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第六部 海峡 第十六章 遇袭

notabl 收藏 16 985
导读:《2009,台海战争》第六部 海峡 第十六章 遇袭

第十六章 遇袭 遦捰1?靣?
  寋?-?
 基隆市区内台军进行了严格的戒严措施,所有的民用有线和无线通讯手段全部被军方接管,大街小巷都构筑了严密的街垒,连临街的楼房窗户也堆积了沙袋筑成射击工事,所剩无几的重炮被隐蔽在居民区的楼群内,不时向外打几发炮弹骚扰进攻者的部署。到处都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巡逻,虽然可以看出这些士兵的士气并不高昂,但毕竟也是有组织的武装力量,依然按部就班地忙活着在基隆市区内构筑防御工事。似乎将一座美丽的港口城市变成了一个长满了尖刺和獠牙的怪兽! ;?^韈h撮
  蓒i挧~磍K~
 市区内几乎所有的街道都已经丧失了原本作为大都市时的干净整洁,到处都有垃圾和被焚毁的汽车,市区内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允许上街,能逃的百姓早就逃走了,解放军并没有限制从基隆市向外逃难的平民出逃,只是不准再进入基隆而已。被战火震碎的玻璃碎片洒满了基隆市的每一个角落,经历过战火的街区几乎没有一扇完整的窗户,晶晶亮亮的玻璃碎片在大街上被降下的雨水一冲刷显得更加剔透,简直可以把基隆称为一座布满水晶碎片的城市。可惜的是,如此的“水晶之城”的称号恐怕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夸赞…… JJ?祝M
  €蹇wC紸
 偶尔有趁火打劫的歹徒冲进早已空无一人的商场,再抱着一大包东西消失在小巷的尽头,而站岗的士兵则对这样的行为见怪不怪了,实在看到过分的,就冲天放上一枪,等那些歹徒作鸟兽散也就懒得去抓他们了。事实上,士兵们已经被禁止离开阵地去制止犯罪,因为派出去的巡逻小分队经常莫名其妙的被民主救国党的行动小组伏击,虽然这些非战斗人员的战斗力实在有限,巡逻队的伤亡屈指可数,但对于士气影响很大,毕竟谁也不愿意在大街上被人伏击,索性就不派巡逻队了。市区中心的核心阵地由于台军实施了坚决的疏散手段,也没有任何民用通讯设备可以使用,谍报人员无法通报台军的动向,天气恶劣致使我军的无人侦察机无法起飞监视台军,更使得我军对于盘踞在基隆市内数个街区的台军核心阵地内的调动一无所知,只是察觉了台军被围在基隆港的水兵正忙于在港口区的关键设备上安放炸药,并在港内布设了少量水雷。负责监视基隆方向的我军步兵上报了这个消息后,得到的命令只是继续监视。 ?勶SEl??
  恹nx沶拀
 应该说,台军在基隆的178旅和其他的两个被围的守备旅在战术欺骗上所作出的成绩,远高于其在战场上的表现。一直到台军突围的前一刻,我军都未能发现台军的意图和准备工作。当台军突然向监视其动向的我军步兵营发起进攻的时候,非常巧合地将时机选在了夜里9点20分,此时我军步兵与长途奔袭赶来换防的两个武警大队刚刚趁黑夜完成换防还不到半小时。步兵营已经迅速利用武警的卡车转运赶往岌岌可危的突击集群进行支援,而武警官兵还没有来得及对阵地进行熟悉,甚至个别哨位的哨兵还没能到位,就遭到了台军地猛烈炮击。 獉d鹳抷孄T
  厪鱫/?E?
 台军被围部队拿出了破釜沉舟的精神,被困在孤城的绝望心情和残酷的巷战激起了台军的斗志,首都三面被围和被迫放弃基隆港的绝境,以及自己家乡在战争中遭到了大量破坏的惨景,更是使不少土生土长的台军士兵产生了保卫家园的念头,投靠大陆的民主救国党行动小组在台湾的一些过激行动也使得台军中不少士兵将他们视为台湾的叛徒,即便对于被俘的解放军台军士兵能善待,可民主救国党的行动小组人员被俘后可以肯定会立刻被枪毙。在台军中的政战人员很好地利用了这种情绪,煽动起了台军已经低迷的士气,使得不少台军有了同仇敌忾,拼死一战,杀出重围,解救首都的战斗意志。在这样的激励下,台军士兵以前所未有的勇气向我军的阵地发起了进攻。在短短20分钟内所有残存火炮均打光了阵地上储存的一个基数的弹药,所有移动不便的牵引火炮被直接炸毁,炮手拿起步枪加入步兵部队进攻。台军集中了所有的坦克和装甲车组成了两个强击群,掩护178旅、守备旅及在基隆市的宪兵和预备役人员、家属、甚至记者等近万名步兵和其他人员,以及近两千名台湾海军基地人员,分两路向仅仅两个大队的我武警官兵发起了进攻。台军猛烈的炮击打乱了刚刚进入阵地的武警部队的部署,还未等作出任何调整,趁着黑夜台军的坦克就冲到了自己扼守的街区的大街上,激烈的战斗立刻在整个基隆市西郊爆发了! J?峑9)2x
  ^ユ??AJ
 虽然,荣誉感驱使武警官兵顽强地扼守着自己的阵地,并利用自己善于巷战的优势在基隆市郊区的街道上灵活迂回,杀伤了不少台军。但在战斗的一开始,武警部队尚未完全建立好的指挥体系就被打乱了,各中队只能各自为战,加上火力太弱,缺乏有效的反装甲武器,配属给他们的反坦克火箭筒和反侧甲地雷耗尽后,虽然击毁了一些台军的坦克和装甲车,但台军不计损失地持续保持着进攻的锐势,猛烈的火力封锁着每一个可疑的临街窗口。伤亡惨重的武警部队只能依靠从楼房上扔下的燃烧瓶和小包炸药来阻止台军的进攻,其效果可想而知。很快就有数个控制关键道路的大楼失守,台军坦克撞开汽车和残破家具组成的路障,在我军炸断防洪沟上的桥梁爆破出来的反坦克壕前,所有的台军车辆都推下了车尾携带的塑料管捆和砍伐城市绿化带得到的柴捆,两辆被我军击毁的装甲车更是直接被推进了防洪沟,不到十五分钟就填满了反坦克壕,形成了三条汽车可以开过的通道。台军坦克和装甲车一路碾过在空旷地域防御的我军武警阵地,几乎所有未及避让开道路的武警官兵都阵亡了。台军坦克和装甲车快速穿过了我军的防线,连同跟随他们最紧密的一部分摩托化步兵,毫不迟疑地向正在苦苦支撑的丁鹏飞的突击集群后背扑去! $梔zD梌6L
  *rn钷婖.衤
 可没有装甲掩护的台军步兵部队和海军士兵却没有那么幸运,武警部队在经历了最初的混乱之后,很快镇定下来。既然装甲部队不是他们的轻武器所能阻截的,可后面由大量无装甲的运输车所运载的步兵却根本无法快速通过。占据主要道路两侧居民区楼房的武警官兵居高临下地对大街进行火力封锁,导致撤逃的台军伤亡惨重。由于战斗力最强的主力部队和装甲部队都已经冲出了包围圈,剩下的台军大多数以战斗力不强的守备旅和预备役官兵为主,也没有足够的重装备,只能在少数战斗意志较为坚定的军官带领下,逐楼清扫了压制武警的火力点。面对超过自己数倍的台军士兵,武警战士同其进行了残酷的街巷拉锯战,几乎在最初的半小时内,两个大队的武警官兵就伤亡超过了一半,还有不少伤员被俘,但剩余官兵依然利用地形不断地杀伤着穿过这里逃窜的台军士兵。冷枪冷炮给仓促逃跑的台军以重大杀伤,也动摇了台军的战斗决心,不少本地的台军士兵再也无法忍受战场上的血腥场面,刚刚被鼓舞起来的士气随着周围的人不断倒下而消散了,趁着战乱扔掉武器跑回了家中。但台军主力尚存,只留下了少量部队缠住我军,主力不顾伤亡地冲过我军封锁线,向台北方向逃去。 噷?栥鸜
  i4僰co拐鎕
 战后统计,光是在短短不足千米的地段内,就有70多辆被击毁的军车和四百多具未及被收走的两军士兵的尸体,参加此次战斗的武警两个大队600多名官兵生还的仅132人,其中还有十余名是受伤后被台军俘虏在战后归队的人员。而台军万余人的战斗人员冲过封锁线时只剩下不到7000人了。当然大部分的减员是逃兵,但这个数字也足以显示出了战斗的残酷,要知道此次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仅仅持续了不到三小时! w洤?)%?
  3魖/b:闘
 一位跟随台军采访的美联社记者在他的报道中写道:“这场残酷的撤退战斗持续了数小时,天上一直下着小雨,温度也低得可怕,每一个撤退的人都被雨水弄得浑身湿透,冷风一吹简直让人浑身发抖,我几乎能透过密集的枪炮声听到我的牙齿打颤时的撞击声……在黑夜里无数的两军士兵倒在大街上,街道两面楼房上不断打来冷枪,红色的曳光弹如同蛛网般在眼前飞舞,迫击炮弹和从楼上扔下的手榴弹也像雨点般落在街道上,拥挤在一起逃跑的士兵不断地有人被打倒,伤兵撕心裂肺的惨叫遮盖了迫击炮弹爆炸的声音……如果乘坐的汽车被击毁无法开动,你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跳下来,因为后面要逃跑的车辆会马上将它撞开,没有人关心车里是不是还有人活着,不少伤员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卡车里……每一个士兵都在一面祈祷下一个被打倒的不是自己,一面嚎叫着向周围一切移动的东西开火。可中国人的勇敢简直不可理喻,根本无视死亡地不断向行军纵队冲击,到处都是尸体!……等我终于闯出那段地域般的街巷后才发现,我为什么在街上摔倒了好几次——因为每一个巷口都被鲜血和雨水染红,地面被浸得湿滑无比,我的靴子完全都被鲜血浸湿了!感谢上帝和制造防弹衣的公司,要不是他们我早就被弹片打成筛子了!……上帝呀!历史又重演了吗?这样的‘印第安鞭挞刑’的经历恐怕只有五十多年前在朝鲜的陆战队员们经历过吧!?……” 帺颊D 氠
  |{2
 在得知了武警部队遭到台军猛烈进攻的消息后,丁鹏飞和武警部队的联系就中断了,开始是他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武警不归他指挥,直接隶属于登陆场指挥部,他所能指挥的只是武警替换下来的那个步兵营。加上他对台军在基隆市所作的突围准备没有得到任何情报,只是简单地认为台军已经士气低落,即便台军反击估计也仅仅是发现了我军换防,想要趁机捞些便宜。最坏的估计下,占有地利的武警在巷战中阻击台军也能坚持个大半天,自己有的是时间进行调整。 筧J~峣
  ?~M
 丁鹏飞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所据守的防线上,战区给他的命令是坚守防线五小时,他已经做到了!无论是什么人能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守住这条战线五小时都是令人骄傲的战绩!可战区承诺的增援部队却由于美军发射的远程导弹的不断攻击,以及战斗机在道路上布洒的地雷而前进缓慢。配属给自己的那个装甲营到现在还在北方10公里的地方缓缓地清扫着雷场。台军虽然损失极大但也根本没有减缓进攻的势头,自己的防线已经被敌人突破了两次,全都是靠自己拼凑起来的那个小装甲中队的拼死反击给顶了回去,整个防线上几乎到处是漏洞,装甲中队里能作战的装甲车辆加起来也只剩下了七辆,简直可以说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右翼在台北市郊区阻击台北市出击敌人的一个加强营也连续向他告急,使得原本可以用来加强正面防线的最先赶来增援的一个步兵连和火狐全地形车送来的一些弹药被派到了台北方向,丁鹏飞现在望眼欲穿地盼望着那个从基隆换防下来的步兵营!没有他们的加入,丁鹏飞真的不敢想是不是能挺到装甲营的到来! 扬b珥Ec牓
  /W^Z?tlD
 可是左等右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等来的一条信息差点没让丁鹏飞昏过去! 鉱?~a栛
  :ㄇtK\@?
 原来从基隆市撤出的那个步兵营刚出发,后卫连还没有离开就发现武警部队的第一道防线被突破,台军赫然有数十辆坦克和装甲车打头进攻,后面还跟着数不清的步兵!后卫连长立刻将情况报告了营长,可由于台军的大功率电子压制以及在前面作战中营里新装备的调频通讯装置被击毁了,只能靠通讯员通知营长。消息传到营长那里的时候,台军已经突破了防洪沟!得知台军可能是全体突围的营长立刻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但苦于和上级联系不上,按照上级原先的命令继续南下可能会被台军两面夹击,可返回阵地帮助武警也已经来不及。为了顾全大局,营长决定带着主力立刻在道路两边展开占据有利地形准备抗击台军的冲击,并马上派了两辆“勇士”军用小型吉普车向丁鹏飞的指挥部报告情况。等到报信的通讯兵赶到第一个可以用有线电话联系到丁鹏飞的指挥所的哨位时,营主力已经和台军坦克接上火了! (誆闋o魛h?
  鄜n7!N~
 情况一下子变得极为严重了,自己苦守了五个小时的阵地不但没有了增援,反而将有大群的敌人坦克从后背扑来!丁鹏飞痛苦得无法自抑,手里端着的一个搪瓷小水杯被他捏得变了形,破碎的搪瓷片如雪片般从杯子上弹射出去,落在扑满了作战地图的桌子上厚厚的一层,整个脸孔也痛苦地扭曲着。可仅仅几秒钟他就从痛苦中摆脱了出来,作为一个指挥员不能够将这样的负面情绪带给自己的部下。丁鹏飞脸上恢复了往日的镇定,仿佛战场上的突变对他毫无影响似的。他转过身来对着报话机员平静地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告诉对面的哨所立刻带着电台跟随步兵营的通讯员返回该营,建立他们与指挥部的联系。另外,告诉他们营长,就是打到最后一个人也要把敌人拖住!……不许后退一步!” W?b畫踈赩
  溼|9鞀呃_?
 “通知在台北方向的阻击部队迅速利用地形和建筑,就地组成环形防御死守!……可能会有数千敌人的步兵出现在他们的背后……让他们把周围的桥梁和开阔地的坐标及代号迅速发给炮兵,以便提供火力支援!……告诉他们,他们的力量不可能阻止台北方向的敌人和基隆的溃兵会合,他们的任务已经改变,不再是阻截住敌人而是尽可能地杀伤敌人,保存自己,不要硬打硬拼,一定要保住尽可能多的阵地面积!……那是我们下次进攻台北的桥头堡!” 讪?9&讫
  ?歡鉦?
 “命令增援给我们的装甲营,不惜一切代价向南攻击前进,从台军基隆突围部队后面发起进攻,并最终与突击集群会合。” 啲莝病7?4
  8x騅'賲罤
 “防御现有防线的突击集群所属部队,由三营阻击敌军南面的进攻部队,主力抢占石门公路两侧的高地组成环形防御……告诉战士们,基隆港已经被我军攻克!……我们将要成为战场上的核心点被敌人包围!……上级的意图是,主力部队赶来之后,我们在敌人内部中心开花!” 礵?鰔U??
  鰦???z
 自己将要被敌人重兵包围,这样的事实是瞒不过士兵们的。索性告诉大家,再将这种不利的态势说成完全是为了吸引敌人来中心开花,这样也许更能激励起士兵们的斗志吧!?下达完命令之后,丁鹏飞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伸手拿起了电台的话筒。 鱯f3陎x峢
  哤?aη獸
 “现在,我要和战区司令部的值班员直接通话……” ?芖r馞眵
  ?U轤尓j'?
 ※※※※※※※※※※※※※  澓閞m瓢
  tax窸4倜崊
 随着一场小雪的到来,北京市的天色黑得比平常更早一些,才五点钟就已经完全黑透了。由于北京市开始部分限电限水,一部分非主要街道的路灯和大部分广告牌照明被关闭,使大都市的夜景也黯淡了不少。半融的雪花和前几日里北京下过的另一场大雪的残雪加在一起,被凛冽的寒风一吹,在马路上冻成了一层薄薄的冰壳,光滑得连穿着牛津底的靴子也得小心翼翼才能不被滑倒。不过,这一次虽然没有城市路政人员及时洒盐化冰,也没有造成大的交通拥堵。因为,绝大多数私家车都因为政府更加严厉的限油措施而停在了家中,大街上只是偶尔看到已经被挤得满满的公共汽车一步三滑地艰难行驶着。更多的没能挤上公共汽车的市民只能蜷缩在寒风中急需等待不知何时才能再来的公共汽车,也有等得不耐烦的且家也不是太远,就三三两两结伴步行回家,不是有人笨拙地滑倒在街道上,却无法引来往年那样欢快的笑声。 縵胀M隴殣
  HK饯?yh5
 虽然战火距离北京还有数千公里,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大部分的市民都开始恢复上班,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可战争的气息却已经笼罩在每一个北京市民的四周。一些外向型的私营企业和三资企业由于我国的外贸基本上已经断绝,在春节后也无限期地放假了。大街上到处都是支持中央政府收复台湾的条幅,回到小区大门口贴在最显眼位置的就是征兵的布告和号召大家购买战争国债的宣传画。回到家中,屋内的温度低了不少,政府发表公告是由于铁路军管导致北京市热力系统存煤过少,已经调低了供暖温度。打开电视或者收音机,几乎所有的频道都在报道这最新的战况,中央领导对台湾局势的讲话,以及美军导弹袭击中国大陆目标的消息。报纸上头版头条也是中国政府扬言对美国干涉实施报复的新闻公报,其他则是连篇累牍地战况报道和对战场上英模事迹的表彰。居委会的大爷大妈们正忙着挨家挨户登记住户的详细身份资料,如果发现有港澳台或者外籍人士租房的需要立刻上报派出所,并且严密监视其行踪是否有异常。 馆S5铆W陹
  ?K跂?eK
 主要街道上都停有献血车,上面的横幅鲜艳而醒目:“不能让维护祖国统一的勇士们因为失血过多而失去生命!”不少市民在回家的路上就在献血车内捐献出自己的血液,短短几天内北京市义务献血的采血量超过了过去同期的一个月!各街道办事处也堆满了市民自愿捐赠的给两岸战争难民的衣服和被褥。北京各大军队医院都已经不再接诊平民,转而全力为部队的伤员服务,谣言甚至声称光是北京的301医院就接受了上千名伤员,状况惨不忍睹,虽然无法证实,但连各大地方医院也都组成了大量的医疗小组被派往战区为战争难民提供最基本的医疗和防疫服务,似乎也说明了医疗情况不容乐观。 狖肣V鍭骲?
  =船酴?
 北京市民们也摆脱了战争最开始时短暂的慌乱,超市里虽然还是有人采购囤积食品等生活必需品,但再也没有最初时那样的抢购风潮。政府采取的稳定措施起到了作用,物价虽然上升了一些,但还没有到让大部分老百姓恐慌的地步。不过,大量回家乡过年的农民工由于铁路军管而无法回到大城市,使得许多城里人不屑于干的行当出现了大量的缺口,连菜市场里卖菜的商户都少了一大半,建筑工地里也都没有了往日热火朝天的景象,不少餐馆和娱乐场所都由于缺乏足够的工人而无法开业,显得市场颇为冷清。 |?x91?J?
  a瘹羞b辷5
 随着假期结束后,大批投资者拼命抛售股票,使得开盘的股市一路下跌,虽然明显是有政府支撑着没有跌得太过难看,可依然让没有在春节前平仓的股民痛不欲生。证监会看到势头有些难以控制,强制性再次停盘。银行业开始宣布冻结中国公民在国有商业银行内开立的外汇账户,每人每天能动用的外汇数量最高是一千美元,这样许多炒汇和持有外汇的大款们郁闷不已。 #!龊热di
  唉]?澡
 互联网由于受到了外军的病毒攻击而慢得惊人,美国也激活了不少出口给中国的电脑硬件上BUG,不少国内的重要网络都陷入瘫痪。民航、银行、税务、通讯等等部门都受到了进口硬件突然出现故障的影响,不少地区的移动电话都时断时续,几乎所有的IP电话供应商都陷入了瘫痪。为了排除这些故障,大量的技术人员在拼死拼活地赶工,可经常换好了备件之后还是无法使用,受制于人的设备却是无法在战时发挥应有的作用。 谜妢3?i
  ?~c桍l涀
 整个北京市最压抑的还是那些有亲人在部队、在战区、在台湾的人,战争让他们不知道自己亲人的状况,每一个战况的报道都揪着他们的心,仿佛他们的整个心灵也在跟随着战争的回旋转折而上下波动着。比起那些还悬着心不知道自己亲人的情况的人来说,他们还有希望,能一遍遍安慰自己:亲人依然很好的活着,仅仅是由于战争的原因暂时失去了联系。可那些收到了阵亡通知书的家属,此时则只能用无边的悲痛和撕心裂肺的哭泣来表达自己的绝望了! 沢蹡n眖?$?
  簖邋Lx
 整个城市的气氛一点也没有刚刚过完年的欢快,多了一份沉重。 簄"狭X彵
  U\a???
 战争并没有像大多数市民想象的那样——“一人一泡尿就把台湾给淹了!”,反而从战况报道上看,有扩大化长期化的迹象。虽然报纸上每天都在喊“大捷”,击沉美舰多少俘虏台军多少,可从地图上看打了八九天解放军还是仅仅在台湾北部徘徊,台军似乎也没有马上就全面崩溃的迹象,反而是美国人的干涉力度却加大了! ?呾肕?)鬷
  ?
 又是美国人!几乎每个中国人都在心里恨恨地想。这几十年来似乎对中国不利的每一件事情都脱不开美国人的影子,要不是他们的干涉,肯定早就收复台湾了!从下午开始,已经有不少年轻学生和普通市民自发地前往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示威,群情激奋中不少人冲破了武警战士的警戒线向美国使馆投掷石块,全国各地也有不少地区也发生了自发性质的反美示威,几乎每一个大城市都有麦当劳或者肯德基快餐店的玻璃被砸碎。 C+eu欎肴
  CⅡc銚?
 所有中国百姓的心中都憋着一股怒火,对于美国的恶行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所有人都在内心质问着:“中国,你还在等什么!?” 4P`*熔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