上了。

萧剑扬扔出身边的最后一颗手榴弹。他眼光一瞥,瞅见了城头上到处散落的青砖碎块。这些原本二十来斤重的大家伙,被日本人的炮火炸成了几段。


 
 
二排长扬着脖子嘶哑地高喊:“用砖头!砸狗日的!”

萧剑扬用两手抱起一截青砖,死命地朝城下砸去。其余的弟兄也忙不迭地使上了这种守城利器。

沉重的砖块儿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淡灰色的抛物线,急速下坠,有的干脆地降临到某一顶暗绿色日军钢盔的顶上,有的沉闷地拍到某一个土黄色军装的肩头。

与此同时,笔杆儿连长带着一些弟兄,用步枪枪托把搭在城墙上沿的竹梯往外顶。

细细高高的竹梯从城墙边上移开,沿着城墙的外壁向下滑去。爬在梯子上的日本兵从上面摔落下去,一个个土黄色的身影在半空闪动。这情形在萧剑扬看来,很像是家乡的山林中,一个个熟透了的松果,从枝头轻盈地坠落。

城外日军的压制火力,像冬天的山火一样猛烈。雨花台本身比中华门要高,日本人占了地形上的优势。

中国军队的机枪只要在城头一打响,立刻遭到歪把子、九二式重机枪的压制。九二式重机枪的子弹像火组成的风。

身穿灰蓝色军服的中国机枪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去。

这时候,中华门东侧城墙上,88师的弟兄用机枪火力勉勉强强地封锁住了护城河桥,日本人的后续部队一时间跟不上来。

城墙边上,日军的进攻势头被打下去了。

中华门外暂时沉寂了下来。

没过多久,城外日军的火力又凶猛地压制了过来。

当弟兄们第三次从藏兵洞中跑上城头时,眼前的情形让大伙儿傻了眼。

原来,两次失败之后,日本人调整了策略,集中炮火轰击城墙上的定点区域。结果,在中华门西侧的城墙上,用炮弹凿出了一个大口子。

重整旗鼓的日军攻击部队,重新向南京城墙发起了冲击。

让萧剑扬感到吃惊的是,经过两次冲击失败,日本人的进攻依旧非常猛烈。

从城头望下去,看不清日本士兵的脸,只能看到一顶顶暗绿色钢盔的圆弧轮廓。

为了防止误伤到自己的攻城士兵,城外日军的机枪停止了射击。高大的城墙上下开始安静下来,除了中国军队手榴弹的爆炸声,就是一种狂暴的呼喊声。

这种呼喊声是从攻城日军的嘴巴里发出的。

“曼塞……曼塞……”一声声嘶哑的呼喊,清晰可闻。

冲在最前面一批日本兵,一律脱了上衣,头顶扎着白色的布条。他们踩着被炸碎的城砖块儿,沿着缺口两侧向城墙顶端爬去。

城墙上被轰开的缺口,在萧剑扬他们独立排阵地的左侧,并不是他们负责防守的地段。但是看到日本兵从那个缺口蜂拥而上,大伙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硝烟里,出现了两个弯着腰前进的人影。他们在独立排的阵地上停住了脚步。萧剑扬一瞅,走在前面的是306团团长邱维达。如今他这个团长,屁股后面只跟了一个传令兵,孤零零的。

邱团长原本齐整的军容,眼下荡然无存。满身都是黑色的硝烟和灰色的砖头屑。军装的领子也敞开着,露出涨得通红的脖颈。他好像奔跑了很远的一段路,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地冲着笔杆儿连长下着命令:

“毕连长,你赶紧抽调一部分弟兄,去突破口那儿增援……”

他喘了一口气,接着说:

“我已经命令胡营长组织‘奋勇队’,马上就赶过去。”

命令刚下达完毕,他就又匆匆地朝另一处阵地跑去了,临走时撂下一句话:“不论死活,一定要堵住突破口!”

二排长何进财拄着中正步枪站了起来,低沉地吼了一嗓子:

“想死个痛快的,跟俺上……操……把鬼子压下去!”

一个身影抢在了他身子前面,堵住了他的去路:

“何排长,你身上有伤。我去。”

二排长没吭声,默默地打量着挡住他的这个人——笔杆儿连长。

“老何,你带一个班留下来,别让鬼子从这儿也摸上来了。我和四班长带两个班增援过去。”

说着话,笔杆儿连长给手中的自来得手枪重新压上了一梭子子弹。

两个班的弟兄跟着笔杆儿连长准备动身了。萧剑扬原本也想跟着一块儿去,但是刚挪动身子就让笔杆儿连长给撵回来了。

“滚回去!”连长毕铭成很严厉地冲萧剑扬骂道:“张团长亲自给我下过命令,不让你参加白刃战!”
第四章 中华门(16)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7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萧剑扬觉得连长在突然间变得粗野了。

四班长吴铁七,把其余弟兄的手榴弹袋收集过来,利索地一条一条往自己身上挂。

两个班的弟兄端着上了刺刀的中正步枪,默默地朝着城墙缺口压了过去。没有呐喊,疲惫、干哑的嗓子里已经发不出喊声了。只有锋利的刺刀尖,在城墙顶端的硝烟中轻微地抖动
 
 

十三

萧剑扬重新趴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二排长冲他说:“操,就你那拼刺刀的本事,上去也是白给。老实地待在这儿打枪!”

小苏北卧倒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很紧张地朝城墙缺口的方向望了望,然后不自觉地把脖子往衣领里缩了缩。

“城要破了……要破了……”他脸色发白,嘴唇颤抖着不停嘟囔。

萧剑扬朝城墙外面眺望了一下。日本人停止了炮击。在护城河的对岸,一字儿排开了七八辆装甲车。

从背后传来了杂沓的跑步声。萧剑扬扭回头,看见100多名弟兄弯着腰,排成四路纵队,朝着城墙的突破口跑去。

跑在最前面的,是萧剑扬认识的那名少校军官。长刀握在他的手里。

从城墙突破口的方向,传来阵阵的厮杀声。

城墙上被炮弹打出了一个个深深的弹洞。城墙外侧墙壁上的青砖被打掉了,露出了里面的沙土,像瀑布似的往下淌。

日本人的炮弹在城头炸开。炮弹爆炸后产生的高温和冲击波,瞬时间把巨大的城墙砖炸成粉末,鼓荡在空中。

由于没有什么风,青灰色的粉尘悬浮在城头。细小的微粒钻进萧剑扬的鼻孔、嗓子眼儿,呛得他直咳嗽。

“敢情!这玩意儿快赶上鬼子的毒气弹了!”他在心里愤愤地想。

趴在一个被炸掉了半拉的城垛子后面,萧剑扬费劲儿地朝护城河对岸望去。一夜之间,日本人利用砖块、沙袋,把许多民房的屋顶改造成了临时的火力点。

按说,这种简易的工事,只能防机枪、步枪的子弹,经受不起哪怕是小口径的炮弹。可城头上的中国守军,别说是炮了,就连类似掷弹筒的玩意儿都没有。萧剑扬跟弟兄们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瞅着鬼子的这些火力点在叫唤,牙恨得直咬。

在日本人严密的火力封锁之下,城墙顶上只要有挺机枪一开火,立马招来一顿凶猛的压制。

萧剑扬很快把视线从护城河对岸收了回来。他把脑袋偏向城墙上被轰开缺口的那个地方——

顺着缺口往城墙顶上猛攻的日本兵,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仿佛是土黄色的火苗,在沿着古老城墙的残垣往上燃烧。

“这会儿要是有一挺机枪从侧面扫那么一刷子,那多带劲儿啊!”

而在城墙的顶上,身穿灰蓝色军服的身影,以班、排为单位,不断地从两侧朝缺口压过来。好像两股强大的水流,非要把土黄色的火头浇下去。

有一些日本兵已经爬到了城墙顶端上,他们跟反冲击上来的中国人粘挤在了一起。这么多的人拥挤在城墙缺口的顶部,地方狭小,上了刺刀的步枪,无论是长长的三八大盖,还是相对较短的中正式,都无法施展开来。

双方展开了贴身的肉搏。

城墙缺口那块地方,一下子安静起来。不断地有人体从城墙顶部掉落下去,有土黄色的,也有灰蓝色的。

萧剑扬冲城墙缺口那个方向端起步枪,但马上又放下了。自己的弟兄们跟小鬼子混杂在一起,这让他很难进行瞄准。

况且,他很清楚,凭着中正式步枪子弹的威力,从这个距离打过去,一发子弹起码能穿透两个人的身体。那也就是说,即使自己瞄得很准,可子弹穿透鬼子目标之后,很可能还会伤到自家的弟兄。

就在这时,他瞅见四班长吴铁七抱着一个粗壮的日本兵从城墙缺口处滚了下去。随后,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老吴拉响了身上缠着的手榴弹。

“别傻愣啊!打下面的!”身旁边有人恼火地大叫起来。是二排长。

这句话让萧剑扬回过劲儿来了。他赶紧压低枪口,步枪的枪管指向了城墙缺口的根部——那里聚集着一群土黄色的人影。

几乎连瞄都没怎么瞄,萧剑扬就让一发子弹飞出了枪膛。这种距离、这种目标密集的程度,他凭手感都可以让子弹击中目标。

出膛的子弹并没有让萧剑扬失望。它从一名日本兵左面的锁骨上方射入,迅速地斜穿过他的身子,从他背部的右下方飞出来,接着又马不停蹄地钻入了第二个日本人的前胸。

两个日本人一先一后地滚落下去,一路上还砸倒了后面的几个同伴。

其余的日本兵,踩着他们倒下的身子,继续朝城墙缺口的顶部爬去。

萧剑扬推上一发新的子弹,继续射击。
第四章 中华门(17)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7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还没等他把第四发子弹推送上膛,从护城河对岸就飞过来了一个机枪的短点射。日本人的子弹打在萧剑扬脑袋旁边的青砖上,砖头碎屑飞溅到他的面颊上,落下了几个血点子。

萧剑扬赶紧收回步枪,向左一个侧滚翻。城墙顶上散落的碎砖块,把他的肩头、肋骨、大腿硌得生疼生疼的。


 
 
重新找了一个合适的射击位置,萧剑扬继续朝城墙缺口的根部开火。

城墙顶上的其他地方,也有不少弟兄用步枪朝那个方向射击。

不断地有日本兵栽倒下去。但更多的在不顾死活地往上爬。

“别光瞅着那儿,四下里都要瞧瞧。”二排长有点担心地嚷着:“操!可甭让狗日的从别处摸上来了……”

二排长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很快,萧剑扬就听见了小苏北惊恐的喊叫声:

“鬼……鬼子!”

萧剑扬扭过头冲小苏北那边瞧过去,他的视线被一段略微弯曲的城墙挡住了,没看到什么动静。

只见二排长何进财迅速朝小苏北的那个位置弯腰跑过去。

萧剑扬的身子比较靠外,他赶紧跟着冲那个方向匍匐了几下。

二排长的声音传了过来,明显声调发着颤:“弟兄们!快过去!”

那段城墙原本是由88师的弟兄们把守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那段城垣顶部竟然空无一人。

几十名日本兵,趁着守城的中国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城墙缺口的时候,悄悄地摸到了那段城墙下面。

日本人带着一架梯子,梯子的长度不够。有一棵小树在城墙的墙体上生长出来。一名身手敏捷的日本兵借助这棵小树爬到了城墙顶上。

他随即放下了一架绳梯,其余的日本兵顺着这架梯子爬了上来。

小苏北倒转过中正步枪,朝着一个日本兵的钢盔砸了过去。刚刚砸倒这个家伙,一把细长的三八步枪刺刀就深深地捅进了小苏北的左胸。

二排长带着其余的弟兄,跟爬上来的日本兵展开了混战。混战中,他身上也中了两刺刀,浑身是血地倒下了……

萧剑扬原本也想装好刺刀冲过去,可另一个办法马上涌进了他的脑子。

他目测了一下自己与那架绳梯之间的距离,然后迅速推上一发子弹,瞄准、击发。

子弹打在绳梯旁边的一块城砖上,没有命中目标。

萧剑扬推上另一发子弹,修正了一下瞄准点。

这次,中正步枪的子弹准确地击断了绳梯左边的那根绳子。

萧剑扬深吸了一口气,又推上了一发子弹。

他手中步枪的准星,接下来瞄住了绳梯右边的那根绳子……

又是一枪,绳梯右边的绳子也被他打断了。整条绳梯,带着它上面的一串儿日本兵,从南京城墙上摔了下去。

绳梯一断,城墙下面的鬼子上不来,刚登上城墙的十几个鬼子成了没根的庄稼。

城头上的中国士兵们,端着刺刀压了上去……

十四

最后一番声嘶力竭的拼杀声终于也沉寂下来了。静默的气息,仿佛一股逐渐冷却的液体,渗过夜色的指缝,从南京城墙的顶端慢慢地流淌下来。

攻守双方都筋疲力尽了。日本兵在城墙顶部占据了两个突破口。中国守军无力将他们打下去,他们也无力进一步扩大战果了。

萧剑扬把手中的中正式轻轻放在一堆砖块上,疲倦地舒展了一下自己握枪的双手,然后把右手的食指含在嘴里。

护城河对岸,有几处民房着了火。借着火光,可以看见一些模糊的影子在匆匆地晃动。看样子是日本人在忙着搬运伤兵和尸体。

城墙外很是安静。想来小鬼子今儿个也是元气大伤。

东边偏北的地方,紫金山燃烧着大火。

黑暗中,传来低低的呻吟声。

他们独立排眼下连他在内,只剩了七个人。

“毕连长……毕连长在吗?”黑暗中传来了压得很低的声音。一个人影弯着腰来到了独立排的阵地上。

萧剑扬爬起身来,迎了上去。

“我是306团团部的,我们邱团长有命令,要传给你们毕连长。”

萧剑扬带着这个传令兵去见笔杆儿连长。连长毕铭成白天在城墙缺口的战斗中又负伤了,这会儿正躺在后面的一堵女墙下面。

他扶着女墙挣扎着爬起来,萧剑扬赶紧过去撑了他一把。

传令兵冲着笔杆儿连长敬了个礼:

“毕连长,上峰的命令:撤退。”

“撤退?不能撤啊!咱们一撤,南京怎么办?南京城里的老百姓怎么办?!”

笔杆儿连长悲愤地喊起来。

“当初不是下令跟南京城共存亡吗?怎么又变卦了?”笔杆儿连长继续激动地说着,嗓音开始变得颤抖。他那一口四川腔,在夜风中听来显得无比悲愤。
第四章 中华门(18)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7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没人回答他的问话。

半空中飞过几发曳光弹。橘黄色的弹迹把冷清的夜空衬得更加寒冷。

传令兵走后,萧剑扬扶着连长站在女墙边上。他听到笔杆儿连长嘴里在翻来覆去地叨咕着:“人在城在……城破人亡……”


 
 
听着听着,萧剑扬不禁打了个冷战——这位书生连长,怕不是真的要……

他一下子回忆起来:在淞沪战场上的第一天战斗中,自己的老连长在撤离阵地的时候,也曾经要拔枪寻短见。

正想着,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他棉军衣的前襟。

萧剑扬抽出右手轻轻摸了一下——那是个圆滚滚的东西,吊在身边笔杆儿连长的皮带上。

他记起来了,这是笔杆儿连长拴在自己皮带上的那个圆蛋形手榴弹。

“毕某肯定要跟南京城抱到一起死!”——笔杆儿连长第一次给弟兄们训话时曾说过的一句话,此刻清晰地回响在他的耳畔。

萧剑扬默不作声地用右手踅摸着,偷偷地把这颗手榴弹从连长的皮带上解下来。

笔杆儿连长靠着女墙,喘了几口气,然后让萧剑扬集合弟兄们。

稀稀拉拉的几条人影,在黑夜中排成一个短短的横队。萧剑扬站在右边的排头。

“报数!”

“一”

“二”

……

低低的报数声,报到“六”就为止了。萧剑扬心里一酸,算上笔杆儿连长,一共不过七个人。

这就是他们51师305团1营剩下的最后一点儿人马了。

笔杆儿连长扶着女墙艰难地站起来。

“上峰的命令,让咱们撤……”说着话,笔杆儿连长突然笑起来了:“死守南京,死守南京,结果是‘鸡公拉屎头节硬’啊,哈哈……”

在萧剑扬听来,这笑声比哭声还让人难受。

“萧班长,你带着弟兄们撤吧。跟着306团的弟兄,别走散了。”笔杆儿连长无力地挥了挥手。

“要撤一块儿撤……”萧剑扬低声说道。

“嘿嘿……”笔杆儿连长突然笑起来了:“我以前说过,毕某肯定要跟南京城抱到一起死。现在是说话算话的时候了。”

他用手在自己的皮带下面一摸,气急败坏地骂起来了:“手榴弹呢?还给老子!还给老子!”

萧剑扬在黑暗中没吭声,他上前搀住连长,往城墙下撤。

笔杆儿连长倚着萧剑扬的肩膀,默默地走了几步,又慢慢地站下了:

“萧班长,让我再看一眼这城墙,行吗?”他的声音显得平静而恳切。

萧剑扬踌躇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扶着笔杆儿连长,走到一个还没倒塌的城垛口前站下了。

笔杆儿连长靠着城垛口,安静地站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那个打火机,在手里把玩着。

“你去帮我弄枝步枪来行吗?我拄着它走路能省劲些。”过了一小会儿,连长打破了沉默。

萧剑扬略微犹豫,从背上摘下自己的中正式,递给连长:

“就用俺的吧。”

笔杆儿连长笑了,摇了摇头:

“这枪可是你的宝贝,我可舍不得用。你还是帮我另外弄一枝。”

萧剑扬收回枪,转身去找其他弟兄。等他追上一个弟兄,刚想伸手拿枪,就听见背后传来笔杆儿连长的声音:

“弟兄们,都趴下……”

大伙儿不知道是咋会事儿,以为有了敌情,赶紧往下趴。

萧剑扬一惊,赶紧扭回头——一团火苗映入他的视野。

在被冬夜包裹着的城墙顶上,这团小小的火苗,好像一簇突然怒放的野花。

这火苗来自那个小小的打火机。此刻,这个打火机正握在笔杆儿连长的手中。他把小东西贴近自己的脸庞。

橘黄色的火光,把笔杆儿连长的面部轮廓清晰地勾勒出来。

还没等萧剑扬作出反应,日本人的机枪子弹已经从城墙外飞了过来。密集的子弹穿透了笔杆儿连长的头部、脖颈、胸脯……

那朵刚刚绽放的橘黄色火花,在刹那间就凋谢了。

等日本人的射击停止之后,萧剑扬朝连长的身子匍匐过去。用手一摸,连长的脑袋已经变了型,到处都是粘糊糊的脑浆。

大伙儿捡了些被炸碎的砖块,草草地铺在连长的尸首上。在黑暗中默默地敬了个礼,剩下的弟兄们朝城墙里面撤退下去。

在撤离之前,萧剑扬掏出挎包里的细皮绳,沉重地系上第七个疙瘩——七天,整整七天。从第一天跟日本人接火,到今晚,一共是七个昼夜。

萧剑扬把皮绳留在了城头上,留在了笔杆儿连长的尸体旁。

走下中华门城楼之后,他忍不住回过头望了一眼。

夜色中,古老的城墙宛如一道长长的剪影,沉默不语。
第四章 中华门(19)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9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南京的城墙,建于明代,墙体高度一般在12—14米之间。中华门一带城墙的最高处达到了21.45米。

中华门城堡,南北宽128米,东西宽118.45米,总面积15168平方米。它是南京古城墙13个城门中规模最大的城堡式城门,是当今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结构最复杂的古城堡。


 
 
在中华门城堡之上,原有一座歇山式的三重檐镝楼。清代嘉庆年间,此楼倒塌。后又经江宁县筹资重建,但形制缩小了。1937年南京保卫战中,此楼毁于日军的炮火。

88师,为当时国民革命军的主力精锐部队,与87师互为“姊妹”部队。下辖二个旅四个团,装备精良,曾在“1.28”、“8.13”两次淞沪抗战中屡创日寇。

南京保卫战期间,该部负责防守城南的制高点——雨花台。师长为孙元良。

该师于雨花台浴血苦战,重创进攻的日军,自身也伤亡惨重。262旅旅长朱赤、264旅旅长高致嵩、团长韩宪元、华品章等,先后壮烈殉国。

根据参加当年南京保卫战的陆军51师306团上校团长邱维达的回忆:“……命我团调整部署……主力撤进城,利用城垣为阵地,守备中华门到水西门之线。

……十日晨,我团从中华门入城……我将任务分配完毕,即带领一组侦察官到城外侦察地形,联系友军,组织协同。”

南京保卫战期间,国民革命军炮兵42团1营3连参加了南京城内外的战斗。该连为高射炮部队,全连共三个排,每排两门德国造高射炮。

该连1排布防于雨花台、中华门一线,担任对空掩护任务。曾击落日本飞机,对日本空军造成威胁。

日机在中国高射炮火的攻击下,不敢低飞投弹,因此始终没有从空中炸中城墙。

威力侦察——旧军队中对于“火力侦察”的称呼。

抗日战争中,日军的十一年式轻机枪,一般是由一名正射手、一名副射手来操作。但是,在实际的战斗过程中,经常出现一名机枪手单独操作十一年式轻机枪的情况。

拒马——一种军事上用来阻挡步兵、人群的障碍物,用粗大的木头和带刺的铁丝做成。

根据参加当年南京保卫战的陆军51师306团上校团长邱维达的回忆:

“(12月10日)午后四时许,南京城区战况已经激烈展开……我当时在中华门城上指挥所,发现敌坦克两辆掩护步兵企图通过中华门外军桥。我命令集火炮数门,直接瞄准射击,敌两辆坦克中弹掉入河中。敌步兵失去坦克掩护。纷纷后逃。我即令一个加强连出击,斩获数十人,(我军)士气为之一振……”

紫金山——位于南京市区东面。东西长约7公里,南北宽约3公里。山上有三座山峰,最高峰海拔400余米,为南京最高点。

此山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占领此山,即可以火力控制南京市区。

开和——打麻将或斗纸牌时某一家的牌合乎规定的要求,赢了,就叫“和”(hú)。开和,也就是开始和牌,取得了第一次胜利。

根据现藏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南京卫戍军战斗详报》记载:“(南京战役中)官兵体力精神俱感疲惫……旺盛的企图心和机动力更为缺乏。国府西迁之后,各项交通器材随之俱行,各军经上海撤退损失,亦所存无多。致弹药之补给、伤兵之救护、与夫抢堵城垣缺口材料之运输,俱极缓慢,一被突破,即有牵动全线之虞。”

乃球的——山西方言,民间的粗话。

根据当时参加南京保卫战的国民革命军第16军团司令部中校参谋王晏清的回忆:“12月11日,我随南京卫戍副司令长官罗卓英前往前沿阵地视察……我们从中华门的东侧登上城楼,刚登上城楼,就遭到日军狙击手的射击,子弹‘嗖嗖’地从耳边飞过……”

罗卓英——字尤青,号慈威,谱名高哲。1896年3月出生于广东省大埔县。1961年11月6日病逝于台湾台北市。

1918年,他入保定军官学校炮科。1924年实现国共合作以后,罗卓英在广州加入国民革命军,任第一炮兵营上尉连长。此后,他因战功累升团长、旅长、参谋长、副师长、师长等职。

1937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罗卓英率部开赴华东,参加上海保卫战。他升任集团军司令官,指挥对日作战。

南京保卫战期间,他被任命为南京的卫戍副司令长官。

当时国民革命军中参谋人员的标志,是在左边的领章标出两条交叉的竹节。

国民革命军87师、88师等部队的军装是仿西方式样的,与其他的部队不同,左右肩头各有一根肩带。

中华门的中层为砖石结构(上砖下石),面北筑有藏兵洞7个;下层正中筑拱门通瓮城,面北左右各筑藏兵洞3个。瓮城东西两侧筑有宽11.5米、长86.1米的马道,马道陡峻壮阔,是战时运送军需物资登城的快道,将领亦可策马直登城头。
 
第四章 中华门(20)
 

--------------------------------------------------------------------------------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12月21日 10:39 新浪读书 

连载:抗战狙击手   作者:独孤手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中华门瓮城上下两层分布有13个藏兵洞,加上东西两侧马道下方的14个藏兵洞,共计27个,可藏兵3000。首道拱门二层面北的中洞进深45米,宽6.85米,高6.32米,居各洞之首。这些藏兵洞在战争期间对于军需物资的储备和兵源的设伏,都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炮火延伸——攻防战斗中,进攻方的炮火,在对防御方的阵地进行过一番轰击之后,按计划逐步向前推移弹着点,逐次向敌方的防御纵深转移火力,以掩护己方的步兵、装甲力量
 
 
发起冲击。

曼塞——日语“万岁”的近似发音。日军士兵在发起冲锋的时候,经常高呼这个词。

根据参加当年南京保卫战的陆军51师306团上校团长邱维达的回忆:“敌我双方激战到十二月十二日……第三营营长胡豪电话报告:中华门与水西门之间,城垣突出部有一段被炸开,敌攻城士兵正利用绳梯爬上城墙。我立即命令该营集中主力挑选一百名精壮战士组织敢死队,严令务必在一小时内,将突入城墙之敌完全肃清。命令下达之后,营长胡豪亲率敢死队勇敢地向突破口冲杀过去……一时杀声震天动地,不到一小时,将突入之敌全部肃清,除战死者外,生俘十余人。在格斗中,我第三营营长胡豪、少校团附刘历滋不幸中弹英勇牺牲……”

女墙——城墙顶端靠内侧的一道矮墙。

根据史料记载,1937年12月12日下午三点,南京卫戍司令部下达了《首都卫戍司令长官作战命令特字第一号》,命令中规定——

“首都卫戍部队决于本日晚,冲破当面之敌,向浙皖边区转进……本日晚各部队开始行动……突围后运动,务避开公路,并须酌派部队破坏重要公路桥梁,阻止敌人之运动为要。”

鸡公拉屎头节硬——四川民谚,意思是做事情有始无终。

截止到十二月十二日夜,日军并未能从中华门攻入南京城。

南京大屠杀元凶之一、日军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在抗战结束之后的战犯审判中,曾供述:

“……以贯通中华门之南北线为境界,右(东)为114师团,左(西)为第6师团,对中华门则以两师团攻击。被告部队(第6师团)直对中华门以西之最高城壁激战后,于十二月十二日日没前始经格斗占领城壁,……遭中国军之抵抗,备感困难及费时甚久,于十三日破晓始集中兵力于城壁附近。中国军则似于十二日乘夜暗后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