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永远是多远 [转帖]

这个题目是行走者的话。她叫三毛。那年在撒哈拉,面对无垠的沙漠,她如此问天。

现在,是烬在问自己:永远有多远?

这个女人再次失恋。

情感世界有个公平的准则:漂亮女人总是很容易遭遇激情,而失败的比例是与之成正比的。烬明白这一点时,已经是她的第五场恋爱。

失败本不足为奇,但令烬有些气馁的是:她没有勇气再面对恋爱的那个老套主题———关于永远。六种关于永远的承诺最终一一碎裂,她终于认清一点:背叛是男人的血统,博爱是男人的宣言,自由是男人的口头禅,见异思迁是男人一贯的风尚。

第一个男人是恋物主义者,对烬,他套用了梁实秋的话:“有桩事你也许没注意,你给我的那把牙刷成了我的恩物,每一次使用都得到极大的满足,我要永远使用它,除非你再给我一把。”烬还没来得及换一把的时候,这句话已经到了别的女人耳中。

第二个男人是超现实主义者,他对烬用了罗曼·罗兰的情话:“我自你出生以前就爱上你了。”烬后来发现,这个男人没出生前就已经爱上了不少女人。

第三个男人是实用主义者,他的永远相当朴素:“我愿意一生守在你的身边,冬天做你的棉被,夏天做你的电风扇。”这个男人倒是勇于实践诺言,不过,他的贴身战术令烬毫无自由而言。

第四个男人是梦幻主义者,那时,《大话西游》正上演,“周星驰”对“朱茵”表白着他的“一万年”。烬在当晚便听到了同样的承诺,不过,这个男人远比她了解的更幽默。决计分手的时候,他说:“原来一万年用一秒钟就可以念完。”

第五个男人是虐恋主义者,他的表白体现出悲壮的献身精神,如乔治·桑所说:“把你的心给我一小部分,把我的整个拿去!”烬渐渐发现,这样的许诺与男人的真实需要并不冲突,男人要的全部是女人的身体。当男人碰上女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跟她上床。他把心全部的给你,只不过代表他想继续跟你上床。

经历了五次与永远的对话,烬想起英语里常常不说Forever,而说Forever and a day。烬觉得这才是真理:永远不过是一天一天的叠加,承诺是假的,期待是傻的,只有今天才是真的。

今天做什么?对所有遭遇的男人都说一句话:“我将爱你至永远及其之后。”不包括今天,也就不代表承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